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24章 安室小天才

第24章 安室小天才


“兰!看我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刚刚打完下课铃,帝丹高中安静的氛围很快变得活跃起来。大概无论是哪个学校,总有学生上课打不起精神,但一到下课就精神焕发。

        一册漫画书摊开放在毛利兰面前的课桌上,毛利兰好奇地看过去,先是看到了封面,然后又看了眼标题,奇怪道:“咦?这是草莓老师的新漫画吗?”

        doctor草莓,是前几年出现的一个少女漫画家,虽然目前为止只画了一部漫画,那就是《作为一名普通jk我竟走了救世路线!》,但光是这一部,就让他在优秀漫画多如繁星的漫画之林名列前茅。在漫画还没完结的时候,同i的游戏和动漫就相继上市了。

        而且虽然说是少女漫画家,但他的漫画故事剧情却更偏向于剧情向的少年漫,只不过主角是女性而已。就是不知道草莓老师是怎么想的,历史上不少明明是男性的名人,竟然在漫画里还来了个性转!讲真,少女漫的话是男性不是更好吗?

        况且这个漫画有几个特异点就可以算是有多少个单元的单元剧,每个单位都有不一样的故事。

        照理来说,在单元剧形式的少女漫中,以女主角的视角发展剧情,女孩子们更喜欢看女主角在各个单元中与不同的男性发展出有趣、暧昧的故事,毕竟女性向的漫画中,很多女孩子都会在潜意识中将自己代入女主角。而《作为一名普通jk我竟走了救世路线!》这篇漫画却是反其道而行——

        理论上原本应该是具有相当高的魅力值的男性,在漫画中以女性的形象出现,以至于本来可能会有的爱情剧情从一开始就直接夭折。况且不说少女漫,就算是少年漫,大部分也都是以发展剧情为主辅以爱情因素,而这部漫画居然从头到尾女主角连个暧昧的对象都没有,这也太干净了吧!

        虽然有人吃过女主角藤丸立香和罗曼医生的c,但实际上两个人之间是完全没有一点爱情倾向的,那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的友情。尤其是结局医生牺牲的时候,女主角对此除了痛苦还多增加了一份敬意,这是爱情该有的因素吗!

        相比之下,就连女主角和第二女主玛修这个名为前后辈实为御主与从者的c,都比上面那个要靠谱啊!甚至于各个特异点的单元主角都比女主藤丸立香好磕c啊!

        至于圈子里的大家所磕的藤丸立香和各个英灵之间的c,那大多是同人大佬脑补的产物,光看正片是完全看不出这些倾向的!

        这些完全反套路的模式,原本在编辑看来是不会大火的,毕竟他们《月刊少女罗曼史》主打的就是少女青涩的青春故事,石井编辑那时候还多次提议要不要给女主角加点情感剧情,但却被当时的doctor草莓严词拒绝了。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虽然女主角没有任何一个c对象,但单元主角中的各种特别的情感羁绊却依旧吸引和感动了无数读者——友情、亲情,以及比这些更加深邃的,君臣相惜、知己共赴、用生命来诠释的守护……

        还有比这些更博大的,哪怕被伤害、哪怕走向歧途,也依旧对国家至死不渝的爱;对知识、对未知的不懈追求;贯穿一生、直至死去也不曾遗落的信念……

        一切美好的事物对人们都有着无限的吸引力,而凄美的故事更是让人为之落泪、记忆深刻。

        由于其特殊的力量体系和相当大气的剧情设计,这部漫画在还没完结的时候就被游戏公司看中,做成了对抗游戏,完结之后又被新做成了一个卡牌游戏,漫画从此开始出圈。在游戏热度上去之后,很快漫画又被做成了动漫,传播度迅速扩大,彻底成为了大热i。

        这是《月刊少女罗曼史》上难得地以这种方式出圈的漫画。本来只是个没报多大期望的试水行为,却让会社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式,以至于后来有漫画家画女主视角却没有少女青春细腻情感的剧情的稿子,会社的接受度也放开了些。

