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13章 组织的实验

第13章 组织的实验


尽管非常想立刻去看一看那个石川编辑口中的、疑似失忆前的自己画的女主视角的热血番,但是意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to夏布利:

        新任务,晚上10点以后,随时准备入侵这片区域的监控。

        [图jpg]

        ——by莫得感情的杀手】

        琴酒来的信息一如既往地简洁极了,只有一句话和一张圈画出位置区域的地图。

        唉,看来漫画只能之后看了,今晚得给琴酒打配合才行。

        入侵监控的事他也不是没干过,之前在任务中坑了琴酒一把后,琴酒给他的任务就越发简单了,尤其远离现场。像这种入侵监控的事,基本上都是在给琴酒打配合。

        晚餐时间安室透果然没有回来,就像白羽未来预计的一样,在琴酒眼里相当拉跨的他都有任务,作为他现任搭档的波本不可能没有任务。

        为了不每周扛着一大袋外卖盒去丢垃圾,安室透基本上都会在前一晚准备同居人中午的口粮,然后晚上再回来做两人份的午餐。

        刚开始知道同居人有一手好厨艺的时候白羽未来还十分惊讶,他还以为组织里的同事们都是像他一样不会做饭的呢。毕竟很难想象日常风里来雨里去的酷炫黑方大佬围着围裙做菜的样子嘛,代入一下琴酒和伏特加,那不是非常的吓人吗?

        不过今晚室友显然不会回来做饭了,白羽未来点了份外卖,然后打开电脑,根据琴酒圈画出来的区域查看该区域内的所有街道监控端口,然后开始编写屏蔽覆盖程序。

        等琴酒那边来命令,他就可以随时准备入侵监控并隐藏自己入侵的痕迹。虽然能掩盖的时间不长,但只要他入侵期间没有被发现就行了,事后把入侵痕迹清扫掉就是。

        晚饭吃了外卖以后,白羽未来先去网上下单了一套《作为一名普通jk我竟走了救世路线!》,等到晚上十点,他戴上了买电脑的时候配套的监听耳机,连上了组织内部的临时联络信号。

        不多时,白羽未来就听到了耳机内传来琴酒的声音,但是只有两个字:【待命。】随后耳机里就没有声音了,琴酒把频道切换了。

        哦,那就是暂时没他的事了。

        白羽未来记得上次琴酒让他干这个工作的时候,就是有个目标提前发现了有人要杀他,制造麻烦趁机跑了,才让他锁定目标的位置,估计这次又是在防哪个倒霉蛋跑路吧。

        ……

        边井志已经知道自己今晚必死无疑了,组织里谁不知道代号gin的topkiller?他亲自出手要杀的人,还没有过能逃出他枪下子弹的。

        他只是个组织研究人员,会被组织发现成为自己在研究生物科技上的天赋,也不过是因为他的母亲原本就是组织的研究员。会叛离组织,也只是发现了组织到底在研究什么恐怖的东西。

        原本他是不会进入组织的,但在他大二的时候,黑衣组织的人找到了他,带来了他母亲的研究手札,问他愿不愿意接替他的母亲,将她未完成的研究继续研究下去。

        他的母亲已经过世了,在他高三的时候。听父亲说是因为实验室危险病原体泄露,为了防止感染,尸体很快就火化掉了,他们接到的也只是母亲的骨灰,连最后的遗容都没能看到。

        当时他正在高考前最重要的阶段,也没注意到父亲那段时间异常的情绪,在高考前一周,他的父亲出了车祸,当天晚上就因为抢救无效去世了。

        高考时他因为半年之内父母接连去世备受打击,精神状态不佳,考试发挥失常,但优秀的基础摆在那里,虽然没上重点本科,但好歹也是个一线的本科,再加上父母留下的遗产也让他顺利上了大学。

        同为生物科技的研究方向,组织的人拿着母亲的手札找到他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母亲研究室那边的人在照顾他,给了他一个好的就业机会,直到他进入研究所几个月后,在研究所看到一些黑衣服的人进出。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些人不太对,但还不足以让他辞去自己目前在研究所的职责,更何况研究所给他的工资并不低。

        第一次察觉到这个实验所的不对劲,不是在这些黑衣人身上,而是在他所研究的母亲研究的研究项目上。

        他母亲实验的研究项目中有一份十分特殊的研究材料,那是一支试管,里面存放着一份血样,并且所剩不多。大概是因为试管被密封了,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血样还是液体形态,只不过分层了而已。

        在用这份血样进行实验之前,他就被提醒过,这份血样全世界仅此一份,用一点就少一点,他必须慎重使用。

        但是想要理解母亲的研究成果并沿着她的方向研究下去,这份血样他就必须研究。然后,他就发现这份血样中的基因链与人类一致,只不过其中还有其他一些他过去从未见过的特殊物质。

