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35章 新的案件

第35章 新的案件




        “喂,你的不在场证明,是伪证吧?”

        校服外面穿着黑色斗篷头上戴着黑色猎鹿帽的眯眯眼黑发少年在无人的过道中堵住了穿着职业装的银发女性。

        在之前的案件中,疑点重重的女性最后因为各种证词摆脱了嫌疑,但是种种证据全部指向她却缺失了关键性证据。更何况隐藏起来的幕后者更是难以找到其犯罪证据,就像是找不到任何证据能证明其有罪的犯罪顾问莫里亚蒂。

        扎着马尾的银发女性扫了他一眼,嗤笑了一声,“想把你那过剩的正义感用到我身上吗?侦探,过家家的游戏玩玩就够了。”

        “才不是游戏!”看上去有点阴沉的高中生侦探激动地反驳着,镜片下绿色的眼眸透着尖锐的锋芒,与他阴郁的相貌近乎是极致的反差。

        “这样随意夺取他人性命……”他咬着牙,似乎在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至于失控,“如果让案件的真相就这样被掩埋,那就是侦探的失职!”

        银子踏着缓慢的步伐一步步走近他,越是靠近,就是让人感到难以言喻的压迫感,黑羽柯南几乎是强撑着才让自己没在这可怖的压迫力下往后退。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侦探,

        “你是想说你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吗。”

        少年侦探微微抬头,目光坚定地看着她,“我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

        坚硬的圆柱形黑色管口抵在了他的额心处,耳边是银发女性漫不经心的提问:“现在你还这样想吗?”

        少年侦探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恐惧。

        ——这不是以往他遇到的普通的嫌犯,她是持枪的暴徒。】

        漫画的第六话停在了让读者见了一定会鲨作者的地方,白羽未来放下笔,长长地吁了口气。

        自上次任务结束已经过去两周了,他的一期假期已经结束,第五话也在上周发布了。阿夸维特在任务结束后在日本呆了三天,然后就回了自己常驻的加拿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产生美,白羽未来觉得阿夸维特比波本要好相处一点,对方这么快回加拿大他还有点可惜。

        这次第六话的案件开头就是以银子的任务形式出现的,在这次任务中,银子并非是直接执行人,而是在幕后操控全局。

        被杀的任务目标原本也是组织的成员,只不过为了一点不值当的利益泄露了组织的情报吗,现在被组织打为了叛徒,执行抹杀指令。在中场成为了案件中的死者的,就是这个被灭口的倒霉蛋。

        人命关天的案件,侦探总是能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甚至很多时候他们就在现场,警方赶到的时候他们证据都搜集了一半了。

        也不知道米花是什么风水,几乎每一次出现凶杀案时,第一个到达现场的总是侦探,而非警察。难怪工藤新一还只是个高中生就能被冠以“日本警察的救世主”这样夸张的称号。

        当时在案发现场的银子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即使有好几个怀疑的苗头都指向她,奈何没有决定性证据。黑羽柯南与银子的对峙,是这一话的冲突最激烈的部分,白羽未来准备在下一话,也就是这次事件让杀手和侦探彻底对立。

        在这之前还有另一个问题困扰着他,以至于他的进度在这里卡住了——琴酒是那种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人,不可能放侦探走,所以黑羽柯南要怎么从银子手下活着逃走呢?

        没有灵感的时候就出去走一走吧?很多灵感都是人们在外出的时候‘咻’的一下抓到的哦

        “梅莉酱说得对,我也是该出去走走,过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了。”白羽未来赞同道。

        幸好还有可爱的梅莉酱,不然他真的一点精神食粮都没有了!真是万万想不到,偶像少女原来竟是极道猛男,他的心都碎成渣渣了!

        狠狠地吸了一阵〖魔法☆梅莉〗,白羽未来带上手机、钱包和钥匙出了门。

        ……

        米花町不大,在住进米花的这段时间,即使很少出门,白羽未来也已经把这个小地方给基本走了个遍。

        地方小,遇到熟人的可能性就大。

        白羽未来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平常地走在街上,也能半路碰上有人从三楼的窗户内摔下来,直挺挺地摔在他面前,满脸是血死不瞑目地躺在地上。

        破碎的玻璃片随着人体从高空坠落,直冲站在楼下的白羽未来面门。

        白羽未来下意识地举起双臂护住脸慌忙后退,但较大的玻璃块还是在掉落的途中划伤了他的手臂,还在衣服上拉出小小的口子。

        周围静默了一瞬,然后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尖叫。

        白羽未来:“……”

        感觉到上方不再有玻璃片掉落后,白羽未来放下交叉起来挡住脸颊的手臂,沉默地看着面前的模样凄惨的尸体,细碎的玻璃碎片在尸体衣服的褶皱里、发丝间反着白色的碎光。

        这真的不能怪我吧?我只是个无辜的路人啊!

