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10章 第110章

第110章 第110章


清洗干净,  好生保养一番的宋代龙尾鱼子纹蝉形砚虽还是灰朴朴的,可也露出了几分透明的水晶本质。

        秧宝为显郑重,特意让爸爸带她去学校附近的废品站拉了车木料,  有金丝楠木、大红酸枝、紫檀和黄花梨。

        对比了番,秧宝选了金丝楠木,  让爸爸帮她做了个雕花小盒,  配以黄铜片的锁扣和从废品站找来的长条小铜锁,  内衬红绸,装上砚台,  系上红丝带,晚饭后抱给爷爷。

        秧宝将用红线穿的小小一把钥匙递给颜明知,嘻嘻笑道:“爷爷,  您打开看看。”

        这么郑重啊!

        颜明知望眼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和苏家兄弟,  唇角一翘,  解开红丝带,捏着钥匙打开黄铜锁,  掀开盒盖。

        他对文物虽没有研究,却也看出来了,盒子里的砚台不一般,拿起来仔细打量一番:“这是哪个时代的东西?”

        “宋代的龙尾鱼子纹蝉形砚,”颜东铮摸了摸女儿的花苞头,  莞尔一笑,“若是过几年出手,两个四合院也买得。”

        颜明知放回砚台,  点了点孙女的鼻尖:“你爸爸的话,  听到了吧,  后悔不?”

        秧宝摇摇头:“送给爷爷的东西,  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哈哈……好,那爷爷就收下我们秧宝的这片心意,我会好好珍藏的。”

        秧宝眨眨眼:“不用吗?”对她来说,东西贵贱,要看它的用途。

        “这么好的东西,爷爷可舍不得。”

        “哦~”

        子瑜弹了下她的刘海,提醒道:“古董是用来收藏的。”

        “那我改天再帮爷爷买一个普通的石砚。”

        收起砚台,颜明知问儿子明天可以动工吗?

        郊区小院的砖瓦已经运过去了,本来颜明知是想用侨汇券打通土产门市,找他们买砖瓦的。

        结果,颜东铮去了趟小石村,见屋前就是池塘,宅院占地面积又颇大,带着闺女选了江南水乡的宅院风格。

        青砖青瓦,前面门窗长廊一率木制结构,院内是假山水榭,小桥流水人家。

        于是,这几天,他让周长生、范明阳带人满京市偷偷购买拆下来的旧砖旧瓦山石木料古董旧物。

        一车车运去了小石村。

        “可以。”房子的结构建造,他找的是京大研究古建筑的张教授,不用他怎么出面,经常派个学生下去看看就成。

        老教授刚平·反回来几个月,人瘦得一把骨头,颜东铮听学生说他休息不好,时常做噩梦,又制了20枚《思眠》送他,大米、白面各扛去20斤,顺便提了2袋奶粉,2瓶麦乳精,一条火腿,两只风鸡,水果蔬菜一竹篓。

        张教授不敢收,也不想收,觉得礼太重,颜东铮直言拜师礼。

        从此,隔三差五,便去听堂张教授讲的课,照顾一下他的生活。老人出事后,爱人跟他离婚,儿女都跟他划清了界线,如今是孤家寡人一个。

        秧宝很喜欢这位张爷爷,人特别慈祥,对她的一万个为什么,极有耐心地一一讲解,还手把手地教她做了水榭的建筑模型,跟她说建筑史。

        颜东铮捏颗樱桃喂闺女:“明天先让周长生、范明阳过去,在本村招几个人把院子里的五间泥草房推了,荒草拔掉,打地基。”石永春家种的菜,这几天已经收了,或晒干,或制成了酸菜。

        一家人又说了会儿话,各自洗漱休息。

        秧宝躺在爸妈中间,双手枕在脑后,翘起小脚脚,偏了偏头:“爸爸,明天比赛,你有把握吗?”