        当时会通过doctor草莓的稿子,除了因为剧情方面情节性确实够强,画面功底也很足,还因为他的本名罗曼十分巧合的与刊名的一部分相同,这才让主编松了个口。

        白羽未来前两回完全没有少女细腻情感,全程血热的剧情,这样的稿件能通过主编的审核,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于吃了前人的福利。……虽然这个前人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吧。

        白羽未来的画风与doctor草莓几乎一模一样——之所以说是几乎,不过是保守的说法而已,因为以会社编辑们的眼光,还不足以确认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样——而doctor草莓的画风是公认的难以模仿,就连担任他们责编的石井浩人都会认错,更别说其他人了。

        毛利兰先是看到了封面的画,意外了一下草莓老师时隔几年居然重新动笔开始画新漫画了,可看到封面上的文字才发现,这个漫画的作者好像不是doctor草莓。

        “草莓蛋糕?”

        铃木园子愣了一下,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标注作者的地方,微微蹙起了眉,“草莓蛋糕?新漫画家?不会是草莓老师换了个名字吧?”

        不能怪她这么想,实在是两个老师的名字相似度太高了,都带着一个“草莓”就算了,就连画风她都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个漫画是讲什么的?”

        铃木园子嘿嘿一笑,比了个大拇指,“黑手党情仇,超刺激!”

        她笑嘻嘻地看着毛利兰,满脸都写着“快看你快看”这样的内容。

        毛利兰好奇地看了下去,前两话都是女主角银子带两个个跟班——一个捧哏一个拖后腿——去完成任务的热血画面,第三话剧情就开始猛地变化得刺激起来。

        最开头是一条极短的邮件,是一个处决卧底的任务。本以为应该是上前两话一样的单元剧情,也就是完成一个不同类型的新任务罢了,谁知道这一话还没过一半,刺激的剧情就来了——

        【

        在银子有条不紊地下达了一条条命令后,卧底被围堵在一处天台上,银子从端着枪堵在门口的双马尾丰满少女身后走出来,走进天台,一步步逼近站在天台靠近边缘一侧的卧底先生。

        这里是二十楼,从这里坠落的话,绝无生还可能。

        银子表情阴郁地看着对面红发黑眸的高挑男人,语气阴沉:“黑井秀人,卧底是什么下场,不用我告诉你吧?”

        黑井秀人拨了一下颈边的发尾,嘴角竟然还带了一丝笑意:“啊,当然。我只是很意外,组织竟然会派银子小姐这个第一杀手来追杀我,看来我的面子还挺大。”

        银子冷笑了一声,“不过是刚好我手头没事,而你很碍眼罢了。”

        “好歹我们也搭档过两次,你这么说可就真有点绝情了啊。”黑井秀人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眼神微微闪烁,嘴里说的却是近似挑拨离间的话,“比起你身边那两个废物,我可比他们好用多了吧?”

        “废物是废物,但唯独卧底和叛徒没有活下去的资格。”银子朝他举起了枪。

        黑井秀人举起双手一步步往后退,他喟叹着:“真狠心啊。”

        砰——

        子弹击中黑井秀人的心口,天台边缘,重心不稳的黑井秀人向后仰倒,从边缘直直栽了下去。

        银子手中的枪口冒着淡淡的白烟,她将枪口举至眼前,吹去浮烟,收回枪套,步履沉稳地走到天台边缘向下看去。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只能借助远处的灯光看到地面卧着一个模糊的人形。

        二十楼摔下去,就是没有受伤也该板上钉钉地死透了,更何况他摔下去之前还被她击中了心脏,不可能有存活率了。

        银子收回目光,转身向门口走去,同时目不斜视地吩咐道:“卡特,去确认一下尸体。”

        即使已经确定任务目标不可能活着,她也习惯于确认一遍目标的死活。

        双马尾的少女立刻精神地应声:“是!大姐!”

