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89章 第89章

第89章 第89章


吃完饭,  张栋开车送沐卉他们回棉花胡同。

        一进家,秧宝便惊喜地发现前后院各种了几棵小树,影壁前还修了个小花坛,里面移植了几株小苗苗。

        她认识的有月季,  牡丹,  芍药和茉莉,  靠东墙的那棵细枝,王大海告诉她是紫藤。

        “秧宝来,  爸爸跟你说说咱家都种了什么树。”颜东铮拉过闺女的手,满院溜达着道:“厕所旁边种的那棵是枣树,  厨房前这两颗是紫荆,  那两株是榆叶梅,  耳房前的四棵是丁香。”

        秧宝一听都是花啊,  只有一棵是果树:“昨天苏奶奶不是让你带回来好多果树苗吗?”

        “嗯,爸爸让你王伯伯和宋阿姨栽种在永庆胡同咱家那套三进宅子里了。”颜东铮说着一把抱起闺女,  指着庭院中的四个大鱼缸道,“今天在庙会上没有瞅见什么好看的鱼苗,  改天咱们去金鱼池看看。”

        节假日,  金鱼池偶有小贩偷偷地卖小鱼苗。

        “嗯。”

        王大海带着张栋将后备箱里的米面肉菜水果一一般进厨房,  和沐卉一起将人送出门道:“小栋,沐卉,今天上午家里来了对老夫妻,  自称是朱慧的爷奶。”

        有时颜明知和沐卉夫妻忙不过来,  接送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王大海肩上,  遂孩子们在学校玩得好的几个同学,  他没有一个不认识的。

        “二老是来道谢的,  说是昨天你们从拐子手里救了朱慧。”

        沐卉双手插兜,  随意道:“恰好遇到,伸了把手,不是什么大事。没带什么礼品吧?”

        “带了,四盒点心,一刀五斤重的后腿肉,两条中华,四瓶飞天茅台,一盒给秧宝的古铜钱和一箱书。朱教授还说,他定了两面锦旗,明天他带一面去农校谢你,另一面他找机会送去军部给小栋。”

        沐卉微微蹙了蹙眉,没吭声。

        等送走张栋,她问王大海:“朱教授有留家里的电话吗?”

        “没有。”王大海想了下,“秧宝跟朱慧慧玩的不错,你问问她。”

        沐卉“哦”了声,转身朝后院走去。

        “沐卉,”王大海叫住她道,“你是不想要锦旗吗?”相处的久了,王大海多少也了解些一家人的性子。

        沐卉驻足,略带烦躁道:“搞这些□□干嘛,不够麻烦的。”

        王大海失笑:“你还没有入党吧?锦旗一送,你要入党,不过一句话的事。”

        入党?

        沐卉还真没想过。

        谢过王大海,沐卉回后院,直接去了正房的客厅。

        颜东铮小心地取出麻袋里上午秧宝在废品站里挑选东西,轻轻放在地上,跟围在身前的孩子们讲解道:“你们看,这八只碗,通体青花装饰,内壁绘花果纹,外壁绘变形灵芝纹,碗足内施白釉,这是明万历年间的克拉克瓷碗。难能可贵的是,八只正好是一个系列,完整的一套,很有收藏价值。”

        说罢,颜东铮放下瓷碗,托起一只花瓶道:“撇口、细颈、垂腹、圈足,这是玉壶春瓶的特点。”

        “弧线柔和,胎釉精细,青色浓艳明快,说明这是洪武时期的玉壶春瓶。秧宝很有眼光,一挑便是一对。”

        “妆凳,”颜东铮仔细看了看,然后又拿起床腿掂了掂,“懿洋拿工具来。”

        懿洋很快就把工具拿来了。

        颜东铮将妆凳面拆开,从中抽出一个用羊皮纸包裹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两张房契。

        一座是离陈丰羽家没多远的四进大宅,另一个是琉璃厂的铺子,户主叫袁飞。

        秧宝拿起来瞅了瞅:“爸爸,这个是不是得交给警察叔叔?”

