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0章 第100章

第100章 第100章


眼见连苏雪都走了,  沐卉跟大家说了声,一手抱起秧宝,一把扯过竟革,  准备上楼换衣服。

        兄妹俩在梅林玩,  秧宝身上的纱裙因爬树好几处都抽丝了,  竟革更厉害,把□□线崩开了,腿一迈里面的绿色棉绸印花平角裤衩就露了出来。

        他自己不觉得有什么,  秧宝怕他明天上学被王研研等人笑,裤子一开线就让他把西装脱下,  将两只袖子系在腰上,  挡住裤子的开口。

        刘志伟在跟苏家二老说话,  周若蕊坐在他身边拘谨的不行,见沐卉要走,  忙叫了声“沐卉。”

        沐卉回头,刚要邀她一块上楼,  余光扫过苏母,  她正摘下腕上今天刚带的一块梅花表,  准备给周若蕊。

        “我带秧宝和竟革换身衣服就下来,  你们先聊。”

        苏母将表递给周若蕊:“你和志伟的事,  他也没提前说一声,  这会儿在园子里,  不方便准备礼物,这块表你拿着,  见面礼。”

        “不、不用,  ”周若蕊忙拒绝道,  “我有表。”

        说罢,  一捋袖子露出块戴了很多年的国产表。

        “收下吧,现在不兴戴手饰,表就成了我们女性唯一能戴在手上的另类手镯,多一块正好换着戴。”

        梅花手表是进口表,不好买,还贵,简简单单的一块都要三百多,周若蕊不安地看向刘志伟。

        刘志伟朝她点点头。

        周若蕊双手接过:“谢谢苏阿姨。”

        苏母笑笑,看向刘志伟:“下月结婚你们准备在哪办?”

        “凤林县我们单位办一场,回来再请两桌。”

        四人说着结婚流程,子瑜问服务员要来两幅扑克牌,和俊颜、刘家兄弟玩双升级,懿洋拿着笔和本子独自坐在窗前,画折叠自行车的零件图。

        颜明知在跟工作人员结帐,颜东铮带着王大海夫妻、张栋和张妈整理宾客带来的礼物。

        有花,文具,书包,小提琴,成盒的古钱,洋娃娃,各式糖果,用子弹壳做的飞机、玩具枪,还有鸡崽,一只雪白的小狗,一只花斑猫和五条装在玻璃缸里的小金鱼,当然,最多的还是衣服鞋袜。

        各式小裙子就有九件,女童鞋七双,各式头花一盒。

        东西装进张栋开的吉普车后备箱里,王大海夫妻随车先走。

        沐卉带着两个小家伙上楼,洗了个热水澡,换上苏母带来的梅花牌运动服,飞跃牌回力鞋,白色棉袜。

        衣服是纯棉的,很亲肤。秧宝和妈妈是红色的,颜东铮和四个小子是蓝色的。

        秧宝站在穿衣镜前看了看,让妈妈给她把原来的小辫拆了,扎成马尾,系一条红色的印花小帕子,特别好看。

        “吃饭了。”颜东铮过来叫人。

        晚餐备的简单,炒三丝,芹菜百合虾仁,肉沫碗豆芽,凉拌莴笋,香椿炒鸡蛋,炸春卷,老面馒头,熬得金黄的南瓜小米粥。

        用过饭,又说了会儿话,提上收拾好的行李,坐车出园回家。

        路上秧宝和竟革就伏在爸妈的怀里睡着了。

        翌日一早,秧宝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爬坐起来,看了看,没瞅见爸妈。撩开帐子,扒着床沿慢慢下来,趿上鞋,穿过客厅,秧宝轻轻推开对面卧室的门,走到床前,鞋一踢爬了上去。

        跃过外面的爸爸,秧宝往两人中间一滚。

        夫妻俩眼都没睁,一个双手穿过秧宝腋下将人举起,另一个掀起被子。

        将人塞进被窝,两人各自往旁边挪了挪,给秧宝腾出一片空间。

        秧宝昨天睡的早,这会儿可精神了,双手抱着脚,跟只陀螺似的,左滚滚右滚滚,撞撞这个,碰碰那个,玩得不亦乐乎。

        夫妻俩是没法睡了。

        颜东铮起来去给她拿衣服:“秧宝穿运动服吗?”

