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2章 任务

第2章 任务


起好了新的假名,就需要一个新的身份了。

        不想跟白羽未来有任何亲缘关系的安室透立刻就给他安排好了身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同居人,为了掩饰身份的需要,你得找一个普通的工作。在你找到工作以前,别人问起来,你就说你正在找工作,由于存款即将告罄,不得不退了之前的房子跟其他人合租,刚好我这里还有间客房,你就跟我合租平摊房租了。听明白了吗?”

        作为明面上在一家咖啡厅当服务员的打工人,这个理由甚至替他自己也打了个补丁,毕竟咖啡厅服务员也不是工资很高的那一类人,他为了省钱和人合租也很正常不是吗?

        白羽未来慎重地点了头。

        话是这么说,但白羽未来其实还算有钱,并不愁生活,并且还不想去找工作。

        组织对他相当大方,哪怕他现在是真的很废,出任务都是拖后腿,但工资确实一分不少,甚至基础工资比别的成员还高出那么点儿。

        虽然他知道自己对组织很重要,而且也大概知道组织是看中了他哪里,但本质上的问题他并不清楚。也就是说,他知道组织看中了自己身上哪部分的价值,却并不清楚这部分被组织看中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不过关于这件事他并没有过多纠结,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毕竟这事并没有怎么影响到他的生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关于任务的事,琴酒虽然没有催,但一直拖延的话,难免会引起他的怀疑。

        于是公安卧底过上了白天安室透晚上做波本的生活。他已经把目标之后一段时间的行程全都摸清楚了,并且把需要踩点的区域分了任务,自己踩在地图上画出来的其中一半区域,然后另一半让白羽未来去踩点。

        然而等他踩完点和白羽未来会合时,他几乎要一口气没提上来!

        他看着白羽未来给他的踩点地图,那些标记出来的点中有不少,哪怕不用实地考察,光看地图上的建筑分布,都能知道完全不符合需求。

        他忍不住爆出青筋,凶恶地看着白羽未来,一字一顿:“你在耍我吗?”

        白羽未来迷惑地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话,但光看脸色就知道安室透对他的答卷肯定不满意!

        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是不行吗?”

        安室透用力地深呼吸了一下,“你在组织里的专长是偏向哪一方面的?”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说清楚!让我以后好分配你的工作!

        白羽未来沉默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那什么,我不记得了呢。”

        安室透:“……”

        gin!你到底给我送了个什么东西过来!?这种人真的也是组织的一员吗!?

        他现在总算知道昨晚分开前伏特加那个古怪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合着你们已经被他坑过了,所以才把他丢给我的是吗?!

        他强行压下涌至喉头的那股郁气,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一字一顿:“你先回车里去,你负责的区域我重新去踩次点。”

        说完顿了下,他又补充道:“直接回去,不要乱跑,别给我添乱。避开监控你总会吧?”

        一片尴尬的沉默回答了他。

        安室透甚至觉得自己血压都上来了。

        不是,你作为组织的一员连避开监控都不会吗??不是说干他们这一行的避开监控已经是本能了吗?失个忆连本能都能忘吗??

        他突然想到,既然这家伙不会避监控,那刚才他去踩点的时候是不是都被监控拍到了??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了。

        哦,好吧,这下他不仅要把这个家伙负责的区域的点给踩了,还得给他处理监控记录。

        工作量不仅没有减半,反而还增加了一倍,同时打了三份工的时间管理大师对白羽未来彻底没了好脸色。他连勉强的微笑都露不出来了。

        他强硬地把白羽未来赶了回去,并且禁止他再插手任务的事。白羽未来人一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给琴酒发了条信息,表示他送来的人妨碍自己完成任务,要把给人退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室透点都快踩完了,琴酒回了一条信息。

        ——六个点。一串省略号。

        安室透:???

        gin这是什么意思??

        他打了个问号过去,这次回复来得很快——

        【信息发送失败。】

        ???

        安室透怀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信号不好,于是又发了几遍,然而每一次都是——

        【信息发送失败。】

        !!?

        gin!??

        什么意思!gin你什么意思!!

