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114章 第114章

第114章 第114章


张妈被巡逻员拉着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  颜东铮的“遣返回乡”说的是她。

        “我不走,”张妈一把抓住墙扶手,尖叫道,  “我是苏家的保姆,首/长不发话,你们谁也没有权利赶我走。”

        朱开诚朝队员使了个眼色,  立马又有一位上前,  跟方才那位巡逻队员一起,手帕往嘴里一塞,  架着人下了楼。

        周军长带苏雪坐公交匆匆赶来,  见此,忙拦道:“小谷,你们这是干什么,张妈又不是犯人,  怎么能这么对待,赶紧把人放了。”

        答应帮颜东铮将人送回乡的小谷呲牙一笑:“周军长,  发生这事,  你觉得张妈还适合待在苏家吗?”

        周军长一愣,半晌,嗫嚅道:“这、这是嫂子的意思?”

        “苏大娘在手术室。颜哥来了,询问她事情的经过,没一句实话。”她那几句回答,  谁听不出来对苏雪的维护,对大娘的不满呀,多年的优越生活让她忘了作为一个保姆的本份,  也忘记了当年是谁把她从乞丐窝里救出来,  庇护在羽下,  “周军长放心吧,颜哥没有亏待她,不但多付了一个月的工钱,还另给了一份补偿,怕她大字不识一个回乡的路上出事,还托我带她回大院收拾好行李,送她回家。”

        张妈看着苏雪不停地挣扎着:“呜呜……”

        苏雪捏了捏手指:“我爸知道吗?”

        小谷轻“嗤”一声,笑她方才在苏家客厅还叫嚣着“最后悔的事就是跟王大海过来认识你们虚伪的一家……”这会儿,又叫起“爸”来了。

        周军长看出小谷两人对苏雪的轻视,微微皱了下眉:“这是苏家的家事,我想还是待苏老回来,问过他再处理的好。”

        小谷似笑非笑地瞟他一眼:“周军长也知道这是苏家的家事啊,那就让开吧。”

        被一个小小的巡逻队员挑衅,周军长脸一沉,喝道:“小谷!”甚是威严。

        小谷掏掏耳朵:“周军长有什么话跟颜哥说吧,他在楼上。”

        说罢朝队友使了个眼色,架着张妈绕过两人快步朝外走去。

        张妈两条腿拖在身后,挣扎着拼命往下坠,看向苏雪和周军长的目光带着恳求,这会儿她是真的怕了,她没想到颜东铮真敢撵她走,也没想到巡逻队的人连周军长的话都敢顶。

        周军长颜面扫地,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队员回头瞥了眼,吓得一激灵:“妈也,周军长的眼神要吃人。小谷,这下好了,咱们把他得罪个彻底。”

        小谷朝后看了眼,冷笑道:“有老大呢,我怕他个鬼。”

        “就怕他连老大一起记恨上了,给咱们穿小鞋。”

        小谷默了默没吭声。

        “周叔,”苏雪眼见人走远了,急道,“这事我爸肯定不知道,一定是颜东铮自作主张。早先家里出事,我爸要送张妈走,张妈说什么也要跟家里一同进退。那时,我爸就跟张妈保证了,日后让大哥、俊彦给她养老送终。”

        “我爸那人最重承诺,哪会因为她放我进屋就把她赶走啊。张妈在家里一待就是20多年,早就是我们苏家的一份子,这会儿送她回去,我爸妈肯定不习惯。再说,她老家早没有什么亲人了……”

        周军长沉着一张脸,快步上楼道:“这个颜东铮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走,看你妈醒了没有,找她问问。”

        两人上楼,恰好手术室的门打开,颜东铮和朱开诚忙起身迎了上去,苏母躺在移动床上被推了出来,头上包着纱布,右小腿打着石膏,右手腕敷着药膏。

        “医生,我干妈怎么样?”

        “年纪大了骨头脆,照顾时小心点,其他问题不大。”医生说罢,又叮嘱了些注意事项。

        颜东铮连连道谢,扶着移动床,随医护人员快步去了病房。

        苏母是老党员,老干部,虽然退休了级别在那放着呢,医院给安排了间单人病房。

        颜东铮和朱开诚同医护人员小心地将人移到病床上,护士给她挂上水,颜东铮轻轻帮她盖上被子。

        局部麻醉,苏母这会儿清醒着,只是头疼、头晕,难受得厉害:“东铮、开诚,你们怎么来了?”

