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1章 第101章

第101章 第101章


好一会儿,  张铭才听明白,颜东铮给魏岩的爱人董春芬在他们住宅附近的阳光幼儿园后厨安排了份工作。

        心下不免咋舌,光看昨天秧宝生日宴的宾客名单,  张铭知道颜东铮有这个能力,但同时也知道,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一份工作,光有人脉还不行,金钱亦是必不可少。

        “临时工,  还是正式工?”张铭问道。

        京市的临时工,最少也要四五百,  正式工那就更多了。

        魏岩没敢奢望正式工,76年至78年,  两年多的时间,  因“病退、困退、顶替、调工”等方式回城的知青,光京市就有四十多万,  平均四五家就有一名待业者。春芬只是一名农村妇女,小学文化,  能找到一份临时工,把她和儿子的户口迁过来,  班长就不知费了多大劲。

        颜东铮接过秧宝吃剩的面条倒进饭盒里,掀了掀眼帘:“若是表现不错,  一年后转正。”

        魏岩端汤的手一抖,撒了些在腿上,  顾不得去擦,  他声音发颤道:“班长你花了多少钱?”

        “没花钱。”上周送老爷子去沪市,  秧宝怕爷爷一个人在火车上清冷,  在火车站附近买了几枝桃花,为了给桃花找个容器,她在旁边的废品站随意挑了个粗瓷罐――民国的马口窑罐。

        为此,他带秧宝又去了趟废品站,让小家伙任意选了几样物什,有玉壶春瓶,明万历年间的克拉瓷碗,妆凳,房契,沉香木,两幅名画和一本线装书。

        那书在他看来,不过是些普通的点心和饮品方子,可在宋梅香和阳光幼儿园食堂的厨师长看来,却是千金难求。

        知道厨师长方念华一直在意无意地收集食方,颜东铮便让宋梅香跟对方接触了下,觉得人品不错后,送了两道点心和一道甜品方子,这才换得一份食堂打杂的工作。

        用完饭,魏岩伸手要帮颜东铮洗刷饭盒勺筷,颜东铮没让,叮嘱儿女一声,率先朝水池走去。

        张铭长腿一迈,撵上魏岩:“魏哥可以啊,我以为任健跟班长关系最铁呢,没想到,他对你更好。一份正式工,你知道会有多少人抢吗?不是光有人脉就能办到的。”

        颜东铮说没花钱,张铭信,但他知道有些东西,比金钱更贵重。

        魏岩点点头:“我知道。”

        京市户口,一份可以让子女接班的事业单位的工作,单凭他个人的能力,十年也未必办到。

        班长出手,解决了他所有的后顾之忧,更是让他一家在京市有了立足之地。

        同学情,兄弟谊。今天他还不起,他用一辈子来还。

        洗刷好碗筷,魏岩和任健骑三轮回棉花胡同,一是给董春芬报喜,二是帮秧宝拿鞋。

        颜东铮将几人的饭盒交给食堂外碰到的方国安,请他帮忙带回宿舍,抱着秧宝,带着竟革随张铭去篮球场。

        君子六艺,前世颜东铮无一不精,穿过来短短半年,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哪会这么快忘记。

        肢体协调,又会些简单的制敌招数,学起投球不要太快。

        张铭酸的不行:“百分之努力,比不过一丝天赋。”他十几岁就接触篮球,报名参加篮球赛后,更是天天加练,结果好嘛,一个中午就让从没碰过篮球的颜东铮赶上了。

        任健提着两个纸袋过来,听到这话“扑哧”笑道:“嫉妒吧?”

        张铭瞪他一眼,没吭声,拍着球朝对面左躲右闪冲了过去。

        竟革在旁看得热血沸腾,蹦跳着大声喊道:“爸爸,夺球!快把球抢过来。”

        任健走到坐在远处台阶上的秧宝面前,递给她一个纸袋:“宋姐让我给你和竟革带的水果。”

        说罢,掏出缀了珍珠的大红缎面带袢布鞋,蹲在秧宝身前给她穿上。

        秧宝甜甜地道声谢,打开纸袋,从中取出一个云依瑶从云省寄来的竹篾盒打开,里面是洗好切好的水果,有葡萄、枇杷、香蕉、菠萝。秧宝递把银叉给任健:“一起吃。”

        宋梅香一共装了四盒,本就有任健的一份,遂他也就没客气,接过银叉跟秧宝你一块我一块,没一会儿就把一盒水果吃完了。

        竟革后知后觉地闻到味儿,跑过来要了一盒,端着跑到球场边吃,有两次差点没被球砸到,张铭急得吼了几次也没把小家伙赶走。

        颜东铮看眼时间,抬手将篮球抛给张铭:“你们再练一会儿,我送秧宝、竟革上学。”

        “让任健送。”好不容易逮住他练球,张铭哪会轻易放他离开。

        “颜哥,我去。”任健说着抱起秧宝,叫上恋恋不舍的竟革走向旁边停的三轮车。

        中文系女生宿舍

        “诶,”班里家庭条件最好的宋艺,扫了眼对面上铺休息的姜莹莹和她下铺的顾丽,笑道,“你们知道,昨天法律系的颜东铮给他女儿在哪办的生日宴?”

