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17章 修罗场·伪

第17章 修罗场·伪


又到了新一周的截稿日,好不容易再次找到自己手上的漫画家的石井浩人站在漫画家的门口,看着这扇锁掉在地上,开着一条缝的大门,脸上一点点地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怎么回事!?老师这是被恐怖袭击了吗!?袭击者现在还在屋子里吗!老师现在怎么样了!?我要不要先报个警!?

        虽然自诩已经是个成熟的责编了,但遇到自己手上的漫画家可能遭遇了生命危险的情况,石井浩人还是有点沉不住气。

        要不我还是赶紧先跑吧?万一袭击者还没走,那岂不是一出门就跟自己迎面撞个正着!万一人家想要杀人灭口,那他岂不是千里送人头!?

        石井浩人越想越害怕,转身就想走,背后却忽然传来了门被拉动的吱呜声,他的草莓老师困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石井君……?”

        石井浩人微微抬起的脚放了下来,他缓缓转过身,看到了从门缝里伸出一个脑袋的白羽未来。对方此刻还穿着一身睡衣,头发像是随手扒拉了几下,还有点乱糟糟的,声音里也充满了困倦。

        石井浩人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迟疑地轻轻叫了一声对方:“草莓老师?”

        对方伸手掩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后把门大打开,邀请道:“进来吧。”

        石井浩人迟疑了一下,跟着白羽未来走进了屋子,顺手带了一下门。然而门只是在碰到门框的时候响了下,随后又被风“呜咽”一声吹开了一个拳头宽的门缝。

        石井浩人:“……”

        哦,对,草莓老师家的门坏了。

        他随眼一扫,就发现他的草莓老师家室内凌乱,像是经历了什么大战。

        “坐吧。”白羽未来不怎么讲究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邀请衣着得体的编辑先生一同坐下。

        石井浩人刚在沙发上端正坐好,厨房那边一个一身黑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右手握着一个三明治一边吃一边走过来,将左手拿着的三明治递给白羽未来后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

        石井浩人不由坐得更端正了。

        对方穿着一身黑西装,虽然看面相像是个正气的公务员,但结合草莓老师家里的惨状,这一身黑西装,就更让他有理由怀疑对方可能是个混黑的了。

        “幸好你冰箱里还有做三明治的原材料,不然我们早上估计要喝西北风了。”那个男人说。

        阿夸维特本身并不怎么会做饭,说是会做三明治,其实跟波本做出来的差远了,他就是拿两片面包把各种原材料夹在中间而已,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但比起更没有水准的白羽未来,其实已经算不错了。

        石井浩人拘谨地瞄了阿夸维特一眼,小心地问:“老师,这位是?”

        白羽未来接过阿夸维特递过来的三明治,听到自家编辑的话,“啊”了一声,道:“是我同事。”

        这回轮到石井浩人愣住了,他犹疑着问:“这位先生……莫非也是哪位老师吗?”

        白羽未来一听就是知道他误会了,但要他解释吧,他也不好说自己在跨国犯罪集团工作,这位是他在犯罪集团的同事啊,这不得把他编辑吓厥过去啊?

        厥过去大概都算好的了,就怕他们身份暴露了他同事要杀人灭口!

        白羽未来觉得自己有点难,他还是想保护一下自己这个倒霉地送上门来的编辑的。于是他含糊地说道:“啊……可能吧……对了,你突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白羽未来这么一问,石井浩人立刻变了脸色。他朝着白羽未来露出了核善的微笑:“老师,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白羽未来慎重地想到,难道他知道我昨晚遇到的事了?这么想着,白羽未来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试探着问道:“是……凶手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日子?”

        石井浩人一听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叫……凶手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日子?

        他的大脑急速运转,试图解读这句话,但纷杂的思考让他的大脑彻底宕机了。他张了张嘴,迟疑地看着白羽未来:“什么……凶手?老师你是,在漫画里添加了推理剧情吗?”

        虽然石井浩人自己也觉得自己这个推测有点扯淡,但对比起他的草莓老师碰上了凶杀案而凶手还恰好有精神病被送进精神病院,他觉得自己这个猜测反倒还比较靠谱。

        然而事实正是他觉得不靠谱的那一个猜测。

        白羽未来也有点尴尬地看着自己的编辑,“那什么……我凌晨一点多才从警视厅回来。”

        言下之意就是,你没听错,也别怀疑,我就是真遇上凶杀案的凶手了,不是什么漫画剧情。

        主要是他最近遇到的倒霉事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昨天晚上还遇到这么个要命的事,所以一有人问起这种指向不明的问题,而且还是在第二天早上这种敏感的时间,白羽未来立刻就把问题和昨晚的事情联系起来了,压根没想过编辑问的就不是这个事儿。

        石井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把白羽未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个遍,最后问道:“老师你……没受伤吧?”