        朱开诚笑笑:“接到你的电话我就带人过去了,正好看到你从楼梯上摔下来,苏老还在开会,你身边不能没个亲人,我就让人打电话把东铮叫来了。”

        颜东铮托起苏母的头,帮她调整了下枕头的高度,让她躺得更舒服点:“时间不早了,干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小卉给你带来。”

        “你跟小卉打电话了?”

        “还没。”

        苏母怕沐卉和孩子们担心,叮嘱道:“别打,也别跟她和孩子们说。我没事,养养就好了。”

        颜东铮失笑:“小腿骨折,你觉得能瞒几天?”

        周军长等医护人员离开,病房里空了,这才带着苏雪进来:“嫂子,你没事吧,我带小雪过来看你……”

        颜东铮脸一冷,起身拦在门口,朝周军长和苏雪做了个请:“周军长,干妈刚做完手术,麻烦你体谅一下,有什么话,咱们去外面说。”

        苏母抬眼看到苏雪,情绪激动地抬手就想抓个什么砸过去,她右手扭伤,左手挂着水,哪个都不能动。

        朱开诚吓了一跳,忙按住她的两小臂:“苏大娘,你别动!”

        颜东铮担心地回头看了眼:“朱同志,干妈这里麻烦你帮我照看会儿。”

        朱开诚点点头。

        “周军长,”颜东铮目光犀利道,“你也不希望把事闹大吧?”

        周军长推了把苏雪,让她先出去:“嫂子,你别激动,听我说,我知道今天的事是小雪不对,孩子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来的路上,她说了,她那会儿是叫猪油蒙了心,不是故意拿话气你……”

        “小周,你走吧,我不想听这些。断绝关系的声明我已经送去报社,她日后如何跟我家没关系。”

        周军长凝了凝眉:“嫂子,那孩子我已经打过骂过了,她真知道错了,你就不能给她个机会吗?上回你说不让她跟张建业来往,她做到啊……”

        “周军长,请!”颜东铮声音冷硬地再次做了个请,“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颜,这是苏家的家事,你还是别掺和的好!”

        “周凯,你想干什么?”苏母怒了,“给脸不要脸是不是,给我滚!”

        颜东铮更是直接一把擒住周军长的手腕,将人拖了出去。

        苏母一个“滚”字,震得周凯白了脸,都不敢抬头去看朱开诚和走廊上的巡逻队员,以及医护人员的脸色,“颜东铮你想干什么,松手。”

        挣开手,周军长逃一般下了楼。

        颜东铮目送他走远,偏头扫眼呆站在门外的苏雪:“需要我让巡逻队送你出去吗?”

        “颜东铮,看到我今天的下场,你就没有一点想法吗?当年王大海把我从老家接过来,你不知道爸妈对我有多好,给我请老师,给我买衣服,带我看电影,逛商场,参加大礼堂的舞会,交接大院里的同龄人……只要我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月亮,他们都恨不得给我摘下来,”苏雪讽刺地笑笑,故意大声道,“可你看现在,就因为我没有按照他们的心意待在女子训练队,没跟张建业分手……他们就收回了全部的宠爱,将我赶出家门。颜东铮,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听话乖巧傀儡似的女儿,你以为沐卉是能让别人撑握她命运的人吗?看好了,我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

        说罢,转身走了。

        苏母气得呼呼直喘,朝外吼道:“滚!东铮,你让她滚……”

        颜东铮回房,跟朱开诚好生安抚了会儿,苏母才平息了这口怒气,在药物的作用下睡了。

        朱开诚撞撞颜东铮的肩:“苏雪的话没往心里去吧?”

