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90章 第90章

第90章 第90章


王研研等秧宝坐下,  又扒着她的肩嘀咕道:“方才你没来,大家正商量呢,朱慧慧人不是还在医院吗,  我们大家准备凑钱买点东西中午去看她。”

        秧宝摸摸自己的口袋,  空空如也:“有说一个人凑多少吗?”

        “多少都行,五分、一毛,  也是心意。”

        “小哥,”秧宝伸手拉过跟人打闹的竟革,“你带钱了吗?”

        竟革摇摇头,又跟同桌周开朗推攘了起来。

        “我借你,  ”王研研打开文具盒,从夹层里抽出一块,“够不够?”

        一块能买很多东西了,秧宝惊讶道:“你们一人凑多少啊?”

        王研研摸摸鼻子:“我准备出两毛。”

        秧宝瞪她一眼:“你当我是万元户啊!”

        说罢,从她手里抽出一张五毛的纸钞,递给副班长:“我和小哥的。”

        颜东铮匆匆赶到教室,魏岩、任健都在了。

        他在两人中间坐下,偏头问魏岩:“昨天弟妹和孩子到了吗?”

        “嗯,  我找学委帮忙,  让他们在女生宿舍借住了一晚,  房子帮我找到了吗?”

        “找到了,  跨院里的一间南房,  十平方米大,  内配有桌椅,床箱,  一个月四块钱,  我跟房东商量了,  咱们自己找材料,在院子里搭一个小厨房。”

        4块!

        魏岩没想到这么贵,他一月的饭钱补助是15块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妻子来时,岳父母倒是支助了些,可那也只够过来的路费。

        任健撞撞颜东铮:“昨晚,我在你床上睡了。”

        颜东铮眉一挑,双手环胸,看着他。

        指指魏岩,任健道:“他大舅哥送人过来没地方住,我就把自己的床让给他了。”

        哦,这解释还行。

        “你昨天几点回来的?”

        “诶,别提了。”任健疲惫地往桌上一趴,嘟囔道,“我想着,将人送去派出所,这不就完了。结果,人家孩子根本没去派出所,然后我整个人连带着三轮车就被朱慧慧的妈妈和吴老师征用了,拉着她们到处跑。唉,累死我了。”

        后排的学委听得直乐:“谁叫你这么好说话了。”

        “孩子丢了!又是认识的,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能不帮一把?”

        “找到了吗?”有人问道。

        “嗯。说是有人经过,瞧着不对,上去就把偷孩子的拐子给干趴下,将人送去了附近的派出所。”

        “哇,这么厉害!”

        “开着吉普车的军人,能不牛吗?”

        有人戳戳张铭:“职位不低吧?”

        张铭淡淡道:“开吉普的不一定是军官,也有可能是警卫。”

        “正团级以上的军官才用得上警卫吧?”有人看着张铭意味不明道。

        张铭眸子一暗,没吭声。

        没理议论纷纷的众人,颜东铮拍拍任健的背:“坐好!”

        马上就要上课了,趴着像什么样子。

        “没力气  。昨晚回来都八点多了,食堂连口吃的都没有,害得我饿了一夜的肚子,今早走路双腿直打飘。”

        有小炒,也可以出钱让师傅煮碗面,或是去小卖铺买包点心。不过,颜东铮知道这家伙节省惯了,肯定没舍得。

        “回头我把小柜的钥匙给你一把,”颜东铮道,“再遇到这事,你去我柜子拿包点心垫垫。”

        秧宝偶尔会挑嘴,不想吃食堂的饭,或是吃得少,颜东铮就在柜子里备了两包她爱吃的糕点。

        “颜哥,”任健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你真是我亲哥。”

        在颜东铮眼里,任健也不过是个15岁的孩子。

        拍拍他的头,颜东铮道:“中午还要麻烦你一下。”

        任健坐直身子:“什么事?”

        “帮我接送一下秧宝,竟革。”说着,颜东铮掏了叠钱票给他,“二食堂,我记得中午有炸酱面,两个小家伙都喜欢吃。”

        方才颜东铮和魏岩的对话,他听到了,以为颜东铮要带魏岩他们去租房,任健接过钱票一口应了。

        颜东铮跟房东约好了时间,原打算两节课上完,带魏岩把房子租下的,结果,一直没等到他的回复。

        “魏哥是觉得不合适吗?”

        “我……”魏岩涨红了一张脸,半晌才喃道,“我手头有点紧。”

        “需要多少?”颜东铮掏出钱包,准备借他一笔。

        魏岩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

        “是觉得价格贵吗?”也有便宜的防震棚或是阴暗潮湿的杂物间,只是考虑到他们家的孩子太小,他就没让王大海寻问。

        魏岩苦笑了下,点点头。

        颜东铮想了下:“先住过去吧,那个位置,那个配置,4块钱已是少了,房租我先帮你垫上,回头我看看哪有合适的工作,把嫂子介绍过去,孩子可以就近找个托儿所。”

        魏岩震惊地看着颜东铮:“能、能找到吗?”

