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7章 隔壁凶案

第7章 隔壁凶案


事情直到凌晨还是没有解决,算上像白羽未来这种独居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以及认识那个死掉的邻居且跟他有过来往的,警方一共找出了5个嫌疑人。

        凌晨一点被叫出来配合调查的白羽未来:“……”

        深更半夜被叫出来配合调查,所有嫌疑人都显得很暴躁,其中一个穿着睡裙外面随便披着一件外套的女人脾气很不好地斥责道:“怎么搞的?该问的不是都问完了吗?我明天可还要上班,你们警察能不能有点用?”

        另一个穿着背心的壮实青年也骂骂咧咧:“有没有搞错啊?都说了跟我没关系,该说的我也都说了,能不能不要几个问题来回问!?”

        原本睡眼惺忪的白羽未来都给他骂醒了。

        哪怕之前被警察上门调查,但这个点大家也都上床睡觉了,半路被叫醒出来配合调查,别说有起床气的,就是没有的现在也很怨念。

        站在几个人边边上的女学生没有说话,紧张地看着其他几个人。

        还有一个看上去跟白羽未来差不多年纪的男青年靠着墙不停地打哈欠,眼窝深陷还带着一圈黑,活像躲在家里吸食了什么违法的东西。

        白羽未来弱弱地举起手:“那个,有什么是需要我们配合的吗?”

        先前警方已经问过他在下午6到9点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以及与死者之间的关系了,比起其他老住户,刚刚搬进来的白羽未来压根就不认识死者,也没有什么接触,更遑论有什么冲突了,在这一点上他的嫌疑就比其他人小很多。

        至于其他人,女人说她一直都在家里和朋友聊天,聊天记录也可以证明她那段时间确实一直在和对方聊天,只是手机上的聊天没有办法证明她确实一直呆在家里。

        白羽未来比她还要倒霉,他一直在守票,但是因为一直没有守到票,所以连抢票记录都没有,更无法证明他确实一直呆在家里了。

        女学生表示,因为他们学校快要考试了,所以她一直在家写作业和复习,而她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不在家,所以家里也没有人能证明她一直呆在家里。

        那个眼下青黑看着有点虚的青年说:“我一直窝在家里抢演唱会的门票,已经抢了好几天了,哪有闲时间去做那种事啊……”

        他是个长期独居的宅男,甚至有面靠墙的柜子上都摆满了手办,一看就是那种十天半个月不出门就对着二次元少女喊老婆的那种,完全不像会出门杀人的人。

        同样熬夜抢票的白羽未来感觉自己的膝盖似乎中了一箭_(:3ゝ∠)_

        那个壮实一点的青年就比较倒霉了,他的嫌疑是最重的。

        首先,在场的五个人里,一个苗条的女人,一个瘦小的女学生,两个看着就弱不禁风的宅男,只有他是个壮汉。而死者是个精神状态糟糕的成年男人。

        虽然精神状态糟糕,但这个成年男人体格并不瘦小,光身高就足足有1米76,在场比他高的也就只有这个壮实青年和白羽未来,但白羽未来一看就是一副弱气相,毫无攻击力的气场让他的可疑程度直线下降。

        除此之外,死亡现场的挣扎痕迹很少,但死者的死相却堪称凄惨,他几乎是被开膛破肚,肠子被搅得一片混乱,心脏被扎了好几个洞,其他脏器上也有着一定数量的划痕。

        给死者鉴定的法医对此做出的侧写是,凶手对死者恨之入骨、凶手的心理存在一定的问题、凶手本性凶残,或者,凶手在模仿某种凶杀场景。

        下午六点到九点之间,虽然这一层楼的监控坏了,但其他楼层和小区的监控可没坏,只要看其他楼层的监控就能排除这层楼以外的人进入这层楼行凶的可能性,所以凶手一定是在这层楼之间的,并且直至警察来调查为止,这个人都没有离开过这层楼。

        因为尸体被破坏的相当严重,法医只能猜测死者的致命伤在心口之类的地方,因为凶器是刀之类的东西,而死者的心脏上有许多刀尖戳出来的洞。

        遗憾的是,警方并没有在现场发现疑似凶器的刀,而根据凶手伤口的情况,只能推测出是类似于水果刀那种宽度并且较短的刀,可这种刀几乎所有人家里都是常备的,就连那个看上去只会点外卖的肾虚宅男也一样。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这一层楼所有类似的刀具都已经送往警视厅那边检验了,遗憾的是,并没有在其中任何一把刀上面检测出死者的dna。

        这一次的问话主要还是询问死者的相关情况,以及嫌疑人自身和死者之间的关系。

        白羽未来根本就不认识死者,因此警官并没有对他进行过多询问。倒是从其他嫌疑人那,警官又问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女学生跟白羽未来一样,对死者不怎么了解。