        等卡特确认过目标确定死亡回到车上,银子正坐在副驾驶开着窗吸烟。

        白色的烟圈一圈圈消散在空气中,见卡特已经在驾驶座坐下,银子将烟蒂扔出窗外,升起车窗道:“开车。”

        】

        在一个占据单行本一整个页面即刊物一个大框的分镜中,以马路为中心城市为背景近大远小的夜景下,黑色的车尾留下一个背影。

        随后紧接着又是一个新的人物——浅橘色半长发在后颈处扎了一个短短的马尾的青年在银子的安全屋里,面色温柔地看着刚刚进门的银子,琥珀色的瞳孔像是融着蜜糖,映着一层暖光,偏黑的肤色让他带着一种异域的美感。

        【

        “银子小姐,你回来了。”

        “嗯。”银子的表情堪称是有些冷淡。

        “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还顺利吗?”

        银子微微侧头看着他,青年的个子并没有比她高多少,她几乎可以平视他。

        她伸手掐住了他的下颌,迫使他的上半身微微前倾。

        “卢托,组织的规矩是不得探究其他组员的任务,你没忘吧?”

        青年轻轻颔首,“自然。”

        “虽然我让你留在这里服侍我,但这不代表你可以过问我的事。你只是个下层成员,记清楚自己的身份。”

        银子掐住他的下颌的手随手一甩,将他的脸甩得偏向了一侧。

        侧边的刘海垂落下来,遮住了他半只眼睛。

        “我明白的,银子小姐。”带着阴影的分镜中,站在正在检视枪支的银子背后的卢托那未被遮住的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可疑的弧度,并不像受到了什么打击。

        】

        这一话的末尾是最刺激的部分,红发黑瞳的男人站在黑暗的房间里靠着窗边隐藏着自己的身形。

        【

        男人背靠着最靠近窗户的墙壁位置,一只手手掌拢在耳朵上,“情况怎么样?”

        「他们检查过尸体离开了,应该是没有怀疑。」耳麦里传来这样的回答。

        “很好,接下来就换我们藏在暗处狙击他们了。”

        男人漆黑的瞳孔在黑暗的房间里仿佛亮着光。

        总一有天,我会彻底拔除你们!】

        >>

        自从变小从工藤新一变成江户川柯南之后,如非必要,柯南已经很少再回原来还是工藤新一时住的屋子了,他甚至还把那间屋子借住给了一个在黑衣组织卧底失败暴露后改名换姓还换脸的fbi探员。

        一般而言,他回到这间屋子,大多是因为关于组织的事情有了新的进展,想要跟这位在组织时名为诸星大代号为黑麦威士忌原名赤井秀一现用名冲矢昴的fbi探员探讨一下。

        ……卧底真是辛苦啊,光他知道的就有四个名字了,也真亏他分得清记得下来还能在别人叫他的时候不搞混。

        明明不是眯眯眼,却在扮演借住在工藤新一家的东大研究生时伪装成眯眯眼的赤井秀一给柯南开了门,不着痕迹地往外面警惕地扫了一圈,脸上同时带上了看到认识的小朋友来窜门时的友好笑容。

        “是柯南啊,快进来吧。”

        门一关,几副面孔的fbi探员立刻神色一变,变得严肃起来。

        “这次来是有什么情况?”

        然而这次柯南并不像以往那样,快速地收回小孩子那不谙世事的笑容露出严肃的表情,反而表现出一种欲言又止的模样。

        赤井秀一察觉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头,也不再伪装他的眯眯眼,直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对方特地过来一趟,显然是有事要告诉他,但是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就只能是不好说而已,而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柯南沉默着把卷成一个圆筒藏在夹克外套内侧的漫画期刊拿了出来。

        这一册期刊是他自己去书店买的,当时付钱的时候书店老板看到还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露出可疑的微笑安慰他:“我懂我懂,男孩子对少女漫画好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况且这个漫刊中也有一点热血风的漫画呢。”

        当时的柯南被说得满脸通红、呵呵干笑,非常速度地脱身跑了,就连漫刊都卷成一个筒藏在衣服底下,一点也不想被别人觉得自己是个爱看少女漫的男孩子!

        说起他为什么会突然去买少女漫刊……柯南忍不住戴上了痛苦面具。

        他已经很有一段时间没回过自己原本的高中班级了,自然也不知道班上最近都在聊什么,更何况他关注的都是推理、推理漫画,至于少女漫,他是完全不感兴趣的,自然也就不知道兰和园子最新感兴趣的东西……直到毛利兰把园子借给她的漫画期刊带回家。

        如果只是普通的少女漫,他当然不会感兴趣,就是他当时看到毛利兰在看漫刊的时候都只是瞟了一眼封面就没再关注了。但、是!

