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5章 脱身

第5章 脱身


淡定如琴酒,在听到夏布利被绑架的消息后也不禁沉默了一下,他拿过伏特加的手机,低沉又带着一丝愠怒的声音从手机的另一端传到了这一端。

        【夏布利,你在搞什么鬼?】

        白羽未来:我没有搞鬼……

        劫匪也觉得对面语气不对,加重语气道:“我警告你们啊,不要耍小花招!不然小心我们撕票!”

        撕票是肯定不能让他撕票的,但琴酒是真的不想管夏布利的破事。明明他都已经把夏布利脱手给波本了,为什么还得来管他的事?

        【不是说让波本保护好他的吗?那个波本怎么回事啊?】电话里传来伏特加的抱怨。

        琴酒没理他,反过来威胁劫匪道:【你最好保证那个家伙没事,否则我也不介意送你们一起下地狱,反正也就几颗子弹的事。】

        他们甚至听到那边突然有一声枪响,然后一个女声传过来:【目标已经解决了,现在转移吗?】

        擦!这是抢到同行了啊!而且对面好像还比他们段位不知道高了多少阶!

        副驾驶上领头的人也回过头来了,他斟酌着问道:“敢问兄弟哪条道上的?”

        【这不是你们该知道的。要多少钱你们自己掂量,尽快安排交易地点,人要是有一点闪失,我想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话音一落,对面就利索地挂了电话。打电话的劫匪握着手里传来“滴滴滴……”忙音的手机,不知所措地看向前面的头领:“老大,这……”

        副驾驶上的头领面色凝重,他沉吟了一阵道:“等甩掉了警察找个地方把他扔下去,那边刚才应该是有预谋的杀人,人数不止一个就不是接单的杀手,应该是有组织的,而且……”

        而且对面杀人对他们而言显然是家常便饭,否则不会显得这么从容,这样的一般都是大型犯罪组织,他们惹不起。

        “总之我们不能跟他们面交,否则很有可能被对方直接干掉,还是让这小子自己离开了跟那边联系吧。”

        说着他又回头打量了一下白羽未来,有些烦躁地嘀咕了句:“看上去也就是个普通的小白脸啊,居然还是混黑的,啧,老子竟然也有走眼的时候。”

        白羽未来只能给他一个沉默的微笑。

        看着像个普通的小白脸还真是对不起啊。

        白羽未来还是没能拿到自己的手机,因为对方说怕他捣鬼,准备在他下车的时候再给他。

        拿不到手机就,很没有安全感。他总琢磨着删掉伏特加的通话记录。

        虽然为了防止知情人通过代号发现问题,白羽未来都是给添加了联系人的同僚瞎取外号备注的,像安室透,他的备注名就是『黑皮咖啡小哥』。而琴酒,现在还用着『莫得感情的杀手』这个备注名躺在列表里。

        虽然跟本职一致吧,但是一般人完全不会想到这个备注真的就是字面意思,顶多会以为这个人是个面瘫的钢铁直男。

        伏特加就更绝了,『莫得存在感的司机』,一听就跟琴酒是一套的,完美契合了两人形影不离、一个下命令一个开车捧哏的形象:)

        为了保证人质的安全,警方一直跟劫匪保持距离。而为了脱离监控的范围,车辆已经开始向郊区行驶。

        司机刚打了个方向盘,忽然车尾靠左被砸了一下,力道很大,砸得车里所有人都往前倾了一下。

        中间一排有人喊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追尾了?”

        “追个屁的尾,这条道上不是只有我们一台车了吗?”

        头领命令道:“没爆胎就继续开!”

        他刚说完,车子底下就传来了“嘭——”的声音,车子也有些不稳地震了一下。一时间全车人都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头领深呼吸了一下,声音森冷:“哪个孙子去配的轮胎?”

        所有人都去瞄旁边的人。

        “算了,”头领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总之先甩掉那些警察,找个地方换了车牌和轮胎。”

        郊区的路不好走,尤其是对方还往树林里开。树林环境复杂,隐蔽性强,劫匪们很快就借用对地形的熟悉度,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型工厂。

        夏布利看着这个似乎有点眼熟的工厂,觉得劫匪们还真会找地方。

        他们是真的会找地方,因为这个工厂——应该说是一个大型的实验室,正是他们组织之前废弃掉的。因为要彻底清理里面存放的一些实验数据和材料,以及其他一些不能见光的东西,组织还特意点了一把火,他当时还在围观来着。

        “这槽里卡了个什么东西?”换车胎的劫匪嘟囔了一句,又努力掏了几下,终于把卡在里面的东西扯了出来——

        “艹!我特么!”他语塞了一下,骂道:“谁特么搞进来一块足球皮!?”

        一伙人看稀奇似的凑过来围观。

        “这玩意怎么进来的?”

        “在轮胎的位置呢,不会是足球卡进来跟轮胎一起爆了吧?”

        “你是不是傻?足球怎么卡得进来?”

