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40章 任务更改

第40章 任务更改


白羽未来现在很茫然,琴酒给他下这种命令,他觉得对方完全没考虑到实际情况。

        你说让他追踪波本还有可能,哪怕波本的反追踪能力很强,但他的追踪技术也不是盖的。

        问题是,他打不过波本啊!他杀掉波本的可能性都不高,更别说活捉他了,更何况他其实并不想杀掉波本。

        白羽未来不怎么走心地入侵了地下仓库这一带的监控,他也知道,以波本的本事,避开这一带的监控轻而易举,想通过监控来掌握波本的动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琴酒那边的威胁也不能不管。他有理由相信琴酒真的会杀了他,琴酒他就是那样的人!

        ……而且,波本也说了,琴酒并没有证据证明他确实是卧底,而琴酒也并没有否认。他说的是,宁杀错,不放过。如果他能找到波本不是卧底的证据,杀掉波本的任务就可以改变。

        话说回来,波本是卧底这个情报到底是谁调查出来的?白羽未来伤脑筋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只有知道情报的来源,他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不过现在他还有另一件事要优先解决。

        白羽未来入侵监控后,不走心地调出地下仓库门口波本那个时间段的录像,一边给朗姆拨了一通电话。

        就像他一开始预料到的,离开仓库后的人影很快就避开了监控,消失在监控画面中。没有办法知道他会去哪的话,他连找到波本的办法都没有。

        琴酒那家伙还真是会难为人。

        「喂?」

        「ru先生,是我,夏布利。」

        电话里传来的是陌生的声音,不过白羽未来也不觉得奇怪,反正对方每次用的都是不一样的声音。

        「……什么事?」电话里朗姆的声音不辨喜怒。

        「是这样的,我想知道……组织是下定决心要杀波本了吗?」

        白羽未来本来想问组织是不是真的想除掉他了,但转念一想。就算真的要除掉他,也不会直接告诉他,所以决定迂回一下,探探朗姆的反应。

        「波本可能是卧底。」朗姆没有多做回答,大概是知道了他的消息是从哪儿来的,在这方面也没有多问,而是从另一个角度问道:「怎么?跟卧底相处的时间长了,想为他求情?」

        白羽未来知道是时候引出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了:「也不是,琴酒把对付波本的任务交给我了,他说如果我不把波本抓回来或者杀掉的话,他就把我杀掉。」

        他虽然知道组织是为了什么才坚持要保证他的性命的,但这其实是个很不稳定的因素,万一组织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得到了成果,那么他的存活与否也就不重要了。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阵,朗姆似是确认般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太听清,你再说一遍?」

        见朗姆这个反应,白羽未来心里有点底了,他重复道:「琴酒说,如果我不把波本抓回来或者杀掉的话,他就把我杀掉。」

        朗姆又是一阵沉默,随后下意识地又确认了一遍,「他真是这么说的?」

        白羽未来言简意赅地回答:「嗯。」

        电话那头沉默的时间更长了,白羽未来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电话对面细碎的什么声音,但很快朗姆的声音又接上了:「这个任务你看着完成吧,完不成也没关系,你先替我找个人,相关情报我一会儿发给你。」

        「知道了。」

        挂了电话,白羽未来算是松了口气。果然,组织没有要除掉他的意思,琴酒那货就是在吓他而已。

        他就说嘛,这种生物科目的研究一向极耗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要卸磨杀驴了。

        电话另一头的朗姆也觉得有点上火。

        琴酒那混蛋到底在搞什么啊?他应该知道夏布利现在还不能死吧?为什么会把抓波本、杀波本的任务交给夏布利啊?他终于疯了吗!?

        虽然因为一个已经失去联系的部下送来的一份卧底名单,组织已经把确认的都给解决了,但是基尔和波本不一样。这两个人失联的部下只给了名字,还没来得及发送这两个是卧底还是别的什么情况就没有消息了,组织只能根据正常逻辑推理这两个也是卧底,不然为什么名字会被发到他这里?

        波本以前也是在他手底下做事的,是把非常好用的刀,但如果他有卧底的嫌疑的话,朗姆也是支持琴酒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的做法的。然而事情牵扯到夏布利就要特殊看待了。

        都说了,波本是他手底下一把好用的刀,这个“好用”,就包含了他的身手、枪法、潜伏、情报等等多方面的能力都很优秀,而且还心狠手辣,而夏布利是个只能坐在后方打辅助的技术宅。简而言之,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夏布利都不可能是波本的对手。

        琴酒逼着夏布利去对付波本,这不是让夏布利送上门去白给吗!

