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9章 推测

第9章 推测


“事情就是这样。”

        工藤宅,江户川柯南面色严肃地坐在沙发上,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化名冲矢昴的赤井秀一。

        作为曾经在黑衣组织卧底却因为身份暴露而诈死,改头换面潜伏在米花町的赤井秀一面色同样严肃。他将柯南共享给他的情报仔细推导了一遍,问道:“你是说,那个叫白羽未来的,表现不像黑衣组织的人,但你们觉得他有可能是黑衣组织的人是吗。”

        “嗯。”柯南点点头,“而且他跟波本认识,还说了他们正在同居,是室友的话。”

        以安室透是波本为前提,跟他同居的人八成也是组织的人。想想也知道,组织的人不可能跟普通人同居,这很容易暴露他们的身份。

        对于柯南这份推测,赤井秀一表示了赞同。以前他还在组织的时候波本就习惯单独行动,除了任务需要从来不与人同行,没理由会跟人同居,除非是组织要求。

        但组织要求波本和另一个人同行,也不只有两人搭档完成任务的可能,另一种更大的可能,是波本或者他的同行人,被上面怀疑是卧底,故而让另一人监视对方。

        ——毕竟以波本的能力,很少有需要他与人搭档完成的任务。

        保不齐是琴酒那家伙看他不顺眼,又开始怀疑东怀疑西,给他找了个监视者。

        柯南描述了一下白羽未来的外貌,然后问道:“你对这个人有印象吗?”

        赤井秀一仔细回忆了一下,可惜并没有从记忆中找出与柯南的描述相对应的人。他摇头道:“没有,可能是我身份暴露离开组织以后新加入的成员。”

        那么他与波本同居就更合情合理了,带新人、测试新人的水准和忠诚度,都可以是他们同居的理由。

        “你跟他近距离接触过,有没有发现他在组织里大概是走的什么方向?”

        “不是前方人员。”柯南立刻回答道,“他的虎口很光滑,可见他并不是长期握枪的人,甚至可能并没有使用过多少次枪。”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发现了的。

        “除此之外,他以前应该做过医生,而且是外科医生。我注意到他的食指指腹有一层很薄的茧,而且并不圆,而是更加细长一点,这很明显是使用手术刀时按压刀背或是医用缝合线之类的东西留下的茧。”

        虽然茧很薄,但柯南并没有做出对方作为外科医生时间不会很长的推测。不同的人肌肉状态不同,并且细胞的恢复能力也有差异。有的人手上很容易形成茧,但有的人就是不易成茧的类型,他们甚至会在某一段时间因为长时间的摩擦生出薄茧后,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茧又自己消失了。这一点在考前题海战术补习形成茧又在假期休养后的学生身上极为常见。

        如果不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形成的老茧,并不足以让人得出这个人的某个部位长期受到摩擦的结论。

        “医生吗……”赤井秀一只是稍微一想就否定了柯南的推测,“组织里没有专门的医生,所以他不可能是医生。”

        像他们这样在外执行任务的,没有特殊情况受了伤也是在自己的安全屋自己处理,绝不会放心让其他人来处理,毕竟黑衣组织是个犯罪集团,又不像正经的黑手党那样有聚集性,还在内部培养一批可信的医护人员。

        但既然不是组织的医生的话,那就只能是……研究人员。

        组织里,只有研究人员,可能会在生物实验的时候动用到手术刀。

        但是,既然是研究人员,组织又为什么会让他到台前来执行任务呢?

        “你在想什么?”见赤井秀一陷入了沉思,柯南皱眉问道。

        “我只是在想,他会不会是组织的研究人员。”赤井秀一也没有瞒他。

        既然身为前组织研究员的宫野志保没有认出他,那么从她身上入手就不行了。这个白羽未来以前可能并不是和宫野志保研究的同一方向,所以两人才没有接触。但也有可能是宫野志保从组织脱身后那个人才加入的。

        “可如果是组织的研究人员,那他们为什么不把白羽未来放进实验室,反而让他跟波本一起行动呢?”对此,柯南也产生了同样的疑问。

        “……有可能,是监视。”

        想起自己以前经历过的事情,赤井秀一闭了闭眼。

        “如果这个白羽未来以前真的是研究员,那么组织把他放到危险的台前,就只有一个目的了。”赤井秀一神色一凛。

        “——组织,在怀疑他的忠诚度。”

        一个研究人员脑子里的数据和资料,绝对足以引起组织的重视,所以他们才需要保证这些研究人员的忠诚。

        选择这种麻烦的方式而不是直接解决掉,只能说明他身上还有他必须存在的价值。比如说,某种事物的研发,非他不可。

        注意到他眼中划过的暗光,柯南皱了皱眉:“你难道是觉得,他有被拉拢的可能性吗?”

