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18章 上门催稿

第18章 上门催稿


在白羽未来的编辑先生面前进行了短暂而隐秘的交接后,阿夸维特很快就离开了。安室透忍着背后上过药后仍然火烧火燎的灼痛,坐到了沙发上,做出一副和善的样子看向石井浩人。

        “请问这位先生是?”

        “呃,你好,我是白羽老师的编辑石井浩人。”按照他们之前说好的,在确认对方确实是漫画家doctor草莓之前,他不会将他看做是那位罗曼老师。

        ——即使石井编辑心里已经确认对方其实就是他以前接手的那位漫画家。

        安室透忍不住挑眉看了看白羽未来。

        虽然他知道对方最近在画画吧——毕竟连作画工具都买回来了——但是这就已经跟会社签约做成了工作,还有了负责自己的编辑,这进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白羽未来清咳了一下,视线飘向一边避开室友的目光:“那什么,好歹我也算有了一份正经工作嘛……”

        一说起工作,石井浩人突然双手一拍,眼神凶恶地盯着白羽未来:“老师,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面对编辑不太妙的眼神,白羽未来一慌:“什、什么?难道不是送凶手进精神病院的日子吗?”

        “我不是说那个。”石井浩人死死地盯着他,“老师你应该没忘记后天就是新一期的周刊发行的日子吧?所以老师你的稿子呢?”

        白羽未来浑身一僵。

        其实昨天晚上他本来打算熬夜赶稿的,但组织上突如其来的任务打乱了他的计划。在接到任务后他本打算任务结束后通宵赶稿,谁知道任务进行到一半他被变态杀人犯袭击了!

        和阿夸维特一起从警视厅那边转了一圈回来后,他就把赶稿的事完全忘之脑后了,直到现在责编上门逼稿!

        石井浩人敏锐地察觉到自家老师神色不对,狐疑道:“老师,您该不会是还没完成这周的稿子,想要开天窗吧?”

        白羽未来顿时连声咳嗽。

        石井浩人颇具威胁意味的眼神瞪住了他:“老师,你好不容易重新动笔,如果才一章就开天窗,我这边也是很难办的啊。”

        白羽未来支支吾吾:“那什么,我也不是完全没动笔,这不是,这几天比较倒霉,所以没画完吗?”他举手保证道:“你信我,今天我就熬夜把稿子画出来,一定会在发刊前搞定,我保证!”

        石井浩人默不作声地盯着他,漆黑的双眼里发射出死亡射线。

        两人相处的画面实在是过于日常,尤其是在阿夸维特离开以后,以至于安室透都不由自主地有些放松下来。

        “那个,石井先生,这几天白羽君确实……遇到了不少事。”安室透顿了顿,神色微妙地开始数了起来——

        “昨晚袭击白羽君的那个精神病杀人犯,几天前把这层楼的另一户业主给杀害了,当时白羽君还被警方当做嫌疑人之一盘问到很晚……就昨天吧,我接了一个案子——哦对了,还没说,其实我有兼职侦探——当时我就在案发现场门口又遇到了白羽君。”

        “还有,上次商城被抢劫的新闻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时候被劫匪绑走做人质的,也是白羽君呢。”

        石井浩人的表情从严肃、惊讶到震惊、不可置信,仅仅只花了不到十秒钟。

        我的天,这到底是什么【哔——】运气!?他的老师未免也太倒霉了吧?不是被袭击的准受害者,就是嫌疑人、人质,短短几天内体验了大多数人可能一生都不会体验到其中一个的数个身份,这简直是倒霉到不科学了!

        人究竟是为什么可以倒霉到这种地步呢?漫画都不敢这么画吧!?哦,可能超能力漫画可以这么画呢:)

        编辑先生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漫画家,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不由流露出钦佩的神色。

        “老师,您真是……辛苦了!”

        真是辛苦你还活着啊!

        白羽未来干笑了两声。

        生活在这样水深火热的城市,说实话,确实有点辛苦,我也不是很理解你是怎么在这种地方安全活到这么大的。

        总觉得自己守护的城市风评变得好像有点奇怪了。

        安室透想着,出言打断了这个疑似奇怪读条的氛围:“不过从一个角度来说,白羽君也许很幸运也说不定。”

        白羽未来和他的编辑先生齐齐扭头看向了他,眼中是极其一致的怀疑神色。

        这叫幸运?你认真的?

