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十章过于配合的病患

第十章过于配合的病患


  “实际上,我经常会因为跟她聊天,而忘记周围还有其他人呢。”青山院长宛如珍宝似得捧着他的纸人女儿。

  “艾托你会有这种困扰吗?”他用一种同类的眼神看着少年。

  艾托听了之后点点头:“但是,这不是正常的吗?”

  在家人与其他人之间,更关注家人,忽视其他人……

  难道不是正常的吗?

  他和琴酒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基本注意力都只在对方身上。

  “这……没错……的确是正常的。”青山院长摸了摸下巴,笑容尴尬。

  他转而又想起了黑泽先生带人来之前,跟他说的另一个症状。

  “咳,今天天气真好啊,礼拜一的街上一定有很多学生吧。”青山院长转移话题道。

  艾托想了想来病院的路上看到的一堆穿着校服的身影,点了点头。

  的确有很多学生。

  青山院长表情严肃了起来。

  今天当然不是什么礼拜一,今天是礼拜三。

  看来黑泽先生说的,这个少年分不清日期这一点的确是真实的。

  将纸人当做家人,并且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同时又分不清时间……

  并且给人的感觉,一举一动都有一种违和感。

  作为一名见多识广的精神病院院长,青山泰夫可以肯定的说,这位少年绝对有问题。

  从头开始想的话,就会发现,少年的一举一动,包括每一个表情,眼神,都很礼貌,很完美。

  完美到了什么地步呢?简直就像书上所说的教课书式的举动。

  从始至终都没有一点情绪上多余的反应。

  “你知道吗,今天不是礼拜一。”青山院长想了想,直接道,双眼注视着白发少年的每一个表情与举动。

  “原来不是礼拜一吗?”艾托语气若有所思。

  明明刚刚这个院长还说今天是礼拜一的。

  所以……是骗他的?

  目的是什么呢?

  艾托思考了一番,然后恍然大悟。

  琴酒认为他有精神病,所以带他来了这里,所以自己认不清日期这一点,也成了对方眼中自己有精神病的体现吗?

  不过,认不清日期,到底算不算精神病呢?

  “认不清日期是精神病吗?”艾托直接询问专业人士。

  “……算。”青山院长沉默了片刻道。

  看来这个少年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认不清日期。

  如果只是单纯的看错,或者记错,或者搞混日期的话,其实很正常。

  但是这种根本分不清日期的话……

  再加上将纸人当成家人的行为……

  毫无疑问是有病。

  “原来如此……”艾托点了点头。

  “原来我有精神病。”他语气了然。

  但是这样的话……

  系统难道也有精神病吗?

  艾托之前分不清时间的时候询问过系统,得到的答案是……

  [该世界时间规则混乱,系统无法识别。]

  过于规则的系统遇上了规则混乱的时间线,于是也乱码了。

  “需要吃药治疗吗?”他主动问道。

  书上说了,有病就该吃药治疗,自己这样问没错吧。

  只不过,系统能吃药吗?

  “……你愿意配合真的太好了。”青山太夫强行忍住不让自己露出复杂的表情,沉稳可靠道。

  为什么会这么配合?

  不应该怀疑一下吗?

  “麻烦您了。”艾托朝对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他知道自己分不清时间。

  当初被那对夫妻关在那个储物间中,他还能看见的时候,看到的四周都是纯白冰冷的瓷砖,连个窗户都没有。

  而看不见了之后,就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

  分不清时间的流逝。

  如果用餐时间准时的话,他还能根据一日三餐来猜一猜是第几天。

  但是……

  如果真的一日三餐规律的话,原主也不会被活生生饿死了。

  他知道自己被囚禁了第一千零一天,也是因为那对夫妻死了之后,系统的出现,提醒他完成了新手任务时说的完成任务的用时。

  等到他能看见之后,也依然分不清时间。

  不过系统说这很正常。

  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无法融入进时间规则中。

  “稍等,我给你们开个单子……”青山院长这么说着,离开了一会。

  再次回来时,将单子交给了银色长发的男人。

  不止一张。

  艾托可以清楚的看见,在开药的单子之下,还有一张他的诊断证明。

  并且可以看见上面的字。

  【该患者患有精神分裂症,假想出不存在的家人,以及时间综合感知障碍……分不清日期……疑似患有情感缺失……】

  “走了。”琴酒拿着几张报告,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站起身,招呼着伏特加和艾托离开。

