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32章 就是你们

第32章 就是你们


侦探的名字被选为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柯南·道尔的名字柯南。至于姓氏,白羽未来在江户川乱步和绫辻行人的姓氏里挑来挑去,在江户川柯南和绫辻柯南之间纠结了好半天,最终却是一个也没用。

        毕竟是稍微有点冒失的热血侦探,用日本推理之父的姓氏在这个国家恐怕会被人攻讦,但要用绫辻这个姓氏吧……绫辻行人是还活着的现役推理家,用这个姓氏还是需要问问对方的意愿,毕竟侦探角色用侦探家的姓氏多少有点蹭热度的嫌疑。

        为了一个姓氏还要去问一个说不定很忙的家的意愿,对方还不一定搭理你,这就太麻烦了。

        白羽未来有点想用自己现在的姓氏,但是把自己跟侦探联系起来总感觉有点怪怪的。他想了想,把自己现在的姓氏做了一点小修改了上去——

        黑羽柯南。

        完美!

        啊,等等……他最近好像认识了一个叫柯南的人来着,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白羽未来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硬是没想起来最近认识的人中哪个叫柯南。嗯……算了,可能是柯南·道尔给我的错觉吧。

        白羽未来放弃了思考,开始画画。

        他打算先画个q版的条漫,作为在推特上请假的补偿。

        以白羽未来的速度,一个四格的条漫很快就完成了。

        如果按照原剧情,白羽未来是想画银子和卢托的私下相处的,但因为害怕室友君的危笑,他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卢托不能随便画,那就只能搞黑井秀人了。于是条漫的第一格就是正在出任务中的银子大小姐和黑井秀人。

        坐在驾驶座的q版黑井秀人对站在车门外后面跟着卡特的银子努了努嘴,“上车。”银子回以冷冷的一瞥。

        第二格是三个人坐在车里,副驾驶上坐着卡特,后座的银子一人坐在座位中央,头微微向后靠着,闭着眼讽了一句:“别浪费时间了。”驾驶座的黑井秀人给了一句“遵命”。

        第三格是跑车在空中大桥上飞驰,不怎么讲交通规则地肆意超车,在大桥上行驶出了一条极不规则的曲线。

        最后一格,下车的卡特扶着路边的栏杆吐了一地,驾驶座上的黑井秀人还在笑容满面地举着右手食指中指并拢说:“erfect!”而后座的银子阴沉沉地看着他:“希望你任务结束跑路的时候技术也能如此高超。”

        画完条漫,白羽未来又开始画稿子。

        就算编辑这次真的给他请到假了,手上有稿子,以后想偷懒了,也能安心偷懒。

        银子的日常已经画了两话了,画完这一话就能结束这次任务,然后让新人物出场。

        银子目前的固定跟班是卡特,等黑井秀人再次出场之前,废柴技术少年的戏份就会立刻减少,甚至隐于幕后。毕竟以银子的性格不会总是带着一个废柴,而且有的剧情人多了不太好让银子单独行动。

        关于废柴技术少年的安排,白羽未来也已经想好了。反正就借鉴一下他自己的经历,让银子把他交给别人带就行了。

        在第五话的结尾,白羽未来把自己的新角色侦探先生放在了被警方围住的案发现场。

        带着眼镜的眯眯眼侦探扶了一下镜框,脸颊右侧微微蜷曲的黑色刘海搭在眼镜旁边。他面色严肃地看着地上的尸体,身后黑色的小斗篷在海风中轻轻扬起。

        “这个凶手,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

        >>

        推特的认证在第二天就完成了,白羽未来联系石井编辑后,让编辑部那边发了个推证明,大概到中午快下班的时候,石井编辑告诉他他的请假通过了,不过得白羽未来在推特上发个请假声明。顺便他还问了一下白羽未来的图画好没有。

        白羽未来速度地发了个请假声明,然后将自己画的四格条漫放了上去,接着就准备摊咸鱼了。然而天不遂人愿,有一阵子不曾联系的前搭档琴酒来消息了。

        「to夏布利:

        任务。

        今晚10点在东京港北侧的据点集合。

        ——by莫得存在感的司机」

        伏特加的邮件。

        白羽未来皱了皱眉。伏特加是琴酒的固定搭档,他对自己下达任务指令,基本等同于在替琴酒传达指令。

        他现在是和波本搭档,琴酒突然给他下达指令,又没有提到波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任务。

        自从跟波本搭档后,任务几乎都是直接传达给波本,然后由波本来安排。而对这种情况白羽未来是乐见其成。

        大约是由于第一次共同完成任务的时候给室友君留下了过于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后来对方安排任务的时候,只要是他自己能完成的,都会把白羽未来排除在外,然后独自完成。白羽未来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划水摸鱼画漫画。

        当然,之前那种去组织的地下基地体检那种任务除外,因为体检报告是不允许带出基地档案室的。而且每次他去的时候都被要求独自前往,禁止带其他人去,波本自然也不会被告知这件事。

        >>

        晚上九点,白羽未来整理好装备走出卧室的时候,非常巧地遇到了同样全副武装的室友君。室友君回头瞅了他一眼,“有任务?”