        “毕竟这些事普通人单遇上一件都可能原地与这个世界告别,偏偏白羽君接连遇上了几件,都安安全全地活下来了呢。”安室透辩解道。

        “……”

        “是、是这样吗?”石井浩人的神色变得恍惚起来。

        虽然你说的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但我觉得这就是这个城市带给我的不幸。如果你们没有遭遇这种不幸,那我只能把这归咎于这个城市与我八字不合:)

        白羽未来默默地瞅着自己的室友不说话,然而他的室友只是笃定地微笑。

        安室透: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或许是在自己的漫画家家里吃到了过多震惊自己三观的瓜,石井浩人上了回会社的车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啊……没有拿到老师的稿子呢。

        他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十分利索地给自己和老师都编好了理由。

        他的老师这几天遭遇了危及人身安全的事情,因此没能即使完成稿子,不过老师已经答应在出刊之前交稿了,假如没能完成的话,那也是有正当理由的!

        毕竟我们不能逼一个身心受到了创伤的漫画家赶稿对吧?我们又不是那种黑心出版社!

        公寓里,安室透看着在石井编辑走后大松了一口气的白羽未来,突然问道:“你画的漫画已经出版了吗?这么快啊?”

        白羽未来哈哈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好运而已,好运而已。”

        也不知道那个『草莓老师』是不是我,总之编辑杀上门这种事,真要说是运气那也是独一份了。

        “你的漫画在哪个刊物上连载啊?我去给你捧捧场。”

        白羽未来:“……”

        他的笑容顿了一下,然后脸庞微微一僵。

        不、不用了吧?捧场就大可不必了。

        虽然他的漫画的取材对象修改幅度很大,不知情的人肯定猜不出来他的取材对象是谁,可如果是认识他的人知道那个漫画是他画的,那就难说了。

        就比如面前的安室透。

        作为卧底的安室透极擅长察言观色,毕竟他需要从目标的表情中读取自己需要的信息,在表情这方面也是专门训练过的。他一眼就看出了白羽未来此刻的神色有点不太对。

        不过一个漫画能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情报呢?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本着不能放过一丝线索的心理,安室透还是接着套话道:“怎么了?我不能看吗?”他摆出了一个促狭的笑容,“你该不会是画的那种少儿不宜的本子吧?”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白羽未来强烈地控诉道,“在你眼里难道我就是这样的人吗?太让我伤心了吧安室君!”

        安室透换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呀……猜错了吗。那白羽君是画了什么漫画呢?都不想给我看……”

        白羽未来立刻又僵住了。他有些忸怩地把头偏向一边,嘴里嘟囔着:“就……少…漫画呗。”

        安室透没听清被他含糊过去的音节,下意识地追问:“什么漫画?”

        “总之就是你不会喜欢的那种类型啦!”

        白羽未来试图蒙混过关,但安室透显然不是好糊弄的,他表示:“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会不喜欢呢?万一我就是喜欢这种类型呢?再说了,这不是在支持同居的室友吗?”

        白羽未来张了张嘴,结结巴巴地试图再挣扎一下,“就、少、少女漫画啦……少女漫画你也喜欢看吗?”

        所以你千万不要去看啊!

        比起被人知道自己在画少女漫画,还是让人知道自己拿琴酒取材还把他给性转了更加可怕!万一这事被人发现然后捅到琴酒那里,琴酒可能要直接提枪上门让自己原地与世长辞!

        这有点过于可怕了。他简直不敢想象这种未来!

        安室透愣了一下,看着白羽未来的神色也跟着变得微妙起来。

        这他就真的没想到了,对方画的竟然是少女漫画!

        但是组织成员画的少女漫画他也有点感兴趣,而且创作者在创作时会不自觉地将自己的三观和生活环境暴露在作品中,就像一个普通人创作黑方剧情的时候,再怎么想象,都会与现实有一定差距,真正混黑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作者是不是真的接触过。

        所以从对方的作品入手,说不定也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虽然他不抱希望能从对方的作品中分析出对方的处境和人生经历,但是万一呢?

        “虽然我没看过什么少女漫画,但是你画的我还挺感兴趣的。所以是哪个周刊?我去给你捧个场。”

        白羽未来:“……”

        啊这……那不就只能祈祷对方不要看出女主角是取材琴酒了吗?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给画的人设——

        英姿飒爽、冷艳中还带着点s的银色长单马尾的性感少女,丰满的双马尾跟班少女,还有一个日常拖后腿负责技术的短发少年。

        白羽未来心中惴惴不安地想:这个配置,除了他这个作者自己,应该没有人能联想到琴酒身上去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2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