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4章 令人窒息

第4章 令人窒息


很快整个商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大门处有人拿着大喇叭朝商场里面放话,要求所有人待在原地别动,老老实实抱头蹲下。

        原本朝商场的另一处大门奔涌而去的人群,在枪声响起后都待在原地不敢再动,好不容易跑到商场另一处大门的人,也都停了下来。

        ——那边也有歹徒在把守着。

        白羽未来小声向周围的人问了问,才知道歹徒堵着大门在……抢劫??

        不是,个人抢劫都是飞车、入室,团伙作案都是去银行、金店,抢劫来商场,弄出这么大动静,哪里不对吧?

        白羽未来不合时宜地想到了自己隐藏的黑|社会身份。

        说实在话,我背后的水比你们深你们信嘛:)

        话是这么说,但在跟过gin和波本之后,白羽未来自觉在动手方面是完全不行的。他很自然地融入了被当成人质困在商场的人群里,假装一名倒霉的无辜群众。

        商场一楼大多都是卖的奢侈品,劫匪们简单粗暴地将奢侈品扔进麻袋,在他们还在搜刮的时候,警察就已经赶来,在商场外面围了起来。

        警察的到来显然让商场的氛围更加紧绷起来,劫匪当即就拿了个大喇叭朝外面喊,用商场内的无辜群众作为人质,威胁外面的警察。

        劫匪一共七个人,三个在搜刮贵重商品,两个在看着人质,一个在没收人质的通讯工具和身上携带的贵重物品,一个拿着喇叭在和外面的警方周旋。

        白羽未来瞅了一眼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劫匪,觉得这样不太行。虽然同事给他发的信息和邮件,他都是当场看完当场就删,但自己的手机要是落入别人手里,他还是会克制不住心虚,乃至心慌。

        而且他也很怕他的同事们,突然发条信息或者打个电话过来,尤其是同有代号但就是级别不一样的前辈们,比如说琴酒、琴酒和琴酒:)。

        无论是见不得人的信息,还是不接琴酒的电话,都跟选择死亡没什么区别。

        该怎么拒绝交出手机呢?

        白羽未来还在闷头思考,他把手伸进口袋里,一只手指按住了手机的听筒,然后一键拨号给了自己的现任搭档波本君。

        正在咖啡厅打工的安室透放下刚端起的盘子接通电话,就听到里面有些失真的声音:【警告你们,要是让我们发现有人偷偷进来的话,这些人质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安室透:?

        店里挂在墙上的小电视应景地换了画面:“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位于xx街的大型商场遭到劫匪抢劫,警方已将商场围住,但罪犯手中有枪,并且挟持众多人质,目前正与警方处于对峙中。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请各位市民远离商场附近。米花电视台为您报导。”

        安室透看了看电视屏幕中的记者,又看了看记者身后的商场大门和警车警察的背景,不由陷入了沉默。

        此时,电话里又传来并非白羽未来的声音:【喂,你,把手机和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接着,电话里就传来了忙音。

        安室透:……

        身为组织成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被普通劫匪威胁交出手机的。

        而且……这个夏布利为什么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难不成指望自己去帮他吗?身为组织成员遇到这种事难道不应该自己解决吗??

        白羽未来给他打电话确实是存着想让他帮忙解决问题的心思,但对方能怎么解决,他就没考虑过了。他只是想着,既然组织给他分配了这个搭档,那搭档之间互相帮助也是合理的吧?

        然而安室透并不打算去给他帮忙。

        就算夏布利的手机被警方检查了,没查出什么东西自然没事,就算查出来了,他也可以托词他没想到夏布利这么逊,手机里的信息都不清理干净,警方那边也可以借机得到一些组织的情报,一举两得。

        白羽未来也没想过自己的搭档是瓶假酒,打了个没有对话内容的电话报备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就在收手机的劫匪走过来的时候老老实实按下挂断上交了手机。

        大概是外面警方带来的紧迫感,劫匪们很快就把商场里值钱的东西粗略地扫荡了一遍,然后随手扯起了一个倒霉鬼,一边威胁警方己方有人质,让警方放他们离开,并且不许追上来,一边将赃物和倒霉鬼一起扯上了车。

        被随手抓进车里的倒霉鬼白羽未来:“……”

        虽然这么想可能有点过分,但是商场那么多比我柔弱的女人小孩,为什么你们会想到抓我啊?

