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酒厂过家家 > 第九十五章驯养警犬的指令

第九十五章驯养警犬的指令


  “那我先回去睡觉了,透哥晚安!”艾托被大福举高高的时候回头对着安室透说道。

  “晚安。”安室透笑容温柔。

  哪怕脑内想法万千,脸上也依然不动声色。

  卧底在组织的七年,已经足够让一个小白进化成就算看着富士山爆发也能面不改色的扑克脸了。

  他是不可能阻止艾维克利尔去警视厅的。

  艾维克利尔已经和人约好了,阻止也需要个合适的理由。

  但是安室透没有合适的理由不让对方去。

  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警视厅没人会惹艾维克利尔吧。

  艾维克利尔也能乖乖听话,真的为了隐藏身份什么都不做吧。

  安室透回到房间,关上门之后,才露出无声叹息的表情。

  为什么组织要让艾维克利尔一个代号成员去上普通的小学?

  如果不这样的话,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一切都是组织的错。

  安室透冷漠的想着。

  ……

  “透哥好像不太想让我去警视厅玩……”艾托被大福抱进了房间,放到了床上,他坐在窗边,晃荡着双腿,看着大福。

  十分抗拒的情绪。

  但是没有直接说不让去,所以还是可以去的吧。

  “如果透哥直接跟我说不能去的话,就只能放弃了。”他坐在床上说道。

  毕竟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安室透的想法肯定比诸星秀树他们的要重要。

  “不过他没说,明天还是要陪诸星他们去。”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行程不用改变了。

  警视厅会有很多警察的吧。

  就和之前美国华盛顿那边FBI的总部一样,里面全是FBI。

  大福先是递给了少年两杯牛奶,看着他喝完之后,走到卫生间,片刻之后又走了回来。

  手中拿着牙杯和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

  “谢谢大福!要认真刷牙才行,不然会长蛀牙的。”艾托接过了牙刷和牙杯,点点头认真道。

  他的身体长的真的很慢,慢到现在牙齿还没全部换完。

  被关起来的那段时间正是换牙的时期。

  有几次松动的牙齿直接被打的掉了出来。

  不过也就只剩下几颗牙齿没换了。

  过一段时间就会全部换完了。

  他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刷着牙想道。

  大福站在旁边看着他。

  曲奇饼站在大福头上照着镜子,不停的换着动作摆姿势。

  大福和曲奇饼都不用刷牙。

  毕竟玩偶熊和纸做的小狗都不能碰水。

  而且它们并没有牙齿,也不吃东西。

  认认真真的拆下了身上的项圈,墨镜,手套和护膝,将自己脱的干干净净,站在了浴室的花洒下。

  热气升腾盖住了一切。

  玻璃门也变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温热的水流拂过身上一道又一道伤疤。

  后腰上有着一道深褐色的疤痕,上面的字体痕迹清晰可见。

  [Miyamoto  Aito]

  宫本艾托。

  他换上了纯白柔软的睡衣,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苍蓝色的眼中仿佛也因为热气而弥漫起一层白雾。

  大福伸出手把人抱了起来,放在床上,开始替人吹头发。

  白发的少年眯起眼睛,一下又一下的点着头。

  最终放任自己彻底闭上眼睛。

  在闭上眼睛之前,将背包里的小纸人都拿了出来。

  反正大福会做好一切的。

  沉稳可靠的大熊摸了摸少年的头发,确定已经吹干之后,收起了吹风机,给少年换了个姿势,平躺在床上。

  将一个又一个纯白的纸人放在少年枕边。

  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大衣,摘下了帽子,也躺在了床上。

  睁着黑色的玻璃眼珠子看着少年,无声的道晚安。

  曲奇饼也被大福放在了纸人的区域,蹭了蹭熟睡的小主人的脸,自觉的找了个位置趴着睡觉。

  它也是没有眼皮的,所以也是睁着眼睛睡觉的。

  整个房间陷入了安静。

  只有一个少年均匀的呼吸声。

  他在玩偶熊和纸人们的注视下安然入睡。

  ……

  一夜无话,日升月落。

  安室透站在花园里给花浇水。

  这栋房子种满了白蔷薇。

  他之前还以为是艾维克利尔喜欢的花,结果对方告诉他这是房子自带的,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透哥——早上好。”白发的少年推开窗户,从三楼探出半个身体跟他打招呼。

  “早上好,下来吃早餐吧。”安室透回头看着三楼的身影,也热情而温柔的回应。

  只是当个好家人而已,难不倒他。

  他放下喷壶,回到屋内。

  很快听见了急促迫不及待的脚步声。

  艾维克利尔又从楼上跑下来了。

  没让大福抱着下来。

  他心里这样想着,却在白发的少年扑到他面前时露出了温柔的笑,张开手接住了对方。

  “你还真是喜欢撒娇啊……”他看着像小狗一样主动蹭蹭的少年,语气无奈。

  仿佛一个宠爱弟弟的哥哥一般,满是无可奈何的纵容。

  “坐好。”他把人放到餐桌前,表情正经的说道。

  白发的少年一本正经的端坐着,仿佛有着白雾的苍蓝色眼睛紧紧注视着他。

  “吃饭。”安室透继续声音严肃道。

  哪怕那只和琴酒同款打扮的大熊盯着他,他也没露出什么别的表情。

  白发的少年乖巧的开动。

  仿佛安室透一个指令下来,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乖孩子。”金发的男人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艾托眨了眨眼。

  和papa一样的语气啊……

  我果然是个乖孩子呢!

  “我吃完了。”他将面前的食物解决完了之后,紧盯着安室透,眼神充满期待。

  “嗯,去吧。”安室透点头说道。

  “透哥再见!”白发的少年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门外跑去。

  就像每一个期待着和小伙伴一起去玩的孩子一样。

  但是安室透却是知道的。

  艾维克利尔根本没有名为期待的情绪。

  这样的反应也是表演出来的,虚假的反应。

  真实的足以忽悠过其他所有不知情的人。

  “早点回来。”安室透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艾维克利尔长时间留在外面,总归让他感觉有些不太踏实。

  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艾维克利尔是个危险的易爆物品。

  随时都可能突然发生爆炸。

  炸死一些普通人。

  当然爆炸只是个形容而已。

  安室透只是担心艾维克利尔会给其他普通人带来意外而已。

  所以还是早点回来吧,由他亲自看着,还比较放心。

  


  (https://www.biqudu.com/41342_41342051/977656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