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7章 第107章

第107章 第107章


“颜叔、秧宝,  这两套房是我战友托我代卖的,一套是他家老宅,另一套是他们村五保户的房子。五保户前年没了,  队上的干部听说我战友他爸要卖老宅,就让他帮忙一块儿卖掉,  得点钱,  贴补贴补给队里添台拖拉机。”

        颜明知听着微微松了口气,在村里买房,怕的就是欺生,有吕季同他战友一家在,这一点倒不用担心了。

        经过食品商店,  颜明知下车进去称了两斤桃酥,  两斤沙琪玛,两斤什锦糖,两条中档香烟,  两瓶老白干和一条火腿。

        这时还没二环路,两套房子说是在郊区,  其实就在朝阳门外。

        坐出租,  40多分钟就到了。

        “颜叔、秧宝,咱们先去我战友家。”

        石永春是吕季同带的最后一批兵,前年退伍,在朝阳区派出所户藉科工作,  因为离家近,  一家人都随父母兄弟住在村里。

        来前吕季同给他打了个电话,他估算着时间,  早早就在村口等着了。

        看着远远来的出租车,  石永春兴奋地一边跑着迎了一上来,  一边大声叫道:“营长、营长。”

        吕季同笑骂了声“这个憨子”,摇下车窗,笑道:“别往跟前跑了,站在那儿等着吧。”

        土路,坑坑洼洼的走得慢。石永春没听他的吩咐,跑到近前,抬手敬了个礼,声音沙哑道:“营长!”

        车子在他身旁停下,吕季同推门下车,抬手回了个军礼,伸手抱着他拍了拍:“哈哈……几月不见,你小子又壮了。”

        颜明知付过钱,提着东西和秧宝下车,拆开一包什锦糖给围拢过的孩子们发,一人两三颗。

        秧宝帮忙取出一包烟,撕开封口,撒给路边干活的农人。

        司机倒车离开后,吕季同揽着石永春走到忙活完的颜明知和秧宝面前笑道:“颜叔、秧宝,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战友石永春。”

        颜明知伸手:“石同志,你好。”

        石永春看颜明知气质儒雅,一身西装,彬彬有礼,下意识地在衣服上搓了下手,才与之相握道:“颜叔你好。”

        秧宝跟招财猫似地抬手招招:“石叔叔好。”

        石永春看着秧宝脸上的口罩:“秧宝好,感冒了吗?”

        吕季同哈哈笑道:“掉牙了,小丫头怕丑。”

        这样的孩子石永春还是第一次见,“土路不好走,叔叔抱你吧?”

        秧宝摇了摇头,跟着爷爷身旁道:“我爸妈在云省当知青时,我们家住在大山深处的农场,那儿的路才难走呢,还有很多小朋友没有鞋子穿,经常打赤脚。”

        石永春接过颜明知手里的两大兜礼物和火腿,冲旁边吃糖的一个孩子道:“石头,你爷爷在家吗?”

        石头的爷爷是村长,要看五保户的那套宅子得找他拿钥匙。

        “在,我去叫他。”说罢,小家伙转身跑进了村子。

        两套房就在村头,相距不远,中间隔着一大片荒地。

        石永春将礼物递给闻声过来的二弟,带颜明知他们先去了自家的院子。

        老宅子,占地挺大的,颜明知估算了下,一亩地大小,六百多个平方米。

        五间泥草房,破破烂烂的已经不成样子。

        院子里种的蔬菜长的倒是不错,郁郁葱葱。

        听石永春的意思是,他原来有个小叔,当年被人拉壮丁,一去再无音讯,他爷奶不信人没了,一直为他守在这里,直到十年前,二老先后离逝,也没将人等回来。

        长年不住人,这房子渐渐就破败了。

        颜明知怕日后人家子孙找回来:“那这宅子其实是你叔的?”

        石永春摇了摇头:“我小叔早就消户了,这宅子在我爷奶走后,就分给了我。我家老大今年六岁,明年上小学,我们村小学的教育水平……实在不咋样,我和我爱人想在我工作的附近买两间屋子,把孩子的户口转过去,在城里上学。”

        两间屋子最少也要七八百,本来他有一笔退伍费,只是去年老娘生了场大病,这钱就掏空了。

        没一会儿村长来了,几人寒暄后去了五百米外的另一套院子,这套房子保护的倒是不错,三间泥砖混建的房子,虽说已经二十多年了,收拾收拾倒还能住。

        两人也没多要,1300元/套。

        主要是占地面积大,离市区也不是太远。

        秧宝最满意的是房前有一个大大的池塘,岸边种着柳树、槐树、构树等,塘里养着荷花,已有几朵盛开在田田荷叶间,鸭子、鹅在荷叶间穿梭,啄食着鱼虾水草。

        颜明知指指两套房子中间的荒地:“那一片卖吗?”

