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42章 交接

第42章 交接


监控里的人影只出现了一秒不到,  并且不仅是背对着监控,还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甚至穿着打扮也比较中性化,  光从背影看不出是女性还是偏瘦的青年男性。

        人是看不出是男是女长什么样,但他身上背着的黑色的挎包,白羽未来总觉得里面是什么危险的东西。

        如果对方的目标是炸总控制室,那有很多项目都会出现危险的情形,会停在高空中的项目就更是如此。白羽未来有点怕自己的任务撞上其他黑方组织办事,下意识地对这个人多关注了一些。

        总归不能让对方顺手把库拉索给干掉了。

        偏偏人算不如天算,白羽未来也就多关注了一下这个可疑的人,  库拉索那边就出了热闹。

        白羽未来认识的少年侦探图里的高个头胖小孩从设置观光处的空中观景桥上护栏边上跌了出来,  而库拉索竟然身手极好地一个翻身从护栏内跃了出来,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外侧斜面飞奔,  紧急接住了下坠的小孩。

        这样不同寻常的身手,  加上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活动范围又大,  别说周围的游客们都看到了,就连装在东都水族馆内不同地方的监控摄像头,  都有好几个拍到了她。

        所以理所当然的,  游客注意到了她,警方也注意到了她。

        白羽未来在发现有警车靠近东都水族馆后,就开始有些着急起来。他得在库拉索与警方接触之前,  让她避开警方的人才行。

        话是这么说,可比起自己,  失忆的库拉索恐怕会更听那些小孩子的,  而就不久前的那一次接触,  柯南他们明显是不想让他带走库拉索的。要说让他强行带人走……

        白羽未来回忆了下方才在监控里看到的仿佛a国大片的救人现场始末,  他觉得自己不行。

        哪怕是失忆的库拉索,也是能吊打他的料。

        白羽未来感到嘴里苦涩,他犹豫再三,还是拨打了安室透的电话,虽然他觉得对方大概率不会接。

        果然,电话打出去没多久,听筒里就传来了通信公司被挂断电话时的固定语音设置。

        波本现在是被组织追杀的对象,在他的嫌疑被洗清之前,所有组织成员对他而言都是危险人物,尤其像夏布利这种极擅长利用高科技的技术性辅助人才,电话一接通对方的地址就可能暴露,波本拒接他的电话也是正常的。

        真是的,明明就在同一个水族馆里,为什么偏偏找不到人啊?还是说这就是行动组的实力吗!

        真是见了鬼了!

        白羽未来收拾好手提电脑,决定在库拉索和警方接触之前再去和库拉索接触一次。能带走就带,带不走就,emmm……

        他没怎么伪装,直接就往库拉索现在所处的地方走去。

        柯南在对库拉索的身份有了怀疑之后,根本不放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因此白羽未来一靠近,他就立刻发现了对方。

        心中暗自戒备着,脸上却熟练地挂上了天真可爱的笑脸:“白羽叔叔,又见面了,好巧哦。”

        无意间用了对方名字的白羽未来现在还在有点心虚的期间,见他这么问,也非常无害地笑着摸了摸后脑勺,“是啊,好巧啊。对了,那位小姐恢复记忆了吗?”

        果然是冲着这位小姐来的!柯南心中一凛,面不改色地叹了口气:“还没有呢。”

        “那不如让我带她离开吧,刚刚她的家人联系到我了,没想到刚好是我认识的人,正好可以让我送她回去。”

        柯南心里的警钟咚咚作响。白羽未来是组织的夏布利,这位身份八成是组织成员的小姐落到他手上可就不得了了!

        不能让他把人带走!

        柯南绞尽脑汁地想着借口拒绝对方,一边焦虑地等着警察过来,叫他们去做笔录。库拉索作为当事人之一,这份笔录肯定跑不了,现在的首要目的是让她不要被对方带走。

        白羽未来试图靠近库拉索,但总被柯南有意无意地拦着,他甚至都要怀疑这个聪明的小朋友是不是故意的了。

        一阵不大不小的动静由远及近,周围的人群发出稍微压低了一些的喧闹声,显得有些嘈杂。白羽未来循着动静看过去,又看到了穿着熟悉的衣着的人们——

        带头从人群中穿插过来的佐藤警官带着高木警官和几个同事看到他们,招了招手就往这边走来。

        白羽未来:“……”

        微笑不禁勉强起来jpg

        要命,又是熟悉的警官小姐和警官先生:)

        如果是平时,已经习惯了跟着警官们去做笔录的白羽未来倒是也不会这么紧张,问题是现在他身边还有个库拉索啊!

