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15章 阳光之下

第15章 阳光之下


要不怎么说能当杀人犯的人在某些方面就是比普通人厉害一点呢,白羽未来那一椅子砸下啦,对面躲得飞快,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反应快得很。

        宅男躲过白羽未来的椅子,立刻就从斜侧方的角度朝他冲过来,在灯光下明晃晃的刀光刺得白羽未来眼睛生疼,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躲那近在咫尺的刀尖,却被挡在小腿后面的置物箱一下子绊倒在地。

        本就狭小的房间,在加上躲避的时候倒着走,白羽未来毫无防备地再次陷入了窘境。

        在他就要举起置物箱挡刀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叮”的两声,前一声在半空中,后一声更大的在地上。宅男手中的刀落在了地上。

        在屋内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宅男已经被抓住手臂一个过肩摔背朝地板摔在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当白羽未来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宅男已经被一个棕发的黑衣男人一脚踩在胸膛上,而宅男所有的挣扎都没能让他从对方脚下挣脱出来。

        一个细微的声音窸窸窣窣地响起,直到一个小小的、微凉的、还带着点余温的金属滚动着触到他小指侧边。

        是一枚子弹。

        棕发的男性有着一张五官深邃的脸,一个典型的西方人长相。注意到宅男伸手去够先前落在地上的水果刀,先是一脚把水果刀踢远,而后又抬起脚略带上了点力气往他脸上一踢,把他脸都踢歪了,在他吐了一口血发出含糊的“唔唔”声时再次把脚踩在他身上。

        随后这人歪头看向还坐在地上双膝弯曲双臂撑在身后的白羽未来,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和略带惊慌的脸,眼中出现了一丝犹豫,他迟疑着问道:“……夏布利?”

        白羽未来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连连点头:“是我是我!”

        对方张了张嘴,想要先连上琴酒的麦确认一下,恰巧琴酒那边先连了他的麦,他刚想开口,对面的琴酒先一步问话了。

        【赶上没有?】

        “赶上是赶上了……”棕发男人垂眸看了看从地上爬起来正在拍自己身上沾到的灰的白羽未来,欲言又止。

        琴酒略带不耐的低沉声音通过耳麦传到他的耳中,【有什么问题?】

        最后忍不住问了一句:“gin,这位夏布利……是纯技术人员吗?”

        讲真,连这种程度的袭击都应付不了,这种水准,这家伙不应该在行动组,他应该在研究室吧?他记得组织里的行动组就算是技术人员对付这种家伙也是可以的啊!

        耳麦两端的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下,而后琴酒率先警告道:【这不是你该打听的,阿夸维特。】

        阿夸维特:“……”

        他沉默地看了眼站在旁边眼巴巴地瞅着自己的橘粉发青年,回了琴酒一句:“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夏布利的身份而已,你太多疑了,gin。”

        毕竟这么拉的行动组成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确认了夏布利的身份,阿夸维特挂断了琴酒的通讯,转而看向白羽未来:“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白羽未来低头看着这个被踩着还在不停挣扎着的宅男,他一边挣扎着一边抱着的阿夸维特的腿,企图把他的脚抬起来。

        似乎是觉得他太吵了,阿夸维特皱了下眉,脚下用了点力,看到宅男的挣扎弱了些才再次看向白羽未来。

        白羽未来看着跟最初见到的完全不同的宅男,眉宇慢慢皱拢起来。他是真没想到这家伙背地里居然是个变态,这演的得也太好了吧?

        这个意思被琴酒下令刚刚赶来救了自己一把的同事,他口中的“处理”显然有着更危险的意思。不知道对方考量了什么,但没有在一进门就直接杀掉这个家伙真是太好了!

        这个男人要是被杀了,且不说他在进他们家的时候有没有处理监控,要是没处理,警方第一时间就能锁定他家,万一要是一个没处理好,他就得去蹲大牢,要么就得借助组织的门路换个身份或者躲到另一个国家……总之麻烦得很,明明杀人的又不是他!

