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98章 第98章

第98章 第98章


吃得差不多了,  竟革把自己的一只兜腾空,摘了满满一兜樱桃,准备带回去给爷爷他们尝尝。

        打下的麻雀,  沐卉没让他要,等下会有工作人员过来捡拾。

        国宾馆共有17座二层高的青砖红瓦的接待楼,  诸楼从中心湖南侧起始,  按逆时针方向,由1号楼编号至18号楼。为迎合我国当时对外的政策,没设1号楼。为尊重西方国家的风俗习惯,  没设13号楼。为尊重我国的传统文化,17号楼改为芳菲苑,  4号楼叫八方苑。

        樱桃园所在的地方是2号楼,  往西是18号总统楼。

        没去18号楼,  几人顺着水流往南走,去颜明知定的12号楼。

        地图上看着离的很近,  走起来,很远。

        眼见天黑了,  沐卉让服务员用对讲机叫来辆车。

        12号楼位于园区南部的正中,  楼身洁白,  飞檐绿瓦,门前悬挂有一盏盏大红纱灯,  因多位外国首脑访华期间曾下榻于此,此楼亦被人们戏称为“元首楼”。2

        要不是苏老和季司令先后打过招呼,颜东铮和沐卉被人民日报表扬过,再加上作为宴会的主角,  年初秧宝和竟革在沪市发现了大量古董等,  只怕不管颜明知出再多钱,  都定不下12楼的套房和宴会厅。

        车子在门口停下,沐卉抱着秧宝从副驾驶位下来,带着懿洋他们进屋,小车车由服务员送去他们住的套房。

        颜明知和俊彦看过住处,点好了餐。

        颜东铮将花瓶和工作人员做好交结,送人出来时,正好遇到进门的沐卉他们。

        伸手接过闺女,颜东铮一边带他们上楼,一边问道:“都去哪玩了?”

        “樱桃园。”秧宝兜里也装了一把,掏出一个塞进爸爸嘴里,“甜吧?”

        嗯,肉厚多汁,酸甜可口。

        一上二楼,抬头看到的就是“元首餐厅”,旁边还有供贵宾自用的小厨房和家庭小餐厅。

        几人随颜东铮走进小餐厅,洗手,入座。

        竟革和秧宝掏出兜里的樱桃,交给服务员。

        她们清洗干净,分装成四碟,放在了餐桌上。

        国宾馆的菜式以清鲜淡雅、淳和隽永为主,有宫廷肴馔,亦有民间风味小吃。

        颜明知要了瓶红酒,点了龙虾,鹅肝,牛扒,鱼翅,溏心吉品鲍,葱烧海参,清汤松茸金耳等,并提前定了坛佛跳墙和秧宝爱吃的冰淇淋,小蛋糕。

        这菜式可比老莫的好吃多了,食材都特别新鲜。

        秧宝干掉一碗佛跳墙,吃了些虾肉和一个溏吉品鲍,被爸爸喂了些鹅肝和鱼翅,捧着碗“吨吨”喝了半碗松茸汤,最后没忍住,又吃了个小蛋糕。

        好了,吃撑了。

        懿洋上楼给她拿件外套穿上,带她出门消食,园内有路灯,天上是繁星点点,两相晖应,站在草坪上的兄妹俩显得极为渺小。

        秧宝踮起小脚脚,旋转着轻缓地踏了几个舞步,咯咯笑道:“大哥,这里好静哦。”

        是啊,远离民间烟火,尘世喧嚣,风吹来湖水的清凉,送来花的芬芳,耳边是虫儿的低鸣和鸟雀掠过夜空的回响,听着感受着,渐渐心都跟着静了。

        懿洋带她在草坪上走了走,就进屋和大家一起去看宴会厅的布置。

        宴会厅门口一边摆放着成盆的玫瑰花,玫瑰花的中央并排支着两个画架,分别是秧宝的半身像和颜东铮画的五子嬉戏图。

        厅内铺有绒毯,布置有精美的室内花园,花园的东南、西北角分布有假山、喷泉和水池,池内金鱼攒动,池边种有山茶、棕竹、兰草、玉兰等四季花木,故而它有一个极为形象的名字——四季厅。

        花园旁边,摆着架钢琴,是颜明知刚请工作人员从别处搬来的。

        “秧宝来,跟爷爷合奏一曲。”

        秧宝松开懿洋的手,哒哒跑过去,在颜明知身旁坐下:“弹什么?”