        虽然以前由他监管夏布利的时候日常嫌弃浪费自己时间,但也没想让他去送人头啊!

        你这到底是什么脑残命令!?琴酒你是正常了这么多年突然智障了吗!?

        朗姆实在气不过,专门打了个电话给琴酒,对着话筒骂骂咧咧,警告他不要对夏布利动手,不然boss那边他不会好看,结果对方听到一半直接把他给挂了。

        朗姆:“……”

        狗比琴酒!祝你明天就被其他成员踩下去!

        >>

        解除了生命危险,白羽未来才开始整理这短短几个小时内接收到的大量信息。

        波本和基尔被怀疑是卧底,现在波本逃跑,组织在追杀他;之前一起出过任务的阿夸维特和威士莲被确认是卧底,前几天已经被组织处决;自己被怀疑是叛徒,接到与波本相关的任务被要求自证清白……

        白羽未来一边分神看着电脑上由朗姆那边正在向这边传输中的压缩包,一边思索着这些事件之间的联系。

        波本、基尔、阿夸维特、威士莲,四个人国籍都不一样,负责的区域也不相同,但他们同一时间都出了问题,只能说明有一份卧底名单或者类似卧底名单的东西被组织拿到了。

        但是那个做出名单的人既然都一个个找出来了为什么不一个个上报,非要凑出一个名单了才上报?总不能是哪个红方组织吃饱了没事干,在抹除了卧底原本的身份信息后还自留一份名单吧?这是什么智障才能做出来的事啊?

        不对,这份名单可不止一个国家的卧底,如果是某国官方的话……白羽未来忍不住数了数这次被牵出来的卧底人数,觉得这个答案就更不合理了。

        ——既然都知道别的国家的卧底是哪些人了,那联合一下黑衣组织起码被搞垮一半了吧?结果真就全都各自为战,也没见谁给谁打掩护?官方就没告诉卧底们哪些人同为卧底必要时可以帮衬一下?真有这种官方那这个官方的头头一定是个傻的吧!

        就是可惜了阿夸维特,那个人可是少有的不嫌弃他跟他聊得上来的人,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组织里,他们说不定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白羽未来叹了口气。他对黑衣组织也不见得有多衷心,主要是黑衣组织那边在拿东西吊着他,他没办法轻易舍弃这条线。

        比起在黑衣组织的生活,他好像更喜爱现在这种,平时组织没有存在感的日常生活。

        他不喜欢组织。

        但他能醒过来,好像也确实是有组织的缘故在。

        他失去了过去,所以才试图在组织里找到自己失去的过去,探索自己跟组织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就算组织说是因为组织的医疗科技足够先进,他才得以醒来,但组织对他做过的一切,都几乎是在明示,这个答案肯定有水分。

        被困在迷雾里的滋味不太好受,他得想办法知道组织和自己之间真正的关系,而不是一直过这种自己并不喜欢的生活。而且在他的认知中,组织给他下达过的任务,在普世的价值观里都是不正确的。

        朗姆的压缩包传输完毕,白羽未来当即解压打开浏览。

        压缩包里一共四份文件,一张女性的照片,一张区域地图,一份介绍文档,以及一个视频文件。

        难怪花了点时间,原来还有视频文件。

        四份文件他先粗鲁地瞄了一眼那张照片的缩略图,是个白发异色瞳的女性,接着他打开了那份介绍文档。

        「库拉索

        行动组成员

        于xx日任务中失联,疑似坠海(位置范围请根据视频所示自行确定),去向不明。

        任务:找到库拉索,若其叛变,则任务改为将库拉索解决。」

        视频文件正是白羽未来在早间新闻上看到的那场重大车祸,目的就是为了让白羽未来知道这场车祸和库拉索有关,要他根据这个视频找出库拉索的活动范围,并进行追踪。

        那份区域地图,则是车祸附近那一片地区的地图。

        根据车祸地点和大桥下的河流走向,白羽未来最终锁定区域为东都水族馆及其附近区域。

        有线索的库拉索这边比较容易,波本那边……还是先放一放吧。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5290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