        颜东铮淡淡瞥他一眼:“我有基本的判断。”

        朱开诚哈哈笑道:“也是,以你的聪明才智,苏雪那点把戏哪能瞒得过你。”

        这夸赞颜东铮欣然受了:“帮我再守会儿,我去打个电话。”

        “去吧。”

        沐卉接到电话,忙跟老师请了假,就骑车接上懿洋、子瑜去附小。

        把自行车寄放在附小的车棚里,沐卉带着四个小家伙做公交去军医院。

        路上,懿洋他们已经知道苏母受伤住院了,个个担心不已。

        公交在医院门口对面的站牌前停下,竟革率先冲了下来,秧宝追着小哥的脚步,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马路跑进医院,冲到住院部,一口气爬上楼,站在门口,拄着膝盖呼呼直喘。

        苏老开完会,刚到。

        见此,心疼地掏出手帕给两个小家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跑这么快,摔倒了怎么办?”

        竟革拍拍胸脯自信道:“我可是长跑、短跑冠军,怎么会摔倒。”

        苏老紧绷的脸色,露出了笑容:“嗯,我们竟革厉害!”

        秧宝急着看苏母,绕过他,快步奔到床前:“苏奶奶……”

        “嘘!”颜东铮食指竖在唇间,“苏奶奶睡着了。”

        秧宝忙将小胖手交叠着捂在嘴上,朝爸爸眨巴眨巴眼,压低声音道:“伤得重吗?”

        颜东铮伸手抱起小家伙,安抚顺顺她的背:“不严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秧宝探头看了看,见苏奶奶·头上包着纱布,忙撅着嘴帮她吹了吹:“呼呼就不疼了。”

        苏老揉揉她的头,对颜东铮道:“晚上我守在这里,你和小卉带孩们回去吧。”

        “我跟宋姐说好了,她一会儿过来照顾干妈,等会儿,让张栋带她回大院一趟,看看厨房都有什么,再跟她讲讲看都有哪些忌讳,家里先让她帮忙收拾着。保姆的事,等干妈好了,再找也不迟。”

        “不用,孩子们都吃惯小宋做的饭菜……”

        颜东铮知道他的意思,不等他把话说完,便道:“我已给石永春打过电话,明天他妈会来我家住一段时间。上回去村里,秧宝就吃中了她烧的饭菜。”

        秧宝点头:“雪里蕻炒黄豆,扒糕,汆丸子……农家菜,可香可好吃啦。”

        苏老微微松了口气,乖宝喜欢就好。

        沐卉在医院门口买了两盆花,一兜水果,和懿洋、子瑜提着过来,询问了下情况,坐着跟苏老说话。

        子瑜看过奶奶,拿上樱桃去洗。

        秧宝从爸爸腿上滑下来,踮脚看了看窗台上的花,去水房接了半杯水,搬张凳子在窗台下,爬上去给花浇水。

        与之同时,张栋按照苏老的吩咐,开车回了大院。

        张妈哭哭泣泣地不愿走,闹腾着非说颜东铮鸠占鹊巢,自作主张撵她回老家。

        一时间,苏家门前围满了人。

        这么多人看着,苏家没一个主事的,小谷两人也不好硬来。

        车子在人群外停下,张栋眉眼沉沉地开门下车,穿过人群进了院子:“东西收拾好了吗?苏老让我送你回老家。”

        院内院外一时静得可怕,随之张妈哇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张栋上前提起一个藤箱:“走吧,别把最后一点感情折腾没了,也给自己留点脸面。”

        “首、首/长说,让正初给我养老……”

        张栋点头:“苏老是说过,但这话在你为了苏雪,将子瑜一个人留在厨房做实验,炸掉半边厨房,差点没伤着孩子就不作数了。”

        一而再,人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眼见老伴差点没了半条命,苏老真的恼了。

        众人震了震,还有这事?

        有人记得,苏老毕竟是高级将领,受人关注,再说那一声巨响,跟炸雷似的震惊了几所大院,一度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时,还有很多人下注,看苏家什么时候把那个照顾孩子的保姆开除。

        张妈面对众人的目光,瑟缩了下:“我在苏家工作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不能把我撵走……”

        季司令不知何时过来了:“每月的工资给了吗?”

