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86章 第86章

第86章 第86章


医生先给孩子做了遍检查,  确定没事后,朱奶奶端起温在水盆里的肉沫鸡蛋羹喂她吃了半饭盒。

        “朱慧慧,”警察等她又喝了几口水后,  问道,“中午放学后,  你去哪了?”

        这么会儿,  聪明早熟的朱慧慧差不多已经猜出自己经历了什么,小姑娘强自镇定地攥紧了双手,  却止不住浑身发抖,双唇轻颤。

        朱奶奶心疼地一把揽过孙女,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背,  安抚道“慧慧不怕,不怕,  没事了,  你现在安全了。”

        朱慧慧鼻子一酸,  委屈、害怕、惊恐、怨恨,诸多情绪交织,眼泪啪啪直掉,咬了咬唇,她哽咽道“我、我等不到妈妈,回家属院,  听到楼下的阿婆说我小舅被警察抓了。”

        “我不相信,小舅那么好,  ”朱慧慧哭道,  “怎么会被警察抓呢……”

        “你去派出所了?”

        朱慧慧摇摇头,  抽泣道“我去外公家,  我想问问外公是不是真的?”

        警察眉头微蹙“你进门了吗?”

        “嗯,  妗子让我别慌,说不是什么大事,警察找小舅只是问两句话……”朱慧慧再也绷不住了,“哇”一声嚎啕大哭道,“她问我吃饭了吗?给、给我拿了馒头,开了瓶肉罐头,我不想吃的……她硬要我吃……”

        “然后呢?”警察急道,这点跟朱慧慧的妗子韩星尔说的有点不符,被抓的男子也不承认他是朱慧慧小舅走私的同伙,对绑架一事更是一再否认。

        “没吃完,我就困得睁不开眼了。然后,我迷迷糊糊地听到卧室的门打开,她跟人说‘用她(他)来抵’……”

        朱奶奶气得“霍”的一下站了起来,随之身子晃了两晃,吓得警察忙伸手将人扶住“老太太你别急,先坐下。”

        “我说呢,一听小慧救回来了,韩星尔急什么,原来她就是罪魁祸首!好啊,怕人家伤害她儿女,拿我们小慧来抵,亏她想得出来。这个毒妇,我饶不了她!警察同志,她现在就在楼下,你快去把她抓起来……”

        “人已经请去警局了。”警察安抚地拍拍朱奶奶的手臂,继续问道,“这之后你还有意识吗?”

        朱慧慧扑到奶奶怀里,摇摇头,哭得撕声裂肺道“奶奶,她坏,她是坏蛋,我恨她,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她了……”

        “好,好,我们不见她,这一辈子都不见!”朱奶奶说着,眼里闪过一抹狠戾。

        朱教授匆匆赶来,警察刚走,听妻子说了寻问的经过,老人气得一拳击在了墙上,直砸得手背血流如注“毒妇!毒妇!”

        朱奶奶吓得忙喊医生,朱慧慧刚止住的哭声,再次响彻病房“爷爷,爷爷……”

        老人知道吓着孙女了,忙将手往身后一背,努力挤出一抹笑道“没事,爷爷没事,慧慧别怕!”

        医生匆匆赶来,帮忙处理好伤口,安慰劝解了几句。

        送走医生,安抚好孙女,朱教授如困兽般在屋里转了几圈,转身朝外走道“我去看看姓水的!”

        朱慧慧的外公水教授,这会儿正在楼下的病房里躺着呢——中风了。

        朱奶奶怕老伴过去,把人气死,拉着没让“你问了吗?救下咱慧慧的是谁?”

        说起孙女的救命恩人,老人感激不已“问了,一位军人和一个农大的学生,留的地址是棉花胡同34号,明天咱买些东西过去谢谢人家。”

        朱奶奶一听有军人,便道“订做个锦旗吧。”有锦旗在,政治思想考核都要顺利几分。

        “不是一家人,订两个。”

        棉花胡同34号,朱慧慧听着耳熟“爷爷,他们叫什么呀?”

        “张栋、沐卉。”

        “秧宝的妈妈!”正月十六那天,秧宝和竟革来学校报到,她领了个小任务,带秧宝的爸妈参观学校。

        自我介绍时,秧宝爸妈很随和直接说了自己的名字。

        朱奶奶惊讶道“你是说‘沐卉’是秧宝的妈妈?”

        她退休后,闲来无事,有时儿媳工作忙,没时间接送孙女,都是她去,秧宝因为是全班最小的孩子,朱奶奶对她印象深刻。

        “嗯。”

        “哎呀,这缘份!”朱奶奶惊喜道,“老头子,明天咱们一家都去,听慧慧的老师说,秧宝大哥是个小天才,还不满十岁就在附中读高三了。”

        “好、好,多提点东西。也不知这么大的孩子都喜欢什么……”

        “书!”朱慧慧道,“秧宝说她大哥喜欢各式书籍,秧宝喜欢收集古钱币,她小哥喜欢玩儿。”

        “书呀,咱家最不缺了,我明天给他挑几箱。古钱币咱家有,还是你太爷爷收集的,有两大箱……”

        朱奶奶拍拍老伴“那玩意儿现在可不能全部拿出来——惹事。”

        “嗯,我知道,我捡好看的给秧宝挑几枚。”

        这么闲聊着,三人心头的愤恨,积在心头的戾气,慢慢倒是消了些。

        翌日,天刚蒙蒙亮,竟革就醒了。

        掀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了起来,翻身跳下床,趿上鞋,哒哒跑进了洗手间。

        放完水,匆匆洗把脸,穿上衣服,人就跑出了屋。

        “啪啪……”知道妈妈他们昨晚都住这儿了,他挨间拍了拍门,大声叫道,“太阳晒屁股了,快都起来,跟我一起训练。”

