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三十章波本:我绝对不可能给琴酒当儿子的

第三十章波本:我绝对不可能给琴酒当儿子的


  波本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打量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少年。

  对方坐姿乖巧,双手放在大腿上,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任由他观察。

  白发蓝眼,项圈,手套,护膝,长袖外套……

  肤色白皙,并不病弱,带着一种在十分优渥的生活下才能养出的贵气。

  可是四年前,他在那个纯白的房间看见的男孩,还不是这样的。

  四年前的他,黑麦,苏格兰,三人接到了同一个任务。

  杀死组织的研究员格兰利威和蒂塔。

  组织的研究员夫妻。

  在身上中弹的情况下,蒂塔爬进了一个房间。

  他们都以为那里隐藏着秘密武器,一时并没有进去。

  直到发现里面并没有传来什么声响,才举着枪闯了进去。

  然后看见了被蒂塔抱在怀中的男孩。

  她哭泣着,不断的对男孩说着爱意,最终死在了他们的枪下。

  尸体倒在了男孩身边。

  男孩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麻木且无动于衷的样子。

  他一度以为对方会死在火海中,因为当初的男孩双腿姿势扭曲,明显已经被人打断,双眼无神且空洞,明显已经失明,只穿着一件长到膝盖的短袖,被镣铐禁锢的双手手臂上是密密麻麻的针孔疤痕。

  脖子上是一道整齐却不平的缝合疤痕。

  就像是破损后被人东拼西凑缝合起来的布偶娃娃。

  全身上下,只有那张脸是完好的。

  如果是降谷零的话,应该会选择拯救对方,将对方带走。

  但是当时出现的,是组织的成员波本。

  以及黑麦,和苏格兰。

  那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对方和那对夫妻一起,送入黄泉。

  但是波本却以想要看好戏的名义,放过了对方。

  只是在离开后,依然按照原定的计划,引爆了放在那栋屋子里的炸弹。

  没有直接杀死对方,是他唯一的怜悯。

  当时看不见听不见也失去了行动能力的男孩,究竟是怎么活着逃出去的?又是怎么……成为了组织的代号成员的?

  艾维克利尔,酒精度高达95%的特纯酒。

  即使是身处情报部门的波本,也无法搜集到其他关于对方的资料。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

  当初那个被他们认为失明,失聪,失声,并且残疾的男孩,究竟是否真的看不见也听不见。

  不过……

  金发的男人回忆了下四年前自己的做法以及和黑麦苏格兰说的话,放下了心。

  他当时找的理由很好,很符合组织一些变态成员的做法,喜欢看弱小者挣扎。

  即使对方真的听见了他们的说法,也不会被怀疑身份。

  只会加深波本是个坏人的印象。

  “我的名字是艾托,宫本艾托,波本哥哥的名字是什么?”艾托主动询问。

  这是在打探身份?波本哥哥……

  金发的男人脑海中想法绕了一圈,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安室透。”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是透哥了!”白发的少年语气是真心实意的惊喜。

  艾维克利尔在组织的定位……究竟是什么呢?

  看着少年仿佛一点也没沾染上血腥的笑容,降谷零内心思考着。

  如果不是通过任务获得的代号,而是其他方面的话,也许代表着艾维克利尔十分被上面器重,价值很高。

  可以试着看看能否利用。

  但需要更加警惕对方,因为不知道对方的价值在哪个方面,万一在捉叛徒和卧底方面,就危险了。

  降谷零内心如此决定道。

  “琴酒让我配合你行动。”安室透眼神晦暗,流露着属于组织成员的黑暗气息。

  自从苏格兰身份暴露死去,黑麦身份暴露潜逃之后。

  他就进入了潜伏期。

  换句话说,两年来很少接到过任务。

  因为身为FBI的赤井秀一还活着,不知躲在哪里,而对方记得波本的脸。

  又或许是因为,波本的身份也被人怀疑了。

  所以……

  他绝对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需要我做什么?搜集情报,还是杀人?”金发的男人将杀人说的宛如吃饭喝水一般随意,脸上带着漠视人命,甚至嗜杀的笑意。

  一如四年前说出恶人发言的模样。

  然而艾托不记得了。

  当时他的左耳失聪,仅剩的右耳能听见的内容也很模糊。

  只记得那三个人没有杀他,选择了离开。

  至于其他的具体情况,包括三人的声音,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在那之后逃离的路上遇到了琴酒,然后被捡回组织……

  接受了一场又一场的实验。

  身体成功修复。

  四年的时间,每一天遇到的事情都比那三个人重要,四年已经足够他忘记他们。

  没有救他,也没有杀他。

  他们只是路过的旁观者,不需要被铭记。

  所以他没有对安室透的气场和表现发表任何看法,反而露出了十分习以为常的模样。

  组织成员的气场,是他最熟悉的气场了。

  一点也不会感到害怕。

  “其实是这样的,我需要去帝丹小学上学,papa说让你负责我的入学事项,还有就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怀疑,我需要跟家人住在一起,透哥就是被选中的家人。”白发蓝眼的少年乖巧的解释道,笑容温暖治愈。

  和浑身散发着压迫感的安室透格格不入。

  “你爸爸是谁?”安室透冷漠的问。

  帝丹小学,小学生?

  虽然看起来的确很像,但是居然还是小学生吗?

  四年前对方看起来就已经是八九岁的模样了。

  现在上小学的话……也就是说绝对不超过十三岁。

  以及艾维克利尔口中的爸爸……

  莫非是组织的重要成员吗?

  艾维克利尔获得代号也是因为对方有个地位很高的爸爸?

  当初组织派自己等人去清除格兰利威和蒂塔,莫非也是因为他们两个绑架了组织高层的儿子?

  但是任务内容中并没有将孩子带回组织这一项,只有[除去格兰利威和蒂塔]这唯一的任务。

  “啊,papa代号是琴酒。”白发少年格外天真柔软烂漫的说道。

  但是安室透无法欣赏。

  他甚至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琴酒?你?父子关系?这可真是个大情报,应该通知下贝尔摩德。”他饶有兴致满怀恶意的说道。

  “不过,琴酒居然让我来替他照顾儿子?”他细细思考之下被气笑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不照顾,找组织同事帮忙照顾?

  “以及被选中的家人……怎么,难道你要让我冒充你爸爸吗?”金发的男人眼神黑暗的问,身上的杀气压抑不住。

  “不是爸爸。”艾托摇了摇头。

  他有一个爸爸了。

  “是哥哥。”艾托认真的说道。

  “你想让我给琴酒当儿子?我现在觉得我的酒没送错了。”安室透眼神满是恶意,笑容意味不明。

  艾维克利尔是琴酒的儿子,自己要是当艾维克利尔的哥哥的话,岂不是也要称呼琴酒爸爸?

  这个任务不做了。

  不行……

  艾维克利尔说不定很有用,能借着对方弄到更多的关于组织的情报。

  忍住。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8122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