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09章 第109章

第109章 第109章


沐卉一句“陆二丫”,  一句“被继父当货·卖的赤脚丫头”,揭开了苏雪光鲜的外表和近十几年来极力想埋葬的过往。

        狼狈之余,苏雪心里升腾起的是滔天的恨意,  她怎么敢?怎么敢如此侮辱自己?!

        说来,  沐卉一个在边疆农场待了十年的泥腿子,  沪市贫民窟出来的贱丫头,刚来京市不过两三个月,  她怎会知道自己的过去,  除了养母、云依瑶,谁会多嘴跟她说这些?

        她就知道,这么多年,  养母从没将自己当成苏家的一份子,  云依瑶对自己的关心,也不过是点面子情。

        可笑,  自己还因为不能生,  一度将俊彦、子瑜当成亲生的来疼,  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自己不跟他们联系,兄弟俩就没一个想起她的,这么久了,一个电话都没有。

        白眼狼!全是白眼狼!

        沐卉说什么苏家二老不要她孝顺,逢年过节,她拎去的点心、水果少了?

        怀着一腔愤恨,  苏雪坐车去了军区大院,  刚登记完,  进了大门,  捂着脸就哭开了,  呜呜咽咽,哭着往苏家走。

        这会儿,大家刚吃过饭,三三两两地在大院里散步、闲谈。

        有刚调过来的,见苏雪哭着从眼前走过,诧异道:“谁家的闺女/媳妇啊,哭得这么惨?”

        在京市军区待的时间长点的,一眼就认出来了:“苏家养女,苏雪。”

        “苏司令?”

        “嗯。”

        “哭的怪可怜的,要不要过去问问发生什么事了?”

        “别多管闲事。”有什么委屈不能到家再哭。

        跟苏家不对付的,自然是巴不得苏雪闹起来:“苏雪,怎么了?受啥委屈了?跟婶子说说。”

        “呜……我妹、我妹妹说我是被继父当货·卖的赤脚丫头。”

        大家惊异地互视一眼,这、这话太恶毒了吧?

        “你妹是?”她不是苏家养女吗,哪来的妹妹?

        有参加国宾馆生日宴的,迟疑道:“不会是沐卉吧?”

        苏雪哭得更大声了,半晌,哽咽道:“她也不是有意的,都是我不好,气不过她说我不得爸妈喜欢,还经常往爸妈跟前凑,跟她争执了几句。”

        哦,姐妹俩争宠呀,那话说得也太毒了。

        不过,想想国馆宾举办的生日宴,大家又不得不承认,苏老的心偏到胳肢窝了,怪不得后来的沐卉想把前面的苏雪一脚踩到泥里。

        苏雪这会儿并不想跟苏家翻脸,反目成仇,眼见目的达到了,吸了吸鼻子:“也是我不好,妹妹刚跟爸妈认干亲,我就跟刘志伟离婚了,妹夫家是书香门弟,有我这么一个离婚的姐姐,确实挺没脸的……”

        离婚在这个年代是不光彩,大家多少能理解沐卉的反应,确也因此把沐卉对苏雪的敌意,以及小肚鸡肠的性子坐实了。

        苏雪一路抽抽答答到苏家,二老刚挂了儿子儿媳的电话。

        “爸、妈,呜呜……”

        苏母板着脸没吭声,一脸冷漠,她自羽是个文化人,有点修养,却怎么也没想到养女是个恋爱恼,张建业害得她大着肚子流产,这辈子都不能再生育。结果,人家一回来,说几句好话,她又折腾起来了,不惜破坏张建业的家庭。

        苏老眉头蹙了蹙,点点对面的小凳:“坐。”

        张妈见她穿得这么少,默默地端上一杯红糖姜茶,退了出去。

        “去找小卉了?”

        苏雪擦眼的动作一顿,呜呜咽咽又哭了起来:“我、我有一周没见俊彦、子瑜了,想去看看,她没让我进门呜……”

        苏母抽了抽嘴角,不想听她哭述,单刀直入道:“你叫张建业离婚了?”

        苏雪一慌,生怕苏母说出断绝关系的话:“我、我没有。”

        “哦,是吗?”苏母盯着她低垂的小脸看了眼,起身道,“我打电话找他问问,没有当然最好,毕竟,我可不想哪天出门,听人说我养的好女儿是破坏人家家庭的坏份子。”

        苏雪握着帕子的手一紧:“妈!我跟他都没见过面……”

        “头发不是他带你去做的?不是他帮你选的发型?”