        “嗯。”秧宝放下小脚脚,身子一扭趴在床沿边,掀开帐子一角,“爸爸,我昨天收到的礼物呢?”

        “在你屋里。”

        秧宝哧溜下来,趿上鞋,哒哒跑回自己的卧室。

        颜东铮跟进来,取过沐卉放在妆凳上的衣服,给她换上,头发也像昨天那样扎一个高高的马尾,系一条红色的绣花手绢。

        “爸爸,王研研送我的金鱼,慧慧送我的小猫呢?”

        “金鱼养在院内的陶缸里,小猫在前院。”

        “花呢?”

        “都在廊下摆着呢。”

        手绢系好,秧宝跳下妆台,蹲到墙边看堆放的纸盒,衣服已被沐卉放进衣橱,鞋子也收起来了。

        找爸爸要把剪刀,秧宝往屋内的地毯上一坐,挨个儿拆包装精美的纸盒。

        季司令送的是把小算盘,明年秧宝该学珠算了。

        老师们送的多是文具,画纸,颜料和琴谱。

        苏母给秧宝定做了套金饰,金手镯、金脚镯和一把赤金的长命锁。

        手镯和长命锁不能戴,让人看到不好。

        秧宝将两只脚镯戴上,跑到正厅,跟爷爷显摆道:“爷爷你看,美不?”

        颜明知低头拨了下,重量不轻,因她出生于1973年,属牛,脚镯上镶了一圈红玉做的小牛:“戴着舒服吗?”

        秧宝晃晃脚:“舒服呀。”

        红配金趁得她的脚踝越发白皙了,秧宝是越看越爱。

        结果,中午,颜东铮去附小接她和竟革去食堂用饭,小家伙抬着小脚脚,哭兮兮道:“疼!”

        穿的是苏母送的回力鞋,友谊商店买的低腰袜,小家伙皮肤嫩,脚踝被镯子磨破了层油皮。

        新鞋初穿还好,走得路长了,双脚就不那么舒适。

        秧宝不只脚踝疼,大脚趾也疼。

        颜东铮气得给她一个钢镚:“都这样了,爸爸不来,你就不知道把镯子取下来吗?”

        秧宝委屈地嘟了嘟唇:“我怕别人看见我戴金脚镯。”

        颜东铮噎了噎,伸手将人抱坐在怀里,褪去鞋子,取下脚镯。

        秧宝动了下小脚脚:“脚趾也疼。”

        说罢,不等爸爸有所行动,自己弯腰扯下了两只袜子。

        颜东铮收起脚镯,捧着她的双脚一看,两个大脚趾都肿了,挤夹的。

        小家伙的脚胖乎乎的,像两个小馒头,现在已经很难买到合适的鞋了,多是挑大一号、两号的买。

        颜东铮一手拎着鞋袜,一手把人抱起:“回头爸爸再找人帮你定做两双布鞋,买的鞋子就别穿了。”

        “送人吗?”

        “嗯。”

        “我们班没有比我更小的小朋友。”

        听出闺女话里的不舍,颜东铮便打消了送人的念头:“那就留着,等我们秧宝长大了,做个收藏柜,把不穿的衣服鞋子一件件摆进去。”

        “嘻嘻……好。”

        竟革捡纸飞机回来,代头瞅了眼秧宝的双脚:“臭美!”

        秧宝大眼一转,仰头跟颜东铮道:“爸爸,你知道上周的数学测试小哥考了多少吗?”

        “不许说!”竟革急得伸手来捂她的嘴。

        秧宝身子一扭伏在爸爸肩头:“我就说、就说,爸爸,小哥考了37分。”

        这下好了,免不得一顿竹板炒肉。竟革气得跺脚:“臭秧宝!”

        颜东铮眉头一凝,看向儿子:“怎么下滑的这么厉害?”