        他现在确定了,琴酒那混蛋把他给拉黑了!

        虽然发信息前就确定琴酒不可能给他退货他才放心发的,但直接拉黑就太过了吧?!

        安室透手上的力度几乎要把手机的屏幕给捏碎。他用力地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安慰自己:莫生气,莫生气,不管怎么说夏布利也是组织十分重视的人,能让gin说出他的命比我的重要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好歹组织已经把人放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不管是调查还是掌控都方便了他。

        他拿这话囫囵了几遍安慰自己,这才按捺下暴躁的心情。

        不过虽然很想调查夏布利,但这件事暂时只能由他自己偷偷调查。公安内部有组织的卧底这件事已经确定了,如果他把这件事交给他在公安的下属调查,组织很快就会确定他卧底的身份。

        ——人才刚交到他手上,马上就被公安的人调查,简直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组织他有问题,这和白给有什么区别?

        最好的办法是,在下一个人接手后,再让公安那边放手去调查。

        反正就算下一个人也是卧底,坑到的也是fbi、cia那样的外国组织,跟他日本公安又有什么关系呢?

        安室透面无表情地下了结论。

        好不容易踩完点还把监控给处理了,安室透沉着脸回到自己的停车处,坐上驾驶座后关上车门,坐在后座脑袋歪在一边的青年迷蒙地睁开双眼,嘴里模糊不清地嘟囔着:“你回来了?”

        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困倦,显然刚才是在车里睡觉。

        好家伙,我在外面工作,你在车里睡觉。

        安室透嗯了一声,点火发车,没再说话。

        后座的青年听到他的回应后,立刻又闭上了眼,重新陷入了睡眠。

        白色的马自达平稳地行驶在路上。

        按照安室透一贯的风格,开车应该是在路上飞驰的,更何况这车本来就是一款经典的跑车。而且就他本人的心情来讲,他也蛮想把后座那个给他添麻烦还在他工作时睡觉家伙颠醒的。

        不过在他想要观察后座之人的情况时,开那么快显然不利于他观察。

        后座的青年毫无防备的睡颜通过后视镜印入他的眼里。很难想象,作为组织的一员竟然能在其他成员的面前毫无防备地入睡,毕竟组织里都不是好人,谁知道这么做别人会对你做什么?

        像安室透本人,别说有其他人在的时候睡不着,就算是自己一个人睡在安全屋里,也只会保持浅眠,大概就是有一点动静就立刻清醒的状态。

        后座的青年显然不是这样,他上车后,关车门的声音比较响,这才把青年吵了醒来。他醒来后困倦又迷糊,并且很快又睡了过去,这是典型的进入了深度睡眠的表现。

        这不是一个长期处于危险中的人的生活状态。

        基于组织成员的身份,结合他之前表现出的没有踩点和避开监控的能力,从这一点进行推测的话,夏布利之前应该并不是像他们这样活跃于前方的人,他在后方工作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还是被保护起来的那种。

        问题是,如果真的如这份推测一样,那么组织为什么现在又把他推到台前呢?难道是因为失忆所以过去在幕后工作的技能变得不靠谱了吗?

        当然,不排除他一直在演戏,不过演戏能演到这个程度,就只能说这个人实在是很可怕了。

        没有更多的线索,这个推测暂时存疑。

        把车开到自家公寓楼下的停车场停好车后,他叫醒了后座的青年准备下车。

        白羽未来醒来后揉了揉眼睛,困倦地问:“到了?”

        “嗯。”

        平心而论,这是个清秀又好看的青年,这副刚刚醒来的模样还带着一点孩子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安室透看到他时,总是无端联想到废宅大叔。

        到家的时候,东方如墨的天色已经泛起了一丝深蓝。

        安室透看了下时间,早上5:41。

        他早上七点左右出门去咖啡店打工,路上可以吃个早餐。现在休息的话,他还可以睡一个多小时。

        一同回来的同居人对着他说了声“晚安”,然后十分自觉地进了自家客房。

        安室透深深地叹了口气。

        还晚什么安啊,这都快天亮了。

        算了算了,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他把外套一脱,直接就躺在沙发上睡下了。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4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