        “啊……多亏我同事来得及时,不然我就要被人捅刀了。”

        这下石井浩人也不觉得这位黑西装的外国男人可能是什么混黑分子了,他直接凑到了阿夸维特面前,感激地握住了他的双手:“老师的事真是太感谢您了!幸亏老师没事啊!不然刚登载的漫画突然又要断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羽未来:“……”

        啊这,你来看我就是为了我的稿子吗?都不关心一下我的人吗?

        阿夸维特也大概从这两人之间的对话中摸清了他们俩的关系。看来夏布利的日常身份是个漫画家。只是编辑与漫画家的话,那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毕竟编剧不像是能成为对方弱点的存在。

        他动了动自己的手,想从石井浩人的手中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比起是个普通人的石井浩人,阿夸维特的力气当然大多了,但他没想引起注意,刚准备应付两句,家里破烂的门被推开了。

        站在门口的金发黑肤男人见到客厅的场景时还愣了一下,继而眼神诧异地盯着阿夸维特和编辑先生交握的双手,又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的白羽未来,缓了一会儿才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男人就是他在黑衣组织里的同僚阿夸维特,可是阿夸维特为什么会在自己和白羽未来合租的屋子里?还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握手?难道,这个男人是组织的新人吗?还是组织里一直隐藏着的代号成员?

        安室透的目光一下子带上了审视,像x光一样地扫描着石井浩人,再次把石井浩人看得毛骨悚然。

        石井浩人也在悄悄打量着他,然后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阿夸维特,完了又去看自己的漫画家。几个人的站位,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张力,让他的思维陷入了泥沼之中。

        现场的情形,总给他一种奇怪的既视感。

        白羽未来仿佛没感受到现场紧张的氛围,他看到安室透出现在门口,非常开心地问候了一句:“安室君,你回来啦!”

        回、来、了。石井浩人细细品味着这句话。

        上次他来的时候只在屋子里见到了草莓老师,他还以为对方目前是独居状态,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老师还有个同居人。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还有,”安室透看了看自己坏掉的门,发出了今天最大的疑问,“我的门怎么了?”

        白羽未来立刻看向了阿夸维特。

        阿夸维特将自己的手从陷入自己思维中的石井浩人手中抽出来,朝安室透点头示意道:“昨晚有个变态杀人犯摸进了这间屋子,为了保证夏、白羽君的生命安全,一时情急,就把门给弄坏了。”

        听到阿夸维特的回答,饶是安室透也不禁怔了一下。

        “……变态杀人犯?”

        “是的。”阿夸维特表情严肃地点头。

        安室透缓缓地,缓缓地转头看向白羽未来,“是之前这一层的那个案子?”

        白羽未来一脸认真地点头,还补充了一句:“据警方那边说,还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平时的人格就是普通的宅男,隐藏起来的人格具有很强的危险性,热衷于制造新奇而又充满‘艺术’感的凶杀现场,之前有十几起看似毫无联系的案子都是他做的。”

        安室透:“……”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之前白羽未来在他面前说的那句“米花町是不是风水不好”的话,现在他也有点赞同了。

        但是,这种变态杀人犯跟自己在同一层住了这么久,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作为一个公安警察,安室透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失职了。

        如果他能早些察觉到的话,说不定会少几个受害者。

        “说起来,这里是你住的地方吧?波……安室君。”阿夸维特本来就要叫出对方的代号,可转念一想对方的代号和琴酒这个发音不太容易想到酒名的代号又不一样,转而叫出了刚才白羽未来叫出的称号。

        “啊。”安室透瞅了他一眼,话语中带上了点阴阳怪气,“这次是意外,下次要进我的门,还是希望你能别用这种方式。”

        阿夸维特挑了下眉:“这种事你明明可以去报销。”

        石井浩人坐在一边噤若寒蝉地看着三个人。总觉得他们之间的话题有点危险。

        这到底是职场间的修罗场还是……emmmm……

        见过各种脑洞即黑洞的漫画家,石井编辑的脑回路也不知不觉变得清奇起来。

        已知这间屋子是草莓老师的住址,刚来的安室先生是老师的同居人,屋子里老师的同事为了救人打坏了门,他和屋主之一的安室先生互相认识,而且好像也是同事,但是两个人又不怎么对付的样子……

        难不成还有情感上的修罗场?

        编辑先生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他的漫画家,然而他的漫画家仍然面带微笑,微笑中又透着一丝迷茫,仿佛还没搞明白现场的情况。

        他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真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啊,草莓老师。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2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