        白羽未来眼睁睁地看着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来到他们面前,顺手跟他打了个招呼后,迅速与在这边围了一圈的少年侦探团了解清楚了情况,然后带着库拉索和被她救下的小胖子小岛元太去做笔录了。

        只能在一旁干瞪眼的白羽未来没能插得上一句话,也没能找到能带走库拉索的理由。

        他跟着警官们一起去水族馆提供的地方等库拉索做完笔录,好带她走——警视厅的警官们只是为了小岛元太的意外事故来做笔录的,只要库拉索是组织成员的事情不暴露,做完笔录了警察也不会把她留下来。

        由于事故发生的地点,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水族馆的负责人也在,因此笔录的时间也稍微长一点。

        白羽未来有些烦躁地在临时的笔录室外等候,只想在笔录完成的第一时间想办法把库拉索骗走,生怕中途又出什么意外事故。

        他还等着拿库拉索来解除室友君的嫌疑呢,万一库拉索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被警方发现真实身份了,那室友君就连救命牌都没有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墨菲定律总是时刻存在。就在库拉索还在里面做笔录的时候,又一伙人闯了进来,开口就是:“我们是警察厅的,你们现在审问的女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现在由我们警察厅接手了!”

        与领头之人说的话同步的,是伸手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警官证的动作。

        白羽未来有点方了。

        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这个罪名就有点大了……他们不会是发现库拉索黑衣组织成员的身份了吧!?

        对于警察厅的人一来就要从他们手上抢人的行为,警视厅表示很不顺眼。两个部门其实等级上差不多,但很多情况下警察厅就是要压警视厅一头,以至于很多警视厅成员对警察厅的人都很不爽。

        尤其是有一些大案重案的时候,经常有警视厅处理到一半,突然窜出来一队警察厅的人说什么案子已经移交到他们手上的情况,这谁能忍啊?

        本来他们案子都解决一半,或者关键性的证据或线索已经在他们手上了,说不准就能破获一起大案升职加薪,让大家知道警视厅并不是办不了大案重案,让警视厅扬眉吐气,结果警察厅那边嘴皮子一动,就把他们的成果都拿走,最后破案的也是他们——

        职场夺人功劳,犹如战场抢人头,这换谁忍得了?双方的气氛一下子险恶起来。

        白羽未来趁机浑水摸鱼,给朗姆发了条短信:

        【to  顶头上司:

        rum先生!出大事了!库拉索被警方注意到了!我怀疑警察厅那边已经知道库拉索的身份了,但是警视厅那边还不知道,他们两方现在在对峙……总之现在库拉索的情况很危机,我们要怎么办才好啊!?

        ——by夏布利】

        邮件虽短,却处处充满的惊叹号,充分体现了发件人紧张而急迫的心情。

        朗姆可能现在很闲,一点都不忙,并且正在刷手机,所以才能白羽未来一发邮件很快就回了一封。

        【to  夏布利:

        任务更改,伺机击杀库拉索,务必在她被警察厅带走审讯之前让她闭嘴!

        ——by顶头上司】

        ……真是狠心啊。

        明明库拉索是他非常得力的手下,况且还用了这么多年,这个时候不救她出来就算了,竟然是直接让其他人想办法解决她吗……

        白羽未来熄了屏幕,心情有些沉重。他不禁开始思考,组织说的他之前受伤失忆被组织救回来的事,真的是真实的吗?

        像他们说的那种,身受重伤,还伤到脑袋失忆的,连过往的能力都需要时间去恢复……以组织的作风,这样一个已经基本失去利用价值的人,他们真的会救他、还花费这么大的消耗来帮助他复健吗?组织更可能会做的,难道不应该是直接舍弃吗?

        不可能的。

        他的理智告诉他。

        他身上,一定还有什么比他原本以为的实验素材更加重要的、更值得组织救他的秘密。

        白羽未来看向面前的警察们,警视厅的人虽然很不忿,但是在目暮警官来调解后,警视厅这边还是同意将库拉索交给警察厅那边。

        警察厅的警员一边一个地押着库拉索往回警局的车上走,白羽未来就眼睁睁地看着她从自己面前被带走。

        库拉索的脑袋里掌握着大量组织情报,只要恢复记忆,她就是个人形组织资料库。如果警方能从她嘴里撬出组织的情报……

        白羽未来忍不住将食指的指节抵住闭合的牙齿蹭了蹭。

        不管她的脑海里有没有跟他有关的情报,但让组织混乱一时应该也是能做到的,届时他也许可以入侵组织的系统查查看。

        就是可惜了波本,他可能要一直背着卧底这口锅了。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7140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