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91章 第91章

第91章 第91章


下节是必修课,  颜东铮翻开课本:“家里做的。”

        班里的老大哥方国安平时最是稳重不过,这会儿抬头见食盒就在眼前,伸手拿了一个:“这青团做的真漂亮,  弟妹好手艺。”

        说罢,  张嘴咬了口,“唔,  我这个是甜的,红豆馅。”

        方才还不好意思抢食的人,一听呼啦围了上来。

        “班委给我一个甜的。”

        “我要一个咸的。”

        任健一下子急了:“施大花,给我留俩。”

        施大花扬了扬空空的食盒,  对刚拿到还没吃的几个道:“给他分一口。”

        大家哈哈笑着,掰了半咸的和一半甜的给他。

        魏岩送了青团给在女生宿舍的妻儿,匆匆赶回,一进门,便听施大花问道:“老魏,房子租好了吗?要不要大伙儿过去帮忙打扫收拾?”

        知道魏岩家庭困难,上节课,趁他和班长不在,  大家凑了些钱。施大花问,  也是想过去看看,  他家最缺什么,  好买了送过去。

        “不用,  谢谢。”魏岩拉开椅子坐下,  深深喘了口气,“班长帮我找的房子,  里面配置齐全,  收拾的很干净,  不用打扫。”

        曹孔敏咽下最后一口青团,幸福地眯了眯眼:“老魏,你该庆幸嫂子嫁了你,不然,就你这钢铁直男,肯定要打光棍。”

        大家哄堂大笑。

        “班长,”曹孔敏抬腿踢了踢颜东铮的椅子,“老魏租的房子离你家近吗?”

        “嗯,几分钟的路程。”

        “下午我们买点肉菜,去你家吃饭行吗?顺便给老魏暖暖屋。”

        “不用买东西,你们直接来吧。”

        “哇,同学们听到了吗?班长邀我们去他家做客了。”

        “快快,掏钱,”施大花张罗道,“中午我和曹孔敏给嫂子和秧宝买点礼品,争取让班长下次还请我们。”

        颜东铮无语地抚了抚额:“不用带东西,想来就来,我还能缺你们一口吃的。”

        “哈哈……班长这可是你说的。”

        一节课上完,颜东铮骑上车匆匆回家拿钱买房。

        王大海正在院里劈柴:“东铮。”

        “嗯。俊彦做检查了吗?”

        “做了。医生说养的很好,每天可以适当地出门转悠转悠。饭做好了,我给你端碗面吧?”

        “不用了,大海哥你吃了吗?”

        “刚吃过。”

        “那你等我下,我拿上钱,咱们去趟房管局。”

        “好。”王大海放下斧子,洗了把手脸,让妻子将热好的肉包子用油纸包两个,路上给颜东铮垫垫肚子。

        进了后院,颜东铮先去西厢看了苏俊彦,小家伙上午可能折腾累了,这会儿睡着了。

        看他小脸红扑扑的没什么不妥,颜东铮回房拿上点好的八千六和昨天从妆凳里取出的房契,拎着土黄色的军用书包出来,骑车载着王大海去了房管局。

        周长生已等在门口。

        “到一会儿了吗?”

        周长生局促地笑了下:“刚到。”

        颜东铮停好车,带着两人进去。

        昨天他已给吕季同打过电话,让他今天中午下班多等一会儿。

        “吕哥,给你添麻烦了。我约了陈哥,等会儿去东来顺聚聚。”

        “好呀,”吕季同接过周长生手里的房契看了看,抬头对颜东铮笑道,“你小子可以啊,这么快又买了套房。”

        “碰巧遇上了。”颜东铮把八千六递给周长生,把过户钱放在桌上,“户主颜竟革。”

        吕季同依言写下,笑道:“你们家三个孩子,就秧宝没房子了吧?”

        “是。吕哥这儿有什么好房源吗?”

        吕季同摇摇头:“有两栋在郊区,都是农家的那种老土房,我想你也看不上。”

        那倒是。

        办好过户手续,颜东铮收好房本,递了叠钱票给王大海:“大海哥,麻烦你跟周长生过去,找人把院子里胡乱搭建的棚子、小仓库拆掉,拆下来的砖瓦材料拉去毛婶子家,在靠院墙的空地上给魏岩修个小厨房。”

        周长生听着松了口气,口袋里一下子揣了这么多钱,说实话,他一个人真不敢走出房管局的门:“大海哥,能麻烦你先陪我去趟银行吗?”