        这个城市真的太邪门了吧!!

        已经熟知流程的白羽未来站在原地没动,并拿出了手机对着尸体拍了几张照。

        没办法,即使他想尽快远离是非之地不想惹上麻烦,但人就死在他面前,就算他现在走了,之后肯定还是会被警方叫过去询问情况。

        简单来说,他已经成了被牵扯进这个案子的倒霉目击者,案件解决得越快他就可以走得越早。

        然而他就在这短短一分钟不到,一个小孩子从旁边这栋楼的一楼跑了出来,后面还紧跟着一个大叔一个高中女生。

        真是熟悉的组合。

        白羽未来看着一马当先的小男孩,思绪一瞬间变成了空白。

        啊,他想起来了,为什么他会觉得江户川柯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这并不是因为名字来源的两个作者都是有名的作家,而是因为他身边真的有叫这个名字的人啊!

        幸好他没直接用江户川柯南,不然就扯不清了。

        白羽未来心虚地看着男孩跑到自己面前停下,仿佛没看到自己一般当场就蹲下开始观察尸体。

        白羽未来:“……”

        虽然我知道你是什么少年侦探团的成员,但是作为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近距离观察尸体不太好吧?

        紧跟着柯南出来的毛利小五郎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凶巴巴地斥责:“你这臭小鬼,都说了在案发现场不要乱跑!”

        “我才没有乱晃!”柯南在他手下乱晃着想要摆脱他的桎梏,趁着目暮警官赶到现场跟他搭话的间隙挣脱了出来。

        目暮警官也是老熟人了,他看到毛利小五郎和白羽未来都在场,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是你啊,毛利老弟。还有白羽君也是,你这次又是被扯进了什么案子里?”

        白羽未来:“……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人是突然从上面摔下来死在我面前的,我本来只是想出来随便逛逛找找灵感而已。”

        目暮警官拍了拍他的肩膀,感叹道:“真难啊。”

        总是无缘无故撞上这种事,你真是活得好难啊。也许你不该跟毛利老弟住在一个城市呢。

        毛利小五郎丝毫不觉得白羽未来这么频繁地撞上案件现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他还在一旁事不关己地感慨道:“你这也太倒霉了吧?”

        白羽未来静默地看着他。

        你个案件吸引体质这么说我不合适吧?

        白羽未来留在现场的作用并不大,他只看到了死者摔下来后面目全非的场景,上面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警方从他这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从尸体本身和案发第一地点也就是三楼寻找线索。

        死者坠落的这栋楼是典型的一层店面,上面都是商品房,没有钥匙的警方只能强行破门而入。

        从尸体上可以探知的信息是,死者并非坠楼死亡,而且三楼高的距离除非落地的时候是头着地,或者本身就有相关疾病,否则不会直接死亡。但如果是头着地,白羽未来看到的就不会是被玻璃划得血呼啦擦且睁着眼的脸,而是血肉模糊脑浆迸溅的头。

        能排除对方自杀的理由,除了因为人不可能关着窗户跳楼——那样还得先撞破一层玻璃窗,除非脑子有问题,否则没人会干出这种事。再就是对方身上并没有因撞击而形成的致命伤。

        佐藤警官带着干净的橡胶手套掐起死者的脸左右看了看,回头向目暮警官报告道:“死者表情惊恐,可能是在死前看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物或是让他感到恐惧的人,尸体的温度还并没有下降多少,死亡时间还很短,凶手应该……”

        “报告警部,死者房间里并没有搜到其他人!”

        佐藤警官看向汇报的警员,把还没说出口的“还在房间里,或者还在这栋楼里”咽了下去。

        听了佐藤警官前半截的分析,他也能猜到对方想说什么,于是他直接命令道:“封锁楼层,高木,带人搜查整栋楼,务必不要让凶手跑掉!”

        “是!”

        白羽未来看着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警官们,脑袋里的灯泡忽然就亮了。

        要说什么事能让银子放弃击杀黑羽柯南,那不就是突如其来的警察们吗!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1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