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93章 第93章

第93章 第93章


主食有三合面馒头,  水饺,米饭,充分考虑到了不同地方的饮食文化差异。

        宋梅香自觉准备的已经够多了,  光馒头就蒸了满满一箩筐,  除了大菜,  又添了几样炒时蔬和一大盆蒸榆钱,  结果,还是低估了大家的胃。

        最小的任健一个人干掉四个馒头,  半碗米饭,都不见饱。

        还好家里有挂面,宋梅香又下了满满一锅肉丝面,  摘了把秧宝种的小青菜洗洗撒进去。

        光盘,  清锅。

        一个个吃得挺着肚子走路。

        施大花,曹孔敏自己都笑:“嫂子,我们还有下次过来的机会吗?”太能吃了,换个人家怕要翻脸。

        “想来就来,家里不缺你们一口吃的。”

        曹孔敏笑道:“你这话,  跟班长真像。”

        “要不说是两口子呢。”施大花摸了摸秧宝的花苞头,  率先提出了告辞。

        这会儿已经没有公交了,颜东铮、沐卉要留宿,大家没应,太给人添麻烦了,  走回去吧,  顺便消消食。

        张铭喝得有点高,颜东铮让方国安把家里的三轮车骑走,  载着他。

        一起走的还有魏岩他大舅哥,  本来颜东铮说让他在家住一晚的,  可他一看颜家的配置,自己先不自在了。

        那就还住宿舍吧。

        送走施大花他们,魏岩接过妻子怀里的孩子跟着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用竹篮装了两颗白菜,几个萝卜,并趁机将一袋奶粉塞在里面,递给董春芬:“你们刚来,手里大概也没几张菜票吧,拎回家先吃着,改天我让宋姐再给你们送点别的蔬菜。”

        又吃又拿,董春芬哪好意思,连连推让。

        “拿着吧,”颜东铮道,“等家里安置好了,你过来跟宋姐学几样面点,回头我帮你找个食堂的工作。”

        董春芬一怔,接过篮子连连躬身:“谢谢、谢谢。”

        “班长……”魏岩感激的不行。

        颜东铮摆摆手:“回去吧,早点休息。”

        目送一家三口走远,秧宝拉着爸爸的手,就着门口的灯光,踢了两下毽子,随之一把接住:“今天我们去医院看望朱慧慧,我不是还顺手买了盆玫瑰吗,爸爸,我发现医院旁边的小胡同里,有好多做生意的,卖饭卖花卖小玩具的特别多。”

        “你爷爷不是说了吗,政策会越来越宽,但不是现在。你也说是在小胡同了,你看有几个光明正大做生意的。”

        “哦,我还以为你让董阿姨学做面点,食堂工作只是一个过渡呢。”

        颜东铮笑着一把抱起闺女,步上台阶,关上大门,随妻儿往里走道:“那要看她有没有敏锐的头脑,做生意的天份。”梯子已经搭好,端看人怎么走了。

        一夜无话,翌日用过饭,颜东铮打开酒柜,取了两瓶洋酒,两瓶红酒和两瓶飞天茅台,另打开斗柜,拿了两条中华,两条牡丹和两条熊猫香烟:“小卉,家里的缝纫机票用吗?”年初在华大,秧宝和竟革误踩机关,发现大批古物,市里奖励的缝纫机票一直没用。

        “用呀,我正想哪天带宋姐去趟百货商店,把缝纫机买了呢。你干嘛?”大早上的,拿了一堆东西出来。

        颜东铮将地上的烟酒装进箱子里拿胶带封好,起身道:“吕季同他三妹是知青,还没有回城。昨天吃饭,吴老师说她手里正好有份工作,小卖铺的进货员,但需用东西来换。对了,家里没用的羊毛毯给我拿一条。”

        沐卉转身回房,提了条大红的凤穿牡丹毛毯,商场要价380元。

        市里奖励的,包装还没拆。

        “还要什么?”沐卉把缝纫机票递给他。

        “还要一张电视机票。”云南军区奖励的电视机票家里用了,一时也没地方换。

        颜东铮掏出侨汇券,取了五百张工业品购买券,这个家里最多,能买的东西也多,只是一次出手太多,有点扎眼。

        分出150张和两百块钱给沐卉:“家里的缝纫机去友谊商店买吧。”

        行,在哪买不是一样。

        沐卉收起钱票,载上子瑜、懿洋先走。

        王大海过来问颜东铮要不要他送。

        “不用,大海哥你忙去吧。”新买的宅子没有几个月收拾不出来。

        将东西绑在自行车后座上,颜东铮抱起秧宝、竟革往前杠上一放,挤一挤吧,他骑快点,没一会儿就到学校了。

        吴老师收到东西,非常满意。

        350张可以在友谊商店购物的工业券啊,进口箱包、衣服、收音机、手表、照相机,高档烟酒茶糖果点心等,什么不能买。

        她找人换一换,别说一张电视机票了,两张都有人抢着要。

        还有烟酒,拿来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多,还要好!