        柯南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比较低,就算组织怀疑,那也只是怀疑,并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怀疑就放弃他。而组织没有放弃他,那他们想要把白羽未来拉到他们这一边,恐怕也很难。

        “只要组织有了怀疑,那就不是没有可能。”

        他们只要把组织对他的怀疑变为“现实”,那么白羽未来就只能舍弃黑衣组织的身份,到时候只要他配合,就算给他弄一份证人保护计划,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一个重要的研究人员脑袋里的情报,不见得会比一个代号成员低。

        >>

        见识到同居人还有一份侦探的工作,白羽未来忍不住想蹭一下了。

        “你说我也去做侦探怎么样?”

        安室透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突兀地问道:“昨天晚上那起案子,除了警方和从嫌疑人口中得到的信息,你还发现了什么?”

        白羽未来愣了下,然后开始回忆并思考起来。

        天知道,昨晚被警方问完已经那么晚了,之后又给安室透解释了一下情况,几乎是安室透一放过他他就倒头就睡。他是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警察的事,压根没想过去思考案子的事。

        想了半天,白羽未来才像个交考卷的国中生一样,期期艾艾道:“是……那个,就,隔壁的隔壁那个,高高壮壮的男性吗?”

        “证据呢?”

        “嗯……从体格上来看,五个嫌疑人里就我和他有杀害死者的能力吧?再加上他们之间还有矛盾,而我没有作案动机,排除掉我的话,不就只剩他了?”

        安室透伸出指关节敲了他的额头一下,叹气道:“你这不是根本就没有证据,纯靠猜测吗?而且我是问你有没有在这些线索中推测出什么其他信息,也没直接问你谁是凶手啊。”

        白羽未来:“……”

        “那、那,我当你的助手?”

        安室透静静地看透他一眼,眼中明明白白地写着“你觉得我像是需要你这样的助手吗”,然后说道:“我没有工资给你发。”

        一个在咖啡厅打工偶尔还兼职侦探的人,怎么可能还有钱养助手?你是上赶着想让我身份暴露是吗?

        白羽未来默默的,不说话了。

        其实不发工资也是可以的,反正他只是混个日子嘛……

        但是看着安室透核善的眼神,白羽未来还是把这话给咽了下去。

        好嘛,不当就不当嘛……

        看到他带着委屈的神色,安室透不禁打了个寒颤。他问:“所以你今天还是没有找到一份正经的工作是吗?”

        如果说原本他还怀疑过白羽未来不找工作是不是因为怀揣着组织的任务,时间上不方便,但是在发现他几天都没有出门的时候,他悟了。

        这哪是有任务在身?分明就是不想工作的咸鱼!

        白羽未来哈哈干笑了几声:“正在找,正在找。”

        他现在已知的拥有的技能就是计算机编程,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跟琴酒在一起呆久了,他能想到的相关工作,全都不太合法。

        啊,要说去it会社工作也不是不行,不过他并不知道it会社职员要做些什么,而且入职的话,他连文凭都没有,可能还得让组织去造个假证,好麻烦哦。

        “对了,我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

        安室透觑了他一眼,“什么问题?”

        “就是……米花这边,是不是治安不太好啊?怎么三天两头不是抢劫就是死人啊?”

        安室透:“……”

        “你想多了吧。”

        打发走白羽未来后,他自己也不禁开始思考起来。

        是啊,米花这边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案子?而且其中还有不少人,杀人的理由跟玩笑似的……是东京这边压力太大导致的心理扭曲以至脑回路清奇吗?

        也许上面需要出台一些政策减减压?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