        “嗯。明天我拿给你陈伯伯。”

        沐卉和几个孩子都没有异议。

        将妆凳重新组装好,颜东铮拿起床腿刮了些木梢闻了闻:“这是沉香木。”

        “用沉香木做床腿?”秧宝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里面藏有东西。”颜东铮说着将床腿递给沐卉,“帮我扶住。”

        床腿下铺张报纸,颜东铮拿凿刀和锤子一下下将腿的一头,中间掏空后又夹塞的木料凿下。

        秧宝捻起木梢嗅了下:“爸爸这也是沉香木。”

        “嗯,回头做几枚香丸,给你苏奶奶用。”

        凿至50厘米深处,露出了中空的部分。

        颜东铮放下工具,接过沐卉手里的床腿,缓缓倾倒,慢慢一个用油纸包着的东西露了出来。

        轻轻抽出,好长,足有半米。

        “是字画。”颜东铮隔着油纸一摸,就猜出来了。

        子瑜心情激动道:“颜叔叔你快打开,肯定是哪个古代的名作。”

        颜东铮洗洗手,找了副手套戴上,揭开一层层油纸。

        共有两幅,分别是明代四大家之一,仇英的《仕女图》和南宋著名画家,赵伯骕的《花鸟卷》。

        秧宝最后拿的那本线装书,叫颜东铮来看,不过是些普通的点心和饮品方子。

        颜东铮让竟革给宋梅香送去。

        宋梅香这会儿在厨房收拾张栋拿来的东西,接过竟革的书本翻开一看,大喜,有好几样点心和饮品,她只听太爷爷遗憾地提过一嘴,都是失传的古方。

        盛了熬好的银耳甜汤,宋梅香端来道谢:“我看那本书应该是唐代的手抄本,改天我买本笔记,把方子抄下来,再将书送来。”

        颜东铮微一颔首,跟妻子道:“拿些侨汇券和钱票给宋姐。”

        说罢,他转头对宋梅香叮嘱道:“需要什么材料,你自己去友谊商店或是市场买,别怕浪费,什么手艺也不是凭空得来的。”学什么不得多多练习。

        宋梅香感激地点点头,问孩子们:“明早想吃什么?”

        秧宝奶声奶气道:“我想吃油条,喝豆浆。”

        家里有小石磨,有张栋送来的大桶花生油,两样吃食做来都不难,“懿洋你们呢?”

        懿洋记得宋姨做的有皮蛋,正好朱家送来块后腿肉:“皮蛋瘦肉粥。”

        宋梅香做的包子很好吃,子瑜直接点道:“灌汤小笼包。”

        竟革一听都是自己爱吃的,便没吭声。

        宋梅香一一记下,接过沐卉递来的钱票,退了出去。

        颜东铮带着沐卉和孩子们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洗了洗手,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喝汤。

        一小碗银耳汤下肚,沐卉戳了戳颜东铮:“朱慧慧的爷爷准备明天去我们学校给我送锦旗。”

        “不想要?”

        “太出风头了,走到哪都要被人指指点点的,烦人。不过,方才大海哥说接了锦旗,我想要入党的话,就方便多了。”

        “不接那面锦旗,你现在想入党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见妻子一脸不解,颜东铮笑道,“你忘了人民日报的报道。”

        “哦,那我给朱教授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别去我们学校给我送那玩意了。”

        “嗯。”

        沐卉找闺女要了朱慧慧家里的电话号码,拨过去,言明身份,直接拒绝道:“朱教授,锦旗我不需要,谢谢你的好意。”

        “沐同志,请听我说,一面锦旗,不但对你入党、入团有帮助,优秀学生的评选,团员干部的培养……以及毕业后的工作安排,都会让校领导优选把你放在首位。”

