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二十九章金发黑皮的快递小哥

第二十九章金发黑皮的快递小哥


  [波本将会前去充当你的家人。——Gin(琴酒)]

  [让他为你申请帝丹小学的入学。——Gin(琴酒)]

  [好的。——Everclear(艾维克利尔)]

  “波本……是个没听说过的代号呢。”艾托停下了弹钢琴的动作,先是回复了琴酒的消息,随后思考着道。

  他只对日本分部的研究人员熟悉,至于情报部门和行动部门的成员,除了琴酒和伏特加以外,他都不认识。

  琴酒和伏特加也没有具体的部门划分。

  琴酒是有监察权,独来独往的基酒,除了常用搭档伏特加以外,身边就没别人了。

  组织六大基酒,四个部门。

  朗姆的情报部门,也被称为神秘主义者集中营,大多数成员都是只闻其名,不知其面。

  白兰地的后勤部门,也被称为管家小队,从提前布置战场到最后处理案发现场,都可以找他们帮忙,当然,不愿意被打扰任务乐趣的话也可以自己负责一切。

  威士忌则是行动部门,行动部门也被称为疯子的聚集地,加入行动部门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嗜杀成性的,为什么加入行动组呢?因为杀人的机会更多,而少部分并不嗜杀的,加入之后也会变得更加漠视人命起来。

  原本应该属于伏特加,现在属于格林纳达的研究部门,全是研究人员,不乏疯狂的科学家和天才研究员,组织所使用的各种科技产品,武器和药物,都是他们所研发的。

  之后就是独狼的监察者——琴酒。

  至于伏特加和龙舌兰……

  “伏特加没有主见,龙舌兰性格冲动,行事不动脑子,即使让他们带领一个部门,他们也做不到。”那位BOSS叔叔曾经这么评价过伏特加叔叔和龙舌兰叔叔。

  四个部门的一把手从不露面,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获得的代号,以及获得了多久。

  至于琴酒……

  组织大多数加入时间没他长的不清楚,比他长的又回避关于琴酒的问题,怕被当成卧底或叛徒。

  所以也没人知道琴酒过去的经历。

  伏特加由于跟着琴酒,所以也没人敢提起对方。

  龙舌兰又经常被其他人忽视他也是基酒之一的身份。

  “和新家人的第一次见面,应该准备礼物的,但是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艾托抿了抿嘴角,语气有些苦恼。

  据说不能乱送礼物,收到了不喜欢的礼物,收礼物的人会很苦恼的。

  “等熟悉之后,知道了对方喜欢什么东西再送吧!”艾托笑的一本满足的决定道。

  如果送的礼物不能让收到礼物的人开心的话,那就不能被称作礼物了。

  奶白色的大熊穿着黑色大衣,戴着黑色礼帽,坐在艾托的身边。

  双人钢琴凳。

  空间足够让大福和艾托坐在一起。

  柴犬趴在礼帽上方轻飘飘的,惬意的打滚。

  窗外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伴随着白发少年所弹奏的轻灵愉悦的即兴钢琴曲,一切都很温馨。

  直到白熊忽然转头,黑漆漆的玻璃眼珠朝着楼下看去。

  仿佛隔着厚厚的墙壁,看到了门外一般。

  宫本艾托也停下了弹钢琴的动作,和杀手白熊看向同一个地方。

  “快递小哥……?”艾托站起身,杀手白熊也站起身,趴在帽子上的小柴犬也警惕的站了起来。

  ……

  “您好,请问有人在家吗?这里有您的快递。”戴着鸭舌帽,穿着蓝白外套的男人一边按着门铃一边喊。

  他听见楼上传来的钢琴声戛然而止,跑动的脚步声。

  再然后……

  门开了。

  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这张脸……

  “你好,是不是送错了呢?我没有买东西。”白发蓝眼的少年站在门后,笑容开朗而礼貌的询问。

  “不,这里是米花町2町目20番地没错,这件东西就是你的。”金发蓝眼,肤色偏黑,戴着口罩的男人脸上退后一步,看了看墙上的门牌之后说道。

  “这样啊……”艾托接过盒子打量了片刻。

  “我可以拆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吗?”他询问着眼前的快递小哥。

  对方看起来十分的有职业修养,虽然一开始看到他时周身的气场有一瞬间的变化,但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但是对方这种变化艾托已经习惯了。

  很多人在看到他的脸,或者那双眼睛时,气场都会有些变化。

  相比起来,对方已经很平静了。

  “当然,这已经是你的东西了。”金发的快递小哥这么说着,声音爽朗。

  艾托拆开了面前的盒子。

  普通的纸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个黑色的盒子。

  艾托打开黑色的盒子,看见了摆在里面的一瓶波本威士忌。

  “……酒?”艾托看了看盒子里的酒,又看了看站在门外的金发男人。

  这个就是papa跟他说的波本了吧。

  “初次见面,艾维克利尔。”金发的男人摘下口罩,笑容意味深长。

  “请进。”艾托让开了位置,让对方进门。

  “送酒的话……我还不能喝呢。”艾托看着盒子中的酒,语气困扰。

  未成年不能喝酒。

  “不过既然是礼物的话,我就收下了,十分感谢。”他将盒子里的酒拿了出来,摆在了墙上的壁橱中,随后回头对着送礼物的波本笑的一脸灿烂。

  “你不知道这瓶酒的意思吗?”金发的男人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下,摘下了鸭舌帽,理了理头发,笑容不怀好意。

  组织成员送的酒,可不是那么好收的。

  通常他们会送给自己的任务目标一杯代表自己身份的酒。

  也称为送葬酒。

  如果是送给别的成员的话,想必对方已经能发现他挑衅的意思了。

  “……不是代表了你的身份吗?”艾托思考了片刻说道。

  “我们通常只会将代表自己身份的酒送给任务目标,然后……送他们去死。”金发蓝眼的男人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傲慢而冷酷的说道。

  “好酷——”艾托蓝色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居然还有这种说法吗?我之前完全没听说过!”

  “那我下次做任务也需要给任务目标送酒吗?是提前送还是杀死对方之后送呢?要用礼盒包装起来吗?……”他语气兴奋的问着问题。

  原来給任务目标送酒是组织大家的传统做法啊,自己也要跟大家一样才行!

  学习家庭的优良传统!

  波本看着笑容灿烂,眼神明亮,语气激动的少年,陷入了沉默。

  “你是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吗?”他冷漠的问。

  “听懂了啊。”艾托满脸认真。

  将会送給任务目标的酒,送给了自己的意思。

  但是……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玩。”白发蓝眼的少年一本正经的说道。

  想要杀了他的话,没必要说这么多。

  而是应该像布朗克斯叔叔他们那样,毫不犹豫,一句话也不多说,在他背后直接开枪。

  波本:……?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81228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