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97章 第97章

第97章 第97章


沪市的花园洋房还不让买卖,  知道孙女喜欢看江上的行船,颜明知这次回去在外滩,挑了套带顶层花园的复式公寓入手。

        总面积278平方米,  十楼,带电梯。

        楼下五室一厅带厨房和洗手间,  厅的南面是一个超大的露台,  主卧内设有阳光房,其余四间均装有大大的落地玻璃窗,阳光十分充足。

        顶楼的休息室上装有六块淡绿色的进口压花玻璃,  既能消弱紫外线,又能让人很舒适地享受到阳光。

        休息室前的游泳池太久没用,  贴的瓷砖很多地方都已脱落——待修。

        花木疏于管理,  枝繁叶茂,  都长到楼外去了。

        颜明知准备下月带孙女过去,打扫、添置家具。

        原有的家具很多都不能用了,  如皮制沙发,床头的皮革,  都因保养不当开裂;还有衣柜,  因用的时间长了,  大面积脱漆,还有两个门板都掉了。

        家具方面,  颜明知想带孙女亲手设计,找手艺人定制。

        沐卉收好房契,拿出画架颜料,准备给秧宝画一幅1米高的半身像。宋梅香说,  下午国宾馆打电话来问,  家里有没有孩子放大的照片。

        这个还真没有。

        颜东铮给苏团长、苏老打完电话,  取出宣纸铺在书案上,画了幅五个孩子抢食的嬉戏图。

        颜明知在沪市友谊商店买了很多空白的请柬,这会儿拿出来,正提笔书写。

        翌日用过早饭,要上学了,颜明知一人递给他们一个纸袋,里面是几张制作精美,古典味极浓的请柬。

        懿洋抽出一张打开看了看,往兜里一揣,随手将纸带放在桌上道:“我拿一张给罗教授。”

        子瑜胳膊抵抵他:“周教授和老班你不给吗?还有天天跟在我们屁股后面跑的王明辉,张志杰。”

        “你多带几张。”

        “好咧。”子瑜伸手把他放在桌上的纸袋拿起来,掏出剩下的请柬往自己纸袋里一装,揽着懿洋的肩快步追上沐卉道,“放假了,咱们找几辆旧自行车,改改,一人组装一辆吧?天天让沐婶送,大海伯接,我都不好意思了。”

        改装也行,就是太麻烦了,而且假期他另有安排,懿洋淡淡道:“有那空,你还不如给自行车厂写封信,让他们生产批小号的自行车给咱们青少年用。”

        子瑜一想:“好主意!”

        沐卉将两人放到附中门口,交待道:“下午等我来接你们。”

        两人点头,目送沐卉骑车走远,刚要抬脚往校内走,就听身后有人叫:“颜懿洋,苏子瑜。”

        两人回首,王明辉骑着辆咣当响的二手自行车飞一般穿过来往的师生,一握车闸,停在子瑜身旁:“早!苏子瑜你提的什么?吃的,还是学习资料?”

        子瑜抽出张请柬给他:“明天我们兄妹五个一起过生日。呐,给你一张,记得来啊。”

        “这么正式的吗?”王明辉说着,打开一看,“我靠!真的假的,国宾馆?!”

        一瞬间,大家纷纷看了过来。

        懿洋瞟眼子瑜:“你就不该这会儿给他。”

        子瑜一拍额头,劈手夺过请柬往纸袋里一丢,指着刚要叫嚷的王明辉:“闭嘴!放学给你。还有,这事你得给我保密。”

        “行行,听你的。”

        秧宝也怕小哥一进班级,就把请柬发下去,引起大家的议论,遂直接给他没收了。

        她没要纸袋,两人的请柬都塞在书包的夹层里。

        “王研研,”秧宝把带的雪绒糕给她,“刚出锅的,尝尝。”

        “什么?”王研研刚一打开,朱慧慧伸手摸了一块。

        王研研气得瞪她:“不怕胖了?”

        还有点温度的雪绒糕,特别漂亮,像一团堆积的雪,上面撒着糖霜,中间点缀颗樱桃,甜丝丝的浸着玫瑰香。

        朱慧慧咬了口,问秧宝:“用的玫瑰露吗?”

