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11章 第111章

第111章 第111章


刘志伟和周若蕊办酒的饭店在东长安街王府井南口,  紧临市中心王府井商业街。

        沐卉和颜东铮带着孩子们提前一节课过去,没先去饭店,而是去了商业街,  给新人买礼物。

        年前在沪市,市里奖励的两条羊毛毯,帮吕季同妹妹找工作送给吴老师一条,还有一条被沐卉拎来了。

        因新人双方都是夫妻俩的熟人,  再加上有苏家的关系在,  一件礼物便显得有点薄。

        王府井百货大楼里,夫妻俩带着孩子们逛了逛,礼物还没选中,  竟革先看中双小白鞋,  秧宝挑了组陶瓷娃娃,四世同堂,  20多个造型各异的陶瓷小人,  用精美的木盒装着,上面系着大红的丝绸缎带,  很是漂亮大气。

        “还有这个,  ”秧宝踮起脚尖,指着最上面那对男西装、女婚纱的陶人,  “我要送给周阿姨。”

        沐卉让服务员帮忙包起来。

        秧宝一共有101975元钱,  前几日买房拿出1000元,  去废品站买砚台瓶盘和一大车旧木料用了97元,  五分钱买零食吃了,  现在还剩10块,  刚刚够付陶人的。

        这下,  小荷包里是一分钱都没了。

        秧宝长叹了声,  不算砖瓦和盖房子的钱,她还欠着爷爷四百,大哥、子瑜各一千。唉,什么时候能还上?

        拧着小眉头,秧宝那个愁啊~

        颜东铮看得好笑,伸手将小家伙抱起来:“你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天天就皱着小眉头吗?”小石村的房子盖好后,装修不,家具也要添置吧,还有沪市复式花园的改造,哪哪不是钱。

        秧宝握了握拳:“下午放学,我要找家新的废品站逛逛。”

        “到手的东西你舍得卖?”懿洋可是知道自家小妹,每次都说去废品站淘几样东西拿到友谊商店或是琉璃街找人卖掉,可真到手了,哪一个她又舍得卖了。

        “清以前的不卖,只捐,”这是原则问题,“民国的可以。”想了想,秧宝扭头跟沐卉道,“妈妈,你能帮我找几棵葫芦苗吗?”

        她前天听张教授讲文玩葫芦,知道手捻葫芦越小越值钱,这个她好好养养,说不定能得一两个精品。

        “好,妈妈帮你找人问问。”

        子瑜笑道:“暑假我跟你哥准备办个英语培训班,你要不要入股,赞助几套桌椅或是帮忙打杂?”

        秧宝立马摇摇头:“才不呢,我有正事要做。”

        “哦,”懿洋好奇道,“什么事?”

        颜东铮接过服务员递来的纸袋,抱着闺女往前走道:“云省作协邀我七月过去参加一个少数民族文化研究会,我准备带你妈和秧宝过去玩玩,顺便去趟农场,看看大家。”

        竟革傻眼了:“我呢?”

        “你忘了,”秧宝无语道,“你暑假要参加部队办的少年集训班。”

        是哦。

        竟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一直走到高档瓷器这,大家才停步。

        16世纪晚期,龙泉青瓷——以舞剧《牧羊女亚司泰来》男主的名字“雪拉同”蜚声欧洲。

        建国后,很多国外使节来我国,想要“雪拉同”。

        1957年,总理下达了“恢复青瓷生产”的指示。

        青瓷,通体流青滴翠,玲珑剔透,素雅灵动,沉静莹润,是自然界中最为悦目深情的一抹色彩。

        沐卉喜欢,秧宝更爱,拿起一个小小的杯子不舍得放手——冲菊花枸杞茶应该很美。

        颜东铮挑了两组造型不同的碗盘套装,一套自用,一套给刘志伟和周若蕊当新婚贺礼。

        秧宝举着手中的杯子,一指第二层架上各式大小的青瓷碗:“爸爸,我想要这个杯子和那个高足碗。”

