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26章 常规体检

第26章 常规体检


白羽未来并不是第一次进这个实验室,但每一次来这里都让他几乎是感到生理上的不适。

        并非是实验室这个环境让他感到不适,事实上,在他第一次接触组织的实验室时,不止没有感到不适,反而还有一种隐秘的不知从何而来的亲切感。只是自有记忆起,每次来到实验室,这里都让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可循环再生、重复利用的生产工具。

        这是一种,人类发自本能的厌恶。

        这一座地下实验基地面积不小,不同的区域还有不同的研究项目,不是自己挂名的研究室,就连研究人员都无法进入,组织的行动组成员和情报组成员同样如此。

        有可能知道所有研究信息,并且可以在实验基地畅通无阻的,恐怕就只有那寥寥几个“那位大人”信任的成员了。比如朗姆,比如琴酒,比如贝尔摩德。其他的,白羽未来还真想不到第四个。

        毕竟就连他这个在朗姆口中被“那位大人”十分看重,并且下过死命令要保住性命的人,实际上也并没有见过“那位大人”。

        那位黑衣组织的首领。

        “请往这边走。”

        在夏布利进入别墅后不久,就有穿黑色西装的人给他领路。

        通往地下实验室的路他是知道的,地面上的路不像地下实验室的通道那样复杂,又没有被蒙住眼睛,哪怕来的次数不多,他也能够记住。像这样专门有个人引路,是每个人身自由没有被限制在这里的人的待遇,除开第一次来时的引路,之后的都是监视。

        ——既是防止外来人员进入不该进的地方,也是防止他们和内部的研究人员有所交流。

        能够不受这个规则约束的,只有最上面的那几个人。

        进入地下通道后,整个路段都是由白炽灯照亮,长年累月见不到一点阳光。金属冷硬的色调让整个地下实验基地充斥着冰冷的氛围。

        领路的人没有说话,白羽未来同样也没有说话,直到他被酒精消毒后带进实验室。

        领路人在把白羽未来送进门后就关上了实验室的门守在外面。里面金色长发的女人坐在标配的转椅上看手机,见白羽未来到了以后才把手机收起来,微微侧过头看向他,“好久不见,夏布利。”

        白羽未来谨慎地开口:“你好,贝尔摩德小姐。”

        “不用这么拘谨。”贝尔摩德起身撩了一把长发,“进去吧,先做一次常规检查。”

        贝尔摩德口中的常规检查就是全身检查。一开始他还以为像黑衣组织这种犯罪集团居然会有这么正规的体检,而且体检项目过于全面,直到第一次常规检查的报告出来以后。

        在第一次常规检查的报告出来以前,他还曾经向朗姆套过话——那个时候他接触的知晓姓名的组织成员,也只有朗姆——只不过朗姆作为知情者,并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

        “这是只有组织里的重要人员才有的检测项目,毕竟高级人才对组织来说也是稀有的,你们身体健康,我们也能放心。”

        即便是那个时候刚刚失忆,什么记忆都没有的白羽未来,也能察觉到这话并不是全然的真话,朗姆绝对隐瞒了他什么,只是那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该从何问起。

        白羽未来最初并不是在这个实验基地醒来的,当时朗姆以他刚失忆需要疗养为由,将他安置在一个疗养院每天接受身体检查。他在那里呆了三个月,除了每月一次的全面检查,日常检查其实并没有那么多项目。

        体检报告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有头部数据显示他的失忆状态是由外伤导致——很奇怪,虽然他失去了全部的记忆,但这些非职业医生看不懂的数据,他一眼就能全部看明白。

        也许我失忆前是个医生。

        还在疗养院时他是这么想的,即使后来知道组织实际上是干什么的,他也没有改变过想法,毕竟黑手党在日常生活中也是需要另一套身份的。

        直到他在梅莉的建议下开始画漫画,然后遇到他的编辑石井浩人。

        他的画画水平不低,甚至可以说是很高,但能一眼看出体检报告单上的各项数据,医学造诣显然也不会低。他开始对自己以前的职业到底是什么感到混乱。

        全面的身体检查项目繁多,一整套做下来除了累,还会让他头晕想吐,因为其中很多项目是需要抽血的,每次全套的体检下来他都会觉得自己已经贫血了。

        以前在疗养院的时候每月这么一次让他时常处于虚弱状态,后来朗姆把他交给琴酒出去做任务后,这个频率才改为了三月一次。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间间隔的时间加长了,要做的项目也跟着增加了,以至于他每次都觉得自己有点失血过多。