        上回周测,数学还76呢。

        竟革不安地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我肚子疼,想上厕所,就只做了前面的填空和选择题。”

        秧宝举了举手,奶声奶气道:“这个我可以做证,那天小哥拉肚子。”

        “晚上回家让你大哥给你补课。”

        “哦。”竟革应得颇是有气无力,早上他都跟胡同的小豆子约好了,放学后去菜市场附近打麻雀。

        将闺女放进三轮车里坐好,颜东铮催了声竟革,等小家伙也上去,骑上,先去卫生室,让医生给秧宝做了简单的消毒,抹上药膏,这才去食堂吃饭。

        任健已经帮忙打好了,炸酱面,“咋来这么晚?面都坨了。”

        颜东铮将闺女放在身旁的长凳子上,拿起筷子拌了拌面,给秧宝,自己另取了一盒:“去趟卫生室。”

        “咋了?”

        秧宝翘翘小脚:“受伤了。”

        任健低头看了看:“鞋子不合脚?”

        脚镯的事不能说,秧宝便“嗯”了声,拿起小叉子,挑了面一圈圈卷起,凑过去,啊呜一口吞下,双颊鼓鼓的,像一只小苍鼠,吃得不要太香。

        再看竟革,虽说不上狼吞虎咽吧,却也是吃得飞快。

        张铭把筷子往饭盒上一放,长长叹了声:“昨天那一顿吃得我现在看啥都没有胃口。”

        任健瞟眼手里的馒头,再看一眼搪瓷碗里跟水煮似的炒青菜:“谁又不是呢。”

        颜东铮一筷子面咽下,抬头瞟两人一眼,淡淡道:“挺好的,正好减肥。”

        张铭张开两手,给大家展示道:“我这样,还需要减肥?看看,全是肌肉。哦,对了,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魏岩端着碗不要钱的青菜汤,一手拿着三个杂粮馒头过来道:“什么?”

        “教导处的金主任查出来了,张美美的大学名额是她小姑张兰帮她买的。”

        任健、魏铭大惊,真是刷新了三观,“还能买?!”

        关键是京大啊,谁舍得卖,一脚踏进来,就等于鲤鱼跃进了龙门,前途不可限量。

        张铭看了眼没什么反应的颜东铮,猜测道:“你早就知道了?”

        “嗯。”苏团长找人查张兰,查出来的。

        颜东铮早上过来,跟金主任说了声。

        “怎么处理?”任健好奇道,“会不会开除?”

        魏岩嚼着馒头含糊道:“开除是肯定的。”

        “那原来的‘张兰兰’呢,她还能来上学吗?”

        张铭摇摇头:“通知书她是主动卖的,不是被人顶替。不管什么原因,一个贩卖自己前程的人,学校是不会收的。”

        “唉,可惜了!”任健不无惋惜道。

        张铭不认同他的观点:“人家要的是钱,钱也早拿到手了。暴出来,遭秧的也只是现在的‘张兰兰’。不过,她也是咎由自取。”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颜东铮。

        昨天的生日宴,让张铭真正认识到颜家背后的权势和经济能力。

        心里因竟选班长积压的那点不甘,已烟消云散,遂今天才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跟颜东铮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东铮,吃完饭,别忘了跟我去操场上练球。”

        颜东铮点点头,看向任健:“等会儿去我家给秧宝拿双手工布鞋。”王大海这会儿在祥和胡同收拾宅子,宋姐没来过,校园大,她不一定能找到他们。

        “好。”

        “魏哥,”颜东铮扫眼魏岩碗里的青菜汤,“你让嫂子明天把孩子送去托儿所,去旁边的阳光幼儿园食堂上班吧。”离得近,这样孩子有什么事,也好赶过去照看。

        魏岩一颗心“砰砰”直跳,春芬从家过来一周了,跟着宋姐也学了几样面点,一直没听东铮再提工作的事,他以为黄了,没想到……

        “明天报道吗?”魏岩捏着馒头的手微颤。

        “明后天都行。我已经跟那边打过招呼了,让嫂子带着户口本过去,把户口和粮食关系迁到学校食堂。”

        “诶,东铮谢谢你。”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9271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