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2章 第102章

第102章 第102章


张铭随手一抛,  只是想阻一阻姜莹莹,不想让她在孩子们面前纠缠颜东铮,怕给秧宝幼小的心灵留下什么阴影。真没想到这么准,一下子就砸在了人脑袋上。

        张铭吓了一跳,  快步跑过去:“对不起,  对不起,  同学你没事吧?”

        姜莹莹半边脑袋都是晕的,  视线模糊,  听不清身前的人在说什么。

        颜东铮扭头瞥了眼,  对跑来查看的队员道:“江长胜,  你陪张铭送她去医务室,情况若是严重,  立马转去医院。”倒不是担心姜莹莹如何,他是怕张铭担责,记过。

        江长胜点点头:“好。”

        “叔叔,”秧宝忙把自己装钱票的绣花荷包抛了过去,“这个给你。”

        “什么?”江长胜说着打开一看,愣了,  不由看向颜东铮,  “这?”

        颜东铮抚了抚闺女的背,  眉眼冷淡道:“先用着。”

        江长胜他们过来打球,身上没几个装钱的,  就是有,  月中了口袋里也不剩几块。

        应了声,江长胜快步追上背起姜莹莹朝医务室跑的张铭。

        “唉,  张铭也太不小心了。”有球员嘀咕道。

        “故意的吧?”

        “别胡说。”有人斥道。

        竟革拉拉妹妹的衣摆:“秧宝,  张伯伯跟你真是心、心有灵什么一点通。”

        “心有灵犀一点通。”

        “对对,  就是这句话。”竟革说着做了个投球的动作,“张伯伯抬手一抛,‘啪’的一声,就将那坏女人砸倒了,嘿嘿真准!”

        颜东铮抬手糊了把他的后脑勺:“别胡说,你张伯伯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不想让我这么快带你们回家,想拦一拦。”

        竟革根本不信,怪模怪样地拖着长调“哦”了声。

        颜东铮没理他,快步走进车棚,将闺女放在三轮车内,打开锁,推出车子骑上。

        竟革扒着后车帮往上一窜,滚进车内在妹妹身旁坐好。

        秧宝捧起吊挂在胸前的陶埙,手指按移着小孔,轻轻吹奏了起来,她的这首曲子还没有练熟呢。

        颜东铮没急着回家,骑车去了小卖铺。

        竟革戳戳妹妹的手臂:“买方便面吗?”

        秧宝口中没停,往旁边挪了挪,避开他的手指。

        竟革见此,翻身跳下车:“我跟爸爸去买了。”

        “想要什么自己掏钱。”颜东铮说着,走到柜台前跟服务员道,“打个电话。”

        等服务员将电话从柜台里捧出来,他抬手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

        苏省某生产大队队长项前进放下报纸,刚要起身锁门回家,桌上的电话响了,扫眼墙上的钟,这个点了,他想不到会是谁打来的:“喂,你好,找谁?”

        “请问是项队长吗?”

        “是。”

        “我是姜莹莹的同学,麻烦你跟她爱人说一声,她被车撞了,人在医院。”

        “啊,严、严重吗?”

        “晕迷不醒。”

        项前进心里咯噔一声,那要花很多钱吧:“撞她的人捉住了吗?”

        颜东铮略一沉吟:“没有,医生说她的情况不容乐观。”

        项前进迟疑了下:“我、我这就通知项庄。”

        “嗯。”

        人来得很快,周三早上,项庄带着一双儿女就找到了学校。彼时,姜莹莹躺在人民医院让人帮她报了警,说张铭学法知法犯法,身为部队的前任营长却故意将篮球往她太阳穴上砸,这是谋杀!

        与之同时,她还让顾丽捎话给颜东铮,要想救张铭,需答应她三个条件,离婚,娶她,将竟革那套离□□不足三公里的四合院过户给她当彩礼,且要把第四进买下,一并装修完善。

        颜东铮第一天就知道了她的伤情,中度脑震荡,破财是一定了,谋杀却是谈不上。

        按说,她报案后,警察一调查,张铭支付全部医药费,再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这事就算完了。

        可偏偏姜莹莹的爱慕者许天宝插了一手,此人是市局许副局长的小儿子,不知天高地厚的让人改了病例,中度脑震荡写成了重度脑震荡,又加了个右耳失聪。

        张铭周二下午被警察叫走,当天没放回来——拘留了。

        颜东铮请假不在,陪懿洋、子瑜去医疗器械厂卖轮椅了。

        接到消息,翌日一早,他就赶到医院找院长,请求专家会诊。

        “韩院长,张铭16岁入伍,驻守北方边境13年,以营长一职考入京大法律系,他是优秀的边防战士,忠诚的党员干部,我们班的体育委员,人品方面绝对没问题。再说,以他的身手,想要谋杀哪一个,”颜东铮玩笑道,“别说篮球击头了,一个石子投扔过去,保证无声无息,还让人查不出来。”

        韩院长不愿意让人会诊,一是怕得罪许副局长,二是怕影响医院的声誉。再者,改病例的就有他外甥。

        这事查出来,他外甥轻则开除,重则坐牢。

        “韩院长,你怕是不知道,我来时,姜莹莹的爱人带着一双儿女找来了。”

        韩院长愕然地看着他:“姜莹莹结婚了?那、那不是……”不是玩弄人家许天宝吗?