        白羽未来静默了一下,反问道:“东京港?”

        安室透一挑眉,“看来我们接到的是同样的任务。”

        白羽未来一时无语。

        黑衣组织禁止组织成员打探其他人的任务信息,所以两个人在接到任务后也并没有互相通气,只以为单独通知自己没有提及搭档就是与搭档无关的任务。

        坐上室友君的顺风车到达东京港,白羽未来亦步亦趋地跟着安室透。

        东京港北侧的据点白羽未来还是第一次来,有人带路的话他也就不用一边看地图一边找地方了。

        据点是一个公寓楼一层的屋子,这次来的人一共六个,除了琴酒和伏特加、白羽未来和安室透,还有两个一直在欧洲那边执行任务的阿夸维特和威士莲。

        阿夸维特白羽未来是见过的,上次任务中就是他救了自己一命,不知道是这次任务又过来了还是之前来这边就一直还没走。

        另一位是个金发的欧洲女性,这个成员白羽未来还没见过。不过这并不奇怪,白羽未来在被琴酒带出来做任务前是一直在组织名下的疗养院的,之后也一直跟在琴酒身边做任务,甚至有时候与其他组员见面时琴酒也会尽量避免让他和其他人接触。

        “这次把你们都叫来,是有一笔大交易要跟当地的黑手党组织谈。”

        琴酒黑色大大帽子下,一双阴鸷的眼睛沉沉地扫过在场所有人。

        威士莲蹙眉道:“只是谈交易的话,没必要特地把我从德国喊过来吧?我记得基尔好像就在日本这边?”

        伏特加解释道:“基尔的表面身份比较公众,她不能出现在对方的视线中。”

        “那也没必要带这么多代号成员吧?”

        堵住她的嘴的是琴酒:“你和波本去港口接收之前谈下来的货物,剩下的人和我去谈新的交易。”

        威士莲啧了一声没再说话,倒是波本开口了。他挑眉道:“如果我没记错,我和夏布利才是搭档,你让我跟威士莲去,然后让夏布利跟你走?”

        作为卧底,安室透当然是更想跟着琴酒掌握组织的新动向的,但琴酒这次显然是想将他排除在这次主要任务之外。虽然知道琴酒已经决定下来的事他争取不到,但能梗一下对方他还是挺乐意的。

        “夏布利这边我有用。”琴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

        其他的不必多问。

        看出他脸上的威胁之意,安室透也啧了一声,保持了沉默。

        “阿夸维特,你的任务是保证夏布利的生命安全。”

        阿夸维特点头道:“我知道了。”

        任务分配完毕,安室透和威士莲就前往东京港准备接收合作方从海上运来的管制热武器,其他人则跟着琴酒前往和另一个组织洽谈另一笔生意。

        对方的大本营在东京的繁华圈内,光凭这个就能知道他们在这座城市有多大的势力。

        话虽如此,但对方的组织大本营却是只有十层高的商业大厦,大厦里面人来人往,工作人员都穿着职业的黑西装,活像一个个卖保险的。

        引路的人很快就来到了这几个走进了大厦的大门、却与其他顾客格格不入的黑衣人跟前。

        “请跟我来吧,我们犬金组的组长就在顶楼等候各位。”

        东京圈内的三大本地黑道组织,犬金组、大酷会、小黑田组,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因为近几年的发展不是很景气,三大黑手党的人员流失都不小,与此相对应的,就是资金流的减少。

        意思就是,虽然听起来都很牛【哔——】,但其实都很缺钱,以至于大家都开始向其他行业谋求新的发展。商业这块巨型蛋糕,基本被三大组织瓜分,而黑衣组织带来的暗色交易,也是他们所无法拒绝的。

        ——所以黑衣组织才有底气在港口接收大酷会提供的军火的同时,还来跟犬金组谈药物的走私生意。

        四人来到顶楼,走进隔音效果极好的包间,白发的中年人正坐在里面的沙发上等着。

        他看了一眼手表,眼中带着一丝锐利看向四人:“还算准时。那么,就是你们,想和我犬金鬼万次郎谈生意吗?”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1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