        “篮球是多人运动,光爸爸一个有把握没用,得看整个团体。最近,你张伯伯的心全在宿舍的修缮上了。”

        许天宝倒也是个能人,几顿饭就将张铭拿下了,主动挑起了宿舍修缮的大梁,天天带着一帮学生干得热火朝天。

        一层宿舍楼一结帐,大家看到钱了,积极性更高,想来要不了多久,校内的活就能干完。

        薄薄的棉被被秧宝翘腿顶得透风,沐卉帮女儿放下腿,理好被子。

        秧宝小身子一滚,扑进她怀里:“妈妈,你们什么时候举行运动会?”

        “下周。”

        “你报了什么?”

        “长跑、短跑。”

        秧宝失落地叹了口气:“小哥也报了长跑、短跑,我们吴老师说我太小了,不用报什么项目。其实,我比王研研跑得快多了。”

        沐卉想起那个肉嘟嘟的女孩,笑道:“她报了什么?”

        “举重。”

        “挺适合她的。”拍拍闺女的背,沐卉安慰道,“明年咱们早早准备。”

        “嗯。”秧宝举起自己跟莲藕似的一节节胖乎乎的小胳膊看了看,“我明年报羽毛球和游泳。”

        “好,妈妈陪你练。”

        颜东铮拉灭灯,揽过妻女:“不早了,睡吧。”

        附小的运动会要比京大晚几天。

        翌日,秧宝一身运动装,小白鞋,高马尾,戴着遮阳帽,手拿杨圆圆帮忙用彩纸做的手摇助威花,拉上王研研、朱慧慧一起特意排了拉拉舞,抱着懿洋录的拉拉队队歌,请假过来给爸爸加油,助威。

        录音机往台阶上一放,按下开启键,秧宝快速跟王研研、朱慧慧并排站好,双手摇起助威花,蹦跳道:“爸爸冲啊,加油、加油,法律系篮球队最棒、最棒……”

        第一次见拉拉队,大家惊讶之余,纷纷捧腹大笑,太可乐了,哪来的怪点子,加个油,还专门编了支舞。不过,还别说,真带劲,领舞的娃娃最小,蹦哒的最欢,像一个小太阳,火力四射,看着就充满了喜庆。

        王研研边跳,边跟着乐。

        朱慧慧内心窘迫不已,一张小脸胀得通红,双唇紧抿,跳到最后都同手同脚了。

        球场上,张铭边跑边哈哈笑道:“班长,你家秧宝真逗!”

        颜东铮也没想到闺女会来这一出,偏头看了眼,“别分心,冲上去劫球。”

        小家伙都这么卖力支持了,不赢球,颜东铮都觉得有点对不起闺女。

        一段舞跳完,秧宝关掉录音机,拉开书包,给王研研、朱慧慧各拿了瓶北冰洋汽水。

        朱慧慧拿着汽水转身就走:“任务完成,我先走了。”

        王研研举举开瓶器:“诶,汽水还没打开呢。”

        朱慧慧充耳不闻,三两下穿过人群,飞快朝家属院跑去——太丢人了!

        王研研“切”了声:“都当班长两年了,还这么害羞。”

        秧宝吨吨喝下半瓶汽水,拉过书包,掏出包点心打开,请王研研吃。

        “咦,怎么不跳了。小朋友,再来一段。”身后有人叫道。

        秧宝回头看看:“等会儿,我们歇歇。”

        王研研不解道:“不是说只跳个开场舞吗?”

        “多打打劲,说不定我爸爸就赢了。”秧宝目露期待。

        “行,加价。”

        “加什么?”

        “小鸡馒头十个。”

        “成交。”秧宝举手跟王研研击掌。

        球场上,颜东铮接住张铭转来的篮球,躲过拦截的人,一个飞跃将球投了进去。

        “好!”四周的男生齐齐站了起来,欢呼,“法律系加油!”

        秧宝跟着兴奋地跳起来:“哇!进球了进球了,我爸爸进球了。”

        放下汽水点心,秧宝抓起助威花大声叫道:“我爸超捧,我爸是超极无敌投篮高手,超世纪大英雄……”

        众人大笑,打个球,怎么就成超世纪大英雄了。

        “她爸是谁呀?”