        母亲的研究方向,就是这些特殊物质。

        于是他开始研究这些特殊物质。

        血液的样本本来就所剩无几,经过数年的研究,即使是再节约使用,也终究是被他用完了。他第一次发现研究所背后靠着的,是一个非法集团,也是因为上面的人发现他把样本用完了,却无法达到他们预期的效果,差点就把他给咔嚓了。

        所幸他的研究并不是毫无进展,而在血样使用完毕的当下,只有他是最了解这个东西的,如果此时再换人,他们没有多余的血样给新接手的人来了解,他因此捡回了一条命。

        自此以后,他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在研究的同时,还暗中开始打探研究所和它背后所靠组织的信息。

        真正发现研究所背后是一个跨国非法恐怖组织,是在一个卧底到组织的mi6成员走投无路向他求救的时候,可惜那个时候他没能救下对方,还眼睁睁地看着他被琴酒枪毙,最后还被狠狠地警告了一番。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琴酒,也是他第一次触到他所在的组织最深的隐秘。

        最后一个疑点,也是最让边井志恐惧的疑点,是血样的研究成果本身。也许是因为某种巧合,他从血样中提取出来的、不用显微镜甚至都看不到的特殊物质里面,生出了活物。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实验时不小心漏进去的某种真菌亦或是虫卵,在经过一段时间自然生长出来的东西,但当他用显微镜将其放大之后,就发现这是一种外表极其怪异的生物——

        这种生物通体呈黑褐色,体表还带着一点红,体表布满了奇怪的裂缝,灰白色的裂缝里面还有黑色的点在动,看起来就像是……眼睛一样!

        过于诡异的外表特征,再加上他对何种昆虫、软体、节肢类等体型外表并不怎么好看甚至可以说吓人的动物进行了对比,结果没有找到一例相似的生物。而它存在于存放特殊物质的容器中,还在吞噬容器内的特殊物质。

        真正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在特殊物质被吞噬完之后,他让那个生物依旧呆在密封的玻璃容器里,而后一个月的观察,他没有打开过容器,可以说容器里只有那个奇怪的生物和空气,再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但是那个生物不仅没有死,而且还在逐渐长大,在一个月后已经有半块指甲盖那么大了。没有食物,没有水,它是靠什么生长的呢?是人类还没发现的、看不见的物质,还是……根本就不需要?

        前者当然是好事,可能会让他发现新的物质,后者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未知,除了会引起人的探索欲,还会引起恐惧。

        他想起了母亲留下的手札中被撕掉的书页。页面内侧撕得很干净,如果不仔细去看,根本看不到装订层里面留下的残边。

        撕掉书页的人是谁?母亲吗?还是组织?被撕掉的内容是什么?是跟这个小怪物有关的吗?

        如果是母亲撕掉的,很明显,母亲不想让人看到并继续这个研究;如果是组织,那就可能是怕自己看到被撕掉的内容产生恐惧,因而拒绝继续研究……

        他决定毁灭这个生物。

        ……

        虽然是这么想的,并且付诸了实践,但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彻底杀死它的方法。强酸对其无用,那火烧成干,也还残留着活性。他只能再次密封并且藏起来,定期处理,以防被组织的人得到。

        这份研究的进程,让他对父母的死产生了怀疑,尤其是被撕掉的手札,更像是证据一般时刻提醒着他。

        他不擅长探查情报,调查进度愁人,幸运的是,有潜伏在组织里的卧底找上了他,并且查到了他一直想查的东西——

        他母亲的死,果然与组织有关!

        当年他母亲就决心终止这项研究了,为了防止母亲泄露研究成果,也为了防止她出卖组织,他的母亲被灭口了。

        他母亲死前给父亲留下过一段信息,他父亲推测出他母亲的死并非通知到他的那样死于病菌感染,只是那段信息还没解码,就被组织斩草除根了。

        ——车祸是组织安排的,医院的急救人员里也有组织的人。

        他曾多次借口没有血液样本,进展缓慢也是没办法的事,可在两个多月前,组织送来了新的血样。再时隔多年后,组织又找到了与当年那份血样相似的血样!

        组织在追求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终于意识到了。

        看着面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银发黑衣人,被堵在地下车库的边井治坐在地上,视线所对的,正是对面黑洞洞的枪口,而他的内心却是意外的一片平静。

        “实验资料呢?”

        对面的黑衣人问。

        边井治轻轻勾起嘴角:“没有,全都销毁了。”

        琴酒一枪击穿了他的大腿。

        “那么那个东西呢?”

        边井治疼得呲着牙:“什么东西?”

        “自然是,那个杀不死的东西。”

        边井治的瞳孔狠狠一缩,但很快又冷静下来:“当然是处理掉了,毕竟是实验的废弃物。”

        “看来你不想要活着。”琴酒的枪口移向了他的眉心,冷笑道:“这片区域早就在我们的监控中了,你以为他能跑得掉么?”

        边井治:“!!”

        “那么,永别了。”

        砰——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3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