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二十六章工藤新一:快从梦里醒来——

第二十六章工藤新一:快从梦里醒来——


  灯火通明的宫本艾托家里。

  二楼。

  工藤新一表情凝重的打量站在窗前的穿着黑大衣的白熊身影。

  说起来,这只熊就是今天在游乐园,宫本艾托抱着的那只吧。

  但是……

  玩具熊是怎么站在那里的?

  还能抱着宫本艾托?

  这科学吗?

  这一点都不科学吧!

  唯一的可能就是……

  工藤新一眼神锐利。

  白熊里面藏着活人!

  他笃定的想。

  于是他走到了白熊身边,拍了拍对方。

  传染的触感厚实而柔软。

  像是塞满了棉花的样子。

  他又绕到背后,掀开了白熊的大衣,观察着对方背后有没有拉链。

  结果也没有。

  最后他一跃而起,抱着白熊的头,就准备把头套摘下来。

  结果纹丝不动。

  宫本艾托眼神疑惑的盯着他。

  工藤新一低头看了看纹丝不动的熊头,默默的松开了手,跳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这个……我只是好奇而已……”他尴尬得笑着解释。

  “要跟大福道歉哦,随便就掀别人的衣服,跳到别人身上,一点也不礼貌。”宫本艾托认真的说道。

  工藤新一陷入了沉默。

  他要给一只玩具熊道歉?

  认真的吗?

  他看着宫本艾托的表情,对方此刻甚至不笑了,满脸写满了不道歉的话绝不放过你的意思。

  虽然觉得对方作为一个小学生,并不能对自己做什么,但是工藤新一还是选择了道歉。

  “对不起了,这位……”工藤新一的道歉中途卡壳了。

  “这位椰椰大福。”他回想着玩具熊的名字说道。

  “嗯,大福原谅你了。”宫本艾托看了看白熊的眼睛,然后露出笑容对着工藤新一道。

  如果工藤新一不道歉的话,大福会生气的。

  一生气的话,哪天晚上说不定就去找工藤新一了。

  毕竟是一只杀手熊嘛。

  “谢谢。”工藤新一笑容牵强。

  自己在干什么啊自己——

  工藤新一甚至想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清醒。

  说不定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呢。

  突然变小什么的,玩具熊能站着什么的,自己跟玩具熊道歉什么的……

  一切都是在做梦吧?

  “快点醒过来啊——”他大喊了一声。

  大喊之后,周围格外安静。

  “新一你……在干嘛?”阿笠博士眼神露出了无法理解的情绪。

  “……不用管我。”工藤新一神色沮丧的说道。

  没有醒来,不是做梦。

  他刚刚又做了一件傻事。

  还不如被黑衣人直接打死呢。

  “说起来,你是新一哥哥的话……为什么会变小呢?”宫本艾托站在大福身边,抱着大福的腰问。

  “这个……这个嘛……”工藤新一大脑飞速运转。

  既然宫本艾托跟那两个黑衣人没关系,而且还不知情的话,就没必要告诉他真相了。

  将一个小学生拉进这种可能随时会遇到危险的漩涡?

  工藤新一自问还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所以……

  “我跟你开玩笑的啦,新一哥哥怎么可能会变成我这样的小学生嘛,哈哈哈哈哈哈哈……”缩小的工藤新一僵硬的解释道。

  一边疯狂给阿笠博士使眼色。

  快替我解释啊!博士!

  阿笠博士擦了擦脸上的汗,大脑疯狂想着理由。

  “对,对了,他当然不是新一,他是新一的……远方表弟!”阿笠博士磕磕绊绊的解释道。

  “对对对。”工藤新一疯狂点头。

  “新一哥哥的表弟的话……”宫本艾托准备问对方的名字。

  他当然不可能称呼小学生模样的对方为哥哥了。

  高中生工藤新一和小学生工藤新一,在他眼里是两个人。

  待遇也是不同的。

  一个是家人预备役,一个是普通人。

  “这么晚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拜拜。”工藤新一生怕对方问起名字,拉着阿笠博士转身就跑。

  他可还没想好要用什么假名啊。

  “……拜拜。”宫本艾托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保持不变。

  自从工藤新一和阿笠博士来了之后就保持不动的白熊,在他们离开后终于又动了起来。

  “果然大家都不会想暴露真实身份呢。”艾托语气无奈。

  就像组织那些卧底家人一样。

  给他展现除了组织代号成员的身份外,还有一个日常的身份,但是在此之外,最下面还有一个真实身份。

  大家都很讨厌真实身份被揭穿。

  工藤新一也是一样。

  难道是因为高中生突然变成小学生,很难说出口?

  宫本艾托想了想对方从一米七几变成只有一米多一点,甚至比自己还矮的身高,肯定的点了点头。

  一定是因为这样吧。

  比自己好像还要可怜一点呢。

  起码自己还在长高,对方却是直接变矮那么多。

  既然对方不想暴露,自己还是当做没看出来吧。

  “这么一想,虽然我长的慢了一点,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嘛。”宫本艾托笑容十分满足。

  大福走到了门边,关上了门。

  回到艾托身边,将对方抱了起来举高高。

  藏在大福帽子底下的曲奇饼也探出了头。

  工藤新一拔头的时候,曲奇饼一直在紧紧的扯着帽子,生怕帽子掉下去。

  “晚上和我一起睡吧,大福。”艾托蹭着白熊的脸说道。

  白熊的熊掌轻轻的拍了拍他。

  艾托知道,这是表示同意了。

  于是今晚艾托房间的床上,枕头边上除了一排小纸人和曲奇饼以外,又多了一个一米八,占据了三分之一床的大白熊。

  宫本艾托躺在床上,蹭了蹭曲奇饼之后,默默的翻了个身,滚到了白熊身边,紧紧的抱住了毛绒绒的大熊蹭了蹭。

  “BOSS叔叔让papa开始监视志保姐。”

  “我又要失去一个家人了吗?”

  “又或许是两个。”他抱着白熊,闭着眼仿佛陷入了安睡,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说着的也仿佛是梦话。

  宫野志保肯定是做了什么才会让BOSS命令琴酒对她展开监视的。

  如果宫野志保都有这种小动作的话,宫野明美肯定也会有小动作。

  等到证据确凿,也许……

  身为外围成员的宫野明美会被执行直接抹杀的命令。

  而身为组织研究员的宫野志保,也许会迎来囚禁,让她反省清楚之后继续为组织服务。

  如果不愿意的话,也许也会被组织抹杀。

  白熊举起一只熊掌,拍了拍白发的少年。

  少年呼吸平稳,脸上带着惬意的红晕,仿佛已经陷入香甜的美梦。

  如果明美姐和志保姐愿意变成纸人的话,他就不会失去两个家人了,反而会得到两个永远陪在身边的家人。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81228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