        秧宝点头:“嗯。”

        “哪买的?”玫瑰露冲水,放一点点蜂蜜就很好喝,还美容养颜。

        “宋姨自己做的。”

        朱慧慧诧异道:“做玫瑰露需要很多玫瑰花吧?”

        “嗯。”秧宝拿出保温杯,喝了口宋梅香泡的荷叶茶,她这几天有点上火,便秘,“我妈她们学校有位同学去年在废弃的实验田里种了片玫瑰,今年那片实验田回收,种的玫瑰正好到了花期,她不舍得毁掉,就私下问有没有人要。我妈全买下了,往花盆里移植时掉了很多花瓣,她又剪了些快开败的交给宋姨,蒸馏出半碗玫瑰露。”

        “移植出来的花呢?”

        花啊,送去国宾馆,布置宴会厅了。

        “秧宝,”第一节课上完,吴老师没走,低头问道,“听说你明天过生日?”

        秧宝咧嘴笑笑,打开书包,掏出张请柬递了过去:“本来我想下午放学了,再给你的。吴老师,欢迎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

        吴老师原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这么正式,请柬都出来,打开一看,愣了:“国宾馆?!”

        秧宝点点头。

        吴老师想了下:“秧宝,我能带个人吗?”

        “好呀。”

        收到请柬,想带人去的不在少数。

        中午,沐卉抽空去了趟传媒大学、美院和北外,给陶萄、于晓丽和周若蕊送请柬。

        没想到在北外会遇到刘志伟。

        沐卉诧异地看着两人:“什么情况?”

        周若蕊俏脸微红,羞涩地瞟眼刘志伟,绞了绞手指没吭声。

        刘志伟温和地笑笑:“我正在以结婚为目的追求若蕊。还没吃饭吧,走,我请客。”

        行啊,沐卉推上自行车随两人去附近的国营饭店。

        趁刘志伟点菜的当口,沐卉戳戳周若蕊:“我记得你们也就三月在我家见过一面吧?”

        周若蕊一张小脸更红了:“见、见过好几次了。”

        “他在凤林县工作,你在北外,咋遇到的?他专门回来找你的?”

        “也、也不是专门,他隔上半月会回来一趟,看看孩子……”

        沐卉意味深长地“哦”了声,没有在问,转头看向店外,因为离北外近,街上行走的青年男女不少,三两成群,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颜。

        “我、我在云省的事没敢告诉他。”

        沐卉眉尾一扬,不解道:“需要告诉他吗?”

        周若蕊下意识地摸了下小腹:“我小肚子上有妊娠纹,要是结婚,肯定瞒不住。”

        沐卉没有想到周若蕊已经考虑那么远了:“他婚都结两次了,人比你大十来岁,还有俩儿子,你有什么可自卑的?”

        周若蕊头垂的低低的,声音也低的几不可闻:“我是未婚生育。”

        “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过几个渣。”

        周若蕊惊讶地看向沐卉:“你、你……”

        沐卉摆摆手:“我就遇到颜东铮这一个。”

        周若蕊“噗嗤”一声乐了:“颜同志多好的一个人呀,被你说的……”

        沐卉打断她道:“说吧,说完看他的反应。不行,就再找,你还小,没必要这么早嫁人。”短短一个多月,刘志伟就寻机会来找周若蕊多次,显而易见他急于再婚。

        毕竟,大鹏、二鹏一直放在他表姐家也不是事。

        而他想在仕途上走得远,走得稳,也需要一个贤内助。

        真要嫁了,周若蕊就要以家庭为重,放弃学业上的更进一步,以及日后工作上的发展。

        要沐卉来说,刘志伟并不是一个好的丈夫人选。只是对性格有点软弱,经历过感情创伤的周若蕊来说,刘志伟的人生阅历,温和包容的个性,以及他在社会上的地位,恰恰能给予她足够的安全感和向往的稳定生活。

        周若蕊犹豫了下,点点头:“好。”

        她会跟刘志伟认真谈谈的。

        下午回家,颜明知统计了下人数,打电话去国宾馆,请他们换间大的宴会厅,并订了两间套房。

        “走吧,东铮、小卉,咱们带孩子们过去住一晚,享受一下那儿的服务。”

