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3章 第103章

第103章 第103章


许天宝将欺负姜莹莹的张铭弄进派出所,  自认立了大功,昨夜没回家,也没回宿舍,  跟姜莹莹挤睡在一张病床上,  在她似真似假的阻挠下,很是占了点便宜,  早上被姜莹莹哄着回家睡了一觉,  没想到等来的是父亲的皮鞭和母亲的哭骂。

        “我又怎么了,  你上来就打?”许天宝躲闪着,咆哮道,  “你要是瞅我不顺眼,  直说,我保证下半辈子都躲着你走,  不碍你的眼。”

        许长山看着蠢而不自知的儿子,气得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一把将姜莹莹的资料甩在他脸上,咬牙切齿道:“好好的看看你相中的女人是个什么货色!”

        许天宝躲闪了下,  接住散落的纸张,  大眼一扫,  看着父亲冷笑道:“你不就是看不上莹莹的出身,  嫌她父母只是普通的纺织厂工人嘛。直接反对就得了,  至于费这么大的劲找人写这些吗?”

        “呵,  行,不信是吧,  回你们学校随便找个人问问,  看今天早上是不是有一个自称她丈夫的男人带着对龙凤胎从老家找了过来。”

        “想诬蔑一个人还不容易,  花俩钱,  随便找个带孩子的男人来学校一说……”

        “许天宝!”许长山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他骂道,“你个孽障,脑子进水了是吧,人家男人孩子都来了,还死咬着牙不承认。行,有种你现在拿着户口本,跟她去民政局结婚去,我看回头人家告不告你一个流氓罪。”

        许母揪着他,边哭边拍打道:“天宝,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你爸的仕途完。你宋伯伯身体不好,说好的明年退休后让你爸接班……”

        许天宝四肢冰凉,大脑嗡嗡直响,一把推开母亲,冲出门道:“我找姜莹莹问个清楚!”

        许母听丈夫说了,姜莹莹的丈夫是退伍军人,儿子这么冲过去能有个好?

        这般想着,许母忙打电话给三个女婿,让他们赶紧去人民医院,帮忙拦一把,别让儿子挨打了。

        许父指着她,恨声道:“慈母多败儿!”

        “你还有脸说我,天宝让人拘留那姓张的,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阻拦?”

        两人在家你一句我一句地吵着,许天宝骑上自行车,一口气冲到医院跑进病房,然后傻眼了。

        在他面前温柔可人,还带点天真傻气的女人,此刻像个母夜叉,歇斯底里揪着两个娃娃猛揍:“孽种,讨债鬼,让你们过来,让你们毁了我的下半辈子,我掐死你们……”

        眼见两个孩子被她掐得喘不过气来,许天宝倏然一惊,几步奔过去,一把揪住姜莹莹披散的长发,往后拽道:“松手,你给我松手!”

        项庄端着饭盒刚一上楼,就听到了儿女细弱的哭声。似想到什么,项庄撒腿冲进病房,抬手将饭盒拍在了姜莹莹头上。

        鲜红的血液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姜莹莹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许天宝对上项庄看来的厉眸,吓得脖子一缩,语无伦次道:“我、我不知道她结婚有娃,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你、你放心,我没睡她,我还是清白的,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跟她谈朋友,我保证,我发誓……”

        项庄仔细查看了下儿女身上的伤,将人抱进怀里。

        两个小家伙吓坏了,浑身抽搐着,哭都哭不出来。

        许天宝见此,忙朝外跑道:“我去叫医生。”

        一个白胡子老中医很快被许天宝背了过来:“来了来了,我找的是大医国手,两个孩子一定没事。”

        说着,将人放下,巴拉巴拉将两个孩子受伤的经历说了一遍。

        知道孩子是被床上血流满面的女人掐的,老人眉眼轻抬了下,对项庄道:“找护士给她处理一下,别等会儿血流干了死在医院里给人添乱。”

        “哈哈,石老,你这话我爱听。”许天宝笑着去护士站,特意找了个实习护士过来,给姜莹莹包扎了下。

        石老给孩子们按了会儿穴位,又施了几针,两个小家伙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项庄心疼地将两人揽进怀里:“不怕不怕,爸爸在呢,爸爸在呢……”

        收好针,石老伸手给姜莹莹号了下脉:“脑震荡加重了点,其他没什么事。”

        许天宝看着哭得撕声裂肺的大宝二宝,心酸的不行:“石老,要抓药吗,药方给我吧,我去。”

        一人一碗安神药灌下去,孩子没一会儿就睡了。

        许天宝摸了摸兜,掏出一把钱票放在床头柜上,深深朝项庄和孩子弯了弯腰:“对不起!我……”

        道歉的话,其实没啥意义,斟酌了下用词,他道:“有什么是我能为你们做的吗?”