        “你想弹什么?”

        秧宝偏头看了眼爸妈:“g大调小步舞曲。”

        颜明知试弹了下:“好,开始。”

        欢快的旋律响起,子瑜拉上懿洋、竟革跳起了简单的舞步,俊彦也跟着走了几步。

        颜东铮伸手对妻子做了个请,沐卉莞尔一笑,接受了他的邀请,一曲终了,众人都有点意犹未尽。

        秧宝和爷爷相视一笑,又弹了首《胡桃夹子》,一场糖果、玩具、舞蹈的盛宴。

        颜明知定的两间套房,各有50多平方米,陈设、家具都以中式为主,布置得古色古香。

        大大的落地窗前,摆放的是乾隆时期的圆桌和绣墩,办公区域的那张红木书桌,也不知道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陈列柜内的古玩,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墙上挂的是从苏州定做的江南风光绢画和缎织云锦的图案,瓷器用具出自景德镇。

        秧宝最喜欢的是那张红色的雕花龙床,床榻上铺有西式的席梦思,四周挂有淡灰色的织花床罩,摸一下好软啊,且垂感极佳。

        服务员介绍说这床罩是用精选的兔毛、羊毛和丝混纺而成的。

        床单被褥等用的是淡黄色的贡缎和蚕丝,轻薄柔软,滚一滚,再翻个跟头,像躺在一团云上,不要太舒服。

        床前是一尊蟠龙灯柱,龙头吊挂宫灯。

        秧宝从床帐里爬起来,扶着床柱,伸手把灯打开,暖暖的光溢了出来。

        送走服务员,沐卉伸手将闺女从床帐里抱出来:“时间不早了,走,妈妈带你泡个热水澡,咱们早点睡。”

        跟卧室相连的卫生间,其设计极具现代性,宽大的浴盆有多个出水孔,沐浴时,可以利用水的冲击做按摩。

        秧宝不用妈妈帮忙,三两下就把自己脱光了,踩着服务员备的小凳子爬进盛满水,撒了玫瑰花瓣的浴盆,幸福地跟只小美鱼似的从这头扑腾两下到了那头,身子一扭,又从那头折转回来了,闹得水花四溢,她却乐得不行。

        沐卉等她玩够了,才进来跟她一起泡。

        洗好拿浴巾一包,把头发吹干,接过服务员送来的热牛奶,母女俩坐在窗前喝完,刷牙洗脸,抹上香香,换上睡衣,沐卉带着秧宝先睡了。

        颜东铮跟工作人员对好明天的流程,看过已经睡下的颜明知和几个孩子,这才回来洗漱休息。

        一夜无话,翌日天刚蒙蒙亮,竟革就爬起来,穿上衣服打开门,噔噔下楼,沿着湖慢慢跑了起来。

        园内的武警看见,过来寻问,知道是昨天入住的客人,笑道:“坚持多久了?”

        竟革比了个手势:“三个月。”

        这么小,有这毅力,已经不错了:“可以啊!”

        留下一名叫陈宁的武警陪他跑步,队长带着其他人巡园去了。

        跑足一个小时,竟革几步窜上岸边的草坪,冲陈宁招招手:“过两招?”

        陈宁一乐:“行啊!”

        一开始陈宁还真没将小家伙放在眼里,就当陪他玩玩了,遂抬腿走到他对面,双手往身后一背,笑道:“攻过来吧。”

        竟革抿了下唇,后退十来步,猛然朝他冲了过去,临到跟前身子一跃而起,双脚分别踹向了他的小腹和胸膛。

        陈宁“咦”了声,抬手一把扣住他的右脚踝。

        竟革左脚一点他腕上的麻穴,挣脱开来,身子一个翻转落地,短腿一扫攻向了他的小腿肚。

        陈宁一个转身避开,严肃道:“颜竟革,你跟谁学的认穴?”