        “一晚多少钱?”沐卉好奇道。

        颜明知比了个数字,沐卉还没怎么样呢,秧宝肉疼得捂着心口往沙发上一瘫,哀叹道:“好贵啊!够我吃两年的老莫了。”

        昨天花去325元,秧宝已经决定节衣缩食半月,不在外面打牙祭。没想到,对国宾馆的消费来说,昨天的花销只是短小的一丝毛毛雨。

        懿洋默了默,掏出笔记本,刷刷画了三款少年骑的自行车,分别为二八自行车的缩小版,折叠自行车和山地车。

        缩小版只是附带的,他准备用木料做出后两种的样车,卖给自行车厂。不过,在那之前,懿洋想先把轮椅组装好,卖掉。

        俊彦一脸懵逼:“那不是给我做的吗?”

        懿洋懒洋洋地收好笔记本:“我准备用卖掉的钱先给你买一辆,等厂里正式生产了,我让他们将出厂的第一辆轮椅送给你。”

        这时代,也有轮椅卖,只是不如懿洋改良的好用。

        “呵,我谢谢你啊!”国营厂的生产流程,他能不知道,慢的要死,不等投产,他的伤就该养好了。

        “别贫了,”颜明知催促道,“赶紧回房拿套睡衣,咱们走。”

        他打电话叫的出租车已等在门口。

        一家人明天要穿的衣服,宋梅香已洗过熨烫好用棉布套着,连同沐卉要戴的手饰、洗护用品和昨天夫妻俩画的画,一起送上车了。

        秧宝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爷爷,国宾馆是不是很大?”下午她去办公室给教音乐的项老师和教手工的杨圆圆老师送请柬,听项老师背刘侗的《帝京景物略》:“堤柳四垂,水四面,一渚中央,渚置一榭……”

        “嗯,有楼台亭阁林木石桥,小径通幽,环境清雅,恰似人间仙境。”

        “哇,我要带上我的小车车游园。”

        国宾馆从建馆之初,就有意收集明清文物,如书画、瓷器和家具。66年之前,并不断得到民间捐赠。

        初来时,秧宝随苏团长去潘家窑,买了很多陶罐和瓷瓶,多是古董,雍正粉彩花瓶就有一对。

        颜东铮准备带上捐给国宾馆,也算是给女儿祈福。

        一家人到时,已是晚上五点多。

        出租车在东门停下,大家拎着行李下车,在岗亭外登记,由服务员领进门,内有接待汽车,颜明知和儿子、俊彦带着行李坐车去住处,沐卉带着孩子们游园。

        秧宝骑上自己的小车车,绕过假山,率先冲在了前面,竟革快跑跟上。

        沐卉拎着相机和懿洋、子瑜慢悠悠地走着。

        院内绿草如茵,百花盛开,湖水清清,有服务员陪着,几人率先到了樱桃园。

        有很多樱桃已经红了。

        “可以摘吗?”沐卉问服务员。

        服务员微微点了下头:“颜教授昨天打电话,定购了20株树上的樱桃作为明天给客人的回礼。”

        她话音刚落,竟革已挑了棵红果多的,三两下爬上树,扯了把塞进嘴里。

        沐卉看着服务员惊愕的表情,笑道:“没事,小家伙身手好着呢,摔不着。最近,没有打农药吧?”

        “没有,请放心食用。”

        昨日刚下过一场小雨,果子冲洗得很干净。

        秧宝个子低,站在下面够不着,脱下鞋袜,跟只毛毛虫似的爬呀爬,好不容易爬上去,竟革都不知道吃多少了。就连懿洋和子瑜都没能抵挡住樱桃的诱惑,挑棵树上去,摘了大个的樱桃品尝。

        沐卉举起相机,拍下了一张张照片。

        时有鸟雀过来啄食,工作人员拿了长长的竹杆来回跑着驱赶。

        竟革掏出弹弓,用樱桃籽打麻雀。

        光打近前的,可以说百发百种。不过,也打落了些樱桃在地上。

        沐卉放下相机,探手摘了把递给站着不动的服务员:“地上的樱桃你们怎么处理?”

        “下班后,我们会过来捡拾,挑出好的用来做菜,差些的熬成樱桃酱蘸面包馒头吃。”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9599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