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八十二章扔下两个字不能随便说

第八十二章扔下两个字不能随便说


  警方花了一个小时问遍了所有幸存者。

  也检查了众人携带的包裹中是否有可疑物品,例如炸弹。

  结果一无所获。

  只能通知幸存者们留下联系方式之后就可以离开。

  之后可能有需要的话会再度联系。

  “场面话罢了。”安室透声音冷漠。

  “我们回去了,去和那些小朋友道别吧。”他摸着少年的头发微笑着道。

  “好。”白发的少年点头。

  三两下跑到了毛利兰等人面前。

  “小兰姐姐再见。”

  “大家再见。”他挥了挥手。

  “艾托哥哥再见。”步美三人也朝着他挥了挥手。

  然后看着白发的少年又跑回了金发的男人身边。

  牵着对方的手离开。

  “艾托哥哥和他的哥哥,都长的好好看哦。”

  “艾托哥哥的爸爸一定也是个大帅哥!”

  “妈妈一定也是个大美女!”

  三个小学生充满羡慕的感慨。

  毛利兰听着他们天真的发言,笑了笑。

  江户川柯南依然表情凝重。

  下一次,他一定会找到那两个黑衣人的马脚的。

  琴酒和伏特加是吗?

  以酒名为代号的组织吗?

  自己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

  “结果我们两个连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安室透仿佛十分可惜没能亲自参与进任务一般说道。

  大概……

  第一个被炸死的女人就是任务目标吧。

  之后的爆炸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莫非还有什么别的任务目标隐藏在人群中吗?

  艾维克利尔知道吗?

  “艾维,你在看什么?”安室透看向一言不发的少年。

  对方突然沉默了下来,是因为什么?

  安室透顺着少年面向的方向看去。

  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他们身后不远。

  副驾的车窗降下,男人眼神冷淡的瞥过他们。

  “papa!”少年毫不犹豫的松开了牵着他的手,朝着黑色的车子跑去。

  安室透看了看自己被松开的手半响,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看来距离彻底驯服,还有点远啊。

  忠诚的狗可不会抛弃饲主奔向其他人。

  不过……

  他有的是时间就是了。

  倒不如说更期待把对方驯养成自己的了。

  琴酒到时候的表情一定很好看吧。

  安室透看着已经扑到琴酒怀里的少年想到。

  父子?

  他们算哪门子的父子。

  只不过和他一样,想用某种关系控制艾维克利尔,并且已经先一步成功了罢了。

  “新干线上见面的时候都不能喊你和伏特加叔叔,也不能抱你们,还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艾托抱着琴酒语气委屈的说着。

  “没办法啊,毕竟我和大哥的身份,一看就是坏人啊。”伏特加很有自知之明的安慰。

  艾维想要隐藏身份,活在普通人里面,就必须避免光明正大和他们接触。

  原本准备把人扯开的琴酒深吸口气,放下了手。

  “艾维。”他声音低沉。

  “我在。”少年蹭了蹭对方的脸。

  “你要是让眼泪滴到我衣服上,我就把你扔下车。”琴酒冷漠道。

  “别扔下我。”艾托把他抱的更紧了。

  不想被扔下。

  果然……活着的家人随时都会失去,只有死了才能一直留在他身边。

  好期待papa死掉啊,到时候就永远没办法把他丢下,只能陪在他身边了。

  “对自己的儿子可不能这么冷酷啊,琴酒。”浅金色头发的男人笑容爽朗,眼神晦暗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银发的男人猩红的双眼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他和艾维克利尔才不是父子。

  只不过是这小鬼自作主张罢了。

  但是……

  这和波本有什么关系?

  “琴酒大哥只是说着玩的,他怎么可能扔下艾维。”伏特加帮着自家大哥说话。

  大哥明明从来没想过丢下艾维吧,干嘛老是吓唬艾维。

  “上车。”琴酒对着车外的安室透说道。

  安室透挑了挑眉,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钻上了车。

  随后车内陷入了一阵沉默。

  “说吧,你把我们两个叫来做什么?我可是连任务的影子都没看到啊。”金发的男人坐在后排,姿态从容。

  “新干线的爆破,是你做的吧?十七节车厢,真是大手笔啊,琴酒。”语气不知是赞叹还是嘲讽的说道。

  “呵。”琴酒冷笑的按住了少年的后颈。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位置。

  少年却没有丝毫反应。

  十足的信任。

  “你觉得精彩吗?”琴酒问后排的安室透。

  “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装炸弹,很辛苦吧?”安室透笑的一脸幸灾乐祸道。

  “和你无关。”琴酒冷淡的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对方。

  既然艾维这小鬼没有让波本知道这些,那波本就没必要知道了。

  当个被蒙在鼓里的白痴吧。

  “papa才不需要自己一个一个装炸弹呢。”艾托连忙解释道。

  炸弹是自己让大福装的。

  papa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装炸弹,会破坏papa身为一家之主的威严的。

  但是也不能让透哥知道是自己帮papa做的。

  “这种事情当然是白兰地叔叔负责的。”艾托毫不犹豫的说道。

  白兰地负责的后勤部门,的确有帮助代号成员布置现场的责任。

  “白兰地啊……”安室透慢悠悠道。

  男的,被称为叔叔,年纪应该不小。

  毕竟艾维克利尔喊他都喊哥哥。

  白兰地肯定比他要大。

  果然艾维克利尔知道的不少呢。

  自己可从来没见过白兰地啊,哪怕明知道这是组织六大基酒的代号之一。

  “艾维。”琴酒掐住了少年的后颈。

  “抱够了就下去。”他把人扯开,往后座一丢。

  “明明才抱了一会,而且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了……”白发的少年坐在后座,抿了抿嘴不开心的说道。

  安室透默默移开了目光。

  艾维克利尔管这叫一会?

  他们都已经快到家了。

  加入组织这么久,他第一次见有人能抱琴酒那么久还没被杀死的。

  是因为艾维克利尔的价值高吗?

  还是因为……

  被叫父亲久了,真把艾维克利尔当儿子了?

  降谷零内心思考着,觉得还是艾维克利尔头顶的天才研究员太有价值了,所以琴酒这样的人才会纵容对方。

  “太黏人会被厌烦的,艾维。”安室透笑眯眯的摸着少年的头发说道。

  “不可能,大哥不可能厌烦艾维的。”伏特加毫不犹豫的反驳。

  波本是什么意思?

  居然在艾维面前这样说!

  难道是想和大哥抢儿子吗?

  虽然是朗姆大哥的手下,但是这么心机这么坏可不行。

  “你不要故意挑拨离间艾维和大哥的父子关系,波本。”伏特加警告道。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7861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