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23章 松田警官的怀疑

第23章 松田警官的怀疑


虽然人是比较倒霉,并且所有人都不承认自己是凶手,但白羽未来的嫌疑确实是所有嫌疑人中最小的。

        “警部!在爆炸点西面那栋商铺的楼顶发现了这个!”一名警员手中拿着证物袋,里面是烧黑的胶壳残块。

        将证物袋交给目暮警官后,他又拿出几张照片给目暮警官看,“这是在现场发现的痕迹。”

        照片的中央似乎是一个墙角,干净的墙角的一处有着被灼烧、熏黑的痕迹。

        “这是……”

        松田阵平凑过来看了一眼睛,思索了一下,问去现场调查的警员:“你当时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不好闻的味道?”

        警员愣了愣,一边回想一边回答:“好像有一点。”说完他像是确认似的又点了点头,“应该是……柴油的味道,不过味道很淡,我闻得不是很清楚。”

        “柴油吗……”松田阵平呢喃着推测道,“看来是用柴油处理掉了啊……”

        目暮警官看向他,“有什么发现吗?”

        “在这个范围内被烧毁的东西,很有可能跟起爆器有关。一般是犯人提前就预料到自己来不及处理起爆器,才会想办法现场毁掉。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确认炸弹爆炸的时候犯人是否手持起爆器。”

        目暮警官愣了一下,“什么意思?犯人不在现场,那谁来按下起爆器?”

        “只要一些小机关就行了吧?”旁边一个警员似乎很有经验地吐槽道,“之前毛利侦探破的那些案子,不是有很多犯人都会弄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法来犯案吗?光是鱼线就被那些家伙玩儿出花来了吧!”

        目暮警官:“……”

        啊这,我竟无言以对……

        松田阵平从目暮警官手里拿起证物袋,透过透明的塑料袋分辩着残片上的信息。

        “喂,这个标志,你们有没有觉得在哪看过?”

        目暮警官瞅了一眼,“是有点眼熟的样子。”

        先前吐槽的警员瞄了瞄残片上被烧得变了色的图标,若有所思道:“那好像是个玩具厂的标志,我侄子的遥控玩具车上就有一个,那款的话,就是以信号强著称的,据说是500米内都有信号,也不会因为中间有什么阻拦而阻隔信号,哪怕是在专门的跑道上,也可以站在跑道的这一头控制跑到跑道另一头的车。”

        听到这里,目暮警官不禁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这样一来,排查范围不就又增大了吗?

        而且之前在爆炸期间有不在场证明的人,现在又有了嫌疑,必须有确认他们没有操纵过控制玩具车的证明才算洗脱嫌疑。

        “那个……”

        “怎么?”松田阵平侧头看向突然插话的人,愣了一下。刚才往后面躲的人就是他,现在怎么又站出来了?

        白羽未来也想低调一点,但他已经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而且自己之前就答应石井编辑这一期会发表第三话,后天就是截稿日,而他才刚刚开头,完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干站着,所以还是决定把自己知道的告诉警方。

        “就是,那个人,他的手上好像有点黄黄的,像是被什么燎过……”在松田警官走近后,白羽未来低声道。

        松田阵平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皱了皱眉,肃着脸走到那人面前,直接道:“把你的手拿出来看看。”

        那人懵了一下,随后也皱起眉反问道:“看手做什么?”

        松田阵平嗤笑了一声,直接把他的手拽了起来,还趁他没有反应过来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

        那人眉头一抽,立刻用力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先发制人的质问道:“警官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那方面的癖好?”

        这话说得旁边的目暮警官和其他警员也面色难看了起来。

        这家伙怎么说话的!

        然而还没等其他人帮他打抱不平,松田阵平已经冷静地冷笑了一声,“三井先生,你不如解释解释你手上的柴油味是怎么一回事。”

        警官们看向他的眼神立刻犀利了起来。

        三井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但立刻又色厉内荏地嚷嚷道:“我来之前才刚刚检查过一次车上的油箱,有点味道不奇怪吧?”

        “那你手指上那个黄色的痕迹是什么?”

        三井卡壳了一下,厉声道:“烟、烟油而已!长期抽烟的人手指上会变黄你难道不知道吗?你也是抽烟的吧?这都不知道还当警察?可别制造冤假错案了!”