        “呐,朝这边走来的法律系——颜东铮。”

        休息两分钟,秧宝忙放下助威花,掏出保温杯、白毛巾给颜东铮送去:“爸爸,喝水擦汗。”

        颜东铮抱起闺女亲了口:“请假了?”

        “嘿嘿,下节是劳动课。”

        颜东铮好笑地点点闺女的鼻头:“这节呢?”

        “自然课,去西山采集土壤树叶,我们跟老师请假了,小哥去了。”

        张铭快步跑过来:“秧宝,给伯伯带水了吗?”

        “书包里有汽水。”

        张铭跑过去拿了瓶,打开就喝。

        颜东铮放下闺女,拧开保温杯,喝了两口薄荷菊花枸杞水,擦了把汗,拍拍她的头:“刚喝了汽水,别跳了。”

        秧宝接过东西,乖乖地点点头。

        最终,颜东铮等人以一分之差跟对方拉开距离,赢得了这场比赛。

        秧宝高兴的舞着助威花边跳边用闽南语唱道:“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张铭开心地抱起秧宝往上一丢,伸手接住,转了几圈。

        吓得秧宝尖叫一声,忍不住咯咯笑道:“张伯伯我还要举高高。”

        张铭扬臂又丢了几次,秧宝乐疯了,太刺激了。

        颜东铮收起录音机,提起闺女的书包,摸了摸王研研的头:“我带秧宝去旁边看比赛,去吗?”

        另一边就是长跑、短跑、举重等项目区。

        施大花、曹孔敏参加的长跑,费元元是短跑,任健参加的是男子短跑。

        王研研点点头,一手点心,一手汽水跟上。

        将人带到赛道边班级同学所在的地方,颜东铮带着张铭去小卖铺买崂山瓶装矿泉水,一人用自行车带回来两箱。

        秧宝帮着分,先抱了两瓶给刚比赛完的施大花、曹孔敏。

        费元元弯腰抱了下秧宝:“我要下场了,秧宝给我个祝福吧?”

        “费姨第一!”

        揉了把秧宝的头,费元元放开她,踌躇满志地站在了起跑点。

        秧宝忙打开录音机,甩着助威花喊道:“费姨加油、加油,勇夺第一!”

        施大花一口水喷了,捂着肚子乐道:“哈哈……秧宝你太可爱了。”

        曹孔敏戳戳她红扑扑的小脸,控诉道:“秧宝你偏心,方才我和你施阿姨比赛,你咋没有过来给我们跳舞?”

        “我给爸爸和张铭伯伯助威去了。”

        张铭笑道:“我可没听你喊我一声,耳边听到的全是什么‘爸爸加油,你最棒,超极无敌投篮高手,超世纪大英雄……’”

        施大花笑倒在了地上:“班长,你在秧宝心中真是无敌了!”

        颜东铮扬眉:“那是。”

        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后勤工作交给张铭等人,颜东铮带秧宝去附小接竟革。

        哪知刚走没多远,就见一群人抬着下身血流不止的杨圆圆从家属院冲了出来。

        秧宝吓得一哆嗦:“爸爸。”声音都颤了。

        颜东铮回身抚了下闺女的头:“别怕,爸爸过去看看。”

        说着,放下秧宝,骑了过去:“叫救护车了吗?”

        一位妇人看过来,愣了下:“没、没有。”

        颜东铮微微蹙了下眉,下车道:“有会骑三轮的吗?车子借给你们。”

        一位男子忙上前道:“我会。”

        颜东铮把三轮车给他,问道:“去哪家医院?”

        “京大医院,离得近。同志,你住哪?等会儿我把车子给你送回去。”

        “帮我放在附小的车棚里吧。”

        “好咧,多谢。”

        目送一群人急忙慌地走远,颜东铮回身抱起秧宝顺了顺小家伙的背:“没事了,别怕。”

        “杨老师是要生小宝宝了吗?”

        颜东铮点点头,抱着女儿去附小接上竟革,坐公交回家。

        小家伙显然在西山玩得不错,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跟妹妹说着西山的鸟呀树呀花的。

        颜东铮见秧宝发白的脸色缓过来了,微微松口气。

        三人到家,宋梅香正在宰鱼。

        秧宝过去看,大大的陶瓷盆里不但养着数条大草鱼,还有虾、黄鳝和螺丝:“宋姨,怎么有这么多鱼?”