        后来毛利兰被叫去客厅帮忙的时候,被放下的期刊正摊开放在地上,画面正好是一个单马尾长发少女举着枪直指一位男性,对话框里出现的男性的名字是……黑井秀人。

        这个情节加上这位男性的名字实在是太有既视感了,当时坐在房间里的柯南只是随眼一瞟,就有点挪不开眼睛了。

        我只是瞅一眼,就看看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看,就让柯南欲罢不能,直到完整地看完了这一篇漫画。他捧着漫画忍不住进入了贤者时间。

        最开始看到场景和名字都还只是有点既视感,直到他看完了漫画的最后一节,才终于反应过来这熟悉的既视感究竟来自哪里——

        卧底失败被发现,然后被组织派人追查处决,最后假死脱身隐于暗处……这不就是冲矢先生的经历吗!?这个漫画的作者难道是组织的人吗!?不然为什么对组织的事情这么清楚!?组织上已经知道冲矢先生还活着的事了吗!?

        还没来得及让柯南思考更多,房门外面细碎的声音逐渐靠近。柯南迅速把书翻回上一页,然后放在它原本放着的位置,飞快地坐回自己的座位拿起笔,一副正要写作业的样子。

        毛利兰开门探头进来,招呼了一声:“柯南,要吃饭了哦。”

        “知道啦兰姐姐。”

        >>

        柯南虽然急着拿漫画去跟赤井秀一讨论一番,但是他也没有傻到直接拿着铃木园子借给毛利兰的书去。

        为了不被毛利兰发现继而怀疑他是个喜欢看少女漫画的男孩子,柯南只好忍着社死的心理,自己去远一点的地方买了同一期的期刊。

        一边翻着柯南只给自己的漫画,一边听着柯南的猜测,赤井秀一很快就把柯南口中的那篇漫画翻了一遍。

        漫画里的黑井秀人日文汉字的写法与他的名字太像了,甚至就连那个“黑”字,他都能联想出无数种猜测。同样都是颜色,而在正反两方中,红和黑即赤与黑分别对应着官方组织和黑方组织,这个“黑”字很可能只是“赤”的对应。而且名字中还同样都有个“秀”字……

        最重要的是,黑井秀人的身份——在黑方组织中卧底的红方人员,暴露后被组织派来的人追杀,最后假死脱身。这点也正对应当初赤井秀一被组织派来的基尔执行处决,之后假死脱身。

        不同的是,当时帮赤井秀一假死脱身的就是被派来处决他的基尔——这个基尔,同样也是一位红方的卧底。而黑井秀人却是提前安排好人手布置了用来替代他的尸体,来处决他的银子,很显然也不像基尔那样同样是个卧底。

        当时赤井秀一假死脱身的计划,正是柯南帮忙策划的,所以他对于这个区别也很清楚,所以他才感到恐慌。

        “冲矢先生,你说黑衣组织不会发现你还活着了吧?那基尔是不是也暴露了?”

        赤井秀一面色凝重地盯着漫画,过了一会儿才摇头道:“应该不是。事情发生的地点与当时不一样,虽然都是假死,但具体计划也不一样,被派来处决黑井秀人的银子也不是卧底,而是板上钉钉的黑方,除了黑井秀人,其他人都对不上吧?所以,我觉得我们可能是太敏感了,也许只是凑巧也说不定。”

        啊……这么说好像也是。

        柯南不禁露出半月眼。

        说到底,赤井秀一和那个黑井秀人也只有名字和身份像而已,面貌就完全不同了。而漫画中同为黑方组织的人,除了那个黑皮的卢托让他忍不住联想起最近他正在怀疑的安室透,其他人完全都对不上号!