        松田阵平又冷笑了一声,完全没有被他激怒的迹象,反而意味深长地反驳道:“我闻着你身上的烟味可比我淡啊,我的手指都没变黄,你怎么就变黄了呢?而且之前死者还特地找上门找过你麻烦吧?『报复』可真是个顶好的杀人动机不是吗?”

        三井张了张嘴,一时没能想到反驳的话。而反应过来对方辩词前后不搭的目暮警官已经下令将他围了起来。

        不管你是不是凶手,这个时候辩词还有前言不搭后语试图掩饰什么的,那肯定就是有问题的!

        三井慌了起来:“你们没有证据不能抓我!”

        “证据的话,已经有了。”目暮警官手上握着电话,“刚刚调查组那边的人联系这边说,在你车里的座位里面搜到了玩具车的遥控器。”

        “这只是……”

        “如果还有什么想要辩解的,就到警视厅里再解释吧。”目暮警官挥了挥手,两个警员就强制性地将三井铐上手铐押上了警车。

        在其他人都上车后,落在后面的警员回头看向还没上车的松田阵平,“松田君,还不上车吗?”

        松田阵平点了根烟叼在嘴上,道:“还有点事想要了解一下。”

        “那我们先走了?”

        “嗯。”

        看着汽车发动以后,松田阵平回头看向那个正在往小区里面走的橘粉发青年,向前跑了几步到他旁边才慢下脚步跟上他的步伐。

        “白羽……先生,对吧?”

        白羽未来微微向后侧过头,讶异地看着他:“那个,松……警官?”

        “松田。”

        “松田警官。”白羽未来从善如流,“是还有什么事吗?”

        “不是刚才那件事。”松田阵平顿了顿,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后颈处的头发,“你以前就叫这个名字吗?”

        “诶?”白羽未来一愣,“怎么突然这么问?”

        等下,我之前失忆了啊!可别是失忆前的我被这位警官看到过犯罪现场吧!?

        白羽未来一直牢牢记着自己有个黑方的身份,见到红方就条件反射地有点心虚。

        “我感觉以前好像见过你……”松田阵平紧紧皱着眉,像是在苦苦思索着什么想不出答案的问题,“我肯定见过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你对我有没有什么印象?”

        白羽未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在思索这是不是对方在试探自己。面对一名警官,还是一名看着就有点凶的警官死死盯着自己的目光,白羽未来实在是觉得压力有点大。

        这样为难一个失忆人士有点过分了吧?

        但是白羽未来不太敢跟一位警官透露自己失忆过的事,引得对方一时心血来潮就说什么有空了顺手帮他调查一下他的过去,然后把多余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万一哪天夏布利的身份曝光,他就要完犊子了!

        白羽未来想了想,绷着嗓子回答:“没啊,松田警官这么优秀的人,我要是见过肯定记得的,而且我最近才来到这个国家,应该没有认识松田警官的机会吧……”

        千万别起兴趣,千万别来查我!

        松田阵平死死地盯了他一阵,然后才转回了头,拿出之前一直挂在上衣口袋上的墨镜戴在脸上。

        他确实有点怀疑白羽未来的身份。普通人面对警察的时候确实会紧张,但他刚才拉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日常聊天话题,对方还是一直紧绷着,那就有点不太对头了。

        不过他觉得白羽未来眼熟也是真的,只是在对方可能有不一般的隐藏身份的前提下,松田阵平怀疑这个人也可能是哪个他见过的警备名单上有脸的人,不然他没道理会对一个不认识的人的脸有熟悉的感觉。

        ……

        周末的假期过完后,白羽未来的室友安室先生跟着毛利一家回到了米花町。

        家里多了一个活人,白羽未来还是没忍住跟他的室友吐槽了一下他不在的时候米花町发生的事。

        “……说真的,米花町的风水真的没问题么?怎么感觉这个城市的案件都是按日计算的?”

        安室透:“……”

        不是,毛利小五郎一家不是都已经离开米花了吗?为什么还会有案子啊?

        而且这边既然都已经发生案子了,为什么他跟毛利一家出门后还是遇到了案子?这个国家难道还是不同城市不同案子同步发生吗??那也太糟糕了吧!

        今天,把国家当做恋人的安室先生为他的恋人感到了深深的忧虑和心酸。

        然而,更让他心塞崩溃难以接受的事,正在迈着兔子的步伐,缓缓向他蹦过来——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