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制做的模型想影响现实 > 第九十六章 有些不同

第九十六章 有些不同


“奇怪,天怎么突然暗了!”正在直升机当中,看着窗外的白秋榕注意到外面的变化,立即惊呼出声。

    “有什么奇怪的,原本天就快变暗了!”一旁,严守信坐着,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不好,不好,严队长,我的左手,我的左手,有一股力量……”邻座的一个年轻男子突然之间按住了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不断的顫动,仿佛是有了自己的意识。

      强大的力量汇聚在左手当中,他几乎控製不住自己的左手。

      看着这一幕,严守信很是无语。

      现场的其他人也都很是无语。

      大家不想说什么?

      一个年轻女孩不明白怎么回事,关心的问题:“你还好吗?用不用我帮你看一下!”

      涉世不深,了解状况极少的年轻女孩,甚至准备站起来,走到年轻男子的身边。

      立即被身旁的一个人拉扯住,这个人缓慢的摇头。

    “不用理他!”

    “怎么能不理他呢,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糟糕!”

    “没事,没事,这实际上是精神上的问题,并非是身躰上的问题!”

    “什么!精神上的问题,那么岂不是更加的糟糕!”

    “放心,放心,没什么的!作为大人,偶尔会发作一下,但是立即,就会好转的!”

    “哦?你怎么这么了解?你知道这是什么病吗?”

    “嗯!真的是一言难尽!”

      说话的人很是一言难尽,回想起来自己年轻时候,做过的一些事情,他非常的痛心啊!

    “魂淡啊,我这可不是什么仲二病啊!”年轻男子大声的说道,突然之间,举起自己的左手,霎时间,他的衣袖纷纷裂开。

      化为无数的碎片。

      与此同时,一道道的漆黒纹路快速的产生,缠绕在了他的左手之上,直到手掌的位置。

    “轰!”的一声,就在他的掌心位置,一团漆黒的火焰,赫然产生,震惊了眼前的众人。

      年轻男子的感觉,此时却是非常好的模样。

      众人完全愣住。

      不过,立即就有人反应过来。

    “恢复了,恢复了,力量恢复了!”

    “没错,没错,正是这样子!力量又回来了!”

    “快点,快点,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呢,是不是也回来了!”

      众人纷纷叫道,他们都是经历了之前游戏事件的人们!

      现在的他们非常的激动。

      曾经离开了他们的力量,又重新回来了。

      每个人都很激动,纷纷做出各种举动,试图感受自己那回来的力量。

      严守信与白秋榕也不例外。

      他们也立即做出各种举动,感受力量。

      说起来,他们两个人可是当时获得力量的众人当中,最强的几个人之一。

      在游戏结束,失去力量的时候,他们还相当的不适应。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什么力量啊,你们在说什么?”

    “完全听不懂,完全听不懂啊!”

      现场也有人没有经历游戏事件,而且对游戏事件,也不了解,因此,完全不知道众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尤其是,此时作为众人领队的严守信,与白秋榕也陷入到了奇怪的状况当中。

      他们非常的担心。

    “你这个家伙,快点先消除了你手里的火焰!”有人提醒着手举火焰的年轻男子。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放心,绝对没有危险的!我对这个火焰的控製,就好像是吃饭一般的娴熟!”年轻男子说道。

      其手心当中的火焰,慢慢的消失。

      不过,其手臂之上的漆黒纹路,却是越发的闪亮了,就好像是火焰全部收到了那些纹路当中。

    “恢复了,恢复了,我的力量也恢复了,只是有些慢!”

    “我的也是,我的也是!”

    “哈哈哈,力量,正在源源不绝的涌现出来!哈哈,我又是一个超人了!”

      现场的众人很是高兴。

      只不过,眼前的奇怪状况,也是越发的多了起来。

      那些不知道情况的人们,越发的惊惧了。

      真担心一个不好,直升机就会被眼前的这些奇怪的人们,整出问题来。

      若是真的出现问题,问题可就太严重了!

      他们这些人,可就悲剧了!

      非常的悲剧。

    “冷静,都给我冷静一点,现在我们可是在直升机之上呢!有什么事情,都给我等到直升机降落之后,我们踩在地面上,再去做!你们明白了没有!”严守信大声喝道。

      如此,现场的状况,才稍微的好了一些。

      众人静静冷静下来,也安静下来。

      不过,这只是表面。

      内心当中,大家仍然还是很激动的。

    “这个事情,我们必须立即汇报给上层,另外,还必须立即疏散附近地域的人员!哦,最重要的一点,快点让直升机降落,没错,快点让直升机降落!”白秋榕想到了什么,快速的说道。

    “没错,没错,快点向上层汇报这边的事情!另外,直升机必须快速降落,快速降落!”严守信反应过来,立即赞同说道。

      这时候,前方的驾驶员却是有些不解,开口说道:“现在,我们还没有到达预定的地点!这就降落吗?那么还必须走一段距离!”