        苏雪吓得忙摇头:“不、不是。”

        苏母缓缓坐下,扭头跟丈夫道:“我觉得部队也该清一清了,像那种不忠于家庭或是故意破坏军婚的,这次裁军就该趁机清理出队伍。”

        苏雪瞬间恨得咬牙切齿,这是恨不得将她和张建业一巴掌拍到泥尘里。

        苏老将养女的神色看在眼里,刚要回答,就听张栋道:“苏老,徐副司令、周军长来了。”

        “请。”

        “老苏,”徐副司令大步进来,“小雪怎么了,我怎么听大院里的人说,被你新认的干闺女欺负了,你这老家伙,偏心可要有个度啊。”老伙计刚调过来,就传出偏心干闺女亏待养女的话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苏老淡淡地扫眼苏雪,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哦,外面说小卉怎么欺负她了?”

        周军长跟苏雪的父亲是老乡,一块参的军,早年同在苏老身边当过一段时间的警卫:“苏老,沐卉这次有点过份了,怎么因为小雪跟刘志伟离婚,就欺负人,骂她是被继父当货·卖的赤脚丫头。”

        “难道不是?”苏老声音极淡。

        苏雪脸一白,指甲深深掐进了手心的肉里。

        徐副司令诧异地看了眼父女俩,没想到,苏老会这么不留情面。

        周军长失望地叫道:“苏老……”

        “呵!”苏母冷笑一声,“徐副司令、小周,你们要为苏雪出头,有去打听核实事情的经过吗?小卉一家来京近三个月,你们问问苏雪先前可有去过颜家拜访?早不去,晚不去,偏偏今天去,为什么?”

        不待两人回答,苏母又道:“那是因为,她离婚时,我跟她说,她要敢破坏张建业的家庭,跟他结婚,我苏家就没她这个女儿。现在,张建业为了她,要跟妻子离婚了……”

        徐副司令脸一沉,看向苏雪的目光都带着冷意,太不检点了,破坏军婚,可是大忌。

        周军长惊异间,难掩失望。

        苏雪一慌,哪敢承认:“妈,我没有,我没有破坏张建业的家庭,我没有,你别听沐卉胡说。”

        “是不是胡说,去你做头发的理发店一问就知。”苏母说罢,一指苏雪的大波浪长发,“她的头发是跟张建业一起做的,发型是人家帮她选的。”

        苏雪这会儿恨死沐卉了,八婆,嘴咋这么贱呢,肚子里存不了一点货,跟鹦鹉学舌似的什么话都跟养母说,告状精!

        “你们也知道,正初年前刚帮张建业平·反。这时,他跟妻子离婚娶苏雪,身上的军装是别想穿了。苏雪去找小卉,是想请她帮忙说和,让我们放下芥蒂,接纳张建业。当然,能把离婚的过错推给苏雪,帮他铺平道路,送他上青云更好。小卉性子硬,眼里容不得沙子,自然不愿,争执间,言语可能有点不当。可她也是心疼我们老俩口,要不然,她管苏雪呢,她一个大学生,能不知人言可畏?”

        苏雪的冷汗都下来了:“我没有……”

        徐副司令怒道:“你没有什么?是没有跟张建业来往,还是没有让他为你离婚?苏雪,你也是军人,破坏军婚,你知道是什么性质吗?”

        “话,我今天就撂下了,”苏母强硬道,“苏雪要是胆敢破坏张建业的婚姻,跟他结婚,我苏家就登报跟她断绝关系!”

        周军长一惊:“嫂子!”

        苏老跟着表态道:“这也是我的意思。”

        周军长还待要说什么,徐副司令拍拍他的肩:“这种人,你管她死活。”

        叫他说,苏家就是待苏雪太好了,惯得她自私自利,鬼心眼一堆。早年出了那事,就该趁机跟她断了关系。

        周军长定定地看向捂着脸嘤嘤哭个没完的苏雪,深深叹了口气,他记得老陆还活着时,兜里走哪都揣着一张照片,雪团一般的女娃娃,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早年,苏老刚将人接过来时,虽瘦弱、内向,看人怯怯的,却是再善良不过,家里的孩子落水,是她不顾生命危险下去救上来的,为此,还大病了一场。

        这般想着,周军长开口道:“苏老,我跟老陆是战友,同乡,朋友。当年,大娃落水,还是苏雪用半条命救起的。这孩子今儿做的事,我知道让你失望了,你看这样行吗?把她过户给我。”

        大家一愣,徐副司令更是气得踢了他一脚,找事呢,这算什么,不知道的还当苏家容不下她哩。

        “我不要!”苏雪尖叫道,“我不要,爸妈,我是你们的闺女,我不要离开你们。”

        苏母嘲讽地勾了勾唇,老头子是大军区的司令,周凯只是第十x军军长,中间差着几级呢,苏雪能愿意才怪呢。

        周军长张了张嘴,半晌,颓然道:“对不起,是我想当然了。”

        苏老摆摆手:“时间不早了,都回去吧。苏雪,让张栋送你回部队,记住我跟你妈的话,若违背,别怪我不留情面。”

        将人送走,苏母立马让张妈出去,打听打听苏雪都在大院胡说什么了。

        苏老安慰地拍拍她的手:“别急,清着自清。以后,让小卉多带着孩子们过来住住,时间长了,大家知道小卉的为人,就不会说什么了。”

        话是这么说,张妈打听回来,苏母还是气得不轻,伸手拧了老头子一把:“叫你好心收养女娃娃,看,养成仇了吧!”