        张栋忙朝他敬了个礼:“给了,大院里的保姆多少,她多少,一年两身衣服。平常花用都是大娘出,她不花一分钱,这么多年攒着,足够她下半辈子养老了。”

        小谷跟着道:“颜东铮还特意多付了一个月的工资和一笔不小的补偿。”

        季司令摆摆手:“送走吧,这样心大,没有一点责任心的保姆咱们大院用不起。”

        这话一出,张妈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季司令的警卫小李上前,和小谷一起架起人就要往门口张栋开的吉普车里塞。

        “我、我的东西还没有拿完。”

        两人松开她,让她进屋继续收拾。

        衣服鞋袜,床单被褥窗帘,洗漱用品,盆罐茶杯暖瓶,沐卉前几天送来的风干鸡、火腿,米面等等,足足收拾十来个麻袋。

        大家看得咋舌。

        原来还有点可怜她的,觉得苏家做的有点过了,20多年啊,不是家人胜似家人,这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太贪了。

        张栋没吭声,和小李他们一起将东西撂放在车顶上拿麻绳捆好。

        张妈双眼通红,依依不舍地又看了看这屋这院,才在小谷的催促下上了车。

        张栋锁上门,抬手再次给季司令敬了个军礼,打开车门坐上去,小谷跟着上了副驾驶位,也不用买什么火车票了,加满油,国营饭店里买些干粮,两人替换着开,连夜将人送出了京市。

        苏家门口的人群散去,小李随季司令往家走,笑道:“颜东铮办事倒是利落,就是威信差点。”

        季司令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道:“他不是军人,也不是大院子弟,认亲不足仨月,能让巡逻队帮他办事,已算不错了。改天见他过来,让他来家陪我吃顿便饭。”

        小李愣了愣,这是要帮颜东铮造势,当后辈提携了。

        颜东铮一直没看到张栋过来,知道他和小谷一起送张妈回老家了,便跟沐卉商量道:“咱们都过来了,俊彦在家该担心了,等会儿我回去,你和孩子们陪干爸回大院住几天。”

        沐卉点头。

        没一会,宋梅香拎着食盒和两身换洗衣服过来,颜东铮趁机告辞。

        秧宝牵着妈妈的手,送爸爸到楼下,再上来,苏母已经醒了,宋梅香在帮她洗漱。

        “苏奶奶,”秧宝挤过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她贴着药膏的手腕,“疼吗?”

        “不疼。秧宝跟妈妈回家吃饭吧,明天再来看苏奶奶。”医院里病菌多,苏母不愿让孩子们多待。

        秧宝接过苏老手里的鱼汤,颤微微地舀起一勺,吹了吹踮着脚尖喂她:“我先喂你吃饭,等你睡了,我们再走。”

        苏母伸着头把汤喝了,汤鲜,心更暖:“乖宝喝一口,小肚肚该饿了。”

        “我不饿。”秧宝话音一落,肚子“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大家哄堂大笑。

        秧宝不好意思地咧咧嘴:“我忍忍。”

        苏母哪舍得让她饿肚子:“哎呀,有点咸了,乖宝帮我尝尝。”

        秧宝不疑有他,捧着碗喝了口:“好好喝啊!”

        说罢,又舀了勺喂苏母。

        “我还是觉得有点咸,不信,乖宝你再喝一口。”

        秧宝将信将疑地又喝了口:“不咸啊。”

        众人再次大笑。

        这下秧宝知道苏母的用意了,扭头问宋梅香,得知带的鱼汤多,捧着碗吨吨喝下半碗,跪爬到苏母枕旁,将碗凑近她唇边喂她。

        苏母本来没什么胃口,被秧宝喂着,不知不觉喝下大半碗,吃了几个汤包。

        又说了会儿话,大家才在苏母连声的催促下,跟宋梅香交待几句,出了医院,去国营饭店吃饭。

        饭菜上齐,沐卉给秧宝夹了几筷子笋尖,偏头问苏老:“干爸,苏雪你准备怎么处理?”

        “她今天下午在部队门口,跟张建业搂搂抱抱被人看见,举报了。”

        “啊!”沐卉惊了,没想到苏雪这么敢。要知道这个时代,夫妻俩走在街上拉一下手都要被人说闲话,“会开除吗?”

        苏老点点头,部队正在裁军,她倒好,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https://www.biqudu.com/44980_44980326/9170029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