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空间在逃荒路上养崽 > 179.最重视的感觉

179.最重视的感觉


  瞅着手里的银子,李大拿来的古兰能理解。
  毕竟如李大说的,两位强盗当家都是她解决的,搜罗来的银钱理应有他一份,而且还是最大的一份。
  可村长怎么也给了她一份。
  看着村长坚定的神色,想到她曾说过自己也是这个村里的一份子,古兰还真不好不拿。
  村长会用她说过的话堵她,除非她不把自己当做李家村的人。
  谢过了村长,古兰手里拿着几两银子,心里五味杂陈。
  这是重视的感觉,即便她并不怎么在意这些银子,但是没被排除在外心里还是高兴的。
  村长不愧是村长,做事就是足够圆滑。
  看似不多的几两银子,实则是农户们两年的嚼用了,对于把钱看得很重,向来斤斤计较的农户们能舍得这一份是对她的看重。
  古兰心里真的挺舒服的。
  村长离开的时候,古兰塞了一包糕点,推距不过,拿了一包糕点李村长笑嘻嘻的走了。
  回去后,看到老伴儿打开的这包精致的糕点,老两口心里也是感慨良多。
  这包糕点怕也不少花银子。
  古兰这边,把银子塞进怀里,在向云锦的帮助下开始就收拾入城的收获。
  粮食和糕点鸡鸭蛋红枣等但都放到车里,至于蔬菜这些不禁放的仍放在柳筐里,搁在车的最前头方便拿取。
  还有一块肥厚相间的五花肉,稍稍用盐腌制了一下,留着明日做红烧肉。
  极有眼色的大丫已经开始生火,古兰准备熬制猪油。
  十斤猪油板能熬制出不少油呢,不一会儿一阵阵油香味飘散出去。
  要不是这段日子肚子里不怎么缺油水,这香味儿差点又把他们的馋劲给勾了出来。
  不过仍是羡慕的看着古兰这边。
  十斤猪油板,熬着了好大会儿才完成,不过油渣渣真是香。
  古兰就着热锅炒了个油渣渣青菜,一人又一块菜饼吃的那个香。
  他们吃的香,其他人吃的也不错,几乎每家都分了不少银子,心里高兴,再加上古兰这边油渣的刺激,都把存肉拿了出来,吃了顿好的。
  “他爹,你觉不觉得自从古师傅来了后,咱们的日子是过得越来越有劲,也越来越好了。”
  李木娘看着吃的高兴的两个孙子,感慨着,想着刚分得的银子心里更是火热。
  搁在以前没逃荒前,他们一年也吃不了几回肉,这些日子吃肉的时候能抵上以往几年加在一起的总量了。
  “你才发现,我早就发现了,要不是古师傅在,咱们根本就走不到现在,别说有现在的日子,恐怕……”想到那日的盗匪,李木爹还有些心有余悸。
  要是没有古兰那一次恐怕他们就会被抢了个干净,以他们李家村儿郎们的血性恐怕会死不少人,就算是活了下来,没吃没喝的又能坚持到多久,看着自己几个孙子,这种场景想都不敢想。
  李木娘深以为然的点头,他爹说的不错,还有儿子要不是古师傅的药哪里还能全乎的坐着吃饭,李木娘对古师傅那是真的非常感激,应该说李家人所有对古师傅非常感激。
  这一幕发生在不少人家,拿着银子吃着食物大家都忍不住感慨两句。
  尤其是参加与匪徒战斗的家庭,所获的银子都不少,大家心里的激动是可想而知了。
  明白能走到现在离不开古兰师傅。
  这一夜很平静,夜很黑,幕色浓重,寒风习习,依然是一个不见星月的夜晚。
  另一边,小河村的苏巧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入不了睡。
  昨日虽然被娘劝下了,也觉得娘说的有道理,但不知怎么的苏巧秀总觉得有什么要离她而去了。
  晚食后早早上床的她本以为很快就能睡着,可翻来覆去就是没有睡意。
  往常她可是一沾床就会进入到梦中。
  久久没有睡意,她索性坐了起来。
  苏巧秀知道自己还是有点不甘心,若疫症的事情是真的,这么大的功劳,她怎么可能舍得下呢。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这句话她还是知道的。
  要不然也不会有上次之行,自己长得这么好,她不甘心就这么庸庸碌碌的在乡下一辈子。
  娘的话确实是把她吓住了,她到现在也害怕,但是过了一日一夜还是抑制不住心底的欲望。
  苏巧秀眼底再次闪现出疯狂的光芒。
  换上自己颜色最深的衣服,苏巧秀下了床,扒开靠墙床腿的一一块土坯,拿出了一块破布包住的东西。
  里面赫然放了几角银子,不多加在一起不足二两,这还是上次出走时留下的一部分。
  这些都是她这几年绣绣品攒下的,这些年下来她也攒了将近五两银子,可惜上次出去拿走了一多半,这是她最后的银子了。
  看着这些银子,苏巧秀难得的闪过一次愧疚,尤其想到昨日对娘说的话,确实有些急不择言了。
  不可否认爹娘现在对她的态度确实不如从前,但是以前是真的很疼她。
  像她这样为出阁的姑娘,手里能攒下这么多银子的在农家几乎是没有的。
  但这些都抵不过她想要翻身,想要做人上人的欲望。
  握紧这些银子,苏巧贴身收着。
  可惜她上次所穿的男装已经被爹娘收走了。
  好在身上的这件衣服虽然是女装,但颜色很深,去掉腰带的话还是很像男装的。
  又把自己的发饰整理成了简单的男式,银耳钉拿下用头发遮挡住两耳,稍微又收拾了一件衣服,一双鞋包在包裹中,准备就绪的苏巧秀打开一侧的窗户。
  这些日子似乎是怕她再想不开,每晚上她的房门都会被大哥用锁锁上。
  只是家里人似乎忘了门不能走,还有窗,虽然她房间的窗口不大,但是她的身形钻出去妥妥的。
  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沙漏,子时左右,正是深夜大家睡眠最熟的时候,即便如此苏巧秀动作依然放的极轻,不敢发出一丝丝的动静。
  小心的翻出了窗户,又进了厨房拿了几块昨日专门剩下留着早食的三合面饼子,神色复杂的看着爹娘所住的正屋,苏巧秀选择翻墙离开。
  大门被紧紧的锁住,她根本就打不开,只有翻墙这一途径。
  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苏巧秀心里是害怕的,做了自己将近半盏茶的心理梳通,要不是怕拖下去被家人发现,还不能下定主意从哪爬呢。
  家里的墙比村里其他人家稍稍高些,一人半的高度,墙顶部没装有尖锐的碎石瓦砾,这也是苏巧秀敢把主意打在墙头上的原因。
  最终还是借助于院子里的一个高兀子苏巧秀费足了力气才勉强爬上墙顶,闭着眼睛咬牙往下慢慢秃噜着跳了下去。
  ------题外话------
  新的一月满足亲们的建议,好吧今日爆更?,八千,不过没什么存稿只能爆更这种程度了(*^ω^*)


  (https://www.biqudu.com/41117_41117661/1848506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