        两老和张妈年纪大了,醒得早,他不叫人也已经醒了。

        张栋早早就等在了楼下。

        沐卉盘腿坐在窗下正在打坐。

        只懿洋、子瑜和秧宝困得睁不开眼,一个个跟条毛毛虫似的往被窝里缩了缩。

        “起来了——秧宝,颜懿洋,苏子瑜,听到了没,再不起来,我拿钥匙开门,掀被子了。”

        啊——

        三人恨不能爬起来按住他狠狠揍上一顿,太讨厌了有没有,他当人人都跟他一样睡得那么早。

        昨晚,懿洋和子瑜凌晨一点才睡。

        “秧宝,颜懿洋,苏子瑜,快起来跟我一起参加训练。”

        苏子瑜伸手摸了摸床头柜,抓起自己的手表,就着小夜灯看了看,唔,才凌晨五点“颜竟革,你个混蛋,就会扰人清梦!”

        懿洋气得一把掀开被子,烦躁地扒拉下头,趿鞋下床,板着小脸一把拉开了门。

        竟革已噔噔跑下了楼。

        磨了磨牙,两人先后穿衣洗漱,坠在竟革和张栋身后绕着林荫大道慢慢跑了起来,子瑜一边跑一边听着兜里小录音机传来的英语朗读。

        懿洋听的是法语,周教授找人帮他录的。

        他原来的语音,跟这个时空有所区别,他正在纠正自己的发音。

        等秧宝在妈妈的帮助下穿好衣服,跑出来,已看不到几人的身影了。

        “妈妈,”秧宝站在门口不愿动了,“我想回去再睡一会儿。”

        苏老洗漱出来,笑道“起都起了,怎么能再回去呢。走,跟苏爷爷慢慢跑起来。”

        沐卉推推她的肩头“去吧。”

        秧宝跟苏老跑了几步,不见沐卉跟来,回头疑惑道“妈妈你不去吗?”

        “你不是想吃油焖虾,红烧带鱼吗,张奶奶要做荠菜馄饨,我去趟副食品店。”

        “哦,那等会儿见!”秧宝冲妈妈挥挥手,快步追上苏老。

        两人慢慢地跑到训练场,竟革似头小豹子,轻盈而敏捷从一米来高的长杆上跑过,翻过障碍物,跃过火圈,匍匐着爬过壕沟,到了终点。

        懿洋、子瑜放下录音机,跟巡逻队的战士正在嘿哈地练军体拳。

        看到苏老和秧宝过来,季司令朝两人招了招手“今天来的早啊。”

        秧宝叫了声“季爷爷早”。

        苏老哈哈笑道“不到五点,竟革就开始在楼上叫门了,要大家陪他一起过来参加训练。”

        季司令看着累瘫在终点的竟革,问道“他参加训练多久了?”

        “正月十五之后,每周六下午过来,周日一早就由张栋带着到训练场。我上一个警卫叫王大海,还记得吗,”苏老笑道,“他妻子是御厨的后代,做得一手好饭食,东铮他们刚来,缺个照顾孩子的保姆,我就将两口子介绍过去了。大海过去后,每天早上都会陪竟革跑步,练拳,从没间断过。”

        季司令惊讶道“这么有毅力?!”

        “可不。”苏老说着,往季司令跟前走了走,近乎耳语道,“我儿媳年前在云省出事,事后,正初写了份报告,不知你有没有看到?”

        季司令摇头,小地方的军事报告到不了他这儿。云依瑶出事,他倒是听老伴提过一句。

        苏老把云依瑶被绑架的前因后果一说,然后道“当时,随沐卉和东铮进山的还有竟革。”

        “竟革!”季司令惊到,“他这么小,怎么把他也带去了?”

        “他随沐卉夫妻穿过雷区,一直走到小木屋跟前,和他爸爸一起趴在树上用连·弩·射·杀了一名匪徒。”

        季司令下意识地揉了下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苏老微笑地看着他“你没有听错,竟革在云省的山上,亲手射·杀了名一句匪徒,并看过满地的尸·体。”

        季司令眉头一皱,怒道“胡闹!他才多大,你们就让他经历这些?”

        苏老转头看向已经站起来,再次匍匐着爬过壕沟,跃过火圈,向障碍物进发的竟革,声音清冷道“当晚回去后,他憨甜入睡,一觉到天明,不曾做过一个恶梦。时至今日,我们也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心理问题。季老,竟革,他是天生的军人!”

        “这怎么可能!”季司令失声惊呼道,别说竟革只是一个孩子,你看军中训练几年的战士,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杀人,哪个回来不要做一番心理辅导,就这崩溃的也不在少数。

        “你要不信,可以找人给他做一个心理测试。”

        季司令深深地看了苏老一眼,招手叫来警卫“你去把云依瑶去年在云省遭绑架的报告给我找来。”

        “是!”

        警卫跑去办公室,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很快就把详细的报告材料传真过来了。

        拿来一看,季司令吃惊地盯着上面的数据“沐卉一人干掉了58人?!这数据属实吗?”

        “这是加密文件。”警卫提醒道。

        加密文件肯定是经过反复确认和审核。

        季司令捏着文件的手轻微地颤了下“沐卉在哪?我现在就要见她。”

        “我们来时,她去副食品店给秧宝买新鲜大虾和带鱼去了。懿洋,”苏老扬手叫道,“你回家看看你妈买菜回来了没有,要是回来了,让她过来一趟。”

        懿洋疑惑地看眼苏老和季司令,点点头。

        秧宝挪动着小脚脚,快速追上大哥“妈妈和小哥的秘密暴露了。”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11640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