  “要去给我抓药吗?”艾托走在琴酒身后,姿态是一览无余的亲近与信任。

  “抓药?你不需要那种东西。”琴酒将开药证明团成团,随手扔在地上。

  艾维克利尔不需要吃药。

  对方现在的状态就很好。

  不需要痊愈,也不需要想起过去。

  只要维持现状,当个听话的成员就好。

  “不需要治病吗?”艾托语气疑惑。

  把他带来看病,难道不是为了让他好好治病吗?

  “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不需要吃药。”琴酒声音冷漠低沉。

  “好的。”艾托点了点头。

  分不清时间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关系。

  太阳依旧东升西落。

  这就够了。

  三人坐上了车,伏特加开车离开。

  在他们走后,青山太夫表情纠结的走出办公室,走在走廊上,一眼就看见了地上的纸团。

  弯腰捡起纸团,展开一看。

  正是他刚刚给患者开的单子。

  他亲手交给了那位黑泽先生,现在却被团成纸团丢在这里,怎么想都只会是那位黑泽先生做的。

  到底为什么呢?

  他难道不知道他的儿子病的有多严重吗?

  青山院长皱着眉,沉沉的叹了口气。

  这种不在意医生嘱咐的不合格家长,他也见多了。

  想到少年的表现,青山太夫总觉得自己还有许多没有挖掘出来的关于对方的细节。

  越想越觉得对方也许真的病的很严重。

  ……

  “在这里停车就好了,伏特加叔叔。”艾托提醒道。

  “这里?你要做什么吗?艾维。”伏特加语气疑惑。

  这里……人很少啊。

  “那边有只狗,快死掉了。”白发的少年指了指一旁的角落。

  那里趴着一条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柴犬。

  他去精神病院的路上就看到了。

  还以为会赶不上对方死的时间呢。

  “你要救它吗?”伏特加好奇的问。

  把那样的流浪狗带上车的话……

  大哥会生气的吧。

  “因为家里还缺一个宠物的角色嘛,所以我想带它回家,不过不知道它愿不愿意。”白发的少年这么说着,打开车门下了车。

  “大哥,我们要走吗?”伏特加看了看朝着柴犬走去的身影,有看了看副驾驶上的琴酒,小心翼翼问。

  他怕继续留下来,艾维真的会把狗抱上车啊。

  这可是琴酒大哥的爱车。

  “不用。”琴酒点了根烟。

  腥红色的眼睛无动于衷的注视着少年的背影。

  伏特加也小心翼翼的看着。

  却发现,他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白发的少年只是蹲在了奄奄一息的柴犬身边。

  什么都没做。

  艾托蹲在柴犬身边,默默的在系统商城购买了一个小纸人。

  将纸人握在手中,等待着对方死去。

  终于,在他的等待中,柴犬彻底失去了气息。

  一道透明极其孱弱的灵魂出现在尸体上方。

  发不出丝毫声音,眼看着就要消散。

  “你要成为我的家人吗?”艾托举着小纸人问。

  柴犬的灵魂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纸人,依附到了纸人身上。

  于是艾托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站起身,朝着车子走去。

  回来的时间刚刚好呢,都没等多久,它就死掉了。

  家庭中的第一个宠物到手了!

  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多家人的!

  “艾维,你不是说要带它回家吗?”伏特加看着两手空空走回来的少年问。

  他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发生也就算了,艾维甚至只是蹲在边上,什么也没做,就那样看着柴犬死去,之后拿出一个纸人,露出了一个笑容。

  看起来就很……不正常。

  “我把它带回来了啊。”艾托举起小纸人示意。

  “不过这个形状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狗狗呢……”艾托若有所思道。

  狗狗可不能用人型。

  还好再过一段时间,纸人就会根据依附的柴犬灵魂变成狗狗模样呢。

  伏特加看了看眼睛空空,咧嘴朝着他大笑的白色纸人,默默打了个寒颤。

  大哥带艾维来精神病院,好像没做错啊。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8123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