        “不是你一直想要个闺女吗?”

        “我想要的是沐卉这样爽利,有啥说啥,大气不作的闺女,是秧宝那样软糯糯的小乖宝。”

        软糯糯的小乖宝,这会儿玩疯了,她和竟革都是第一次放风筝,哎呀太好玩了,转着线轴,红红绿绿的蝴蝶风筝越飞越高,跃过小哥的蜈蚣,小豆子的金鱼,小花的凤凰,在大片的晚霞中,渐渐成了一个小点。

        “秧宝、竟革,回家吃饭了。”沐卉过来叫人。

        王大海忙道:“秧宝,收线喽。”

        秧宝紧紧盯着天上的小点,小手不停,继续放着线:“我还不饿。”

        王大海蹲在她身边劝道:“家里有客,你忘了——吕叔叔,作为主人,咱不能让他一直等着我们吧?”

        秧宝没吭声,线轴又放了几圈,扯着往前跑道:“哈哈……看我的蝴蝶飞的最高。”

        竟革跑过来跟妹妹汇合。

        沐卉走到近前,取过秧宝手里的线轴,飞快收起了线。

        秧宝嘟了嘟唇:“妈妈,我还没玩够呢。”

        “明天再玩,我听你爸说,你要给李奶奶送小鸡馒头,再不回去,馒头就凉了。”

        “好吧。”

        回家,放好风筝,秧宝洗洗手接过宋梅香递来的一盘小鸡馒头去隔壁。

        李老太家住在四合院最里头的三间大北房,房外宽阔的走廊,一头被改成了厨房,一头加盖,成了个小屋,住着她刚从东北回来的小儿子。

        秧宝穿过大门,直接步入二进院,为了占地方,多住人,影壁  、垂花门早些年就被拆除了。

        “秧宝,你端的什么?”小豆子闻着带了豆沙的面香,嘴馋道,“给谁送的?”

        “小鸡馒头,给李奶奶送的。”地面坑坑洼洼,有些地方还积着水,秧宝低着头,小心地注意着脚下,没看到小豆子的表情。

        “我帮你端。”不等秧宝回答,小豆子已伸手取过她手里的盘子,快步跑向了北房,“李奶奶、李奶奶,秧宝给你送小鸡馒头了。”

        李家正在吃饭,李老太闻声出来,笑道:“秧宝来了,快进屋,李奶奶炒了木耳鸡蛋,秧宝吃点吧?”

        “不了,家里等着我哩。”秧宝站在台阶下,没往前。

        李老太见此,没强留,接过盘子,就着廊下的灯光,打量眼精致似点心的小鸡馒头,赞道:“秧宝手真巧,这小鸡做的跟真的一样。”

        秧宝不好意思地抓抓脸:“没有宋姨做的好看。”

        “比我家大妮强多了。”李老太说着,抓了个给小豆子,进屋腾出盘子,抓了把儿子带回来的黑木耳放在盘子里,还给秧宝,“改天过来玩。”

        “嗯,李奶奶再见。”

        小豆子一口咬下小鸡头,又香又甜又软,再咬一口,面皮裹着红豆沙,又是别样一种风味:“秧宝,好好吃哟。”

        “面皮里放了早上喝剩的牛奶,白糖和鸡蛋,当然好吃。”秧宝说着,朝他挥了下手,“走喽。”

        出了大门,就见颜东铮等在门口,接过秧宝的盘子,将人抱了起来:“李奶奶喜欢吗?”

        “喜欢,说我做的跟小鸡一样好看。”

        颜东铮笑笑,跟着赞道:“嗯,我家秧宝就是手巧。”

        “嘻嘻……我还给杨老师做了一大一小两个寿桃,可漂亮了。等爸爸过生日,我跟宋姨学做长寿面,熬高汤,给你下面吃。”

        颜东铮心里暖暖的,偏头亲了下闺女:“好,爸爸等着。”

        说话间,父女俩到了餐厅门口,放下盘子,洗洗手入座吃饭。

        小鸡馒头桌子正中摆了一盘,说来,这还是秧宝第一次做饭呢。

        大家一人夹了一个,小小的,两口就吃完了,各个赞不绝口,夸得秧宝小脸红扑扑的,笑得牙床都露出来了,这会儿也不怕大家看到她的豁牙子了。

        吃完饭,又说了会儿话,吕季同带着包小鸡馒头和石永春家送的鸡鸭菜,骑着家里的三轮车走了。

        紧跟着陈星海也告辞离开。

        秧宝牵着爸爸的手去杂物间看自己下午买的东西,颜东铮挨个看过,拿来工具,小心地打开雕花木盒,揭开油纸,是块红红的泥状物,刮了点碾开,朱红发亮,鲜艳夺目,带着点油性。

        “爸爸,这是捏泥叫的红泥吗?”