        宋梅香一刀剖开手中草鱼的肚子,笑道:“大鹏爸爸送来的。”

        “刘伯伯从凤林县回来了?”

        “嗯,回来办酒席。昨天他和你周阿姨在凤林县结婚了。”

        “啊,这么快!不是说五一吗?”

        “你周阿姨想五一回她娘家再办一场,所以,就提前了。”

        “哦。我还想着,这回我能当花童了。”

        宋梅香看小家伙有点失落,忙转移话题道:“你看这鱼又大又新鲜,春季呢,吃的就是一口鲜,宋姨给你做鱼丸好不好?然后,再来个醉虾,爆炒黄鳝,五香田螺。”

        “我想吃香辣田螺,鳝丝面。”

        “好,宋姨给你做。”

        “我帮你烧锅。”秧宝主动道。

        “不用,家里的柴都是你王伯伯劈好的,填上一两根能烧很久,用不着你添乱。放风筝去吧,玩一个小时回来吃饭。”

        那好吧。

        秧宝从杂物房拿出风筝,哒哒跑到后院唤上竟革,推着俊彦,三人很快出门去了菜市场旁边的空地。

        没有王大海帮忙将风筝放上天空,兄妹俩在苏俊彦的指挥下折腾了好久,才勉强让手中的风筝升高。

        沐卉载着懿洋、子瑜回来,听到刘志伟和周若蕊明天在京都大饭店办酒,也不免有些诧异:“怎么改日子了?”提前了两天。

        宋梅香摆好饭,撩起围裙擦了把手:“说是周家那边希望他们回去再办一场。”

        “哦,挺好的。”沐卉洗洗手,侧耳倾听了下,后院没有秧宝、竟革的声音,“秧宝他们呢?”

        “放风筝去了。”

        懿洋将书包交给子瑜:“我去叫他们。”

        刚一出门,就见秧宝拿着风筝,竟革推已经回来了。

        “大哥——”秧宝欢呼一声,将风筝往俊彦腿上一放,撒腿朝懿洋奔了过来。懿洋半蹲下身子,张开双臂,将冲来的小妹揽身抱起,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汗:“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王伯伯不在,风筝放不高。”王大海去小石村了,他要在那边监工,得有些日子不回来。

        懿洋笑笑:“明天大哥帮你放。”

        “嘿嘿,大哥你真好。”秧宝双手揽着懿洋的脖子,亲热地跟他贴了贴脸。

        懿洋亲了下小家伙的额头,快步往家走道:“回家吃饭喽,宋姨做了你最爱的鳝丝面。”

        宋梅香做的鳝丝面又鲜又香,醉虾用的是绍兴的黄酒,鱼丸也是绍兴那边的做法,吃到嘴里,一个字“鲜”!

        秧宝吃了一小碗鳝丝面,五个鱼丸,一些螺丝和醉虾。

        “妈妈,”秧宝放下碗筷,拿帕子擦了下嘴,“我们杨老师今天要生宝宝了。”

        “哦,要送什么吗?”

        “我明天问问朱慧慧、王研研。”

        “嗯。”沐卉没太在意。

        颜东铮却有点胆心,生孩子本就一脚踏进了鬼门关,杨圆圆那模样分明是摔了一脚,若是有个万一,不知会不会给秧宝留下什么阴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夜里,秧宝就做起了噩梦,吓得直叫:“杨老师、宝宝……”

        颜东铮注意着呢,一激灵坐起来,伸手将人抱起来,安抚道:“秧宝、秧宝醒醒,爸爸在呢,不怕不怕哦……”

        沐卉跟着起来道:“怎么了?”

        “下午去附小接竟革,见到杨老师下半身是血地被人从家属院抬出来,吓着了。”颜东铮低声道。

        沐卉伸手接过秧宝,拍了拍小家伙的屁股,气笑了:“秧宝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当年跟妈妈在沼泽边守猎,那么大的蟒蛇一口气吞了俩,也没见你害怕,现在咋了,胆子这么小?”