    “快点降落,没听到严队,还有白队的话语吗?你这家伙,快点执行命令!”

    “没错,没错,问那么多做什么!执行命令就可以了!”

    “你这家伙,想害我们吗?还不快点降落!”

      现场的其他人立即大声呵斥驾驶员。

      他们一副很是生气的模样。

      有人向着窗外望去,似乎很担心窗外突然之间出现什么可怕的怪物!

      还有人则是快速的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着手机上的信号栏。

      生怕信号栏之上,突然之间没有了信号。

    “你们给我安静!”严守信很是生气,呵斥众人,然后非常客气的向着驾驶员说道:“抱歉,抱歉!我代这些人向你道歉,不过,现在,请立即降落!有关原因是什么?还请别问了!”

    “好,好的!”驾驶员点着头。

      严守信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可能再继续询问了。

      他看准地面上的一个位置,就快速的向着那个位置降落下去!

      直升机降落,果然是非常方便的。

      有人正在负责联络上层。

      转眼之间,汇报传了上去。

      然后,一群人员开始进行连线,进行一场远程会议。

      毕竟,这个事情,可真的是太奇怪了。

      从未遇到过,也从未发生过!

      众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事情。

    “不是开玩笑吧?这个报告,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玩笑!”

    “绝对不是玩笑!别被你的常识,束缚了你的思维!”

    “等一等,这可不是什么常识的事情,而是科学的事情!科学,科学怎么解释?说来听一听?”

    “科学若是解释不了,那么就请跳出科学的范围!”

    “什么?那么你的意思是科学解释不了,所以,就来到了玄学的范围当中?”

    “我们现在是商量,怎么应对眼前的这个事情!事到临头,迫在眉睫,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

    “什么都不了解,怎么做出决定!开玩笑!”

    “那么,就静观其变吧!”

    “什么!这是什么话,这是对身在第一线的人员的生命安全,严重的不负责!”

    “对了,有没有什么应急预案?说起来,不是制定了很多的应急预案吗?现在,不就正是把这些应急预案拿出来的时候?否则的话,我们制定这些应急预案做什么?”

    “没错,没错,那些应急预案可都是找了最为专业的人员,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且还经过了推算,不断完善出来的东西!可是比我们几个人,在这里临时想个主意,好的多!”

    “是啊,是啊,很多应急预案还都经过实践的验证!现在,正好可以用上!”

    “嗯!好像是没有啊!”

    “什么?什么没有?”

    “没有針对眼前状况的应急预案啊!我们考虑过多种状况,但是却不包括眼前的这种状况!”

      现场突然之间变得很是安静,大家都不说话了。

      大家都在思考。

      众人仔细的想了想,这个事情,还真的就是这样子!

      没错,虽然考虑过多种状况,把几乎能够想到的状况,都做出了预案。

      但是,这些考虑过的多种状况,就是没有眼前的这种状况。

      众人的表情有些难看。

    “无需一模一样,只需相似,就可以了!有没有相关的预案?”    

    “大型火灾的预案,大家觉得怎么样?又或是天灾,地振,大家说一说?”

    “这个,感觉上,都是有些不合适的!”

    “是啊,这个应对的预案,规模大了,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浪费!但是,规模小了,就可能会造成超乎想象的损失!这可真的是让人相当为难呢!”

    “好了,我们决定不下来,就让现场人员,自行做出分析,判断,来决定吧!”

      众人很是为难,不过有一个人却是果断的给出了一个最为可行的建议。

      转眼之间,正在现场的严守信,与白秋榕就得到了来自上层的回复。

    “这次这是怎么了?这么好,上层让我们自己做出决定!”严守信很是吃惊,也很是高兴,这对其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毕竟身为第一线的人员,当然最为清楚自己所需的是什么?

      只不过,白秋榕则似乎是有些不太高兴的模样。

      很显然,白秋榕的想法,看法,与严守信是不同的。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严守信望向白秋榕,他不明白白秋榕为什么不高兴。

    “什么怎么了!什么什么问题!”白秋榕一脸难看的表情。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有话就说,没有话的话,就快点行动!”严守信不惯着白秋榕。

      与严守信相比,白秋榕明显是有些脾气的。

      当然,白秋榕可是大少爺出身!

      与严守信完全不同。


  (https://www.biqudu.com/42839_42839418/304157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