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22章 外卖员死亡案件

第22章 外卖员死亡案件


白羽未来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倒霉得有点过分了,明明他安安分分地呆在自己家里,外面的凶案居然也能联系到自己头上!

        虽然白羽未来跟搜查一课那边也算有点熟悉了,但这次对方的电话打过来,并非是因为知道电话这头是他而特意联系他——据对面所说,手机是死者的,死者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他的,所以他被判断为嫌疑人之一。

        问题是,白羽未来对于警方提供的死者的名字,他一无所知——他根本不认识这个死者啊!

        白羽未来对此满头问号。

        为什么?明明他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还能被列为嫌疑人?上次也是,真就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警方来接他的车很快就来了。

        因为这通电话,警方需要白羽未来现场确认自己是否有见过他,能否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虽说提前打电话确认死者最后一通电话的通话对象的身份,警方通常不会直接告诉对方有某某人死亡而对方是嫌疑人,防止对方提前跑路。只是在确认了白羽未来的身份之后,警方反而没那么担心了。

        就像是“狼来了”效应,总是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毛利小五郎被警方怀疑是不是行走的瘟神,走到哪死到哪,而总是和案件扯上关系的白羽未来,不是嫌疑人就是受害者,但每一次真凶都不是他,所以现在警方也下意识地觉得他又是被卷进案子里的倒霉蛋。

        现场就在他们小区外面不远处,被警方拉起封锁线保护了起来。尸体情况比较凄惨,大面积烧伤,部分皮肤已经焦黑了,四肢似乎还有点不协调的弯曲。

        白羽未来瞅了眼死者身上还没有完全烧毁的工作服,突然福至心灵地发现自己为什么会被列为嫌疑人了——

        太惨了!我太无辜了!这也太巧了!我就点了个外卖,外卖员死了,最后一通电话联系的是我!

        讲道理啊,外卖员送外卖,到了给我打电话,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他只是在离开我家之后还没来得及联系下一位顾客啊!

        我怎么这么倒霉……

        白羽未来欲哭无泪。这下好了,工作还没完成,漫画也还没看,现在这个案子不知道又要花多长时间解决。

        此时此刻他不禁陷入了沉思。就是,他画的黑色热血漫画,现在改成推理番还来得及吗?

        这段时间这么多现成的素材,不用也太可惜了吧?而且按照现在这个趋势,他有理由觉得,日后他身边应当还有无数个现成的推理番素材——在这座城市。

        ……

        在同样被怀疑的人陆陆续续被带到了现场之外,由警察看守。等人来齐时,白羽未来粗略地数了数,居然有二十好几个!

        不是,这个外卖员他真的只是个外卖员吗?为什么能列入嫌疑人的人有这么多啊?

        哦,几乎全都是因为外卖的问题跟外卖员发生过冲突的顾客啊?那没问题了。

        大概是由于在案件现场出现的次数有点多,白羽未来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最开始的紧张和心虚了。身处案发现场被警方的人包围,明明是跨国大型犯罪组织的成员,但他现在却淡定得一匹。

        他现在身上最大的嫌疑,就是外卖员的最后一通电话没有办法证明通话内容,以及外卖员的死亡地点离他家很近。但因为除了这一通电话外两人之间过去并无交集,而这次定外卖是两人之间第一次交集,所以他的嫌疑是最小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外卖员的死法,实在是让他的嫌疑降到了最低。

        ——死者是因为外卖用车爆炸死亡的,这是根据现场遗留下来的痕迹确认的,除了外卖车的残骸之外,现场还发现了被烧毁得几乎看不出原来模样的炸弹外壳。

        白羽未来当时就震惊了——如果他没记错,这个国家是禁止持有这种危险物品的吧?难道这些家伙中有和他一样在那边混的吗?要知道,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储备那玩意儿呢!

        对比白羽未来,警方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对此好像并不是那么惊讶,除了最开始惊讶了一下,吐槽了几句就开始继续追查炸弹的来源。

        不是,你们认真的吗?这可是八个蛋啊!你们国家不是禁止这玩意儿的吗?为什么你们好像很熟练的样子啊!?

        惊讶归惊讶,正是因为外卖车爆炸的原因是这个,所以白羽未来的嫌疑低得几乎没有。一个是他和外卖员还是第一次见面,不可能提前就料到自己和外卖员会产生矛盾或发生冲突,而就白羽未来本人的供词来看,他与外卖员也是并没有发生争执的。

        如果说白羽未来可能是一早就想着杀害外卖员,无论两人有没有仇,那除非他也是个精神病,还是那种有暴力倾向的危险精神病患者。不过这点就很难证明了,不然之前他邻居那个精神病也不会犯了十几起凶杀案才在袭击白羽未来的时候翻船。

        那个分裂出来的人格具有十足的危险性,居然还知道行凶完之后处理现场痕迹!