        王大海点头,知道颜东铮要请人吃饭,口袋里的包子就没给他。

        “走吧。”吕季同锁上办公室的门,随颜东铮出了门。

        两人各自骑了辆自行车,很快就到了东来顺。

        要了个包间,颜东铮拿起菜单,点了两斤羊肉片,一盘羊脑,一碟萝卜片,一盘毛肚……

        除了涮锅子的配菜,还要了烤羊肉串。

        陈丰羽过来,菜刚上齐。

        扫眼桌上的菜式,陈丰羽乐道:“东铮发财了。”

        颜东铮把一个信封推过去:“看看,再决定今儿的饭钱谁出。”

        吕季同诧异地挑挑眉,扬手叫服务员上了瓶老白干,要了条中华。

        陈丰羽淡淡瞟他一眼:“东铮看到了吧,这家伙占便宜没够!”

        “不想掏是吧,”吕季同起身去拿桌上的信封,“给我,这顿饭我来请。”颜东铮既然让陈丰羽来请客,那就说明信封里的东西,其价值远不是一顿饭能抵的。

        “想得美,这是东铮给我的。”先吕季同一步将信封拿到手,拆开口,陈丰羽抽出东西一看,愣了愣,“袁飞是谁呀?”

        吕季同一怔,霍然站起,从陈丰羽手中抽出房契仔细看了看:“东铮,这顿饭真该我请。”

        陈丰羽见他这反应,忙想了下最近市里的动静:“哦,我知道了,港城要回来的富商。”

        颜东铮夹了叠羊肉放进锅子里涮了涮捞出,蘸料吃了口:“他准备带着资金和技术人员回来,在沿海地区,建一家五金机械厂。但,上面更希望他投资我们市的五星机械厂,这事还在谈。”

        “行啊东铮,”陈丰羽猛然拍了下颜东铮的肩,“没想到你消息这么灵通。”

        颜东铮扒开他的手,揉了揉被他拍疼的肩膀:“别忘了,我家老爷子是做什么的。”

        也是,京大经济系的教授嘛,对市里的动向能不敏锐。

        “这套四进大宅是袁家的祖宅,”颜东铮点点房契道,“那间商铺是他们袁家发家的起点。”要不是刘志伟只是凤林县的一个县长,单凡他这会儿在市局,房契交到他手里,都能让他上一个台阶。

        交给陈丰羽也行,他表哥是市局的科长,听苏大哥说,人品不错。

        “上交时,”颜东铮看着陈丰羽道,“带一下吕大哥。”

        吕季同踢踢陈丰羽:“听到了吧。”

        陈丰羽收起房契,夹了筷子颜东铮下的羊肉,哼道:“是谁说,要在房管局养老的。”

        颜东铮附和道:“要不是知道你这志向,今儿就不请陈大哥过来了。”

        吕季同顿足:“早知道就不跟你们说那么颓丧的话了。”

        颜东铮和陈丰羽大笑。

        三人心里都知道,吕季同因为没了右臂,且时常因断口疼痛请假休养,他的仕途走不远。

        与之同时,秧宝、王研研和副班长作为代表,在吴老师的带领下,没吃饭就出了校门,去食品商店买了两包点心,医院门口买了盆绿植,带着去住院部看望朱慧慧。

        一上楼,就听走廊里有人在吵闹,吴老师护着三人走到近前,听了会儿,才知道是朱慧慧的外婆带着家里的两个孩子在求朱教授,想让朱家撤诉,改口供。

        儿子进去了,不想让儿媳也跟着进去。

        王研研看得直咋舌:“朱慧慧还说她外公外婆最疼她,看看,一遇到事,她就成了被抛弃的那一个。”

        秧宝透过人群看了眼哭泣的少女:“那是朱慧慧的表姐?”

        王研研点点头:“对,叫水灵微,长得漂亮吧?可惜,不是啥好人,她有一个小姨嫁在军区大院,平时丈着她小姨没少欺负比她长得好看的同学。”

        秧宝认识水灵微,刚来那会儿,一家人去大院做客,小哥被大院的丁浩宕带人欺负,俊彦哥哥上前帮忙,被丁浩宕打得昏死过去,妈妈出门瞅见,一脚踢裂了丁浩宕的肩胛骨,他继母到苏家门口闹事,带的少女就是水灵微。

        没想到竟是朱慧慧的表姐。

        很快保卫科的人上来,将人架走了。

        秧宝个儿小,被看热闹的王研研和副班长遮得严严实实的,水灵微倒没有看到她。

        吴老师带着三个孩子走进病,“朱慧慧,我带秧宝、王研研和张子和来看你了。”

        三人叫了声朱教授,快步冲到病床前:“朱慧慧你没事吧?”

