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5章 第105章

第105章 第105章


吃完饭,  大家分开,任健带秧宝回宿舍睡午觉,颜东铮带着竟革随张铭去球场练球。

        正当大家以为,  许天宝会跟着颜东铮他们一起去球场呢,人家走了。

        回去后,  许天宝去找辅导员,破天荒地询问起班级贫困生的情况。

        辅导员江学文诧异道:“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许天宝也不隐瞒:“我看法律系的颜东铮在帮他们班的贫困生向学校争取勤工俭学的机会,  也想试试。”

        江学文这几天走在校园内隐隐约约听人说,他们班的许天宝跟法律系的颜东铮有点不对付,以为许天宝要抢人家班级勤工助学的名额。劝道:“许同学,  颜东铮他们不跟咱们一个系,  他们的名额咱用不到。”

        许天宝白了他一眼:“我有那么坏吗?”

        江学文讪笑了下,  将表格递了过去。

        一共有九人,  而平常来回找他借钱的一个也不在上面。

        许天宝抿了抿唇,  拿着资料走了,回家让他妈、他姐,把家里和单位的保姆、清洁工辞了,换他同学,气得他爸抓起皮带披头盖脸地抽了他两下。

        顶着一脸青紫,许天宝又来了。

        彼时已放学,  颜东铮和张铭在练球,  竟革拍着自己的小皮球在旁边助威,秧宝翘着小脚脚,  双手捧着陶埙在练刘邦的《大风歌》。

        昨天刚学,还不流利,  秧宝吹了会儿,  有点口渴,  放下陶埙,拿起书包旁的保温杯,打开盖子,慢慢啜了口,菊花薄荷水里加了点蜂蜜,润喉的。

        “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连帮同学找个工作都做不到。”

        秧宝偏头看他一眼,关切道:“找什么工作?”

        大人的事,颜东铮从不让家里的孩子掺和,秧宝现在也不知道许天宝就是害张铭差点坐牢的罪魁祸首。

        “贫困生勤工俭学。”许天宝整个人情绪很低落,人丧丧的,“我们班有九个,两个是大山里考出来的。我从来不知道,还有那么穷的地方,听辅导员说,他们考学出来之前,在家天天喝野菜糊糊。不过,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那个方振国,从报到那天起,一天三顿,顿顿一个杂粮馒头配一碗不要钱的青菜汤。”

        “一个杂粮馒头啊,就这么大,”许天宝比划道,“都不够我塞牙缝的,人瘦小瘦小的,我上周还骂他侏儒。”

        说到最后,许天宝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

        秧宝单手托腮,歪头打量着他脸上的青紫:“你想帮他们九人,还是想帮所有的贫困生?”

        许天宝苦笑了下:“我一个人也帮不了……”

        秧宝放下保温杯,拉开书包掏出一叠资料递给他:“我爸爸说,你这会儿要是过来,且有提到贫困生,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许天宝愣愣地接过,翻开一看,是全校所有贫困生的资料,以及学校待清理维修的教室、宿舍和园区。

        “我爸说,高考刚恢复,老师、行政、后勤很多都是提前一两个月从农场、干校、牛棚等地方抽调回来的,人员配备如此,校园自然有很多地方至今还没来得及打扫修缮。你先看看吧,有什么疑问等会儿问我爸。”

        能考上京大,许天宝的脑子自然不笨:“你爸一早就知道我会找来,还知道我中午回去问贫困生的事了?”

        秧宝从书包的侧袋里取出一支红梅素软膏给他,一脸骄傲道:“我爸爸超聪明的!”他前世可是做到了右相。

        “你爸爸连我会挨打都知道?!”

        颜东铮练球结束,拿着条雪白的毛巾,边擦脸上的汗边过来道:“猜到了几分。”他昨天去见许副局长之前,研究过许家诸人的性格,尤其是许长生和许天宝这对父子,若非如此,中午吃饭时,他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跟费元元他们说,帮他们安排好了勤工俭学的工作。

        许天宝冲他竖了竖大拇指:“颜东铮,我服了!”长这么大,他还真没服过谁,今天他是真服了!

        人情练达,走一步看三步。

        怪不得老爹和三个姐夫让他一定跟颜东搞好关系。

        翻了翻资料,许天宝又疑惑道:“这些事你自个儿就能办,为什么找我?”

        “不是你自己凑上来的吗?”校内的工作就这么多,早晚有做完的一天,许天宝的人脉能让这支队伍扩展到校外。

        再说,有他这个保护伞在,也能避免贫困生被他人堂而皇之地欺凌鄙视,并可以借此培养起他们独立的人格,自尊、自立、自强、自爱。

        “让我们班的张铭、魏岩和方国安给你打下手。”

        许天宝震惊道:“你不参与?”

        颜东铮摇摇头:“方国安稳重,魏岩做事仔细,张铭有担当,有他们配和你,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带领大家吃上白面馒头红烧肉,喝上骨头汤。”

        “你就这么相信我?!”