        这种案例真的十分少见,不然也不会这么久也没有侦破。警方同样也不觉得被精神病袭击了的白羽未来会是一个跟那个人格分裂症患者一样的精神病,至少他和警方这么多次接触以来还没有过这方面的倾向。况且,上次能抓到那个人格分裂症患者还是多亏了白羽未来制服对方并报了警。

        虽说那个人格分裂症患者实际上是刚好去拜访他的那个人制服的。

        阿夸维特那个时候估计也没想到,他一个外国的组织成员,居然还帮日本警方抓了罪犯吧。

        根据残留的炸弹外壳,爆破组迅速判断出了炸弹的种类。

        “是遥控类型的。”带着白色一次性橡胶手套的警官拿着残损的爆炸物外壳,回头看向不久之前刚刚赶到的目暮警官,“这个型号的话……看来案发之时凶手离得并不远。”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对他的判断还是很信服的。

        这位带着一点点天然卷的黑发警官原本就是警备部机动组爆炸物处理班的一员,只是四年前调到了他们搜查一课罢了。

        在爆炸物案件的处理上,这位警官有着丰富的处理经验,由于这些年这类案件层出不穷,目暮警官对于自己部门里少有的几个能处理爆炸物案件的警员很是重视。尤其在三年前的一个爆炸案中他曾险些失去这位警员。

        根据现有的信息,搜查一课的警员们立刻开始排查在爆炸前后出现在这附近信号范围内的人。

        小区内部有监控覆盖,但小区外面就并不是全覆盖了,警方为了排查很是消耗了一段时间。

        被留在原地的嫌疑人并非都是脾气好的,有几个已经开始烦躁地数落起了警察没用,浪费这么多时间还没查出来,甚至有人还叫嚷着不如去请个侦探,这里不是有个什么“日本警察的救世主”之类的话。

        手里还握着一块爆炸物残骸的警官侧过脸盯着他,平添一抹凶气,“哈?你说了什么?”

        说实话,对于有着“日本警察的救世主”这个名号的工藤新一,可以说所以职业为警察的人心情都很复杂。首先,这个高中生侦探帮警察解决了很多案子,但仅仅这个名号的存在,就像是在打他们的脸,告诉外界他们有多无能,还需要高中生来“拯救”。

        叫嚷的那个人话头一顿,下意识扭头看过去,随后立刻吓得后退了一步,“我、我怎么了?怎么,警、警察要打人啊?”

        “我只是觉得你很吵,妨碍我们办公。”黑发警官歪了歪头,仿佛无声地威胁。

        这大概是个欺软怕硬的人,看到对方气场强硬,自己就像个鹌鹑一样缩了回去,嘟囔了一句什么就不再开口了。

        站在不到十个被排查出来的爆炸前后处在范围内的人里面,白羽未来不自觉地往后躲了躲。

        啊……这个警官之前没见过,感觉好凶的样子啊……

        然而对方的眼睛尖得很,不是他想躲就能躲过去的。

        黑发警官几乎是在他做出躲避动作的下一刻就看向了他,语气状似随意地问道:“你躲什么?心虚吗?不会就是你吧?”

        目暮警官在另一边轻咳一声解围道:“咳,我觉得应该不是他,毕竟他……嗯,应该只是比较倒霉。”

        白羽未来:“……”

        啊这,我已经倒霉到连你们都印象深刻了吗?

        目暮警官旁边的一位警员也补充道:“松田君,他就是之前我们跟你说过的,你没在的那几次,商场抢劫案里被劫持、前几天夜里又被那个人格分裂的凶手的入室袭击的那个人。”

        松田阵平:“……”

        跟白羽未来站在一处的嫌疑人们:“……”

        松田警官用一种微妙的神色打量起这个传说中总是被卷入各种案件的倒霉蛋,而这个倒霉蛋身边与他同为嫌疑人的家伙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带着惊叹中透着一点惊恐的表情动作十分整齐划一地往旁边退开了一点。

        所有人脸上都仿佛明晃晃地写着“哇这也太倒霉了离我远点不要传染给我”这句话。

        白羽未来:“……”

        喂喂,你们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