        朱慧慧哭得双眼通红,显然被外婆表姐表哥伤得不轻:“秧宝,你怎么也来了?”

        秧宝把手里的小小绿植放在床头柜上,耿直道:“吴老师让我来的。”

        王研研掏了个手绢给朱慧慧:“你别哭了,方才的事我们都看见了,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免得哪天又把你卖了。”

        她可真会撒盐!

        张子和忙拽了拽王研研的衣袖:“你别说了,朱慧慧正伤心呢。”

        “我说错了吗?”

        朱慧慧低着头,抠了抠手指:“我爸妈要离婚了。”

        啊?!

        三人惊得微微张开了嘴,一时竟不知怎么安慰她了。

        “我妈今早问我要不要跟她去国外。她说,出了这事,外公外婆连带她的工作都要丢了,家属院就那么大一点的地方,她无法天天面对大家的流言蜚语。所以,离婚后,她想找关系出国。”

        王研研瞪圆了眼:“那……你要跟着去吗?”

        张子和:“除了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其他人要想出国,很难。”

        秧宝听爷爷讲早年有很多人受不了内地的环境,偷·渡去了港城,然后再由港城去漂亮国或是别的什么地方:“你妈不会要偷·渡吧?”

        几人面面相觑,偷·渡啊,太可怕了!

        朱慧慧握紧了拳,深吸口气:“我、我不跟她走。”

        王研研竖起大拇指为她点赞:“这就对了嘛,国内待的好好的,干嘛要跟她一起冒险。你们家就你一个孩子,你走了,你爸爸、爷奶得多伤心。”

        “我妈说,我爸这么年轻,离婚后,肯定会再婚,到时,他和新婚妻子再生一个男宝宝,家里就没有我的位置了,我会是没人要的小可怜。”

        王研研咬了咬指甲:“好像是哦。”

        张子和瞪了她一眼,安慰道:“不怕,他们要是敢打你,我们帮你报警,他们要是不给你饭吃,我们凑钱给你买吃的。”

        “那他们要是不给我交学费,不让我上学呢?”

        秧宝立马道:“我有钱,我给你交学费。”

        王研研,张子和齐齐低头看向小不点,异口同声道:“你有多少钱?”

        秧宝挠挠头:“四五百吧,记不清了。回头我问问我大哥,他有帮我记帐。”

        “真多!”两人感叹了句,看向朱慧慧保证道:“我们给你买文具。”

        “谢谢呜……谢谢你们……”朱慧慧放声大哭。

        三人忙给她擦眼泪,拍背,讲笑话……

        吴老师在门口听得可乐。

        朱教授凝重的眉微微舒展:“吴老师,谢谢你带秧宝他们过来。”

        “我光带来可没用,主要还是孩子们都有一颗赤诚的心。”

        朱教授点头:“你们吃饭了没,我带你们去国营饭店吧?”

        “不用了,秧宝想买几盆花,我等会儿带他们在医院门口转转,随便用点。”

        又说了会儿话,吴老师带着孩子们告辞。

        医院门口,秧宝买了盆盛开的粉红色玫瑰。

        王研研非说是月季:“秧宝你真的上当了,我们回去退掉吧?”

        “不要,这是苏醒,玫瑰的一种。”

        吴老师笑道:“秧宝懂得真多,累不累,老师帮你抱着吧?”

        秧宝点点头,将花盆交给老师,摸摸饿得扁扁的肚子:“老师,我们要回学校吃饭吗?”

        “不回学校,老师带你们去饭店吃小炒好不好?”

        王研研欢呼一声,叫道:“老师,我想吃锅包肉。”

        锅包肉呀,她知道有一家店做的特别好吃,不过有点远,在王府井大街。

        看了看表,吴老师还是决定带孩子过去好好吃一顿。

        怕耽误孩子们下午上课,她抬手叫了辆出租。

        车子在店门口停下,吴老师刚要带孩子们进店,秧宝抬头看有卖糖葫芦的,忙摇了摇王研研的手:“借我一块钱。”

        王研研舔了下嘴唇:“我也想吃。吴老师,我带秧宝买四串糖葫芦。”

        吴老师偏头一看,卖糖葫芦的衣着挺干净的:“老师给你们买。想要哪串,自己挑。”

        王研研挑了串夹带苹果的,张子和要了个带橘子的。

        秧宝选了个原味的。

        陈丰羽吃得一头的汗,脱下外衣,走到窗前,想开窗通通风,一眼扫过下面,他喊道:“东铮快过来看看,那是不是秧宝?”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06077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