        一个劫匪在后座把麻袋放好,回身看了下白羽未来,直皱眉:“怎么绑了个男的?这也太占位置了吧?”

        坐他左边一直拿枪顶着白羽未来的劫匪道:“像这种只会窝在家里给花泽○菜打call的死宅,家里肯定也很有钱,等我们这单干完了,还可以从他家里捞一笔。”

        白羽未来:“………………”

        虽然但是,我家里没人啊,顶多有个组织里的同事,你们去勒索可能只能勒索到几发子弹:)

        而且我根本没给花泽○菜打过call,我只给miku打过call好吗!像这种永远不会老去、永远不会有男朋友、又能治愈心灵的ai美少女哪里不好了?!明明就是你们没有眼光!!

        虽然脑子里怼得热火朝天,但现实里白羽未来只是委屈地扁了扁嘴。

        没办法,战五渣只有怂才保命:)。

        坐在他右边劫匪提了提扔在脚边的袋子,同样皱起眉:“这谁啊,怎么把这一袋子也带上来了?”

        前排有人回头瞅了一眼,回答:“啊,我看这么多手机,收都收了,扔了怪可惜的,拿去二手店还能卖点钱呢。”

        他旁边一个劫匪一听,也回头瞅了一眼,然后一巴掌拍他脑门上:“你这【哔——】【哔——】,你是脑壳有包吗!这要是哪部手机有定位咋办!?”

        那人一听懵了,迟疑道:“那我去扔掉?”

        坐在副驾驶的领头人头也没回,“直接扔窗外吧。”

        劫匪们并没有什么道德底线,听了老大的话当场就开了窗,在白羽未来惊恐地瞪大了的眼睛下提起了一袋子手机,准备在疾驰着的大马路上往窗户外面丢。

        然后袋子里传来了铃声。

        丢手机的人愣了愣,正打算无视它继续丢,就听到旁边的白羽未来不好意思地低声道:“那个,不好意思,响得好像是我的手机……”

        而且那个铃声,他专门把同事们的电话设置了特别铃声,现在打过来的可能是他的现任搭档,毕竟前任带他的前辈相当嫌弃他,给他打电话的可能性很小。

        提着袋子正准备丢的劫匪挑了挑眉,“谁管你啊!”说着就把袋子提到了窗口准备扔出去。

        前排的劫匪一巴掌从他脑门儿顶上呼下来,怒斥他:“蠢货!不是说了要用这个死宅再捞一笔吗!他电话响了不是刚好?把他手机拿出来,其他扔了!”

        提袋子的劫匪委屈地“哦”了一声,在他翻袋子里的手机时,铃声已经停了。他不得已把袋子丢在了白羽未来腿上,“自己找!”

        白羽未来眼观鼻观心,默不作声的把目光放在了袋子里,翻找起自己的手机来。

        为了防止有的同事不方便,组织里的同事们联系人,都是先打一个电话响个十几秒的铃就挂断,再等人回拨。任务期间大家都是静音,也不担心突然来个电话坑了自己。

        白羽未来刚从袋子里找出自己的手机,手机就被旁边的人一把抢了过去。他打开白羽未来的手机找到来电记录,直接给回拨过去了。

        白羽未来在旁边看得欲言又止。

        希望刚才来电的是安室君_(:3ゝ∠)_。

        然而事情的发展很不给他面子,电话接通后,劫匪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伏特加憨厚的抱怨声。

        【夏布利,上次的任务你们怎么还没完成啊?这都多少天了?你这里搞不定后续我们没办法进行啊!】

        白羽未来瞅着拿走他手机的劫匪,没敢吱声。

        劫匪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威胁道:“我管你什么乱七八糟的!听好了,这个什么……”他没记住伏特加说过的名字,扭头看向白羽未来,“名字!”

        白羽未来这个假名是还没上报组织的,于是他报出了自己的代号:“夏布利。”

        劫匪立刻接下他的话,跟着就现场从劫匪转成了绑匪:“啊对,就这个夏布利!听好了,这个家伙现在在我们手上,想救他的话,之后等我们的电话,准备好一亿円来赎他,听到了没有!?”

        放完狠话,他刚要挂掉电话,对面传来了不确定的疑问:【你刚才说……你是什么人?】

        “绑架这家伙的人,没听到吗!?”

        白羽未来听到了来自电话另一端令人窒息的话:【大哥,对面说夏布利被他们绑架了。】

        完蛋,伏特加就算了,gin居然也在:)。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