        ……

        在车前换好车牌的头领绕到后面一瞧,见他们围了一圈,顿时气得一人一屁股踹了一脚,怒斥:“一群傻帽!叫你们换轮胎你们干嘛呢!?”

        其中一个傻帽抓着足球皮傻兮兮地抬头:“老大,轮胎这里卡了块足球皮!”

        头领立刻又补上了一脚,“你当我傻的,这么好忽悠?赶紧去给我换车胎!”

        一群人立刻散开,窸窸窣窣地在废弃工厂里换好了轮胎,又用之前在这准备好的汽油给车子加满了油,这才重新上车,把夏布利和他的手机留在了这。

        劫匪走之前还从窗户那伸了半个脑袋出来:“记得给刚才那位大哥报个平安——”

        白羽未来:“……”

        你记得还真清楚。

        他打开了自己的通讯录,和琴酒的备注面面相觑一阵后,他拨打了安室透的号码。

        总之先通知人来这荒郊野外接自己吧,琴酒那边晚一点再报平安也是莫得问题的。

        电话还没接通,一个黑色的小脑壳从杂乱的树丛里冒了出来。

        是个抱着滑板的小孩子。

        白羽未来低下头和他四目相对,默默取消了拨号。

        小孩子顿了一下,露出天真烂漫的笑颜:“叔叔,你没事了啊?警察就快要到了,那些坏人一定会被抓到的!”

        “啊……”白羽未来迟钝地点了下头,随即又露出一张苦瓜脸:“我应该还没有到被叫叔叔的年纪吧?”

        “啊……”小孩子也沉默了一下。仔细看看对方好像确实也挺年轻的,叫哥哥也没有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不叫叔叔叫哥哥的话,他总觉得有点违和感。

        作为一个看起来是小学生实则是被黑恶势力灌了毒药变小的高中生,还是一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曾用名工藤新一现用名江户川柯南。他本来只是想趁劫匪们中途休息的时候把追踪器放他们车上的,结果居然发现这些劫匪还真的甩掉警方就把人质给放了,道德素质比他预想的要高啊!

        微型追踪器已经藉由刚才劫匪装备用轮胎的时候弹射进车子的后备箱了,只要不仔细去检查,是很难被发现的。

        信号的接收方是知道他真实身份、并且一直暗中援助他的阿笠博士,一位总是发明一些没什么用但偶尔也会做出一些有用的发明的发明家。

        接下来的追踪就完全可以交给阿笠博士和警方了。

        树林的路不好走,哪怕是拥有能在马路上跟汽车比速度的改装滑板,也没法在树林里狂飙。

        更何况现在人质发现他了,他只能假装一个普通的孩子,跟人质君一起等待警察的救援。

        救援组和追击组分了两路,在等救援的时候,白羽未来一边删掉了来自伏特加的通话记录,一边和追到这里的与众不同的小孩唠嗑。

        据说对方之前和自己一样在商场陪姐姐逛,但因为中途上了趟厕所,竟然躲过了劫匪的视线,趁机报了警。

        “真幸运啊。”白羽未来羡慕地感慨——毕竟他是因为『一看就是个死宅』这种可笑的原因被抓来当人质的。

        “哈、哈哈。”柯南尴尬地笑。

        因为本来就距离不远,救援队很快就找到了他们。

        到警视厅做笔录的时候,安室透正在警视厅门口等着他。

        “我说你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就……怎么还被绑架了?”

        白羽未来:“我也不想的啊……”

        谁知道绑匪会以这么奇葩的理由顺手就把他也给带上了呢?

        安室透深深地叹了口气,“总之,回去再说吧。”

        >>

        由于同居人遇到了这样的事,安室透给在咖啡厅的工作请了半个下午的假,店里也理解地给他批假了。

        刚从警视厅回来的白羽未来沉默地抿着嘴跟在安室透后面,因为这种理由被绑架还进了警视厅的黑方人员,他大概是头一个。因此在警视厅门口看到来接他的同事时,他还是有点心虚的。

        安室透看他这副模样,心下叹了口气。

        算了,就这能力,就是做黑方也不见得能成什么事,调查他在黑衣组织里究竟为什么那么重要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自己就当养个宠物算了。

        说到宠物,他倒是想起自己交给警察厅的下属帮他带的狗哈罗了。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喂过哈罗了。

        “之前发下来任务,上次我们把点踩好了,今天刚好是目标回来休息的日子,晚上就去把目标解……”

        嗡——嗡——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的话,安室透一看震动的那台手机屏幕上的号码,心思一顿。

        gin。

        估计又是来催任务的。

        安室透心下啧了一声,不爽地接起了电话:“什么事?”

        琴酒一开口就是质问:【不是告诉过你,夏布利的存在比你还重要吗?他为什么被那种杂碎绑架了?你是废物到连那种垃圾都搞不定了吗?】

        安室透:“……”

        安室透默默扭头看向白羽未来。

        所以gin那家伙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他有这么闲吗?一天到晚盯着夏布利?

        白羽未来也默默地对上他的视线,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4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