        白羽未来隐隐觉得这么多的抽血项目是不太对劲的,毕竟一般而言只有去献血的人才会被一次抽取会让人生理上感到一定不适的量。

        但组织的命令是绝对的,白羽未来处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自然也没有想过反抗组织的命令。只是后来跟琴酒出任务时,有时候会带上一个代号基安蒂的女狙击手,他私下里也有悄悄问过对方体检的事,对方那时的表情很奇怪,诧异中带着一点见了鬼的感觉——

        “常规体检?你是说组织?搞笑吧?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组织吧?难不成你以为我们组织还搞慈善?”

        白羽未来还想再问,就被琴酒用任务的事情给打断了,这个问题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他意识到自己的体检是有问题的,分析一下就能得出,组织热衷于给他体检,要么是为了他的血液,要么是为了他的身体数据。

        如果是为了血液,可能是因为他的血液中含有什么特殊物质,而组织需要这种特殊物质;如果是为了他的身体数据,那就可能是组织在他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对他的身体做了什么实验,这才需要他的身体数据观察效果。

        至于朗姆说的高级员工待遇,估计也就只有傻子才信了。他只是怂,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一点都分析不出来?

        做完全套的常规检查,白羽未来从无菌的隔间里出来时脚步都是虚浮的,眼中的贝尔摩德边缘都带着一圈泛黑的虚影。

        “还好吗?”

        贝尔摩德似是担心地问了一句,白羽未来其实看不太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胡乱地点了点头。

        他跟贝尔摩德其实并不是很熟,只不过刚好上次跟他对接的人也是她罢了。对于不太熟的组织里的人,白羽未来还是抱有一定的戒备心的。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可能是因为濒临死亡才导致的失忆,白羽未来对死亡本身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想,但是能活着他也不至于让自己处于可能会死亡的危险中。

        “你好像不是开车来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作为组织里的摸鱼达人,贝尔摩德就不像那个仿佛“组织是我家,发展靠大家”的劳模琴酒。琴酒是常年奔赴在做任务的第一线,什么都是任务期间顺路做的,贝尔摩德则是先看一下任务的地点和自己的行程一不一致,然后顺路做任务。

        她当然知道boss很看重白羽未来,也知道白羽未来的存在和组织的终极目标有关,不过她对组织的研究不怎么感兴趣,倒是现在对这个夏布利有点感兴趣。

        组织对于夏布利的研究,是被严令禁止透露的,对夏布利本人更是如此——绝对禁止向夏布利透露任何相关实验的信息。但是组织的全面体检这点其实很不符合常理,夏布利经历了这么多次也该有点意识到了。

        贝尔摩德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夏布利。

        对方此时面色苍白,肉眼可见的虚弱。

        贝尔摩德倒也能理解,她见过夏布利的化验单,光是需要抽血的项目就多达一个人一次献血量的最高值,夏布利能同时还完成其他那么多项用以掩饰的体检,实在也是难为他了。

        组织对于这个目标的相关实验一直都相当谨慎,这些用以掩饰的项目,不只是为了用来麻痹夏布利,更是为了防止某些可能将情报带出去的人通过夏布利的体检报告发现组织的真正目的。

        对于贝尔摩德的提议,白羽未来有点心动,但是想到家里的另一个人,迟疑了一下才道:“可以的话,送我到米花町可以吗?”

        至于直接送到楼下那还是不要想了。他的室友波本好像对组织里的其他人意见都挺大的,他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只是米花町吗?”

        贝尔摩德领着他走到地面上的别墅,出了别墅大门就戴上了墨镜。

        她特别重视的两个孩子就生活在米花町,之前只听说夏布利被琴酒送到了日本,没想到竟然也在米花町啊。

        “嗯,只到米花町就好。”

        贝尔摩德的车就停在别墅的院子里,贝尔摩德把车解锁后坐上驾驶座,朝白羽未来道:“上车。”

        “啊……谢谢。”白羽未来上了后座关上车门。

        贝尔摩德一边发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瞅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组织里真是难得找到像你这样还会说谢谢的人啊,是稀有生物呢。”

        白羽未来:“……”

        这就,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了。

        跑车载着两个人从大门驶出,沿着树林的小路朝公路那边驶去。在即将驶出树林时,林中响起了另一个发车的声音。

        黑色的车辆远远地坠在后面跟了上来。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