        杯子一套六个,配个茶壶。

        大大小小的高足碗一套八个。

        颜东铮帮闺女全部买下。

        秧宝默默记下花的钱,准备回去给爸爸写张借条。

        “还要什么?”付过帐,颜东铮问儿女和子瑜,俊彦早被张栋接去饭店了。

        几人摇头。

        出了百货大楼,几人步行去饭店。

        没多远,颜东铮和沐卉提着大包小包,竟革蹦蹦跳跳地跑在前面,秧宝牵着懿洋和子瑜的手架着坐飞机,开心得咯咯直乐。

        到了饭店门口,沐卉提着礼物和抱着一对陶瓷娃娃的秧宝先过去,竟革跑去叫来张栋,颜东铮将家用的碗盘和秧宝的陶人放进吉普车后备箱。

        刘志伟和周若蕊在门口迎宾,一同站着的还有伴娘陶萄、周若蕊北外的室友,以及刘志伟的战友。

        颜东铮带着懿洋和子瑜过去,沐卉和秧宝还在门口寒暄。

        政策近来又松动了不少,周若蕊穿的是大红的绣花连衣裙,红丝绒高跟鞋,玻璃丝袜,头发在四联做的,披肩的大波浪,右耳上戴了朵大红的绒花,花蕊由小珍珠串成,花瓣垂下珍珠耳饰若隐若现,腕上戴的是苏母送的那款手表。

        大方得体,精致漂亮,和成熟稳重一身藏蓝西装的刘志伟站在一起,极为般配,似一对璧人。

        礼物递上,互相打过招呼,颜东铮抱起闺女,带着妻儿往里走。

        张栋引着,直接将他们带去了主桌。

        苏母正跟大鹏从西北军区过来的奶奶说话,一见秧宝过来,忙起身将人接到怀里,抱着香亲道:“哎哟,小宝贝多久没见了,有没有想苏奶奶?”

        秧宝揽着她的脖子,左亲一口,右亲一口,迭声道:“想,可想死我了。”

        “苏奶奶也想死小宝贝了。”

        哎呀,肉麻死了!

        沐卉搓了搓胳膊,好笑道:“就十来天没见,你们至于吗?”

        苏母翻了她一眼,笑道:“那可太至于了。星期天没见着孩子们,我这心里啊,跟猫抓似的,做什么都不得劲。”

        “嘻嘻,再过几天我要跟爷爷去沪市,苏奶奶要不你变小吧,我揣在兜里带着你。”

        “哈哈……苏奶奶可没这本事。”苏母抱着秧宝坐下,跟沐卉、颜东铮他们介绍道,“这是志伟他妈,你们叫刘大娘、刘奶奶。”

        秧宝嘴甜道:“刘奶奶好。”

        颜东铮夫妻和孩子们跟着打招呼。

        刘母连连应着,伸手掏出几个红包,挨个儿发给孩子们。

        秧宝嘴一咧,乐道:“我又有钱了。”

        苏母顺了顺她刮乱的刘海:“哦,小宝贝没钱花了?”

        “嗯,还欠了老多外债。”秧宝止不住轻叹。

        看得苏母乐道:“要不要苏奶奶帮你还点?”秧宝借钱买房的事,电话里她听大孙子说了。

        秧宝装好红包,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要自力更生,努力挣钱养活自己、还帐。”

        苏老正喝茶呢,一个没崩住,呛了一口,咳个不停。

        懿洋刚被他拉坐在身边,见此帮他顺了顺背,递块帕子给他。

        苏老摆摆手,止了咳,放下杯子,从老伴腿上抱过秧宝,点点她的额头笑道:“你个小不点,土都铲不起一铁锨,怎么挣钱?”

        “我让妈妈帮我找几棵葫芦苗,养几个小葫芦卖给文物贩子或是胡同里的大爷。”

        倒是一个好主意。

        可葫芦生长是有周期的,而秧宝花钱的速度……有点快。

        苏老想着,悄悄道:“苏爷爷有钱,偷偷给你点吧?”

        秧宝双眼一亮,跟着低语道:“有多少?”

        “两千五。”

        秧宝咬了咬手指,内心一片纠结,两千五在郊区可以买一个大院子,要是在市里呢,那种破破烂烂的大杂院或是一进的四合院,也能拿下一个。

        “苏爷爷,你的钱放哪了?”

        “在家里搁着呢。”前几年闹得凶,动不动就查家底,谁有钱敢往银行里存。再说真要出事了,银行的钱是要冻结的,一家人吃什么喝什么。

        虽说他那点钱不多,可也是他偷偷攒了十几年。

        “放着啊,没有一点利息。”秧宝琢磨了一下,“我帮你买房吧?”