        颜东铮笑得温柔:“我相信你!”不,我更相信你身后的许副局长和你那三个姐夫。

        没有这几人在后面给许天宝撑腰,第一关,跟校方签下协议,他就不一定能做到。

        得到颜东铮的肯定,许天宝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抱着资料起身道:“我现在去图书馆把这些资料看完,明天看过你给我标的教室宿舍等,就去找学校总务后勤主任。”

        “嗯。叫上方国安他们,还有贫困生人数众多,先挑最困难的来安排。”

        许天宝重重点了下头,快步朝张铭走了过去。

        颜东铮帮秧宝把保温杯装进书包,一手提着,一手抱起秧宝:“竟革,走了。”

        夕阳西下,晚风习习,坐在车上,秧宝再次捧起挂在胸前的陶埙,断断续续地吹了起来。

        棉花胡同这条街都听惯了,陶埙一响就知道34号那家在京大附小上小学三年级的闺女放学回来了。

        废品站里上班的陈星海(陈丰羽的弟弟)听着埙声,撒腿跑了出来:“颜哥,竟革秧宝。”

        颜东铮一握车闸,车子在他身旁停下:“吃饭了吗?”

        “吃过了,我前天听秧宝说想要几个宫灯,今天下午正好收到一对,秧宝要不要下来看看?”

        家里已经有宫灯了,可秧宝心心念念还想再要几对,如国宾馆18号楼里总统套的摆设那样,落地宫灯分列四周,散发的融融烛光,映衬着红木精雕的大床、衣橱和妆台,以及古琴、绣墩,雍容瑰丽。

        进了废品站,秧宝不但相中了陈星海推荐的那对宫灯,还瞅中一座绘花鸟虫鱼的四扇屏风。

        临走时,秧宝回首,又哒哒跑过去,从一堆废木料里刨出一个灰扑扑的妆奁,细看雕工精致,木纹黑中透紫。

        称了下重量,一共付了五块钱。

        废品站有架子车,陈星海推过来,和颜东铮合力将屏风抬上去,容易碰撞处用报纸垫了下。

        宫灯和妆奁放在三轮车上,秧宝和竟革也爬了上去。

        陈星海跟同事说了一声,推着车跟在颜东铮骑的三轮车后面出了胡同,朝颜家走去。

        几人到家,宋梅香快步迎了出来:“东铮,国宾馆的武警陈宁来了。颜教授陪着在正厅说话。”

        颜东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竟革一听,背着书包撒腿就往后院跑:“陈叔叔——”

        宋梅香刚要带秧宝去洗手,朝后一看,笑道:“星海来了,快请进,还没吃饭吧,东西卸下洗洗过来用餐。”

        “不用了宋姐,我在单位吃过了。”

        “我知道你们吃饭早,大小伙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会儿消化的差不多了吧,再吃点。”

        颜东铮跟他合力抬下屏风往杂物房一放:“洗洗手,帮宋姐摆饭。”

        陈星海这才应了声,洗洗手去厨房。

        放好宫灯和妆奁,颜东铮洗了把手,拍拍衣服上沾染的灰尘,去后院正厅。

        “来了。”颜东铮在陈宁对面坐下,自己倒了杯白开水,一饮而尽。

        颜明知拉起竟革:“你们聊,我带竟革先去前院。”

        竟革嘟囔着有点不情愿。

        陈宁笑道:“星期天,我来接你去国宾馆玩。”

        竟革双眸一亮,叫道:“一言为定。”

        陈宁颔首。

        颜东铮放下杯子:“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陈宁摇了下头,那天园内有活动,只要身份审核过关,付钱就可以进入:“项庄的事,多谢。”

        “还没走吧?”

        “姜莹莹脑震荡有点严重,再等两天。”

        “哦,走,吃饭去。”

        两人到前院,沐卉带着懿洋和子瑜刚好从学校回来,只王大海和俊彦去新建的宅子还要等会儿。

        留了饭菜给他们,大家先吃。

        因为有客,宋梅香准备得格外丰盛,炒合菜,炸香椿芽儿,炸花椒芽儿,炸丸子,土豆炖风鸡,酸菜鱼,合碗菜,凉拌莴笋,青菜鸡蛋汤。

        风鸡炖了一个多小时,肉还是很筋道,秧宝攥着个鸡腿,咬着上面的鸡皮使劲一拽,“啪嗒”一声,一个白色的物什掉在桌面上。

        秧宝愣了愣,伸手捏起来对着光一看,张嘴把刚撕下的一块鸡皮吐了出来:“妈妈,我牙掉了。”

        说罢,下意识地就伸舌·舔了口,咸咸的,肯定流血了。

        秧宝心理有点紧张。

        沐卉放下碗筷,托着秧宝的下巴看了看,掉的是颗上门牙。

        伸手将人抱起,沐卉带她去外面漱口,边走边安慰道:“不怕,过段时间就长出来了。”

        懿洋已换到大牙,竟革的门牙刚长齐,秧宝见过大哥小哥掉牙,缓了缓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我明天要戴口罩上学。”

        沐卉失笑:“怕丑啊?你们班的小朋友不是有好几个豁牙子吗?”

        秧宝想到自己现在也跟他们一样了,瞬间不美了!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8248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