        秧宝往她怀里扎了扎,含糊道:“那些人我又不认识,杨老师上午听我说要纸花,撑着肚子一气儿给我做了仨。”

        颜东铮抚抚女儿头,帮她转移情绪道:“爸爸给你冲杯牛奶吧?”

        “好。”

        一杯热热的牛奶下肚,秧宝在沐卉精神力的安抚下,没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明天送她和竟革上学,你找人问问,看人有没有事,”沐卉揽着秧宝躺下道,“要是没事,就让人带她去医院看看,省得她一直担心。”

        颜东铮放好杯子,点起一个个灯宫,拉灭灯泡,将母女俩揽进怀里道:“好。”

        翌日送秧宝、竟革上学,颜东铮专门去了趟办公室,找吴老师询问情况。

        吴老师昨天就去看望了,知道是颜东铮借的三轮车(全校就颜家接送孩子骑的是三轮),感激道:“颜同志,昨天真是谢谢你了。医生说,再晚会儿,大人孩子能保一个就不错了,幸亏你把三轮车借给了他们。”

        “人没事就好。昨天秧宝见了血,夜里睡的有点不安稳。吴老师,麻烦你问问看今天有谁去医院看望,帮忙带秧宝过去看看。”

        吴老师迟疑了下,才道:“颜同志,昨天杨老师是被她侄子推了一把,起因是秧宝送的那一大一小两个寿桃。秧宝亲手做的,又那么漂亮,杨老师没舍得吃,找人询问了保存方法,用硫磺熏蒸后,晾干放在卧室的书桌上。她那侄子被公婆惯得有点不像样,偷偷摸摸给拿走了。”

        “真要吃了,杨老师也不会那么生气,那孩子尝了口,没咬动,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抱出去,跟小伙伴们当球踢开了。杨老师见了,能不发火,本来怀孕到后期,孕妇情绪就不稳,结果一家人群起攻之,那孩子更是趁乱从后面猛推了她一把,她情急之下,硬是侧了下身,不然……”孩子真保不住。

        颜东铮没想到还有这事:“杨老师现在怎么样?”

        “右胳膊骨折,大出血,去了半条命,医生说日后不能再生了。这胎是个女孩,她婆家那脸色……”同为女人,吴老师想着真是来气,忍不住抱怨道,“她婆婆还是京大的教授呢,就这思想觉悟……”

        颜东铮略一沉吟:“吴老师,发生了这事,秧宝就不适合去医院看望了,麻烦你等会儿跟她说一下杨老师的情况,尽量真实点。寿桃的事,别让她知道。”

        “好。”送走颜东铮,吴老师去教室唤了秧宝出来,给她说小宝宝多可爱,杨圆圆没事,只是生宝宝伤了元气,要多养几日。

        伤了元气啊,秧宝托着下巴想了想:“那要吃什么补?人参可以吗?我的钱不多了,只能买到人参须……”

        吴老师伸手抱住秧宝,眼里热热的:“秧宝。”

        吸了吸鼻子,吴老师双手扶着她的肩,笑道:“不用人参须,虚不受补。你有这份心,杨老师知道了,不知该有多高兴。等宝宝满月了,老师带你去看她和小宝宝好不好?”

        “现在不能看吗?”

        “现在啊,你杨老师说她和小宝宝不好看,怕给你留下坏印象。”

        哦,这个她懂,就像她掉牙了,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豁牙子一样。

        “好吧,等她和小宝宝满月了我再去看她。”

        “嗯,乖。”摸了摸秧宝的头,吴老师牵起她的手,亲自将她送回教室,见她乖乖坐好,拿起书本朗读了起来,一扫刚来时的萎靡,才微微松口气,转身回办公室。

        王研研瞟了眼门外,见吴老师走了,忙戳了戳秧宝的背:“诶,吴老师找你干嘛?”

        秧宝往前面坐了坐,没理她。

        王研研还待要戳,朱慧慧拿起塑料尺拍了她一下:“读书呢,你别打扰秧宝。”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7637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