        颜东铮端起杯子,微微抿了口茶,笑着点点头:“她插队在苏省,四年前,因干不了农活,嫌不了工分,分不到粮食,迫于无奈嫁给了本村的退伍兵项庄,一年后生下对龙凤胎,如今孩子都两岁半了。你认为,许家会让她过门吗?”

        当然不会,许副局长和他爱人只怕恨透了姜莹莹。

        “医院的事我不追究,我来只想保下张铭,他保家卫国13年,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眼见前途一片光明,我不能让人毁了他。”放下杯子,颜东铮淡淡瞟眼韩院长,强硬道,“真要有人来阻拦,我也不介意,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韩院长,你知道我有这个资本和能力。”

        韩院长被颜东铮的气势震得头皮发麻,后背的汗都冒出来了:“我、我这就叫人过来给姜莹莹会诊。”

        “多谢。”

        从医院出来,颜东铮直接去警局,找许副局长。

        来前,陈丰羽已经帮他打过招呼了。

        二人寒暄过后,颜东铮将姜莹莹的检查结果,她当知青的经历,以及她找顾丽给自己传话的内容,一一放在桌上,推了过去:“许局看看。”

        许长山知道儿子喜欢中文系的一个女生,也知道那女生前天在学校被男同学打了,儿子让人改病例他不知道,但让局里拘留张铭这事,他是知情的。

        捏着手中的资料,他有一种脸皮被人揭下的感觉,他儿子得多蠢啊,被个女人玩弄在手中,而他,偏听偏信,以权谋私,传出去,再想进一步,难了!

        “许局,我希望局里把张铭的档案消掉。另外,我要告姜莹莹威逼利诱破坏我的家庭,谋夺我家房产。”

        许长山看着坐在自己面前还尚稚嫩的青年,一句谋夺房产,轻描淡写地就将姜莹莹打落尘埃,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张铭被人从拘留所里放出来,还有几分不真实感,他以为他这一生算是完了。

        颜东铮接过他在所里留存的所有资料,跟人道了声谢,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走吧,回校。”

        “班长?!你、你……”他对颜东铮的态度一直不好,再加上对方背后站的是许副局,进来后,他就没敢奢望颜东铮会来警局救他。

        颜东铮抽出档案袋里的东西扫了一眼,递给他:“留着当个纪念。”也让他长个记性,处事稳点。

        张铭愣愣地接过,心中有所猜想,却不敢相信,半晌他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张看了眼,随之疯狂地一把抽出,挨个翻过,“呜”的一声,蹲在地上哭了。

        颜东铮嫌弃地踢了他一脚:“出息!”

        “我、我以为我完了。”进了警局,记大过都是轻的,开除、坐牢他都想过,只是不甘心,他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村娃,费了多大劲才一步步升至营长,又熬了多少日夜才凭着一股冲劲考上大学,还是全国最高学府——京大。

        丢了块手帕给他,颜东铮推上车子,长腿一迈,朝后喊道:“走了。”

        张铭捏着帕子狠狠擦了把脸,快跑几步扶着后座道:“班长我载你吧?”

        “你有劲吗?”

        张铭嘿嘿笑了声:“没有。”他都三顿没吃了,心里的那股郁气和不甘一出,才发现饿得前胸贴后背,四肢无力。

        “上车。”载着人,颜东铮就近找了家国营饭店。

        张铭是北方人,颜东铮叫了两大碗烩面和两样小菜。

        “班长我想喝一杯。”

        颜东铮起身找服务员要了一瓶五粮液,又点了盘花生米。

        吃饱喝足,颜东铮带他回家,拿了条没穿过的内裤,一套全新的睡衣和一把干柚子皮给他:“进去好好洗洗。”

        说罢将人推进了浴室。

        “宋姐,麻烦你给他煮碗醒酒汤。”

        宋梅香点点头:“东铮,你们吃饭了吗?”

        “吃过了。”

        等人洗好出来,喝了醒酒汤,颜东铮将人安顿在正厅的罗汉榻上,看他睡熟了,这才跟宋梅香说了声,骑车回学校。

        “颜哥/东铮/班长,怎么样?姜莹莹愿意撤诉吗?”

        颜东铮一进教室,任健等人就围了上来。

        “张铭已经出来了,在我家休息,赶紧坐好上课。”

        一节课上完,大家不放心地又围了过来:“班长,中度脑震荡,张铭在警局会留下案底吧?”

        “嗯。”颜东铮没多说。

        “那学校会不会……给他记一个大过。”这已是最轻的处罚了。

        “张铭失手伤人虽是事实,姜莹莹却是诬告,明天让张铭和姜莹莹协商一下。”

        “那女人怕是不会答应。”施大花点了点下巴,“要不咱们找她爱人说一下。”

        “不用,这事让张铭自己处理。”话是这么说,其实颜东铮已跟金主任求过情了,记过什么的不存在。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87844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