        颜东铮接过电话:“朱教授你好,我是沐卉的丈夫颜东铮,你说的事,诚然都是事实,可有一点你忘了,朱慧慧小舅舅的那些团伙,现在并没有全部抓捕,这时候送锦旗,沐卉便暴露在了他们眼前,她身手好不怕,我亦不觉得会有什么,可我们还有三个年幼的儿女和两个侄子,他们并没有自保能力。”

        朱教授一愣,惭愧道:“是我考虑不周,那我等这事结束了,再给沐同志和张同志送锦旗。”

        等人全部抓捕归案,不知要何时,说不定沐卉都毕业了。

        颜东铮唇角微微一勾:“多谢。”

        挂了电话,将碗勺送去厨房,一家人洗漱休息。

        秧宝睡在爸妈中间,兴奋地左翻翻,右翻翻,感叹道:“我可真幸福啊!”

        沐卉单手支头,隔着薄被拍拍闺女的小肚:“你还不睡吗?”

        秧宝双手枕在脑后,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道:“我现在不困啊。爸爸,你给我讲个故事呗。”

        “好。”颜东铮想了想,讲起了伟人小时候遭遇老虎的事。

        中午没睡午觉,又跑了一天,故事没听完,秧宝就睡着了。

        沐卉将小家伙抱进床里,身子一移窝进了颜东铮怀里,伸手抱住他劲瘦的腰,抬头吻上了他的嘴角。

        面对她的热情,颜东铮很是受用,并反客为主,托住她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怕打扰到女儿,一吻结束,颜东铮一把将人抱起,去了对面的卧室。

        而对面,竟革在子瑜的盯视下,正坐在苏俊颜的房间里做手工作业。

        懿洋在画轮椅,苏俊彦虽还不能跑跳,却可以让人扶着出门走上几步。

        懿洋准备给他设计款轻便的轮椅,找材料制作出来。

        一夜无话,到了翌日。

        一家人吃过早餐,沐卉骑车带着懿洋和子瑜先走。

        颜东铮跟王大海去菜市场附近看房子。

        “我昨天在这周边都找遍了,只这家的房子还可以。”王大海说着,侧身让过骑车上班的男人,带颜东铮走进了座不大的宅子。

        进门向左,转进四扇屏门,是前院,坐北朝南三间正房,南边一排临间的房子是倒座。

        前院的西边又是四扇屏门,那是西跨院,两间北房,两间南房。

        “毛婶子,”王大海穿过西跨院的四扇屏门,站在台阶上喊了声,立马有个妇人从两间北房里走了出来,“大海兄弟来了。”

        “嗯,我带我兄弟过来看看房子。”

        “快请进。”毛婶子说着,推开一间南房的门,“你们看吧,十平方米,配有简单的家具,一个月4块钱。”

        颜东铮进屋转了转,还行,虽然背光,朝北的屋门旁却开了个大窗,屋里也没有那么潮,有床,有箱和一套桌椅,收拾得干净整洁,门口种的桃树,花开满枝,好不热闹。

        “毛婶子,我也不讲价了,你看我在院里搭个做饭的小棚子怎么样?”魏岩的妻子带着孩子,肯定得有一个厨房做饭。

        “行呀,材料你们自己找。”

        “多谢。上午我带人过来跟你签合同。”

        “不是你租?”

        “我同学,京大法学系的高材生。”

        “京大的学生!”毛婶吃了一惊,继而开心道,“欢迎、欢迎。”

        约好时间,颜东铮回家载上竟革和秧宝,匆匆将人送去附小:“秧宝、竟革,中午爸爸有事要出门一趟,我让任叔叔来接你们去食堂吃饭好不好?”

        两人乖乖地点点头。

        秧宝目送爸爸骑车走远,这才拉着小哥往教室走。

        “秧宝,”王研研看她过来,忙招了招手,“朱慧慧找回来了,你知道吗?”

        秧宝点点头,朝朱慧慧的座位看了眼:“她今天不来上课吗?”

        “出了这事,吓都吓死了,她心得多粗啊,第二天就来上学。要是我,不在家待个十天半月,我就不来。”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0607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