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六十六章讲个笑话,组织成员在乎规矩

第六十六章讲个笑话,组织成员在乎规矩


  “都已经做好了,我们上去吧。”宫本艾托摘下手套和防护眼镜,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将它们重新挂起。

  随后主动牵上了安室透的手,脸上满是亲近的表情。

  不止一两次接受对方亲近的安室透已经能控制住自己的本能反应了。

  起码……

  身体已经不会僵硬了。

  他意味不明的看着白发的少年一手牵着他,一手牵着白熊,像是普普通通散步的一家人一般,从这间研究室走了出去。

  穿过走廊,搭乘电梯,回到一楼。

  “今天为了做这些道具,都还没来得及练琴呢。”艾托松开了牵着安室透的手。

  “现在练也还来得及。”金发的男人挑了挑眉毛,笑的轻描淡写。

  “那我先去了,对了,透哥你有什么想听的曲子吗?”艾托牵着大福噔噔噔跑上楼梯,突然又停止了奔跑,站在楼梯上探头问道。

  “我可没有欣赏音乐的细胞,无论你弹什么我都会觉得好听的。”浅金色发的男人笑着说道。

  仿佛在真心实意的夸对方弹什么都好听一样。

  换一种角度形容的话,也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敷衍。

  他看着楼梯上的少年,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这样啊,我知道了!”白发的少年仿佛完全没有体会到他敷衍的意思,笑容灿烂的点头。

  随后牵着白熊继续朝着琴房走去。

  安室透收回目光,看了看自己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

  果然,艾维克利尔什么反应也没有。

  对方对于这些拐弯抹角的说法,好像都无法体会到。

  就算有时候直接说了,对方也许也不太明白。

  是因为精神有问题导致思考方式与正常人不同吗?

  该怎么对待呢?

  他听着楼上传来的钢琴声,蓝色的眼睛暗沉。

  不能派人去监视艾维克利尔。

  太危险了。

  他一边拎起放在门口的菜来到厨房,一边做着饭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

  又想到了一些情报。

  他调查了一下那座所谓的宫本夫妻的房子。

  结果毫无进展。

  除了当初那个跟他聊了几句的老奶奶,再没有其他人知道别的什么情报。

  也许……

  也许需要他找个时间亲自潜入一次才行了。

  他倒要看看,那座据说没有人居住,院子里的白山茶却开的格外妍丽的房子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也许是为了照顾楼上练琴的少年,安室透的这顿饭做的格外的慢。

  整整做了两个小时。

  直到楼上的钢琴声停止,换成了小提琴声,到小提琴也停止之后。

  他才开始收尾工作。

  听到咚咚咚的沉重的下楼梯的脚步声之后,他加快了收尾动作。

  于是在艾托和大福刚走到餐桌前的时候,安室透也刚好端着做好的食物出来。

  “透哥——”白发的少年和奶白色的大熊并排坐在餐桌前,看到安室透的到来,纷纷投以注视。

  一人一熊都有种莫名的乖巧感觉。

  乖巧……

  安室透看着白发少年双手放在大腿上的小学生坐姿,又看了看一旁沉稳无声像个真玩偶的大熊。

  一人一熊坐在一起的确很像乖巧小学生和他的玩伴熊在等待晚餐。

  但是安室透也十分的明白,他们并没有那么无害。

  甚至可以说十分的危险。

  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他们的外表骗了的话,可是会出大问题的。

  安室透收起思绪,将食物端到桌子上,大福站起身走向厨房帮忙端菜。

  “我开动了——”直到所有的菜都上齐,白发的少年才双手合十道。

  他在学校吃午餐的时候其他人都是这么做的,据说是日本的习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要提前告诉食物一声,自己要吃它们了吗?

  但是既然大家都这么做的话,就跟着大家一起做吧。

  毕竟不能太格格不入呢。

  “这也是在学校学的吗?”安室透有些好笑的看着少年的作态。

  之前几次吃饭的时候,艾维克利尔可没这么做过。

  “因为大家都这么做呢,老师也这么做,只有我一个人不做的话,会被当成没规矩的小孩吧。”白发的少年笑着解释道。

  没规矩/没教养的小孩。

  会被认为家里其他成员也同样没教养,不靠谱。

  这可不行呢。

  大家明明都很好。

  “你还在乎这个啊。”浅金色发的男人靠着椅背,指尖轻点桌面。

  讲个笑话,犯罪组织的未成年成员在乎规矩。

  “应该要在乎的吧?”白发的少年只是眼神思考了片刻,随后有些疑惑的问。

  正常人应该都会在乎的吧。

  “我可是有在认真的伪装,努力和其他同学一样啊。”他认真的说道。

  “那还真是……做得不错呢。”安室透意味深长的夸奖。

  这么认真的伪装吗?

  还真是……不愧是未成年就能获得代号的成员。

  以及艾维克利尔的思考方式……

  那句“应该要在乎的吧?”,真是越想越觉得……

  奇怪。

  应该要给出这种反应,家人之间应该要怎么怎么样……

  就像是他完全不明白究竟该怎么做,只是机械的按照某种方式进行,也许是书上说的?或者从别的地方得知的方式。

  说起来,艾维克利尔的各种反应……

  的确十分标准啊。

  无论是开心的表情,眼神,还是肢体。

  都完美的像是教科书典范一样。

  是错觉吗?

  看着少年脸上仿佛吃到了美味佳肴般露出的享受表情,安室透思考着。

  回头翻一翻行为表情的书吧。

  下次可以再认真观察一下。

  以及……

  下次试试故意做难吃一点好了,看看艾维克利尔会是什么反应。

  “对了,透哥你去波洛咖啡厅看过了吗?”艾托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但是还是要问一句的。

  毕竟大家都不喜欢被监视着呢。

  无论是卧底家人亦或是其他家人。

  明明艾托根本没打算对他们动手,因为papa和那位叔叔根本没有下任务嘛。

  只除了偶尔那位叔叔会说[最近组织的紧迫气息好像没那么重了,杀两个卧底激励一下大家吧。]

  [最近大家好像都很闲,那就来一场抓老鼠的游戏吧。]

  艾托偶尔也会参加抓老鼠的游戏。

  布朗克斯叔叔和他关系很不错,不过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孤注一掷的朝他开了枪。

  明明他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他和布朗克斯一起接下了清除卧底的任务,在成功杀死任务目标之后,他问了布朗克斯一个问题。

  “卧底都会想以什么方式死去呢?布朗克斯叔叔。”白发的少年站在天台上,抬头看着月亮,身上沐浴着月光,语气真诚又疑惑。

  下一刻,布朗克斯的脸上出现了惊诧,随后毫不犹豫的拔出了枪。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7993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