        “因为那个人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我通常都是躲着他走的。”女学生说。

        想到死者那副身高176眼圈青黑身上还有纹身的不良社会人的样子,警察表示了理解。女学生一看就是那种很文静的乖乖女,被教育远离看上去危险的人也很正常。

        一看就虚的宅男几乎不出门,大多数时候就是开个门拿外卖,出门最多的原因居然还是每几个星期下楼丢垃圾。毕竟国家规定垃圾按日分类回收,他也只能多下楼丢几次。除此以外,就是去声优演唱会现场声援、冲去官方指定店铺抢购周边,甚至抢购周边也只有没有线上渠道的时候才会出门,几乎碰不到死者,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冲突。

        嫌疑最大的壮实青年倒是跟死者有过一点冲突,不过冲突也不大,就是前几个月死者在房里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动静有点大。刚好他们两家因为楼房建筑结构的原因,是能够看到对方的客厅窗户的,也能听到点声音。

        当时男人就拉开窗户带着门牌号冲死者家里喊:“你们搞事情能不能拉个窗帘!”

        声音之大,整层楼包括靠的近的上下几层楼都听见了。

        正常人应该都会觉得相当丢脸,偏偏死者反其道而行,他不仅没拉上窗帘,反而还把窗户给打开了。原本壮实青年那边也只是能看到画面,但现在就连邻居们也都听到了嗯嗯啊啊的叫声。

        就很无语。

        壮实青年觉得对面是在挑衅他,于是他开口骂道:“叫什么叫!你以为你们叫得很好听吗!丑人多作怪!”

        死者抱着人到窗户边上嘲笑他:“哟哟哟,没见过女人叫床啊?你还是个雏吧?羡慕嫉妒恨大爷我玩女人?”

        壮实青年被他气得不行,“不就是招了个鸡吗?你这挫样也就只能找这种货色了!”然后他反手就向物业投诉死者扰民。

        虽然这青年看着不好惹,但警察在调查的时候发现,这人档案干净到令人意外,做事遵纪守法,学生时期甚至还曾因为协助警方破获一起案件得过奖。

        这种程度的冲突,不至于让人动杀人的念头,更何况就壮实青年的履历来讲,他也不像是那种会因为这种事杀人的人。不过因为他们之间确实也是有过冲突,所以他的嫌疑更大了而已。

        苗条的成年女人烦躁地点了根烟,脸上尽是厌恶和不耐烦,显然她对死者也不太看得上眼。

        “那个家伙,谁知道他是得罪了什么人?上个星期我还听到有人上门催债呢,又敲又喊的烦死个人,谁知道他是不是被要债的给打死了。”

        虽然她一脸活该的表情,但这也不像凶手会有的反应。

        大半夜的调查了半天,虽然有了新的线索,但也不足以确定凶手的身份,警方只能暂时先把人监视起来,等有了新的线索再说。

        哪怕时间拖得越长,能得到的线索就越少,但警察加班显然也不能没有证据就让嫌疑人无条件配合他们通宵查案。

        安室透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死者房间被警方拉上了封锁线,禁止他人靠近。

        几个嫌疑人刚刚被放回家睡觉,白羽未来进门前发现他回来,还朝他打了个招呼:“怎么这个点回来了?哈——”

        “还不是你说家里这边有人死了,我有点担心,就赶紧回来看看。”

        安室透走过来,看到他打了个哈欠,眼角还挂着几个生理性泪珠,把他推了进去。

        安室透出门的时间彻底岔开了死者的死亡时间,因此警察们看到他也没有多问就放他进去了。

        “隔壁那个死掉的人怎么回事?”关上门安室透就开始打探情报。

        “不知道,听说死得有点惨。”白羽未来回答。

        他是嫌疑人之一,警方没让他们靠近案发现场,可能是怕他们中的那个凶手破坏现场吧。

        他把刚才警察问出来的信息都说了一遍,然后又打了个哈欠,可有可无地问他:“你说凶手会是谁呢?”

        安室透看了面前哈欠打个不停的人一眼,首先把他给排除了。

        虽然这家伙是组织里的人……不,应该说正因为他是组织里的人,才更不可能是他。

        在自己的周围出了命案,很容易让警方查到自己身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组织成员的身份。更何况被警方注意到,以后有任务的时候也会很麻烦,任何一个组织的人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想到这里他的思维又迟滞了一下。他想起上回面前这个家伙令人窒息的操作,又不禁有点怀疑自己的推理。

        ——万一这人真就这么蠢呢?

        白羽未来疑惑地抬起头看着自己半天没说话的室友:“怎么不说话?”

        安室透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事交给那些警察去管就行了,你别掺和。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

        算了,现在他们两个都是黑色阵营的人,这家伙要真是凶手也没必要瞒着他,呼,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