        找工作要有那么容易,又岂会有那么多回城的知青因为找不到工作而成了氓流。

        说实话,一听妻子要过来,他愁得半月没睡好了。

        每天饭都不敢多吃一口,就怕人来了,手头没钱安置。结果,好不容易从牙缝里省下十来块钱,大舅哥却说没有带回家的路费,这笔钱一出,4块钱一个月的房子,对他来说真是天价,想找东铮拒绝吧,又张不开口,他知道找这么一个房子,人家肯定是没少费心。

        拍拍他的肩,颜东铮推上自行车,“走吧,先把房子租下,将人安置好,住宿舍不是常久之计。”

        “诶,”魏岩快跑两步,欠身坐上后座,感激道,“东铮,谢谢你。”

        “都是同学,这么客气干嘛。”

        魏岩眉眼舒展,嘴角含笑道:“我庆幸我考上了京大,遇到了你们。”

        颜东铮骑得快,20分钟就到了地方。

        一边往胡同走,颜东铮一边介绍:“那边是兴南街,有小学,中学,警局,阳光幼儿园和幸福托儿所。这边是福华街,有粮店,副食品店,土产门市和医院,房子旁边没多远是菜市场。我家在棉花胡同,走个几分钟就到,等会儿我带你认认门,以后有事了,让嫂子来家找宋姐。”

        说话间,到了门前,颜东铮支好自行车,带他穿过西跨院的四扇屏门,朝院里叫道:“毛婶子,我带人来了。”

        毛婶子快步迎了出来:“颜同志,这就是你同学啊?”

        “对,我们宿舍的老大哥,魏岩。”

        魏岩很是有礼地微微躬了下身:“毛婶子好。”

        “好、好,”毛婶子看着这么斯文的读书人,欢喜的不行,“来来,我带你看看房子,缺什么你说一声,我瞅瞅家里有没有,给你凑凑。”

        “谢谢毛婶子。”一进胡同,一看这宅子,这院和门前的桃树,没进屋,魏岩先喜欢上了,再一看门旁那大大的窗和屋里配置的家具,更是连连点头,“东铮,这房子真好!”

        颜东铮隔窗指指旁边靠院墙的空地:“回头,我让家里的王哥寻摸点旧砖瓦,在那儿盖间小厨房。”

        “又给你们添麻烦了。”魏岩很不好意思。

        颜东铮摆摆手,叫他不要客气,掏钱帮他付了半年的房租。

        魏岩跟毛婶签了四年的租房合同,毛婶很是热情地去东跨院帮他找了一个旧盆架,一个破厨柜。

        东西放好,两人跟毛婶告辞。

        出了院子,颜东铮骑上自行车道:“走吧,去我家坐坐。”

        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郁的桂花蜜香。

        宋梅香在做点心,听到动静,忙迎了出来:“东铮。”

        “嗯,宋姐,这是我同学魏岩。”

        颜东铮帮同学租房的事,宋梅香知道:“你好,快请进,中午留下吃饭吧?”

        颜东铮中午还有事:“晚上吧,中午魏哥他们要收拾屋子。”

        “好。进屋坐会儿,我刚做了点心,你们正好帮我尝个味道。”

        魏岩进了院,才真切地认识到他跟颜东铮之间的差距:“不用这么麻烦……”

        “走吧,进屋歇歇。”颜东铮将人领进后院正厅。

        两人刚坐下,宋梅香就端了点心和茶饮过来。

        为了配点心和茶饮,她还专门去琉璃厂挑了几套碗碟杯盘,只见桃心型的粉碟里摆着几样精致的糕点,碧绿的荷叶盏里盛着一汪清茶。

        颜东铮递了双筷子给魏岩,自己夹起一个青团咬了口,包了肉松咸蛋黄的青团,口感饱满,味儿悠长。

        桂花糖年糕,清甜可口。

        薄荷糕,淡雅清爽。

        宋梅香依古方做的新式点心,叫玉雪桃点。

        需取雪水半盏,桃心二两,野蜜五钱,嫰槐叶一把……打桨拌进糯米粉里,制成一朵朵仿真的桃花,蒸时需在水里点几滴桃花露或是放一把桃花桃叶,这样隔水蒸熟的点心取出来就带了点淡淡的芳香。

        颜东铮夹起一朵尝了口,清凉软糯,微微带了点甜:“不错。做的多吗?”

        “青团我蒸了两笼,有咸,也有甜。”其他都只有两碟的量。

        “帮我装两盒。对了,大海哥和俊彦呢?”

        “去医院了。”

        颜东铮算了下日期,距俊彦做检查的日子还有几天:“怎么提前去了?”

        “俊彦说胸口疼。”

        颜东铮放下筷子,拿起电话,打到医院寻问了下情况。

        没事,俊彦方才出门走得急了。

        颜东铮等魏岩吃好,提上宋梅香递来的食盒载他回学校。

        分一半给魏岩,剩下全给任健了。

        “什么好吃的?”班委伸手提过食盒,快一步打开,“哇,青团。”

        说罢,手都没洗,捏起一个就往嘴里塞。

        任健气得大叫:“施大花,你还是女人吗,我看你就是男强盗。”

        “你这是偏见,谁说强盗里就没有女人了。”曹孔敏说着,伸手抢了一个,“哇,肉松咸蛋黄,班长,哪买的,很贵吧?”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06077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