        “苏爷爷有房住。”现在住大院,退休了住干休所,有保健医生照顾,战友陪伴,想寂寞都难。

        “子瑜和俊彦哥哥没房啊。你看,我现在沪市有两套,小石村一套,我爷爷还说,这次去沪市把他名下那栋思南路的花园洋房过户给我,这样我就有四套房了。”

        “我大哥和小哥各有一套四合院,日后还会增加。子瑜和俊彦哥哥要是一直没房的话,未来,会因为房产,跟我们兄妹拉开贫富差距的。”

        好、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苏老愣了下,想起来道:“你苏奶奶有套陪嫁的四合院,他们妈妈名下也有两套。”

        “哇!这么多?”秧宝双眼直冒小星星。

        苏老失笑:“你苏奶奶前天还说,她那套日后给你当嫁妆。”

        “好呀好呀,等俊彦哥哥结婚有了囡囡,我再过户给小囡。”

        懿洋抬手轻敲她一记:“过户不要钱啊!别折腾了,直接让苏奶奶给小囡留着吧。”

        “那就显不出我贼大方了。”

        苏老大乐:“哈哈……不给小囡,你自己留着。”

        “那不行,未来四合院老值钱了。”她不占这便宜。

        俊彦被他们一句一个小囡说得脸红:“那宅子经租出去了,还没收回,年前我跟爸爸去看了,被人糟蹋得不成样子。修缮下来,够再买一套了  。”

        所以,俊彦真不觉得奶奶把那套四合院给秧宝有什么,反而有点心疼她的荷包,修缮下来,秧宝又要欠一大笔外债。

        秧宝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帮你去废品站挑家具。”这样就省了一笔开支。

        苏母正跟沐卉说话,闻言转头捏了捏秧宝的小脸:“真不要?一年四季可看海,”房子就在后海旁边,“游泳也方便。”

        秧宝摇摇头:“给俊彦哥哥,我也可以住啊。”

        苏母手里还有几套老款手饰,既然孩子们这么友爱,她也就不干涉了,回头把手饰给秧宝。

        苏雪来了,一身文工团演出时穿的军装,剪裁考究,面料是一种羊毛化纤混纺,穿在身上特别挺括,整个人英姿飒爽,十分有气质。

        刘志伟脸上没什么变化:“怎么有空过来了?”

        “你再婚,我不来多失礼。”说着,苏雪伸手对周若蕊道,“你好,我是苏雪。”

        周若蕊自然知道她,局促了瞬,伸手与之轻握了下:“你好,苏伯父苏伯母在里面,我让人带你过去。”

        “不急,”苏雪把礼金递给登记员,回身道,“听说周同志在云省农场为初恋生了个儿子,什么时候接过来呀?”

        周若蕊脸一白,冷汗层层从毛孔里钻了出来,手脚冰凉,牙齿都在轻颤:“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陶萄一愣,下意识地看向刘志伟。

        刘志伟显然不知道周若蕊生过孩子,不过,他多精啊,结婚证都领了,有什么也不能这会儿撕开,他还要脸呢。

        伸手扶住周若蕊,刘志伟笑道:“小雪来前喝酒了吧,我让人叫小卉过来,带你开间房,睡一会儿。”

        苏雪轻“嗤”了声:“不用,我去见见爸妈和刘阿姨。”

        周若蕊紧张地一把扣住刘志伟的胳膊,哀求地看向他,孩子的事不能让婆婆知道。

        苏雪都站在门口说出来了,她以为这事还瞒得住。

        刘志伟安抚地捏了下她的手,松开周若蕊,对苏雪道:“走吧,我带你过去。”

        苏雪快步跟上,偏头瞟他一眼,笑道:“刘县长,被新婚妻子欺骗的感觉怎么样?”

        “挺意外的。”不恼不怒那是圣人,他不是。

        只是场合不对,地点不对,他不能发火,也不能责问。

        “说实话,你眼光这么差,我都要怀疑起你的工作能力了。”

        这话不可谓不毒,这么多年,婚姻的失败,让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事业上。

        事业的成功,才有了他如今的意气风发,娶周若蕊他以为是另一种形式的圆满。

        “我没想到都离婚了,你还会调查我身边出现的女人。”

        苏雪脸一僵,生硬道:“我没那么闲。”

        顿了顿,她又小声道:“小卉告诉我的,她以为周若蕊跟你说了。”

        刘志伟脚步停了下,抬头看向主桌,沐卉跟他妈正说着什么,眼见地她妈的脸色不是太好,刘志伟心里咯噔一声,加快了脚步:“妈!”

        大家齐齐看了过来。

        苏雪从他身后走出,冲众人扬唇一笑:“爸妈、刘阿姨。”

        谁也没想到她会来。

        苏老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端起白瓷小碗喂秧宝喝茶,饭店的杏仁茶极是独特,是用甜杏仁、大米磨浆过筛后,入锅煮,快开时加点冰糖,打去浮沫,分装入碗。说是茶,其实也算是道甜品。

        苏母看着苏雪诧异了一瞬,点点头。

        刘母就没那么好的修养了,看着若无其事走过来的苏雪,脸一沉,“哼”了声,斥道:“你来干什么?”

