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84章 第84章

第84章 第84章


军区大院建有澡堂,  因为离得近,且方便,家家户户并没有烧锅炉,  要想在家洗澡,  只能用厨房的锅灶烧好水提进浴室。

        竟革一身湿,  累的手都懒得抬,  自然不愿去澡堂折腾。

        沐卉将人往摇椅上一放,去厨房烧水。

        两老带着懿洋他们去澡堂,几个小家伙爱干净,  风沙天,日日都要洗头洗澡。

        遂他们一来,  张妈早早就把澡篮准备好了。

        秧宝牵着苏母、张妈,  蹦蹦跳跳进了女浴,对面是男浴。

        懿洋比较讲究,一来就要了个单间。

        秧宝想游泳,  跟苏母、张妈去了大池子。

        棉帘一掀,走进换衣间,  热气扑面而来,秧宝被夜风吹凉的小脸,被蒸腾的水汽一熏,红扑扑的格外可爱。

        张妈拿出游泳圈打气。

        苏母给秧宝脱衣。

        秧宝看着洗澡出来的少女和脱了衣服正要进浴室的妇人,好奇之余,不免带了几分羞涩,她只见过妈妈的祼·体。

        苏母帮她把衣服一件件脱下,  看着小家伙肉乎乎的四肢,  鼓鼓的小肚子,  笑道“平常穿着衣服看不出来,  这衣服一脱,我们秧宝也不瘦呀。”

        秧宝站在铺有军绿色床单的床上,害羞地缩了缩圆润的脚趾,双手环抱着小肚肚争辩道“我刚吃了饭还没有消化,等消化完了,小肚肚就扁了,一点也不胖。”

        “哈哈……胖点才好看,明天秧宝想吃什么?让张奶奶给你做。”

        秧宝不自在地扯起围巾往身上一披,蹲坐在床上,抠了抠小脚脚,想道“油焖大虾,红烧带鱼。”

        海鲜不贵,起得早些,也好买,张妈一口应了。

        “好了。”张妈把秧宝身上的围巾收起来,将打好气的游泳圈往她身上一套,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锁好柜子,拎起澡篮和苏母一起牵着秧宝进了里面的浴室。

        围着四面墙设了一个个独立的淋浴小隔间,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大池子。

        进来前,张妈问了,池子里的水半个小时前刚换过,摸了下有点烫“秧宝来,先坐在池子边,把双脚伸进水里适应一下温度再下去。”

        秧宝听话地爬上池子,在边沿坐下,试探地伸出小脚脚感受了下。

        这温度对她来说,不是有点烫,是很烫。

        “苏奶奶、张奶奶你们去洗吧,我坐会儿再下去。”

        苏母看池子里的孩子不少,觉得又乱又脏,不想让秧宝下去玩“秧宝,苏奶奶带你去小间洗吧,今儿咱不下了,明天我带你去游泳馆?”

        秧宝看着池子里的孩子一个个抱着游泳圈玩的挺开心,羡慕道“我想下去玩会儿。”

        “那……苏奶奶抱你下去玩一刻钟,咱就上来好不好?”

        秧宝摆摆手“不用,苏奶奶你们快去洗吧,我能行的。”

        苏母还待要说什么,已有小姐妹认出她来,招手唤道“正初妈,过来、过来,跟你说件事。”

        苏母应了声,不放心秧宝,让张妈在旁看着。

        浴室里的温度高,再加上吃的蒸菜有点咸,秧宝口渴的不行。

        张妈去外间给她买汽水。

        张妈刚走,池子里的一个孩子突然抱着游泳圈转过身来,双脚对着秧宝就是一阵扑腾,水花四溅,扬了她一头一脸。

        秧宝抬手抹了把脸,看向池子,那孩子正回头伸舌对她“略略……”做鬼脸。

        太坏了!

        秧宝鼓着脸,扶着池沿站起来,抱着游泳圈“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那孩子一看,立马更快地对着秧宝捣腾起了双腿,一时之间,水柱四起,荡起的水波层层朝池外涌去,秧宝被一波一波的水花淋头,几欲张不开眼。

        秧宝头一勾,紧紧捂住脸,待在原地没动。

        那孩子见秧宝没有反击,回身来看。

        秧宝可算是逮着机会了,双脚猛然一蹬池壁,整个人如离弦的箭般朝那孩子扑了上去。

        “碰!”两人额头相撞,秧宝晕乎乎,视线模糊,双耳一阵翁鸣。

        “秧宝、秧宝……”买汽水回来的张妈吓坏了。

        苏母闻声赶了过来“怎么了,秧宝怎么了?”

        那孩子的妈妈从小隔间跑来,一把扯起孩子,啪啪就是一顿手板炒肉“任小山,三天不打你,你就上房揭瓦想吃竹板炒肉是不是?行,妈妈成全你,我叫你皮、叫你坏、叫你欺负女孩子……”

        苏母和张妈都没吭声,这么会儿七嘴八舌的小朋友已经说了事情的经过,自家秧宝乖乖地坐在池边,可没招他惹他,反被他一顿欺负,这么皮就该好生教训一顿才老实。

        秧宝在苏母和张妈的轻唤下,眨眨眼,从晕呼中清醒过来,偏头朝尖叫的孩子看去——咦,小鸡鸡?!

