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92章 第92章

第92章 第92章


颜东铮一愣,  秧宝不在学校,怎么会在这里?

        想到朱慧慧的遭遇,颜东铮“霍”的一下站起来,  快步走到窗前,目光落在自由自在地拿着糖葫芦啃咬的小丫头身上,一颗心才算落下。

        确定了女儿的安全,  颜东铮这才有心情打量她周围的人,看到王研研、吴老师,  微微松口气,  颜东铮转身朝外走道:“陈哥你们先吃着,我下去看看。”

        吕季同看着匆匆下楼的颜东铮,微讶:“东铮这么紧张,  秧宝是一个人来的吗?”

        “看着像跟同学老师。”人在饭店门口,  一副要进去的样子,  肯定还没有吃饭。陈丰羽回身走到门口,招手叫来服务员,  “羊肉片、鹅肠、鸭舌、牛百叶、鱼片、豆芽、香菇、藕片……各来一份,  艾窝窝、驴打滚来一盘。”

        吕季同端起酒杯抿一口,闲闲地看着陈丰羽:“大出血啊!”

        “我乐意,你想出血,还没那机会呢。”

        “看把你得意的。”

        陈丰羽心情甚好地冲他呲了呲牙,调整下碗碟,  在吕季同身旁坐下:“东铮买好几套房了吧?”

        “嗯,不算正初过户给懿洋的那套,  这已是第二栋,  位置都不错,  价格也合适。你呢,  什么时候买房?”

        “我?!”陈丰羽怔了下,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和你嫂子的那点工资想买房,无异是痴人说梦。”

        “一进、二进买不起,四合院的几间北房或是南房你总不会也买不起吧?”要知道他们退伍,可都有笔退伍金,再加上工作多年,怎么说手头也都有点积蓄。

        陈丰羽一时没有吱声。

        吕季同知道他的心结,这时代嘛,父母在不分家,何况他又是重组家庭里的长子,继父对他不错,这么多年,他也自觉地将养家的重担扛在了肩上。

        “知青回城,是大势所趋。”吕季同点点桌面,“很快,你小弟就该从东北回来了。你家那三间东厢和一个小小的旁房,现在已经住了11口,他回来还有落脚的地方吗?我觉得你这会儿倒不如买两间屋子搬出来,趁机找你表哥帮忙给你弟安排一个工作,有单位接收,一个文件下去,几天就回来了。”

        陈丰羽做梦都想让小弟回城,可找表哥的话,两张房契的人情就用掉了:“两张房契换一个工作,太亏了!”

        这时,颜东铮正好抱着闺女,带着吴老师他们进来:“谁要找工作?”

        吕季同一指陈丰羽:“他弟。”

        “哦,废品站的工作要不要?”

        两人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颜东铮,他们都是京市的老住户了,关系人脉都有,便是如此,想要为在外地当知青的亲朋安排一份工作,借由单位接收让他们顺利回城,尚且做不到,颜东铮……他刚来京市几个月吧?!

        颜东铮没理呆滞的两人,将秧宝放在椅子上,招呼道:“吴老师,王研研,张子和,坐,这是我朋友吕季同,陈丰羽。”

        吕季同、陈丰羽互视一眼,敛起心头起伏的情绪,起身招呼吴老师和两个孩子入座。

        服务员陆继进来,没一会儿就将菜上齐了。

        陈丰羽先拿了羊肉串给他们垫肚子。

        颜东铮烫了羊肉、鸭肠挨个儿分给三个孩子:“吴老师,吃什么你自己来,别客气。”

        吴老师点头:“打扰了。”

        三人一看就是在谈事,她和孩子们过来倒不方便他们说话了。

        看着一身警服的陈丰羽和缺了一只胳膊却腰板坐得笔直的吕季同,想了想,吴老师道:“我手头也有一份工作……”

        吕季同、陈丰羽诧异地看向她。

        吴老师笑笑:“我弟原是我们学校小卖铺的进货员,去年他考上了师范学校,工作便空下来了。”

        吕季同感兴趣道:“吴老师有什么条件?”

        吴老师看向颜东铮,笑道:“我弟谈了个女朋友,月底定婚,她爸妈在市政工作,我家不想委屈了对方,想办得漂亮点……”

        颜东铮了然:“明天我让秧宝带些侨汇券给你。”

        吴老师满意地点点头,看向吕季同、陈丰羽道:“你们想要谁接班,明天可以来学校跟我说一声。”

        颜东铮跟着道:“我家附近的宏飞废品站正在招工。”

        两人互视一眼,废品站的工作肯定没有附小的工作体面。

        不过,这时候能找个工作就不错了,哪还有挑剔的资格。

        陈丰羽没跟吕季同抢,将附小的工作让给了他三妹。

        一顿饭用完,陈丰羽去废品站敲定工作,走前,颜东铮去后厨买了五斤羊肉,一砍两半,让他拎一块去废品站,另一块,请他带给宋梅香,晚上家里请客。

        “先去我家,让宋姐给你拿两瓶好酒,两条好烟。懿洋、子瑜做完的试卷都在书房的书柜里放着,让宋姐给你取一沓,废品站的蒋主任就一个独子,今年上高三,数学不错,报名参加了初高中数学比赛,懿洋他们做的卷子都是罗教授出的,卷子带过去,跟他说,若有不会的,让孩子来家找懿洋。”