        村长看两套房颜明知连个价都没还,又听吕季同说他是京大的教授,心下好感倍增:“颜教授要,我给你八百。”

        秧宝也看中那片荒地了,到时两座房子推倒重建,泥土院墙一拆,重新拉起,把那片荒地扩进去,趁着春末,夏未至,先种上几颗果树,开耕后,再撒些青菜,养上鸡鸭,田园生活不要太美。

        只一点,她带的钱不够,缺了四百。

        颜明知摸摸孙女的头,小声道:“爷爷先借你。”来前,他就想到了这一出,遂兜里揣了一千。

        “谢谢爷爷。”

        商谈好,几人转去村委会办公室,颜明知接过孙女的书包,点了2100元给会计,另数了1300元给石永春。

        这会在农村买房,是没有房产证的,只有买卖合同和村委会开的证明。

        而吕季同就是这个见证人。

        从办公室出来,几位村干部和颜明知等人一起去石永春家。

        石永春的爱人和母亲早早在家备好了酒菜。

        饭桌上,颜明知给几位干部各碰了下杯,一轮酒喝过,他向村里提出招工,大致说了下院子的改建方案,五保户那三间屋子留着当杂物房或是仓库,另五间推倒,整片连起来的院子中央,起五间正房,东西厢各两间,院墙拉高至两米,院内一西一东两口井得让人淘淘。

        砖瓦他会让人在一周内运来,房子、院子的设计规划图,他改天送来。

        工程的监督,交给了石永春他爸,日后院内的种植养殖和维护也交给他们老两口。

        吃完饭又坐了会儿,颜明知便提出了告辞,带来的礼物石家留一部分,剩下的给几位村干部分分。

        石永春他妈,摘了两背篓蔬菜,捉了两只鸡,两只鸭子给颜明知和吕季同。

        村长等人要回家捉鸡捉鸭给二人提上,被颜明知、吕季同拒绝了。

        石永春赶着驴车送三人去朝阳门坐车。

        进了城,颜明知邀请吕季同来家坐坐,尝尝宋梅香做的点心。

        吕季同有段日子没见颜东铮了,闻言便没拒绝。

        出租车在棉花胡同34号停下,秧宝抱着自己的书包率先下了车,噔噔跑进门,扬声叫道:“爸爸、妈妈——”

        颜东铮和沐卉不在,去新宅子看装修进度了。

        秧宝有点小失望,掏出合同和村委证明,朝懿洋他们晃了晃:“大哥你们看,我的房子。”

        懿洋放下手里开好的木料,接过来看了眼,总面积有一千八百多平方米:“花了多少钱?”

        “三千四。”

        “还行。”主要是位置好,离朝阳门近。

        秧宝放下书包,取下口罩,接过宋梅香递来的奶茶,坐在小凳上,翘起小脚脚,美滋滋地喝了口:“可惜的是不靠山,不过,有一片大大的池塘,我准备买些鸭子、鹅来养。”

        子瑜好笑道:“你还打算过去住啊?”

        “寒暑假住过去,体验一下田园生活。对了,我听石叔叔说,夏天可以钓鱼钓虾,冬天可以滑冰。”

        “冬天去后海滑冰可不比那儿爽。”

        “切,你懂什么,在村子里玩耍跟城市里的体验能一样吗?”

        两人斗着嘴,颜明知和吕季同提着一篓菜,一只鸡和一只鸭进来了。吕季同的那一半放在了大门内的墙角。

        宋梅香接过鸭子掂了掂,笑道:“这是三年的老鸭子,不下蛋了,今晚熬老鸭汤吧?”

        要不是秧宝掉了颗牙吃不得辣的,宋梅香都准备做血鸭了,家里大人孩子都爱吃。

        颜明知洗了把手道:“把鸡也杀了,季同晚上在家吃饭。”

        宋梅香应了声,放下鸭子,洗洗手,给两人上茶点。

        秧宝一杯奶茶喝完,收好合同和村委证明,跟懿洋他们说了一声,拿把零钱去胡同里的废品站找陈星海。

        “秧宝,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淘点东西。”钱花得像流水,秧宝有点心慌,她想找些不太值钱的东西,去外贸大厦或是友谊商店外面碰碰运气。

        “小人书在那边,旧家具在这儿……”陈星海带着她转了一圈,挨个区域介绍一遍就去忙了。

        这会儿才下午三点多,秧宝也不急,慢悠悠地逛着,寻摸着。

        极简的盘子,像只有一个果子或是一朵花什么的,她挑了四个。

        镀金的蓝色花瓶她找到一个,有两道裂纹,一个缺口。

        路过碎瓷堆,她见有些瓷片花纹颜色一样,就一个个找出来,拼出一个青花釉里红龙纹玉壶春瓶。

        随之又在墙边的废品堆里,捡到一个颜色掉光光,黑乎乎的瓷佛像,这玩意儿一拿到手,就有一个30多岁,尖嘴猴腮的男子走了过来:“小朋友,我能看看你手中的东西吗?”

        秧宝往身后一背,拒绝道:“不能!”

        男子掏出一把糖:“叔叔用糖跟你换这个小泥人好吗?”

        秧宝下巴一抬,扬声叫道:“星海叔叔你快来啊,有拐小孩的骗子——”

        男子:“……”

        陈星海正在给一位卖旧书报的人称重,闻言放下手中的秤,拎起一根木棍,撒腿冲了过来,对着男子就砸:“丫的,胆肥了,小爷的侄女你也敢打主意。”

        男子一个不备,背上重重挨了两记,气得一边闪躲,一边叫道:“陈星海,你丫的看清楚了,我是拐子吗?”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80754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