        “不用,你可以走了。钱拿上。”

        同是男人,许天宝能体会点项庄此刻的心情——想静一静嘛。

        “钱是给孩子的见面礼。”说罢,许天宝转身跑了。

        张铭这一觉,直睡到日落西沉。

        从罗汉榻上起来,打开门站在廊下,对着满院春色,他长长地吐了口气,步下台阶走到缸前看了看里面的睡莲游鱼。

        宋梅香拿着洗好熨过的衣服穿过垂花门过来,见他站在院里,笑道:“张同志醒了,睡的还好吗?”

        张铭点点头,伸手接过衣服道了声谢:“班长他们还没回来?”

        “颜教授今晚有同学聚会,不回来了。小卉带着三个孩子去新买的院子里拉废弃的木料,还要等会儿。秧宝今天有舞蹈课,东铮他们要晚点回来。饿了吧,你先换衣服,我去给你端饭。”

        “不用,我等他们一起吃。”

        “这……”宋梅香略一沉吟,“行。我给你沏壶茶,拿几块点心先垫垫。”

        秧宝一节课上完,换过鞋子,躬身跟老师说了声再见,牵着爸爸和小哥的手,一蹦一跳下了楼。

        颜东铮抬腕看眼表,七点半:“饿不饿?”

        不等秧宝回答,竟革伸手从自己的大口袋里摸出一个油纸包给她。

        秧宝没要:“宋姨说晚上给我蒸乌米饭。”

        沐卉他们学校实验田里培植的有乌饭树,亦叫南烛,枝叶有止泄除睡,强筋益气,固精驻颜的功效。

        前天她听宋梅香念叨,说农历四月初八是佛诞节该吃乌米饭了,昨天就从学校揪了些乌树叶。

        “走吧,回家。”将儿女抱进三轮车里坐好,颜东铮骑车出了校门。

        “颜同志!”项庄突然冲了出来,伸手揽在车前,“我能跟你谈谈吗?”

        颜东铮一个急刹车停下,蹙眉看向项庄,他身后是跌跌撞撞跑来的大宝二宝,鼻青脸肿,吐字不清,只叠声叫道:“大大、大大……”

        “吃饭了吗?”

        项庄一愣,伸手抱起儿女,憨厚地笑道:“吃过了。”

        话音未落,他和孩子的肚子先后叫了起来。

        项庄窘迫地脸都红了,只是脸黑,倒是不咋显。

        “上车。”

        项庄想跟颜东铮谈谈,便没拒绝,轻轻将儿女放坐在车里的软垫上。

        秧宝好奇地看着极为相像的龙凤胎,伸手从小哥兜里掏出油纸包,打开,捏起里面的桂花糕,往他们手里各塞了一块:“尝尝,可好吃了。”

        孩子被教的很好,道了声谢,捧着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叔叔,”竟革好奇道,“他们脸上的伤谁打的?”

        项庄:“……姜莹莹。”

        听到姜莹莹的名字,大宝二宝吓得小小的身子抖了抖,满眼都是惊惧。

        秧宝摸了摸两人头,安抚道:“不怕不怕。”

        颜东铮回头瞥了眼项庄:“你也上车。”这会儿,儿女都饿了,他急着回家,可没时间跟他在路上磨蹭。

        项庄看眼不大的三轮车,再瞅眼颜东铮一副文弱的模样,缓了下:“颜同志,我来骑吧?我力气大。”

        颜东铮看过苏团长让人帮忙查的资料,知道项庄曾在京市卫戌部队里待过七年,因伤退伍前已是副营,而他团长去年退伍后,进了国宾馆武警部队,且此人,一家人还都认识——陪竟革晨练,带秧宝他们玩耍的陈宁。

        将车交给项庄,颜东铮抬腿上车道:“棉花胡同34号。”

        项庄再次愣怔了下,棉花胡同34号,他下午听团长说了,这是颜家的住宅。

        喉咙滚动了下,项庄默默骑上车子。

        颜东铮伸手将两小只抱坐在怀里,问闺女:“秧宝你保温杯里还有水吗?”