        “我干爷爷的警卫员。”

        人过来设宴,他们接到通知时,陈宁倒是听同事议论过一声,说过生日的是苏司令的干孙女。

        同样都姓颜,兄妹无异了。

        如此,倒也说得过去,警卫员嘛,训练不比他们少,缺的是实战。

        一番缠斗,竟革虽不曾伤到陈宁分毫,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却让他大为赞赏。

        “走吧,送你回去。”陈宁伸手拉起瘫倒在地上的竟革,“还能走不?”

        竟革咬牙:“能!”

        陈宁扫了眼他发抖的腿,往他身前一蹲:“别逞强,上来。”

        “不用!”竟革绕过他,死撑着走了回来。

        彼时,颜明知父子和沐卉刚在餐桌旁坐下。

        没叫懿洋他们起来,好不容易休息,想睡个懒觉就睡吧。

        三人起身谢过陈宁,邀他一起用餐,对方摆摆手,快步离开了。

        竟革抹了把额头的汗,端起桌上一杯牛奶吨吨喝下:“爸爸,他们好厉害啊!”比陈栋身手好多了。最主要的是,他们个个身上都配戴有枪·支。

        颜东铮招手叫来服务员:“我能在这儿定好餐,请你们给他们送去吗?”越了解,他越敬佩这个时代的军人,太有责任心,荣誉感了。

        服务员点头:“可以。”

        问了下人数,颜东铮打开菜谱,点了牛奶、鸡蛋、卤牛肉、大肉包子和樱桃。

        量极大。

        “今天要是来不及,明天送也行。另外,”他点了点佛跳墙,“这道菜,我们不是定的多吗,麻烦你们中午给他们送去30份,小蛋糕帮我给他们一人备一份。”

        服务员一一记下,快步去后厨,找厨师长沟通。

        早餐今天是来不及了,牛奶、牛肉都需要提前定购。

        秧宝起的最晚,八点多了才爬起来。

        沐卉先带她洗漱吃饭,吃完,开始换衣服,小裙子、筒袜,小皮鞋一穿,手套一戴,更像洋娃娃了。

        懿洋过来给她扎头,梳通了,取来五彩丝线,挑起右耳下一缕头发和丝线系在一起,顺着额头一直辫到左耳,似一个发箍戴在头上,刘海往下一梳,好了。

        沐卉拿起口红,托着秧宝的小下巴,给她在眉心点了个红点。

        秧宝跳下绣墩,哒哒跑到古色古香的穿衣镜前,扯着裙摆转了个圈,乐得捂着嘴笑道:“哈哈……我好美啊!”

        沐卉轻笑了声:“不害臊!”

        让懿洋把秧宝带出去,沐卉开始换衣服,白衬衣,淡蓝色的丝巾,银灰色的小西装,同色的小腿裤,亮银色的高跟鞋,公公送的17颗钻的进口手表一戴,头发高高扎起,再戴对珍珠耳环,完美!

        干练又知性。

        颜东铮跟她穿的是情侣装,唯一的区别就是他带了条浅灰色的领带,西装是经典款,脚上是双黑皮鞋。

        颜明知是一身深灰色西装。

        懿洋四人一身红,齐刷刷往人前一站,各有特点,不要太养眼。

        宋梅香和王大海过来的最早,然后是苏母和张妈。

        苏母给一家人也各带了套衣服,让他们中午用过饭换。

        时间还早,留下颜明知父子等客,沐卉和苏母带着孩子们游园。

        秧宝骑着自己的小车车跑得那个欢啊,他们喂了湖里的金鱼,看了盛开的白玉兰、牡丹、紫罗兰和成片的油松林等,并坐车去参观了11号楼,10号楼和9号楼。

        眼见时间不早,这才回来。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95996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