        况且,那位安室先生的性格可不像漫画中这样会伏低做小听命于人的样子啊。

        他缓缓放下心来,不再像之前那么焦躁,但也没有这么容易松口:“总之,还是小心一点吧。”

        赤井秀一点点头,“好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送走了柯南,赤井秀一的目光又落到了漫画期刊黑白的图画页面上。

        虽然对柯南说是他们太过于敏感了,但赤井秀一却不像嘴上说的那样觉得一切都是巧合。

        身为卧底却暴露身份而后被组织追杀最后假死脱身的黑井秀人,拥有波本特征的黑方成员,在加上女主角银子这颇为符合组织作风的做派,实在让他无法不联想到组织身上去。只是这个女主角……

        说实话,组织内的成员虽然来自世界各地,但银色头发的确实少,最有名的……啊,和漫画中的组织排行第一的杀手银子小姐一样,killer,琴酒。

        但是他实在无法将精致飒气的银子小姐和整天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身阴冷的琴酒联系到一起,她身边身材火辣的少女和废柴拖后腿的少年,实在也很难判断哪个是平平无奇的伏特加。也有可能两个都不是。嗯……看名字来的话,大概还是卡特这个火辣少女的可能性高一点。

        ……有点可怕。

        当然,最可怕的还要数拥有波本特征的卢托。

        他已经看出来了,在这篇漫画里,卢托跟银子居然有感情线啊!!

        在组织里卧底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赤井秀一对组织情况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尤其是在苏格兰死后,日常针对他的波本,他可以说比组织里大部分人都了解他。毕竟针锋相对的关系也促使双方更多地注意对方,好发现对方的弱点,将来用在某方面打击对方。

        而组织里的波本,除了一天到晚针对自己,他对琴酒同样不客气。不说关系好,那起码得是见面不阴阳怪气两句就不舒服的关系。就这关系,本来他看琴酒就不是个会谈恋爱甚至大概率会注孤生的人,对象是波本就更可怕了好吗!

        琴酒和波本谈恋爱,这句话光是想想就让他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之后去查查这个漫画的作者是谁吧,就算是组织的人,敢这么玩也未免太勇了!

        唉,要不是他已经暴露了,把这漫画拿去给琴酒和波本看该多有意思啊,只要想想他们可能露出的表情,他就忍不住兴奋起来!唉,可惜了。

        将书盖上准备眼不见为净的赤井秀一此刻完全未能想到,他以为会是剧情线的自己的人设,还有一条比波本人设更加刺激的感情线:)

        >>

        在发现白羽未来的漫画女主角是琴酒性转之后已然决定每期都不错过的安室透,顶着书店老板微妙的目光将新一期的《月刊少女罗曼史》买回家,为它的销量做了一份贡献后,惊喜地发现漫画中出现了跟赤井秀一名字相似的角色。

        虽然面貌完全不一样,但光是这个名字和这个人物在这一话中经历的剧情,完全能让他将赤井秀一代入进去。

        只是……哪怕他在结尾看到了黑井秀人假死脱身的剧情,与他一直以来对赤井秀一并未真正死去的怀疑相符,他也并没有觉得舒心。

        ——当然不能舒心啊!任谁看到疑似用了自己的人设出现的角色跟性转琴酒有感情线都不会舒心的好吗!不如说这真的呕死他了!!

        虽然在他看到漫画中的卢托出现时就有不妙的预感了,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白羽未来会这样设计剧情啊!

        与其跟琴酒谈恋爱,你还不如把我也性转了呢!!

        合上手中的期刊,安室透的嘴角缓缓勾起了皮笑肉不笑的弧度,整个人看起来更有黑衣组织的feel了。

        白羽未来,你最好有个能让我不鲨了你的理由:)

        >>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与朋友交,应明晰双方之间的情感程度,进而做出恰当的行为。而漫画家通常没有这样的自知之明,他们总是喜欢拿身边的人事物取材,自以为修一修改一改套个人设上去就是另一个人。

        如果说这个角色改得面目全非,就是取材对象的妈都认不出来,那还没什么好说的,但要是认出来了,那就只能看你的取材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显然,黑衣组织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哪怕他是个卧底。

        漫画期刊被扔在桌上,摔出“砰”的一声。

        隔着一张桌子,被取材的室友带着核善的微笑看着白羽未来,“白羽君,可以解释一下吗,这个东西。”

        白羽未来:“……”

        白羽未来紧张地咽了下口水,目光躲闪,“那个,你知道的,我最近在画漫画……”

        安室透挑眉:“所以,你就物尽其用地把我包装一下画进去了?”

