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37章 怀疑

第37章 怀疑


之前的死者坠楼案件,在警方将尸体移至警视厅保存后,外界就很难再接触到这个案件的相关信息了。

        毛利小五郎对没有委托费又没有影响到自身的案件不会很重视,再加上这个案子已经全权交给警视厅处理,他就没再管过那个案子,而警视厅那边,也一致地对柯南这个小朋友保持了沉默。

        想要解开案子却没有情报的来源,还被隔绝在案件之外,即使柯南推理能力足够强,也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条件下破案。

        “可恶!”

        “江户川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站在讲台上还举着粉笔的老师回过头来,笑容核善地望着他。

        柯南:“……”

        “没、没有……”

        “那就请好好听课,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柯南:“……”

        灰原哀没憋住在旁边小小地笑了一声。

        等到下课,柯南唉声叹气地趴到了桌上,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灰原哀坐在他旁边的课桌旁,一只手撑着头侧过脸看他,“怎么,还在想那件事啊。”

        比起一直耿耿于怀的柯南,灰原对这件事的态度倒是稀松平常。本来她也不是侦探,只要不是跟黑衣组织有关,她其实对案件并没有什么兴趣。

        柯南幽怨地看了她一眼。

        “这个案件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你还是收敛一点吧。”说着她用眼神往旁边示意了一下,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孩子正挤挤挨挨地往这边走,试图从柯南这里摸一摸发生了什么事。

        柯南:“……”

        行吧,我收敛。

        毕竟这事确实不适合让小孩子知道。

        >>

        又是一个室友不在的夜晚。

        昼夜颠倒熬夜画稿,吃饭靠外卖垃圾还没扔,在实在坚持不住睡了三个多小时后,白羽未来半夜又醒了过来,并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接收到了来自梅莉酱的嘲讽。

        未来君,总是熬夜是会秃头的哦,而且还有可能会猝死呢!

        “梅莉酱——”白羽未来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哭唧唧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魔法☆梅莉〗,“你是在嫌弃我吗?”

        〖魔法☆梅莉〗斩钉截铁:是的。

        “呜——”

        梅莉酱可是不懂人心的ai偶像啊,怎么可能安慰你呢?呵呵。

        不过说起来,这家伙的室友在的时候反而会影响到他的作息时间,不至于这么不规律啊。这种作息,除了睡觉时间长了那么一点点,岂不是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了?

        第七话画得并不顺利,白羽未来让黑羽柯南借警方的突然到来而顺利脱身,但作为接下来的剧情中的重要人物,银子和黑羽柯南的交集肯定不能就此结束,但要怎么让他们再次产生交集,继而产生激烈的碰撞,这才是之后的剧情的主要论题。

        白羽未来始终记得,这是一部恋爱番。

        银子和侦探的交集,除了案件,就只能是任务——组织的任务通常都是相当刺激的,而他的目标就是让他们在这种刺激的剧情中产生复杂的情感交集。但是案件这么频繁地发生未免也有点太奇怪了吧?感觉好像是没东西画了,就拿案件顶上去。

        ……不,也许并不奇怪。

        白羽未来想了想自己自从搬来米花町后遇到案件的频率,突然觉得好像还挺正常的。

        就是老是画推理好像有点偏离主题,明明他的漫画基调是黑色热血挂的。

        他思考了一下,决定换个视角画画卢托的剧情。

        在第七话的后半段,浅橘色发的黑皮青年正在接电话。

        【

        “……对,但她毕竟是组织的第一杀手,况且任务完成率也是排第一的,就算失手那么一两次,boss依然还是会十分看重她。想找到她的把柄,恐怕很难。”

        卢托面不改色地说着,脸上仍然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在之前的出场中,卢托对银子的态度十分顺从,再加上两人之间的对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好像他是银子喂养的金丝雀,只不过这只金丝雀的喙十分锋利,足以啄伤人。

        但是他的再次出场,却与之前的形象大相径庭——组织内部也有派系斗争,而卢托正是其他派系派来潜伏在银子身边谋取她的信任,以此算计她的形象。

        白羽未来也知道这样近乎反转的形象改变可能会引起读者的质疑,但既然室友要求他画上位剧情,那他只能努力改bug。

        【

        「只要失手的次数够多,boss总会厌弃她。」

        电话那头的人这么说。

        卢托眼中是意味深长的笑意,口中却是如同听到指令的机器人一般,一板一眼地说道:“想要让他失手可不容易,次数多了我也会被怀疑的。”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笑了一声,「至少你现在成功地留在了她身边不是吗?我很相信你的能力。」