        就算处理了,这么大个尸体他要怎么处理?况且这几天他们这一层一直被警方高度关注,万一明天警察又来例行调查,却突然发现宅男屋里没有人,又从外面的监控发现他没出过这栋楼甚至没出过这一层,那他们这一层的住户岂不是又得被警察调查一遍?这要是被调查出这人死在他屋里,就算他说自己是防卫过当,也保不准人家会怀疑之前那个死掉的邻居也是他下的手。

        虽然在他的认知里,作为黑衣组织的人没必要在意手上会不会沾染人命,毕竟他们就是干这一行的。但让他给一个变态背锅,那他是肯定不愿意的!

        可不杀他,那应该怎么处理呢?他的同事带着枪进来阻止了这家伙,一旦把他放出去,他转头就把这事告诉警方倒打一耙怎么办?

        想想被派给安室透做搭档后每天只用蹲在家里看美少女偶像的日子,再回忆一下被琴酒带在身边颠沛流离辗转在做不完的任务中,还要被他鄙视和辱骂没用的日子,白羽未来那颗咸鱼的心动了起来。

        安室君真是个好人啊,任务他能独自完成的都是他去做,也不强制他打工,还给他地方住照顾他生活,他要是把人害得不能再在这里住下去了,他还真有点愧疚。

        白羽未来忍不住看向这个他还没见过的同事,“那个……”

        “我是阿夸维特。”

        见白羽未来不知怎么称呼自己,阿夸维特礼貌性地笑了笑向他自我介绍。

        “啊……那个,阿夸维特先生,你觉得……如果我们不杀他的话,能不能给他来个物理失忆?”

        阿夸维特诧异地看着他,“你不打算杀了他吗?这个家伙刚刚还打算杀了你。”

        白羽未来的视线歪向一边,不好意思地伸出食指用指甲蹭了蹭脸。

        “也没什么,就是他死在这里会很麻烦。”

        阿夸维特沉默了一阵,低头看了看脚下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挣扎的家伙,这个人微张着迷蒙的双眼,俨然一副懵逼的模样。

        他想了想,道:“听说组织现在有能让人查不出死因的药,你要不要给他试试?”

        白羽未来也想了想,提议道:“我们先把他绑起来吧?”

        阿夸维特看向他:“你准备怎么做?”

        白羽未来严肃道:“报警。”

        阿夸维特:“……?”

        再问一遍,你真的是组织的成员吗?

        >>

        两边都在演戏,爆炸现场当然不会真的死人。

        从爆炸现场出来的安室透与和他同台飚戏的下属兵分两路离开现场,带着一身的狼狈痕迹避开周围的监控,摸进了不远处的背光巷子里。

        黑暗的小巷里,背光的人影静静地站在他的前方,似已等候多时。

        “难得见你这么狼狈啊,zero。”清朗的声音带着笑意从黑暗里传来。

        安室透也笑了。

        此时的他身上的衣服大片被烧毁,背上还有被爆炸的烈焰燎出的烧伤,浅金色的发尾带着一点焦痕,脸上也沾满了黑灰。

        ——这确实是他难得狼狈的时候。

        安室透举起手,将手中一个小小的金属物体扔了出去。

        这就是,由边井志牺牲了自己带出来的备份了实验资料的u盘。公安这边设计这样七弯八拐的计划,一个是为了带出这个u盘,一个是为了造成u盘已经在爆炸中被毁掉的假象,最后则是洗清安室透身上的嫌疑。

        对面的人轻松接住,也没有垂眸确认,“辛苦了。”

        “啊。”安室透应了一声,“就是可惜那个实验人员了。”

        “所幸实验资料最终带出来了。”黑暗里的人叹了口气,“能做到这一步,边井君想来在下面也能瞑目了。”

        安室透轻轻勾起嘴角,露出平日里难得放松地微笑。

        “总有一天,你也能够再次回到阳光下——在组织彻底瓦解之后,hiro。”

        “啊。”男人顶着一张相比过去全然陌生的脸,从巷陌墙下阴影中走出来,眼角带着微微的上挑。

        “我一直这么坚信着。”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3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