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三十一章波本:充满警惕

第三十一章波本:充满警惕


  “papa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儿子。”宫本艾托看着金发的男人,认真道。

  papa也才三十几岁,波本也快三十了。

  papa怎么可能生出对方。

  而且……

  papa那么白!怎么可能生出波本这样的黑皮嘛。

  银发果然和白发更像。

  自己和papa最像了!

  一看就是父子,出门遇到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根本没有人怀疑。

  papa的孩子只有自己一个!

  白发蓝眼的少年内心认真的想道,脸上露出了愉悦满足的笑容。

  纯粹的开心。

  “那你让我假扮你的哥哥?”安室透笑容爽朗,眼神却十分阴暗。

  哪怕笑的再爽朗,也没人觉得他是好人。

  说起来,艾维克利尔的名字是宫本艾托,是真名还是假名呢?跟谁姓?琴酒吗?琴酒的真实身份莫非姓宫本吗?如果不是琴酒的话,莫非是艾维克利尔的母亲吗?虽然不知道对方母亲的身份,但是说不定能通过对方的母亲查到琴酒的身份。

  毕竟琴酒居然愿意让人生下他的孩子。

  可以往这个方向查一查。

  公安的卧底内心如此想到。

  “不可以吗?当我的哥哥和不是papa的儿子有什么关系吗?”白发的少年疑惑的问道。

  他的家庭中,大家都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感情并不是靠血缘维持的,而是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相处出来的。

  书上就是这么说的。

  艾托握了握拳。

  没有血缘也不影响大家成为自己的家人。

  不过还是很羡慕明美姐和志保姐是亲姐妹啦。

  少年内心这么想着,脸上自然而然抿了抿嘴角,露出了些许不开心的表情。

  作为一直在观察对方的安室透,自然将这个表情收入了眼中。

  艾维克利尔在不高兴?不高兴什么?

  不过……

  对方口中说的,当对方的哥哥,和当琴酒的儿子这一点并没有关系。

  这一点让安室透产生了疑惑。

  “透哥只需要当我的家人就好了,和其他家人的关系怎么样都无所谓。”白发蓝眼的少年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看起来有些没有情感的冷淡,脸上却带着热情的足以将人融化的笑容。

  那双苍穹般的眼睛专注的注视着安室透。

  仿佛真的把对方当成了家人。

  安室透内心的警惕瞬间被拉满了。

  艾维克利尔……

  不对劲。

  对方难道是想要以家人的名义,让自己放下警惕吗?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看见对方没有回话,艾托有些疑惑,也有些紧张。

  难道是他说错了什么吗?新认识的哥哥不会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差吧?

  “不,没什么,你说的很对。”安室透沉默了片刻露出了笑容。

  “即使我当你哥哥,也不影响我对琴酒拔枪吧。”他意味深长道。

  “完全不影响的。”白发的少年笑容灿烂。

  就像宫野明美也许会被papa杀死,艾托没有试图阻止一样。

  家人是可以杀死家人的。

  但是其他人不可以伤害家人。

  虽然其他人杀死家人之后,艾托也会开开心心的邀请大家变成纸人,但是在那之后,他会展开对凶手的复仇。

  毕竟杀了亲人,可以说是血海深仇嘛。

  应该要为家人复仇的。

  艾托想了想从各种渠道得到的资料,肯定的想道。

  波本如果杀了papa的话,自己就把波本也杀了,这样就可以有两个纸人家人了!

  至于波本会不会同意……

  自己都让波本杀了papa了,波本应该不会拒绝变成自己的纸人吧?

  白发蓝眼的少年笑容甜蜜,仿佛陷入了极其美好的回忆。

  “琴酒不住这?”安室透看了看楼上问。

  如果琴酒住这的话……

  “虽然papa不住这里,但是我给papa留了一个最大的房间。”艾托看了看楼上,语气失落,却依然带着笑容道。

  “是吗?有我住的房间吗?”金发的男人问。

  “除了门上贴了名字的房间,其他你都可以自己选,需要我带你去选吗?”白发的少年站了起来,仿佛迫不及待想要安室透在这里住下一般问。

  “可以。”安室透点了点下巴。

  示意少年带路,去选房间。

  “跟我来。”少年语气欢快的转身带路。

  跟在他身后的安室透不着痕迹的将周围的一切都记在心里。

  摆设细节,房屋布局。

  尤其记住了书房和电脑房的位置。

  一般这两个地方,更容易找到情报。

  看着一些房间的门上贴着的名牌,金发的男人不动声色的将它们全部记下。

  卡巴度斯,格林纳达,朱奈瑞克,明美姐,志保姐,伏特加……

  除了伏特加以外,其他都是没见过甚至也没听过的成员。

  果然艾维克利尔认识很多组织成员。

  留在对方身边说不定能接触到组织的核心情报。

  就算不能接触到组织的情报,认识那些代号成员也是好的。

  迟早有一天,那群犯罪分子都会被逮捕,送进监狱,或者……

  死在公安的枪下。

  艾维克利尔也不例外,哪怕对方年纪小。

  世界上并不是没有关押未成年罪犯的监狱。

  刚上任的新哥哥满脑子都是想要为新认识的好弟弟和对方的家人戴上一副纯银的手镯。

  好弟弟本人还在热情的为对方提供选房间的建议。

  “我住二楼就好。”安室透说道。

  书房和电脑房就在二楼,而且二楼还没有其他人居住。

  艾维克利尔自己住在三楼,给琴酒留的房间也在三楼,还是不要靠近三楼比较好。

  “啊,已经选好房间了吗?”宫本艾托看着安室透,三两步跑到对方面前问。

  安室透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

  “选好了。”他点了点头。

  来到了二楼,随手推开了一间没有名牌的房间门。

  随便推开的房间都和酒店的总统套房一模一样。

  房间自带小型待客厅,独立洗漱间。

  被子枕头全是纯白的。

  “虽然东西都是新的,但是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再换别的,我可以陪你去买!”宫本艾托看着安室透,眼神期待道。

  和新认识的哥哥一起去买家具!可以增加感情!

  “不用了,我自己带了。”安室透摆了摆手。

  朗姆跟他说让他来找艾维克利尔,以后要和对方住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他来的时候就带上了自己准备的被子和其他行李。

  有些东西还是要用自己准备的才更放心。

  “这样啊……”艾托的头耷拉下来。

  “那你带的行李在哪?多吗?需要帮忙吗?我和大福可以帮你搬行李。”他转眼间又恢复了神采奕奕,充满期待的问。

  安室透:……艾维克利尔……

  是不是太热情了一点?

  还是说,对方是想用家人这种套路,迷惑自己?

  以及大福……是什么?

  这个建筑除了他和艾维克利尔,还有别的活人吗?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81227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