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16章 倒霉

第16章 倒霉


“……”

        白羽未来和阿夸维特坐在警视厅里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阿夸维特觉得很艹,明明报警的是白羽未来,为什么做笔录的还包括他?

        而且这个白羽未来竟然和给他们做笔录的警察还是认识的!

        我们是酒厂成员没错吧?酒厂是跨国犯罪组织没错吧?为什么我们并没有暴露身份也并没有被抓,现在却坐在警视厅里配合他们工作?

        你究竟是第几次进警视厅?

        阿夸维特的脑海里充满了这样的念头,看着白羽未来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就,组织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代号成员啊?给他代号的人是认真的吗?

        幸亏他的假身份不是随随便便敷衍了事,不然这样一查他岂不是分分钟暴露被扣留在这出不去了?

        从与警方的对话中得知白羽未来现用身份后,阿夸维特看向对面的人的眼神里微妙地带上了一丝嫌弃。

        而坐在他对面丝毫没有自己连累了对方的自觉的白羽未来同样觉得很艹。他报警无非是不想背锅,也是为了送这个威胁到他小命的家伙进去,以后他身边也少了一个随时可能送他下去的危险分子。然而事情的真相总是让人太过猝不及防。

        根据宅男在袭击自己时亲口暴露的,白羽未来事无巨细地告诉了警方,结果在循着这条线索调查之后,警方就发现,根据作案手法的不同,本以为毫无联系的几桩堪称恐怖的命案,全都是他一个人干的!

        这份惊人的犯案履历,最后竟然没有把这个宅男送进监狱!

        白羽未来和阿夸维特亲眼看着那个宅男泪眼汪汪地说着自己是冤枉的,被几个警察押着上了送往医院的车。

        ——这个宅男,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因为他有人格分裂症。

        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多人遇难,包括自己被袭击差点被背后捅刀,原因竟是一个隐藏在人群中的人格分裂症患者其中一个人格是个变态的虐杀型人格!

        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啊!

        真是用见鬼都不足以形容这件事到底有多见鬼!

        做完笔录,站在警视厅外的阳光下,白羽未来讪笑着看向身旁救了自己一命的酒厂同事,“那个,我请你吃个饭?”

        阿夸维特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回答:“……还是算了吧。”

        吃饭就免了,你也让我歇一歇冷静一下。

        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但是等了一会儿后,又在一阵忙音中挂掉了电话。

        阿夸维特看向白羽未来,想起琴酒吩咐过的,无论如何要保住夏布利的命的命令,只觉得一阵心梗。

        波本!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这个家伙现在不应该是你负责吗!?

        阿夸维特很憋屈,但是在联系上波本之前,他必须得保证白羽未来的安全。虽然不知道琴酒为什么这么看重一个实力这么拉胯的成员,但拉胯归拉胯,该做的还是得做,他可不想被琴酒拿枪指着怀疑是不是卧底。

        “我送你回去吧。”

        那个精神病已经被抓出来了,夏布利住的地方应该也没危险了,总不至于他们那栋楼里还不止一个变态杀人犯吧?

        “啊……那多不好意思,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白羽未来自己也觉得自己总不能那么倒霉,一栋楼里还能出现第二个变态杀人犯,还刚好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话是这么说,但既然现在是自己在夏布利身边,要保证他的安全还是直接送回家比较保险,他可不想事后被琴酒找麻烦。要是对方因此说他是卧底带枪上门狙他,那可不就冤大了?

        而且他之前进门的时候怕自己慢一步夏布利直接狗带,还用子弹把人家门锁打坏了,就算送对方回家,他也得等修门的上门把锁修好了,或者等波本回来接手才能离开。

        阿夸维特忍不住叹气,刚想强硬一点送他回家,就看到警视厅外面一辆警车停在门口,几个警察押着一个被铐住双手的男人从车上下来,而后面一辆警车上则是走下来一个小胡子中年男人一名女高中生和一个小学男生。

        小胡子男人他在电视上见过,好像是个有两把刷子的侦探,叫做毛利小五郎什么的。

        阿夸维特不动声色的听了两耳朵,心里感觉更艹了。

        ——那个被铐住双手押下车的男人,据说是用了非常复杂的手法,搞死了他老婆还企图嫁祸给他老婆的情人,但是他以为的老婆的情人其实只是他老婆的表舅,两个人之间压根没什么特殊关系。

        emmm……就很无语。

        而且这个城市到底怎么回事啊?夏布利被变态杀人犯盯上就很让人意外了,同一天夜里居然还有另一个杀人犯作案,这就有点有毒了吧?