        而且就连角色的名字也不过是把我的假名的罗马音倒过来念,你这不是完全没有认真打码吗!

        白羽未来声音虚浮地狡辩道:“安室君,我给卢托的人设照着你来,不是相当说明你性格好吗?而且我把你作为男主角候选人了哦!男主角哦!”

        “我不想当什么男主角。”安室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个女主角银子,原型是g吧?”

        白羽未来:“……”

        他好像知道对方在介意什么了。

        本来以为以室友为原型创造一个角色作为男主角候选人之后能作为一个惊喜告诉他,谁知道对方并不惊喜甚至还想抹除掉这个人物。

        白羽未来喉头梗塞,艰难吐字:“是……但我觉得应该没有人能认出来这是以g为原型的吧……?”

        “那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她的原型是g的?”安室透冷笑,眼中流露出一丝丝威胁的意味,“奉劝你一句,最好尽快把这个解决掉。”

        对方一脸你不解决它我就解决你的表情,白羽未来结结巴巴试图抢救:“……但、但是,第三话都已经发表了啊……”

        嘤——室友变得好可怕!

        安室透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那、那我改个剧情?”白羽未来试探地看着他。

        安室透呵呵冷笑。

        “那……把人物画死吗?”

        话是这么说,但这个角色往后的剧情他都有想法了,况且这个人设还这么带感,这要就这么把他画死,白羽未来还有点舍不得。

        这未免也太可惜了点。

        安室透迟疑了起来。

        老实说,如果只有他和琴酒的性转人设在谈恋爱,那他是毫无疑问地觉得还是把自己写死比较好,但问题是现在还有个赤井秀一的人设在那里。如果在漫画里就这么随随便便领便当了,安室透不免觉得好像自己在什么地方输给了他。

        脑筋一转,安室透决定另辟蹊径。

        “画死就算了,但是剧情要改,反正和g谈恋爱的剧情绝对不允许出现!”

        “严格来讲那不是g……”白羽未来弱弱地举手反驳。

        安室透微笑:“闭嘴。”

        那是重点吗?知情人能发现原型的话,不就等同于你在画我和琴酒谈恋爱吗!呕——你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ky!

        白羽未来立刻听话地闭紧了嘴聆听教诲。

        让白羽未来安静下来后,安室透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卢托这个角色可以留下,但把感情线去掉。就把卢托画成……”

        嘴里刚要说画成警方派出去的卧底,但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转而说道:“就画成借银子上位,之后一步步成为高层,成为比银子更受首领器重的成员最后逆袭成为首领怎么样?”

        就像原型是琴酒和赤井秀一的两个角色被他认出来了一样,要是把卢托画成警方派到黑方的卧底,而这个卢托被发现原型是自己,难保不会有人多想什么。

        虽然他自认为足够谨慎,但万一有人因为这个漫画怀疑上他,总是注意他,难保不会被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如果因为这种事被发现是卧底,那未免也太冤了!

        再者,踩着琴酒上位、把琴酒拉下马不是更带感吗?至于说逆袭成为首领,这个一看就是yy,就算发现卢托的原型是自己又有谁会在意这种问题呢?

        另外就是踩着女人上位这一点,虽然这个行为很遭人诟病,但当初赤井秀一那个fbi就是这么做的啊!就算被人诟病那被诟病的也是赤井秀一的行为,关他波本什么事?他甚至还很期待这样的剧情被画出来后最好赤井秀一本人能看到。

        就算被发现卢托的原型是他,但他可不是靠女人上位的,而代号成员里靠女人上位的,知情的组织成员都知道是当时代号黑麦威士忌的赤井秀一。

        安室透觉得想出这个主意的自己真是棒极了!既避免了自己被怀疑,还能再损赤井秀一一把,他真是个天才!