        “不是,龙泉印泥。”颜东铮揽过闺女,指着印泥给她科普道,“康熙年期三大印泥,分别为常州龙泉印泥,杭州西泠印泥和福建漳州八宝印泥。据文献记载,龙泉印泥在乾隆年间,屡屡被选为贡品。其制作方法极为复杂,主要材料……”

        讲解完,颜东铮仔细将印泥封好,清理干净外面的泥尘,又好生保养一番,递给闺女:“收着吧,回头,爸爸给你刻个小印章,日后秧宝在画画,就可以用它了。”

        秧宝把玩着小木盒:“爸爸和爷爷不用吗?”

        “爸爸和爷爷用时,再找你借。”

        “嘻嘻……好。”

        拿起毛刷,颜东铮清理小泥人,所有泥污除去,露出来了它本来的面目,一尊藏传佛教的佛像,宽肩束腰,发盘高譬,头带五叶冠,冠上的宝石由红、绿、蓝釉装饰而成,祼·露的皮肤是以纯金粉制作的金釉……

        乾隆年间的景德镇窑粉彩瓷佛像。

        颜东铮递给闺女:“拿着,等会儿摆在你房里的博物架上。”

        秧宝接过来看了看:“不值钱吗?”

        颜东铮失笑:“看放在谁手里了。”小丫头摆在屋里那真就是一个摆件,可要送给爱佛之人,那就是珍宝。

        其他物件,颜东铮暂时没有清理修补,抱起闺女买回的木头看了看,是沉香里最好的品种——奇楠。

        拿刀刮去腐烂的部分,取了块完好的。

        早先,得到那根沉香床腿时,颜东铮就想制一味香丸,药材早已备齐,只是一直没时间,这下好了,用手里的这块奇楠,郊果会更好。

        颜东铮用石臼碾磨成粉,配以十几种药材,熏制、取汁、烘干等数十道工序,制出了十九枚香丸,颜东铮给它取名《思眠》。

        留下四枚,剩下的他用琉璃厂买来的一个玉瓶装好,翌日,让王大海给季司令送去。

        老爷子压力大,已有些时日没休息好了。

        听警卫小李道,有时刚睡下,没一会儿就起了,睡不踏实是一方面,主要还是想的事多,大脑过于活跃,失眠了  。

        小李拿到玉瓶,没敢第一时间给季司令用,先让保健医生给验了验药性,再找人试了药效,才在季司令躺下时,放了一丸在香炉内隔火熏烤。

        淡淡的,极为清雅的香味袅袅地从香炉内飘出,安神,定气,愉悦,季司令被这种氛围包裹,慢慢便清空大脑入睡了。

        小李隔着道门,听着屋内季司令轻微的呼噜声,和保健医生互视一眼,缓缓露出抹笑容:“效果真好。”

        前后,不过两分钟。

        “看看能不能一觉到天明。”

        两人搬了躺椅守在门外,这一守就到了天麻麻亮,季司令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愉悦,精神饱满。

        小李一个激灵跳起来,“叩叩”敲了敲门。

        “进来。”

        “季司令您醒了,感觉怎么样?”

        “特别好。”季司令扫了眼屋内一角放的香炉,“哪找的香?”

        保健医生过来帮他检查身体,小李回答道:“颜东铮让人送来的,说是他亲手制的,名叫《思眠》,一起送来的还有香方。”

        季司令哈哈笑道:“这小子,有心了。”

        说罢,转头问保健医生:“这样一张香方,若是买得多少钱?”

        “无价之宝。”运作得当,单凭这一味香,都可以办厂了,可惜的是,奇楠香和另几味药材,价高难求,只能走高端路线。

        季司令想了想,跟小李道:“你回头问问东铮,要不要卖。若要,你帮他跟药厂或尚明堂牵个线。”

        小李点头应下,当晚就抽空来了趟颜家。

        颜东铮听他说明来意,选了尚明堂,公私合营后,尚明堂归为国有,并于1957年开了中药提炼厂,开创了中药西制的先河。

        跟尚明堂制药厂的厂长接触过,颜东铮选择了药方入股,与之同时,他又写了五张保健香方,功效分别为宁神,醒脑提神,静趣,解郁和静志养心。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77602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