        秧宝瞬间瞪大了眼,霍的下从苏母怀里坐起来,指着被亲妈打得惨叫连连的任小山吼道“他是男孩子!”

        呃,对啊,男孩子,怎么了?

        秧宝“哇”一声,捂着眼哭了“我要长针眼了——呜……我看到他的小鸡鸡……太丑了,我要洗洗眼睛……”

        众人“……”

        然后,不知是谁“噗呲”一声乐了,紧跟着“哈哈……”大家笑作一团。

        任小山的妈妈范文文,揪着儿子的耳朵更是忍俊不禁“秧宝,对不起啊,我下次不带他来女澡堂了,哈哈……”

        笑罢,将人揪到秧宝跟前,拍拍儿子的屁股道“看把妹妹吓的,还不快跟妹妹说声‘对不起’!”

        秧宝吓得尖叫一声,直往苏母怀里钻“走开啊,快让他走,呜……我被他看光光了。”

        范文文笑弯了腰“那怎么办,要不让他以身相许,跟你定个娃娃亲?”

        “我才不要他她呢!”秧宝、任小山异口同声道。

        喊完,两人怒视着对方,随之又嫌弃的不行,双双扭开了头。

        如此模样,又引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苏母、张妈从头到尾没有露出一丝笑意,方才那一下秧宝磕的可不轻,两人担心秧宝的身体,匆匆用水冲了下身子,穿上衣服带着秧宝就出来了。

        给苏老留了句话,两人抱着秧宝急急忙忙去了卫生院。

        检查了遍,人没事,就是额上起了个小包,得受几天罪。

        张妈自责的不行“早知道我就不出去买汽水了,让人帮忙捎带一瓶。”

        秧宝伏在苏母肩头,怏怏道“这怎么能怪你,明明是那个臭小子太坏了,乱进澡堂,还欺负人!”

        “是啊,这么大的孩子怎么还往女澡堂带?”张妈愤愤道。

        苏母板着脸道“明天我跟澡堂的管理员说一声,四岁以上的男孩不准再让家长带进女澡堂。”

        沐卉给竟革洗完澡,将他送进卧室,看他倒头秒睡,并轻轻打起了小呼噜,莞尔一笑,坐在床沿摸摸小家伙的头,给他掖好被子,调好床头的台灯,轻轻出来,刚要拎水洗漱,就听苏母、张妈带着秧宝回来了。

        “干妈,干爸没跟你们一起回来吗?”

        不等苏母回答,秧宝哇一声哭开了“妈妈,呜……我要长针眼了……”

        秧宝很少哭,这一声哭喊瞬间让沐卉慌了神,忙迎上去,把人接抱在怀里,拍着哄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说罢,轻轻碰了下秧宝的额头,心疼道“痛吗?”

        秧宝呜咽道“不碰不痛。呜……是任小山,他那么大个人了,竟然跟他妈妈一起去女澡堂洗澡,还让我看到了他的小鸡鸡,太坏了,妈妈,你给我洗洗眼睛。”

        沐卉“……”

        “干妈,任小山多大了?”

        苏母也不知道具体多大,不过看模样,大概有五岁左右。

        沐卉眉头深皱“这么大了,性别认知都固定了……”

        “妈,”懿洋先苏老和子瑜一步进来道,“任小山上幼儿园中班,他妈前面生了三个儿子,到他时特别想要一个女娃,他自小是被当女娃教养的。”

        他上星期过来,碰到任小山,明明是跟竟革一样的性子,偏偏因为家长自身的喜好,将他打扮成了女孩。

        子瑜跟着道“我们方才在浴室门外见他,沐婶你知道他穿的是什么衣服吗?带蝴蝶结的大红格子外套,红色的呢子筒裙,红皮鞋,哈哈……还有那小线帽一戴,比秧宝穿得还洋气漂亮,光看那一身打扮,谁不说他是个女娃。”

        苏老伸手接过秧宝,心疼地看着她额头上的小鼓包“医生怎么说,严重吗?”

        秧宝吸了下鼻子,哽咽道“没事,医生叔叔说,过几天包就消下去了。”

        苏母掏出帕子给小家伙擦擦眼泪鼻涕,问老伴“哪家的孩子,我怎么没见过?”

        “他爷爷是任铭川。”

        苏母吸呼一窒,没在说什么,转身和张妈拿了奶粉给孩子们冲泡。

        苏老抱着秧宝在沙发上坐下,拍拍身侧道“小卉来,坐这。”

        沐卉依言在他身旁坐下。

        “方才任小山的妈妈要来看望秧宝,这么晚了,我就没让她过来。任铭川呐,是任小山的爷爷,季司令的老部下,曾参加过中条山战役、平型关大捷……一生战功赫赫……”想到他家这些年的遭遇,苏老轻叹一声,“任铭川有三子两女,长女牺牲在抗战前夕,次子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运动中,长子跳楼自杀,小女儿疯了,如今随他一起回来的只有小儿子一家。”

        抚了抚孙女的头,苏老道“秧宝,他家刚平反回来,这口气,咱慢慢跟那小子算好不好?回头让你小哥套他麻袋。”

        秧宝嘟了嘟唇“算了。谁让他没有我聪明,这么大了,才上幼儿园中班,连自己是男娃女娃都分不清。”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12678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