        加上毛毯,粗粗一算,其价值得有五百多,而侨汇券代表了太多东西,不是用钱能估算的。

        中午吕季同过来拿单位的接收表,吴老师给他提了一嘴。

        吕季同当时没说什么,三天后,他妹回来,办好入职手续,兄妹妹俩扛着麻袋上门了。

        坐下后,吕季同递了个信封给颜东铮。

        颜东铮打开,是七百块钱。

        他只取了毛毯和烟酒的470元,剩下的推了回去:“家里票多,本来就想给你们一家送点的。”

        “行,布票给我点。”吕季同也没客气,收了信封,张手就道,“毛丫回来只带了两身破破烂烂的衣服。”

        吕书桃听他哥又叫她毛丫,脸一红,瞪了他一眼,伸手掏出五个红包,挨个儿递给孩子们:“见面礼。嫂子,我当知青的地方在黑省,那儿土地肥沃,野物多。我回来时,跟我们连长换了两张狼皮,买了些大米、小米,我们自己采的坚果、菌子也带了些,每样我都给你们拿了点。狼皮给颜叔,其他的你们尝尝,要是吃着好,跟我说一声,我让同学帮忙寄些。”

        不等沐卉应声,吕季同已站起来打开他们带来的麻袋,从中取出一个土白布包袱,解开拎着里面的东西一抖,一张毛色漂亮完整的狼皮便映入了大家的眼帘。

        秧宝拽了拽狼尾巴,小嘴微张,一脸赞叹:“哇,打狼的人一定好厉害,都没有洞。”

        吕季同指指脑袋,那里有一个枪眼。

        竟革接过来抱着在沙发上滚了滚,往身上一披对着秧宝来了声狼嚎:“嗷~”

        “哈哈……一点都不像,”秧宝张着五指跟他叫道,“啊呜~”

        两人笑闹成一团。

        狼毛油光水滑的,一看就保养的很好。

        吕书桃能弄来,肯定是费了不少劲。懿洋拍拍竟革的手,从他身上取下狼皮,和子瑜一起包好,帮爷爷收进了樟木箱里。

        沐卉拿了叠布票、工业券和一块的确良布出来递给吕书桃:“快夏天了,这块的确良你做件衬衣。”

        的确良布虽是流行布料,家里却没有一个喜欢,不吸汗,市里奖励了两块,一直没有动。

        “嫂子我不要……”

        “拿着。”

        吕书桃见推辞不过,这才接下,票揣进兜里,布料先放在身旁的沙发上:“单位给我分了间宿舍,我准备在那开火。嫂子,中午让秧宝和竟革跟我吃吧?”

        沐卉将宋梅香做的艾窝窝往她面前推了推,笑道:“你问他俩。”

        这么会儿,吕书桃已没那么拘谨了,捏起艾窝窝咬了口,偏头看向打闹的两人:“竟革、秧宝,中午跟姑姑在宿舍吃饭吧?”

        秧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宝率先摇摇头,压在小哥身上微微喘道:“我要跟爸爸一起吃食堂。”

        竟革推开她爬起来,跟着道:“我也要吃食堂。”

        宋梅香做好饭,过来叫人,大家移去餐厅。

        中午,陈丰羽送了桶鱼来,说是下乡办事时看村里在起鱼,就买了些。

        吕季同兄妹过来时,宋梅香的饭差不多都做好了。

        酸菜炖鱼贴玉米面饼子,杂粮粥。

        临时她又炒了几个,分别是家常豆腐,紫苏干煸泥鳅,香辣螺丝和蒜蓉青菜。

        “祥和胡同的宅子收拾的什么样了?”吕季同吃口又香又辣的炖鱼,捧起碗喝口熬得香浓的杂粮粥,问王大海,“缺什么材料吗?”

        王大海咽下嘴里的食物:“那房子是清初建的,想要复原得寻摸车老砖老瓦,窗户东铮想改大些,老木料也得几根。”

        “要帮忙吗?”

        颜东铮拿起酒瓶给他满上:“先不用,放学我带秧宝去废品站找找。”

        “行。”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兄妹俩便提出了告辞。

        沐卉让宋梅香把做的点心装了两盒,早上蘸馒头吃的香菇辣酱拿上两瓶,炸好的鱼取条,给他们带走。

        知道秧宝和沐卉喜欢吃樱桃,翌日一早,陈丰羽又送来一竹篓。

        颜东铮迎了人进门:“还没问你呢,你弟的工作搞定了吗?”

        陈丰羽翻了个白眼:“没搞定,我能跑这么勤,天天给你送吃的。”

        秧宝洗漱好,出来见他过来,扬手打声招呼:“陈伯伯早。”

        “秧宝早,”陈丰羽弯腰将人抱起,“快过生日了吧?”

        秧宝愣了下:“我吗?”她以前的出生日期跟这个时空的不一样,一时还真没记起。

        颜东铮:“周日。”

        “在家,还是在饭店?我给秧宝定个蛋糕。”

        “苏老的意思是,小辈的生日,不用请人,自家去国宾饭店吃顿便饭就成。”

        陈丰羽抽了抽嘴角,吃顿便饭!在国宾饭店?!

        国宾饭店那是什么规格?

        在那给小辈过生日,还不叫隆重!!!

        “行,周日是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们提前过去。说好了,蛋糕我定。”

        “人不多,不用定太大。”

        我信你个邪!

        便是为了见识一下国宾饭店的规格,像他一样拖家带口厚着脸皮蹭过去的,就不会少了。

        上学的路上,秧宝坐在自行车前面,踢着小脚脚一脸恍然:“怪不得爷爷说,要带一架钢琴回来,原来是我要过生日了呀。”

        “嗯,你苏伯伯、云姨回不来,让人托运了很多新鲜果蔬和菌子。农场的连长伯伯和司务长爷爷给你寄了腊肉、风鸡。你陆爷爷、湘湘姐给你寄了根人参。李雪风和陈医生给你寄了几样竹编小件。”

        “大家都知道了啊?”

        颜东铮摸摸闺女的头,笑道:“你忘了,你小腿受伤,是你陆爷爷给你看的。”

        “对哦,有病例。”

        竟革坐在自行车后面,听得羡慕不已:“爸爸,我什么时候过生日?”

        “七月初六。”

        竟革掰着手指算了半天,也没算出距今还有多少天。

        到了附小,颜东铮将孩子们放下,拍拍竟革的头:“别算了,男孩过生日,咱家不大办,到时让你们宋姨给你下碗长寿面。”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20607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