        他们两人刚从警视厅出来,就站在离大门不远处,从警车上下来的人自然也很快就看到了他们。毛利小五郎身边的那个小学男生看到他们率先打起了招呼:“白羽先生!”

        阿夸维特瞟了身旁的白羽未来一眼:“找你的。”

        眼里的神色意味很明显——你怎么还跟侦探身边的小学生认识?

        曾经在白羽未来做笔录时见过的目暮警官也看到他了,“是你啊白羽君。你在这里的话,之前那个案子是有进展了?”

        说实话,目暮警官和白羽未来其实不太熟,他们真正见过面的只有上回白羽未来被绑架后来警视厅做笔录的那一次,不至于让目暮警官记住他。只是这段时间他住的那层楼出现了性质十分恶劣的凶杀案,案子又迟迟没有破解,于是整层楼的嫌疑人照片都被贴在了警视厅的分析墙上,目暮警官自然就记住了他。

        听到目暮警官的话,那个小学男生又往这边走了一点,在距离他们一到两米的位置停下,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之前的案子?什么案子啊?白羽先生遇到麻烦了吗?”

        “是啊,不过麻烦已经解决了。”白羽未来弯下腰微笑着安抚了对方一句,然后直起身子面向目暮警官,“案子已经告破了,那个杀人犯今天来袭击我了,我是过来做笔录的。”

        “啊……又是过来做笔录啊……”目暮警官顿了一下,似乎是觉得自己失言了,转而说道:“那个案子的凶手今天来袭击你了?人没事吧?凶手捉拿归案了吗?”

        “没事没事,我很好!就是……”白羽未来在表示完自己人没事后,露出了欲言又止满是槽点的表情。

        深夜在警视厅门口意外见到熟人的柯南立刻问道:“就是什么?是凶手没抓到吗?”

        柯南一边问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站在白羽未来身边沉默不语的黑西装棕发男人。这是个西方特征很明显的外国人,按照自己之前和另外两个知情者讨论过的,这个出现在白羽未来身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黑衣组织的人!

        这么晚了,又扯上了凶杀案,黑衣组织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对于柯南的问题,白羽未来迟疑地回答道:“抓是抓到了,但是说捉拿归案,我也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算不算是捉拿归案……”

        阿夸维特在旁边帮他补充了一句:“那个凶手是犯下了十几起凶杀案的凶手,但是是个危险性极高的人格分裂症患者,不久前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了。”

        柯南:“……”

        目暮警官:“……”

        周围旁听到了一点内容的其他人:“……”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据说被袭击的白羽未来。

        被精神病凶手当做目标盯上,这也太倒霉了吧!完全是无妄之灾啊!

        柯南听了也觉得有点无语。虽然对方疑似黑衣组织成员,但为什么每次他都是被坏人盯上的那一个啊?上次被抢劫犯绑走也是……作为一个组织成员,这合理吗!?

        连第一次见到白羽未来的毛利小五郎都忍不住小声吐槽:“这是什么倒霉蛋啊?这种事都能给他碰上。”

        虽然是小声吐槽,但站在他周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目暮警官轻咳了一声,目光微微漂移。跟在毛利小五郎旁边的他的女儿毛利兰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口提醒:“爸爸!”

        当着别人的面这么说也太失礼了!就算你真这么想也不要说出口啊!

        白羽未来嘴角抽搐,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没办法,他就是很倒霉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这段时间水逆,或者就是跟这座城市气场不合?

        阿夸维特的目光越过几人看向刚刚走进去一个杀人犯的警视厅大门,语气沉重地说:“我觉得也有可能是你们这个城市风水不好。”

        不然毛利小五郎一个侦探怎么时不时就上个电视,综艺接得都快和混综艺的明星相媲美了。

        柯南觉得很艹。你一个黑衣组织的成员有什么资格抱怨这啊?这不太平不是也有你们的一份贡献吗!

        目暮警官自觉发现这个城市似乎给这位外国友人留下了什么奇怪的印象,忙解释道:“你对我们这里大概是有什么误解,东京真的是个很和平的城市的,这只是一点意外的事件而已。”

        一个晚上差点就是两起命案,你们这个“一点意外”的频率稍微有点高啊。

        阿夸维特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你们忙吧,我送白羽回家。”

        白羽未来还想说点什么,就看到自己的同事神色核善地微笑着看过来:“白羽君,回、家、了。”

        白羽未来:“……”

        白羽未来委屈巴巴地闭上了嘴:“哦……”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2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