        他隐约听懿洋和子瑜说,暑假想办个培训班,如此,介绍一个学生给他们,怕是只有欢喜的份。

        陈丰羽重重拍了下颜东铮的肩:“好!这情我记下了。”

        颜东铮失笑:“行了,别肉麻了,赶紧走吧。”

        吕季同帮颜东铮他们叫了辆出租,并提前把钱付了:“东铮,我也不跟你客气了,等我三妹回来安顿好,我再带她登门道谢。”

        颜东铮抱着秧宝在副驾驶上坐下,冲他摆了下手,对司机道:“走吧。”

        将吴老师和孩子们送到附小,颜东铮抱抱闺女,叮嘱道:“等爸爸放学来接,不要乱跑。”

        秧宝乖乖点头。

        “颜同志,”吴老师叫住转身要走的颜东铮,笑道,“我需要一些高档烟酒和一条毛毯,一张电视机票,一张缝纫机票。”

        颜东铮颔首。

        上课前,颜东铮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让她放学早点回家。

        “有事吗?”沐卉好奇道。

        “嗯,我们班的同学想来家吃顿便饭。”

        “哦,需要我买什么吗?”

        “捎一只烤鸭吧。”

        “好。”

        最后一节是劳动课,沐卉找教授请假,下午懿洋、子瑜在师大附中参加复试,她想先去把人接了。

        师教授一听她要去接孩子,一口应了。

        沐卉拎上从金翠翠手里买的洋槐花和榆钱,赶去师大附中,懿洋和子瑜考试出来正被学生们围着对题。

        “懿洋、子瑜,走了。”

        子瑜抽空往这看了眼:“沐婶,等等。”

        沐卉看围在两人身边的学生越来越多,索性就把自行车往路旁一支,双手环胸靠在树上等着了。

        罗教授坐车出来,透过车窗看到路边的沐卉,叫了声停,下车走过来:“沐同志来接懿洋、子瑜。”

        沐卉瞬间站直了身子,恭敬道:“罗教授。”

        罗教授和蔼地笑道:“不用这么拘谨。懿洋、子瑜的成绩,数学赛拿奖完全没有问题,优胜者可以免试升入高等学校学习。我看两个小家伙有偷懒之嫌,所以,我希望你们家长的能劝说一二,让他们参加高考。”

        沐卉:“他们最听您的话……”

        罗教授指指被人围在中间的懿洋、子瑜,笑道:“两个小家伙想赶紧毕业,办个培训班。”

        “啊!”

        “好像听他们妹妹说的,挣钱要趁早!”罗教授扶了扶眼镜,“家里缺钱吗?”

        沐卉忙摇了摇头:“不缺!”晚夜睡前,她还听颜东铮说要拿八千六给竟革买房。

        “那就别让他们浪费精力,忙这些杂事了。8月,我想带他们去趟港城,让两人在家好好把英语练练。”

        “好。”

        送走罗教授,又等了会儿,懿洋和子瑜才过来。

        “妈。”

        “沐婶。”

        沐卉推起车子,让两人上车。

        “沐婶,咱们去哪啊?”眼前走的可不是回家的路。

        “去前门街买只烤鸭。”

        “给我和懿洋庆祝吗?”

        “想得美!”沐卉拍拍他的头,笑道,“你颜叔叔的同学要来家吃饭。”

        “哦,”子瑜偏头瞅眼沐卉的衣着,“有说什么时候到吗?”

        “放学就来。”

        “那我们得赶紧回家,沐婶你好好收拾打扮一下。”

        “怪不得罗教授说你们精力都用在了别的地方。”

        “啊!”子瑜愣了下,随之似想到什么,挠挠头笑道,“他跟你说我们参加完比赛就休学办培训班的事了?”

        “嗯,现在让办班吗?”

        “可也没说不让办啊,”苏子瑜拨了拨车铃,闲闲道,“高考恢复,去年没考上的大龄青年,想要复习,不得找老师请教,这就滋生了很多培训班,不过一般规模都不大,多是初高中的老师收四五个学生,一周让他们来家上几节课。”

        “我和懿洋本来也没这想法,这不,班里的学生天天找我们借试卷,问问题。我们算了,每天讲题的时间,都有一两节课那么长了。再加上,我和懿洋大一的课程都学个差不多了,参不参加高考都是那么回事儿,有这时间,倒不如办个培训班玩玩。说不定,还能培养几个大学生。”

        “想法不错!”沐卉赞了一句,接着又道,“可惜,罗教授希望你们参加高考。他说,八月,想带你们去趟港城,让你们没事在家多练练英语。”

        “啊!”子瑜先是一怔,继而兴奋道,“沐婶,罗教授真的说要带我们去港城?”