        “刘阿姨,”苏雪笑着在沐卉对面坐下,“我跟刘志伟是和平离婚,离婚时,我爸妈就说了,两家交情还在,让刘志伟别有什么想法,该怎么走动还怎么走动。作为苏家唯一的女儿,我爸妈都来了,我不来,岂不是失礼。”

        刘母还待要说什么,刘志伟按了下她的肩,笑道:“妈跟小卉说什么呢?”

        沐卉的精神力已升至二阶,这么近的距离,对他的情绪感知一清二楚,一时不明他的敌意哪来的?

        双手环胸往椅背上一靠,没说话。

        刘母对此毫无察觉,揉了揉胸口,道:“我胸口有点闷,动不动还会抽疼,小卉让我多在京市住几天,有空去医院看看。”

        刘志伟松了口气,紧跟着道:“下午我带你去趟医院。”

        “不急,你先忙。”

        刘志伟点点头,眼看12点半了,快步去门口接了周若蕊,两人站在台上说了几句话,感谢番父母家人,服务员开始上菜。

        谭家菜,亦叫官府菜,传至清末官僚谭宗浚的家传筵席。

        有黄焖鱼翅、清汤燕窝、草菇蒸鸡、罗汉大虾等凉热16道,另有一甜一咸两道热汤和几样中式点心。

        菜一上来,苏老便瞪了刘志伟一眼,他一个县长,结婚摆三次酒,这一次还摆到了京都饭店,菜上的一盘比一盘贵,真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刘志伟早就后悔了,他自认比颜东铮在京市的人脉广,以为宾客来的只会比秧宝生日那天多,所以就下了血本,拿出所有的积蓄,定了三十桌。

        事实上,别说季司令了,就是徐副司令和周军长都没有来,更别提京市文化圈了,市政这边来的多是他以前的同事,再加上还有联系的战友,周若蕊的同学,免强凑了20桌。

        这差距,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了。

        孩子们可没看出什么,等到苏老动筷了,伸手夹了菜就吃,这会儿,比他们每天的午饭时间已经晚了大半个小时,秧宝的肚子都要咕咕叫了。

        跪在椅子上,秧宝伸手夹了片沙锅鱼唇里的火腿放进嘴里,又鲜又有嚼劲,挺好吃的。

        懿洋忙扶着小丫头坐好,一连给她夹了几个大虾,一个鸡腿放在碟子里,尝了片鱼唇,味道还不错,又给她夹了两片。

        秧宝吃了片,清鲜味爽。

        颜东铮盛了勺燕窝喂她,燕窝洁白,汤色浅黄,味道鲜美,营养价值极高。

        “好喝吗?”颜东铮问闺女。

        秧宝点点头。

        “改天爸爸带你去友谊商店买些,隔个三五天,让你宋姨给你和妈妈炖盏好不好?”

        秧宝下意识地摸了下荷包:“这个好贵吧?”

        颜东铮被闺女的反应逗笑了,抬手又舀了勺喂她:“那你今天多喝点。”话一落,他自己又笑开了。

        一碗燕窝本来就没有多少,一人舀上一大勺,差不多就没了。

        苏雪一大勺喝完,再去舀,发现碗空了,瞥眼秧宝:“颜同志,秧宝又吃胖了吧,我瞧着比上回在国宾馆见她,胖了一圈,脖子又短又粗,双下巴都出来了。”

        秧宝吓得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下巴。

        脖子短没短她不知道,头一勾是有双下巴了。

        “爸爸……”秧宝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我不吃了,我要减肥。”

        苏母心疼地狠狠瞪了眼苏雪:“你找事是吧?”

        颜东铮放下碗,抱起闺女笑道:“别听你大姨胡说,她眼馋爸爸给你盛的燕窝呢,你看她是不是除了燕窝、鱼翅,什么也不吃。”

        秧宝扭头去看,苏雪正拿着筷子夹起鱼翅往嘴里送,被苏母和颜东铮连番一说,一张脸胀得通红。

        咬了咬牙,秧宝道:“那我也光吃燕窝和鱼翅。”

        颜东铮好笑地拍了下她的背:“你跟她能比,她骨头都定型了,这辈子就这么高,你还要长个、跳舞,每天消耗那么多,光吃鱼翅、燕窝怎么行。”

        懿洋跟着笑道:“这会儿不心疼钱了?”

        秧宝立马张大了嘴巴:“我吃虾吃鱼吃青菜。”

        见将人哄住了,颜东铮微微松口气,心疼地拿帕子给她擦了擦眼里含的泪,夹块鱼肉喂她。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7348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