        白羽未来在听了他的提议后,同样被这天才的想法震撼到了。但是有一说一,这种剧情不是更刺激了吗!只是——

        “可银子是女主角啊,踩着她上位,那不是大反派的路线吗?”白羽未来忧郁地看着自己的室友,“如果走这样的路线的话,那卢托妥妥地就是最后要被打败的oss了啊!”

        要是女主角最后打不过反派boss,这种剧情不说读者会不会觉得他在给他们喂【哔——】,光是石井编辑恐怕都要扛着狼牙棒亲自上门来打他!

        安室透顿了一下,突兀地问了一句:“黑井秀人之后会死吗?”

        白羽未来脸上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把两个男主候选都给画死了!?看不出来啊,你的想法竟恐怖如斯!

        不过这个问题既然被提出来了,白羽未来也就顺着这个思路跟着思考了起来。

        平心而论,他之前设置两个男主候选人,主要是因为石井编辑的影响,为了之后的剧情发展足够刺激,才这么设置的。刺激的剧情部分他有想法,可最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他其实还没有想过。此时安室透提出这么一条思路,他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一开始设定的结局是非常简单的女主角银子是最后的赢家,但具体怎么个赢法他却没有想过。可现在想想,如果她赢过黑井秀人,那这个导向是不怎么好的——黑方胜过了红方——哪怕白羽未来本人确实是黑方,但他也知道漫画这玩意儿不能带入个人立场。

        他这画的并不是现实向或暗黑向的漫画,期刊的导向其实是偏向正能量的,只要作为女主角的银子还是黑方,那她的胜利都不能说是正义的。

        卢托作为男主角这条路已经彻底被室友君堵死了,所以男主的选项就只剩下了黑井秀人。可只要双方立场对立,这个漫画就只能是悲剧。

        想到这里白羽未来忽然念头通达。

        日本不就流行物哀之美吗!他画个悲剧有什么不好的?白羽未来觉得自己真是天才极了!

        于是白羽未来兴奋又慎重地回答道:“有可能。”

        对这个不确定的答案安室透并不是很满意,他皱眉道:“他必须比卢托死得早。”

        混蛋fbi死得越早越好!

        白羽未来表情一滞。

        啊……原来室友在意的是这个啊。

        不过这也刚好与他突然浮现的灵感重合了。

        白羽未来给他竖了个大拇指,“你放心,你一定会比他活得久的!”

        安室透张了张嘴,到嘴的话又拐了个弯,“那暂时就先这样。”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他也懒得纠正什么角色不是本人的话了。

        漫画的后续剧情在两个人的争论中被基本敲定,始终被排除在外的取材对象成为了接下来唯一的男主角。

        等室友离开了,白羽未来忍不住又跟他的精神食粮嘤嘤嘤地哭诉起来。

        “早知道我就用《银子大小姐的银灰色子弹》这个标题了,这不是比《银子大小姐的灰色物语》有激情多了吗——”

        重点不是标题而是剧情吧?频繁地改名字是会被读者厌烦的哦!白发紫眸的ai美少女嘟着嘴活力十足地说,未来君不要嘤嘤嘤了啦,男孩子嘤嘤嘤会被讨厌的哦~

        白羽未来顿时泪眼汪汪:“梅、梅莉酱也会讨厌我吗?”

        会!梅莉干脆利落地表示了自己的肯定。

        “梅、梅莉酱……”

        哭唧唧的男孩子最不讨女孩子喜欢了!ai美少女嘴上毫不留情。

        “嘤!”

        好啦好啦,赶紧赶稿啦!你忘了你还有事没做吗?

        “诶?除了画漫画,还有别的事?”

        笨蛋!你的编辑先生不是还说让你去看看那个草莓老师的漫画吗?看看那个草莓老师到底是不是以前的你。

        白羽未来猛地惊醒过来。

        是哦,他还有个很重要的正事没做!

        白羽未来看向书桌上放着的漫画书,那是之前买回来的doctor草莓的唯一一部漫画,《作为一名普通jk我竟走了救世路线!》。

        据说里面的罗曼医生是取材自漫画家本人,如果那个作者真的是他,那他一定能在其中找到线索的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