        秧宝掏出杯子晃了下,还有。

        颜东铮拧开,喂龙凤胎各喝了两口,省得噎着。

        项庄劲大,骑得飞快,没一会儿就到家了。

        张铭听到动静,跑出来一看,惊讶道:“班长,你从哪拐来对龙凤胎啊?”

        颜东铮将两个孩子递给他,抬腿下车,一指项庄道:“介绍一下,姜莹莹的爱人项庄,张铭。”

        张铭惊愕地瞪大了眼:“你怎么把他们带来了?”

        “哦,想带就带了。行了,有事饭后再说。”

        颜东铮说罢,抱起秧宝去餐厅:“宋姐,沐卉他们还没回来吗?”

        “没有,可能还要一会儿。”

        颜东铮看眼表:“饭菜分出来一半,我们先吃。”

        宋梅香应了声,开始摆饭。

        红烧带鱼,炒肝,醋溜土豆丝,焯菠菜拌粉丝,骨头萝卜丝汤,主食是乌米饭。

        颜东铮带着儿女洗手。

        项庄看着张铭尴尬了一瞬,率先伸手道:“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张铭“嗤”了声,冷笑道:“拜你爱人所赐,老子差点坐牢。”

        颜东铮淡淡地朝这边瞟了眼:“还不过来洗手吃饭,磨蹭什么呢!”

        张铭“哼”了声,将两个孩子往项庄怀里一塞,气冲冲地洗了把手,进屋挨着颜东铮坐下。

        宋梅香摆好饭菜,重新换了盆水,招呼项庄和龙凤胎洗手。

        家里有从废品站淘来的儿童坐椅,因为没有人用,都被颜东铮打包装箱了。

        宋梅香搬来小桌小凳,拿小碗盛上一勺乌米饭,夹了些炒肝里的肝和大肠,以及去了刺的带鱼和菠菜,给龙凤胎吃。

        两个小家伙奶声奶气地道了声谢,捧起碗,拿着勺子不停地往嘴里扒拉饭菜,吃得又急又快,全然不像吃点心那样慢慢地品。

        宋梅香端着骨头汤喂他们:“慢点、慢点,吃完还有。”

        项庄把洗手水浇到影壁旁的紫藤根下,回来道:“我来看着他们,大姐你吃饭去吧。”

        “我等会儿跟沐卉他们一起吃,你先用。东铮,要不要我再给你们炒两道下酒菜?”

        “不用。”

        说罢,他一点对面,对项庄道:“坐下吃饭。”

        项庄不好意思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张铭翻了个白眼:“你来干嘛?”

        项庄拉开椅子坐下,一气儿喝下半碗汤,看向颜东铮道:“我来求颜同志放姜莹莹一马。”

        张铭双眼一亮,看向颜东铮八卦道:“你怎么她了?”

        颜东铮没理他,夹起一筷子菠菜给光吃肥肠的竟革,淡淡道:“可以,条件是她自动退学,离开京市。”

        项庄起身,深深弯下腰:“谢谢。”

        他和颜东铮都知道,他求,他放,为的不过是两个孩子。

        有个坐牢的母亲,日后两个孩子考学、工作都是问题。

        张铭狠狠扒了口米饭,斜睨眼项庄:“你不求我吗?她诬陷我谋杀,事实证明这是诬告……”

        项庄端起汤碗:“我以汤代酒,替她向你陪个不是,你大人大量……”

        “切,没一点诚意。”张铭虽有不甘,却也知道,真告了,也不过让她拘留几天,毕竟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而姜莹莹的这个案底,却会为两个孩子的将来埋下隐患。

        “算了,你赶紧带她走吧,别再让她出现在我们面前。”

        “嗯。”

        用过饭,项庄带着孩子们告辞。

        颜东铮看着跟龙凤胎玩在一起的秧宝:“有地方住吗?”

        “医院附近的招待所。”

        “张铭,你不是要回学校吗,骑三轮车送送他们。”

        张铭无语了会儿,转身推着三轮车道:“走吧。”

        宋梅香给孩子们装了两篾盒点心,一网兜云省寄来的水果。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87844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