        「还是说,你动心了,所以手也软了?」

        “先生说笑了,我会努力完成您的任务。”

        对方说了句什么,然后满意地挂了电话。

        卢托看着手中开始发出忙音的手机,嘴角蓦地流出一丝讥讽的笑,与通话时听话的下属模样截然不同。

        “动心?呵,说什么蠢话。”

        在这种尽是污泥的地方,感情就是最愚蠢的东西。】

        画完这一段,白羽未来打开了推特。与认证之前的冷清不同,此时评论区已经被留言占满。

        哇!这个侦探的人设绝了!好强的反差萌啊!

        我死了我死了!这个张力绝了,对不起卢托托我要爬墙了!

        秀人君你什么时候出来?再不出来我也要爬墙了!

        快!我想看《霸道小姐俏侦探》!

        ……

        虽然才画了几话,但反响还是不错的。

        大家果然都比较喜欢看刺激的剧情啊。

        不知道室友君什么时候回来,他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白羽未来目光深邃地凝视着自己手中的画笔,企图伸出试探的jiojio。

        而几天没有回两人同租的屋子的安室透,此刻正面色凝重地站在自己家的客厅,他在公安的直线联系的属下风见裕也微微低着头站在他面前,有点不敢抬头看上司的脸。

        旁边一只小狗仰着头看看他又看看他的上司,尾巴摇得飞快,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正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

        这是他家上司某天收养回来的小狗,脑袋还挺聪明,他的上司还给小狗取了名字叫哈罗。不过因为上司常年卧底在黑衣组织,回来的时候少之又少,也不怎么方便照顾这只小狗,所以平常都是由他来照顾。

        低头看着它一无所知的脸,风见裕也此刻竟有些羡慕。

        在他的面前,安室透拿着手中陈旧泛黄的报纸,眸色深沉,一派山雨欲来的沉重氛围。

        报纸是七年前的报纸,黑白配色的报纸,如今已经成了黑黄配色,但报纸的主板上,那张放大的照片仿佛是虚假的一般,刺痛着他的眼睛和大脑。

        配图下方所述事件是七年前的一场极为恶劣而凶险的爆炸案,犯人企图报复警察,险些炸死他卧底后就不再联系的同学兼挚友。

        在那个时候,一个不知为何滞留在现场却没被发现的人带着他的友人冲出了爆炸现场。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总之两个人都在那样按理来说不可能存活下来的爆炸中活着跑了出来。

        而那个人的另一个同伴,则是抓住了炸弹犯本人。登上报纸的,是救出了他友人的那个人。

        最让安室透感到恐惧的,是登报的那个人的脸。

        ——与和他目前同居的那个组织成员的脸,一模一样!

        明明应该是让他印象深刻的脸,却为何在见到他、甚至是一起居住后,都迟迟想不起来他就是当年救了他的友人萩原研二的那个人呢?

        而且,这张报纸他当年不是没有看到过,只是时隔七年,今时他再次看到,却依然对当年与这个人相关的事记忆模糊。他记得属下汇报过,这个男人的同伴是不愿意出现在报纸上,所以登报的就只有这个男人。

        但是同样被调查过的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他现在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这不应该。以他的记忆力,断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否则他哪有当卧底的能力?应该早就被琴酒清扫了!

        所以他的记忆是出现了什么差错吗?是组织对他做了什么吗?

        还有,七年前的这张报纸上这个男人会是组织的夏布利吗?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他为什么会成为组织的成员?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还是说,他七年前就是组织的成员,救研二,只是因为当时的情况不得不救?或者这本就是组织计划的一环,让夏布利接近警方的人,套取警方的情报?

        况且这几年他也暗地里观察过友人的情况,但并没有看到他的友人们和夏布利接触。如果组织是想要让夏布利接近他的友人们,双方又怎么会这么多年都不接触呢?

        而且有件事他也一直很在意——琴酒当初为什么会说夏布利的命比自己的还重要?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组织在意的?

        几年没有消息,又被组织如此看重,再加上上次出完组织任务回来后过分的虚弱,安室透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点什么。

        ——夏布利,不会是组织的什么重要实验体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0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