        “对!前题是你们得打消现有的想法,老老实实待在学校参加高考。”

        “八月……”懿洋坐在后面,双脚踩在左右车轮轴上,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道,“行啊,左右也不差这几个月。”

        买好烤鸭,几人回去。

        宋梅香的大菜已经做好了,都是普通的家常菜,红烧肉,土豆炖鸡,酸菜鱼,葱爆羊肉,蒜苗炒腊肉。

        沐卉把烤鸭递给她装盘,将洋槐花、榆钱倒进盆里清洗:“哪来的鸡、鱼、羊肉啊?”

        “陈警官送的,还有一箱汽水和一篓子丰台樱桃,”宋梅香说着指了指橱柜旁放的竹篓,“你看看,又大又漂亮,市面上买都买不到。”

        沐卉将洗好的洋槐花、榆钱递给宋梅香,扒开竹篓看了看,每一个都有拇指那么大,光泽鲜艳闪亮,尝一个,酸甜可口,肉厚多汁。

        “俊彦吃了吗?”沐卉捡上半碗,拿水洗洗,捏一个往宋梅香嘴里一塞。

        宋梅香含着樱桃,久久舍不得下咽:“一送过来,我就给他洗了半碗。”

        沐卉自己吃一个,喂宋梅香一个:“包点洋槐花饺子吧?”

        “好,我剁馅。”宋梅香说着,切了两斤后腿肉。

        半碗樱桃跟宋梅香分食完,沐卉又洗了半碗给子瑜和懿洋送去。

        肉馅剁好,榆钱蒸上,颜东铮也带人过来了。

        任健,张铭,方国安,施大花,曹孔敏,费元元……12人。

        拎了一只鸡,一条鱼,三斤白面,两个水果罐头,另有一口铁锅和一个暖瓶是给魏岩暖屋的。

        别看东西不多,却已是他们倾其所有了。

        沐卉招呼大家进屋喝茶。

        “嫂子,”施大花笑道,“我们先去老魏家看看,等会儿再过来。”

        “啊,好。”沐卉还不知道人已经搬过来了,拽拽颜东铮的衣袖,“咱家要不要送点什么?”

        “拿只风鸡,两斤白面。”

        沐卉忙装了白面,取下只风鸡,给颜东铮:“我要不要过去?”

        “走吧,一起过去认认门。”

        夫妻俩带大家过去,魏岩和他大舅哥正在活泥盖厨房,材料都是王大海叫人拉来的。

        大家一看,纷纷捋起袖子,上前帮忙。

        折腾到晚上八点多,眼看快九点了,颜东铮忙叫停,任健他们吃完饭还要回学校。

        大伙儿一身疲惫地回来,懿洋、子瑜忙给大家端水洗漱。

        宋梅香和从新买的四合院里回来的王大海,上菜。

        秧宝好奇地打量着魏岩怀里的小宝宝,见他嘴唇一直不停地蠕·动,捏了颗樱桃喂他。

        沐卉偏头瞅见,忙上前制止:“秧宝不可以,弟弟太小,吃不了樱桃。你去后院把奶粉拿来,给弟弟冲一杯喝。”

        奶粉啊,有钱都不好买,魏岩的爱人董春芬忙上前拦道:“弟妹,不用,方才在家我喂过他奶了。”

        宋梅香端了碗肉沫蒸蛋给她:“知道你们家孩子小,我给他蒸了碗鸡蛋羹,你喂他吃点。”

        一个鸡蛋四五分钱,在老家可不敢这样给孩子吃,都是攒着换油盐,董春芬捏了捏衣角,扭头看丈夫。

        魏岩冲她点点头。

        董春芬这才感激地接了,舀着吹凉了喂孩子。

        小家伙显然是饿狠了,不等喂到嘴边,就急得去扒碗。

        魏岩困住他的胳膊,小家伙挣扎着呜呜直叫,董春芬一勺蛋羹喂进嘴里不等嚼就被他咕噜咽了,然后张大嘴巴急切地等着。

        秧宝看着,就觉得好可怜,偷偷地往他手里塞了块绿豆糕,转到另一边,再塞一个吹凉的洋槐花饺子。

        魏岩好笑之余,心里是说不出的感动:“秧宝,别塞给他了,这一碗蛋羹就够他吃的。”

        偷塞被抓,秧宝小脸一红,转身跑了。

        魏岩轻轻从儿子手里取出抓破的饺子和绿豆糕,往妻子嘴递了递:“先吃一口垫垫,闻着好香。”

        董春芬四下看了看,见大家没怎么注意这边,忙低头咬了口绿豆糕,又甜又糯,还带着绿豆的清香,不像老家供销社里卖的,也不知放多久了,硬的像石头,啃都啃不动:“真好吃!”

        “再吃一口。”

        人多,餐厅摆了一桌,后院正厅摆了一桌。

        颜东铮招呼男同学往餐厅走,董春芬接过吃饱的儿子,随沐卉等人去后院。

        都饿惨了,相互谦让了下,一个个闷头就吃。

        颜东铮那边开了瓶酒,沐卉这边只秧宝要了瓶汽水,和小哥分着喝。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06077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