        姜莹莹下意识地支起了耳朵。

        顾丽头一扭,看了过来。

        “老莫,还是京都大饭店?”这是大家能想到最好的地方了。

        宋艺对上顾丽的视线,莞尔一笑,也不卖关子:“钓鱼台国宾馆12号楼四季厅。”

        钓鱼台国宾馆,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外地来的学生真没几个知道的。

        宋艺仔细给大家科普了番。

        听完,没有不咋舌的。

        国宾馆啊,一个接待外国首脑,只有国家顶层那么几个人偶尔居住的地方,谁不向往,谁不想进去看看。

        “真羡慕颜东铮的同学,”宋艺轻叹道,“抱盆花就过去了。”以往进去的除了工作人员,哪个不是有钱有势。

        “早知道我就报考法律系,跟颜东铮同班了。”宋艺心里说不出的惋惜,“昨天颜东铮夫妻各带几位同学在东、北两门接待宾客,来者有军中将领,政府要员,还有教育界的各方人士,想想看,刚上大学俩月,就接触了这么庞大的人脉,表现好点,毕业了想留在京市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姜莹莹刚因张美美被深挖调查而吓得稍稍息灭的火焰,这会儿“腾”的一下又燃了起来,双眼亮得似暗夜的星辰。

        “颜东铮……”她咀嚼着这个名字,脑中闪过的都是颜东铮那挺拔身姿,俊朗的外表和那一双深邃的眼眸。

        出色的容颜,配以绅士风度和深厚的钱财权势,姜莹莹觉得颜东铮就是上天为她打造的完美丈夫。

        得不到她怎么甘心!

        与之相反,顾丽越听越是吓得瑟瑟发抖,她后悔了,早在被扯去教导处的那刻,她就后悔了。

        她没想到颜东铮背景这么深厚,也没想到学校对他这么重视,要不然,她哪敢接下姜莹莹的钱,借张美美的手朝外散播谣言。

        附小最后一节是学工课。

        吴老师带大家去食品厂参观方便面的生产过程。

        工作人员带大家一边观看,一边讲解,从我国方便面的生产史开始:“1964年,我们京市食品总厂曾手工操作,用鸭油生产出了油炸方便面。而方便面的正式起步,却是1970年,沪市益民四厂用高压蒸面油炸……今年我们跟京市方便厂统力合作,研究非油炸方便面……”

        参观完,工作人员带小朋友们去食堂,拼接的长桌上,放有撒了调料的干面饼,泡面和煮面。

        这时代的方便面还处于探索阶段,面饼比较硬,干吃费牙,调味料也没那么丰富,可对小朋友来说,却是难得品尝的美食。

        秧宝喜欢吃煮得软软的带点筋道的面,竟革是来者不拒,吃了个肚儿圆。

        “叔叔,”秧宝放下碗,捏了捏自己的钱包,问工作人员,“方便面多少钱一包?”

        “零售两毛五,2两粮票。”

        家里有九个人,再加上苏奶奶他们,13人,煮着吃的话,13包可不够,秧宝掏出钱票,抽出五张一元的纸钞,找小哥凑齐了4斤粮票,递给工作人员:“叔叔,我要一箱。”

        一箱20包,秧宝觉得配上鸡蛋、青菜,足够两家各煮一锅了。

        “我们不零卖。不过,你们走时,我们厂会每人送你们一包。”

        “哦。”秧宝失望了一下,便想到了主意,等会儿回家的路上让爸爸带他们去食品店买一箱。

        颜东铮要留在学校练会儿球,问兄妹俩是等他一起走,还是让任健先送他们回家?

        竟革想看爸爸打球,秧宝也就跟着留了下来。

        坐在台阶上的秧宝,跷着小脚脚,拿出陶埙,迎着夕阳微微眯起眼,吹起了爸爸刚教的《楚歌》。

        还不是太熟练,秧宝吹吹停停,找着感觉。

        姜莹莹站在后面听了会儿,上前道:“小朋友,你吹的是楚歌吧,真好听。”

        秧宝偏头看了眼,认出是追爸爸的中文系系花,没吭声,将埙凑近嘴边又吹了起来。

        姜莹莹一撩裙摆在秧宝身旁坐下,也不打扰,托腮看着球场上奔跑、飞跃,额上冒着腾腾汗意的颜东铮,渐渐痴了。

        秧宝一曲吹罢,没听她出声,扭头顺着她的目光一看,怒了,站起来往她面前一挡,气道:“你看谁呢?”

        姜莹莹都已幻象到被颜东铮揽到怀里的一幕了,突然被秧宝打扰,恨恨攥了攥指尖,才压下心头的暴戾,温柔笑道:“看人打球啊。小朋友你叫什么?你家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

        秧宝抿了抿唇,转身提起书包,哒哒下了台阶,往篮球场跑了过去:“爸爸回家啦,我饿了。”

        一听女儿饿了,颜东铮一个飞奔抢过对方丢出的球,飞身一跃投进篮内:“好了,明天中午再练。”

        大家正练的起劲呢,他突然撤了,张铭有点不满:“才七点,你这么急着回去干嘛?”

        “秧宝饿了。”颜东铮说着,快步走到女儿身前,伸手将人抱起,扫了眼女儿方才坐的位置,姜莹莹已快步走了过来。

        颜东铮不悦地蹙了下眉,转身道:“竟革走了。”

        “哦,”竟革快步跟上,“爸爸,明天我也把我的小皮球带来。”

        “嗯。”

        “颜东铮……”姜莹莹小跑着穿过四散的球员,追来道,“颜东铮你等一下。”

        秧宝头一扭看向还差几米就要追上的姜莹莹,气得双颊鼓的像个小青蛙:“小哥,咬她!”

        竟革早忘记姜莹莹是谁了,偏头看了眼:“为什么呀?”

        “坏!”

        颜东铮拍拍闺女的背:“不用理会。”

        姜莹莹一而再地不是朝孩子伸手,就是在孩子面前找事,真是触及他的底线了,想要留在京大,做梦!

        一两天就能解决的人,他不想脏了儿女的手。

        这会儿张铭也看到了追着颜东铮跑的姜莹莹,脸一黑,举起手里的球抛了过去。

        “砰!”

        篮球斜着从她肩头飞过,拍在了头上,将人砸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91054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