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43章 拆弹

第43章 拆弹


库拉索被警察厅的人带走了。

        白羽未来犹豫了一下就先把这件事放下了。

        就算库拉索恢复记忆,  他也不见得有本事从库拉索口里问出自己想知道的,还不如交给警方,由他们来问出口。

        他决定先去找到波本。除了因为波本是他的任务,还因为他想帮对方一把。

        白羽未来并没有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水族馆的监控上,  之前能有一个监控拍到波本已经是意外惊喜了,  毕竟那是个善于潜伏的情报人员。他想做的只是根据监控中的异常推推看能不能找到波本的线索。

        况且,之前那个出现在监控里的神秘人他也十分在意。他打算去那个人之前可能去过的地方看看,  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希望不要是什么危险分子吧。

        ……

        作为深度潜伏入敌营的公安卧底,  哪怕被组织成员怀疑为卧底,被威胁到性命的时候,  化名安室透的降谷警官依旧极为冷静地思考怎么从组织的top  killer手中逃脱,并且自己逃跑的行为找将来再次回到组织卧底的借口。

        在和基尔一起被绑在旧仓库里的时候,  虽然没有看到是谁打落了吊灯,  引开了琴酒等人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他已经跑出去了,  以至于他能藏身在旧仓库的阴影中而不被其他人发现。但在长期以来与组织的对持中,  他对这个人选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但我是不会感激你的,  赤井秀一。

        hiro现在还活着,不代表当年你险些逼死他这件事不存在。

        更何况当年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是真的以为hiro死了!

        前一天晚上他回到警察厅那边处理事务的时候,  刚好撞上库拉索变装潜入,窃取卧底名单,以公安警官的降谷零的身份,  正面与库拉索交了手。遗憾的是,让库拉索拿到名单跑出了警察厅。

        跑出警察厅的库拉索当街抢了一辆车,在跨河大桥的车流中逆行穿插,  以他引以为傲的车技,  竟然也没能追上她。但昨晚到最后,  不知道是谁,不,也许还是那个混蛋,将库拉索逼到强行改道,以至于逆行的车辆相撞,紧接着因为车流量引发了连环车祸,最终将库拉索逼得连人带车坠入了河中。

        警察厅的人已经在那一带搜索一晚上了,一直没有找到人,直到天亮之后,由于柯南对库拉索的怀疑而联系警方,他们才再次抓住库拉索的行踪。

        本来以为库拉索落水,那份名单就暂时不会泄露出去,但没想到的是,库拉索竟然不是把情报带回去交给组织,而是实时转达,以至于琴酒连夜赶过来处理这件事。

        幸运的是,库拉索虽然把名单交给了组织,但显然还没有确定地告诉组织,他波本和基尔都是卧底,否则以琴酒的作风,根本不会做什么先把他和基尔骗过来审问,而是查了他的位置之后直接远距离狙击,压根不会让他们知道,更别说还先打个照面了。

        塞在耳朵里的耳机里传出提示音,降谷零面色严肃地接通了通讯,里面传来了幼驯染的声音。

        【zero,我在水族馆发现了疑似贝尔摩德的身影,我去她去过的其中一个地方排查了一下,那里被安装了炸弹,我想其他地方恐怕也一样。】

        降谷零的眉头拧了起来。

        诸伏景光说第一句的时候,他还猜测对方是为了带回库拉索才来水族馆的,但如果安装炸弹……

        不,也有可能是为了吸引走警方的注意力,打算用爆炸来做掩护。

        总不可能是来抓他的,毕竟他从琴酒那里跑掉之后把自己的行踪藏得很严实,应该没有人会想到他会来这里。

        ……当然也不排除组织里可能会有人想到他会因为库拉索的事情来这里。

        “我知道了,你把位置都发我一份,我去拆其他的。”

        【……zero,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之前我在入侵水族馆的监控时,看到你被拍下来的身影了。】

        “这不可能!”降谷零第一时间否认道,“我明明避开了所有监控,不可能会拍到我的!”

        【不是监控。】诸伏景光语气凝重地说道,【我去拍到你的监控那里看过,角度不对,那个画面不是监控拍下来的,监控画面被替换过了。】

        他这么一说降谷零立刻反应过来了,“有其他人在水族馆内安装了监视器,并且用那个拍到的画面替换了水族馆内的监控画面!”

        他之前没有来过这个水族馆,如果要没有违和感地替换水族馆内的监控画面,那只能是他在水族馆时被拍到的。可是为什么?

        如果是组织的人,直接向上面报告情况就行,没必要多此一举地替换画面,所以替换画面的人一定不是组织的人。那么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降谷零是被隐藏起来的公安卧底,安室透是普通的咖啡店服务生,能够被人盯上的,只有波本。所以,这个将他拍下来替换到水族馆监控里的人,一定是想利用波本来做什么。

        做什么呢?只要将波本这个身份能吸引到的人列出来就知道了。

        ——对方不是组织的人,但一定是想让他吸引组织的注意力。

        让他吸引组织注意力的目的是什么?

        库拉索。

        降谷零几乎是立刻得出了答案。

        把目光盯在库拉索身上的,除去组织和他们公安,剩下的,就只有……

        赤井秀一!可恶的fbi!又是你!

        降谷零对这个总是妨碍他的fbi咬牙切齿。

        听着听筒对面咬牙切齿念出来的名字,诸伏景光顿了顿,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幼驯染的身影,眸光闪烁。

        【zero,监控画面那边我已经改过了,你可以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

        降谷零十分信任地回复道:“那就交给你了。”

        通讯挂断,诸伏景光手指翻飞地修改着水族馆的监控。在改完所有有需要的监控后,诸伏景光利索地收起手提电脑,拉好口罩压低了鸭舌帽向外走去。

        这次他没有变装就出来了,如果让零知道,恐怕逃不了一顿说教吧。

        口罩下诸伏景光无奈地笑了笑。

        但是有件事,他必须亲自去确认。

        ……

        接近黄昏,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金橙色的阳光洒在水族馆中,落下一片暖色。

        库拉索在警方的看管下与少年侦探团再次见面。确认库拉索还安好,几个小朋友才总算放下了心。

        之前库拉索被警方带走之前,曾经短暂地被刺激起了一点模糊记忆,当时她捂着脑袋念念有词地喃出几个酒名的时候,刚好被当时在她旁边的柯南听到了。

        对组织的事情也有一定浅显的调查的柯南立刻意识到她身上有很重要的情报,况且库拉索又是因为他的行为才被刺激到了记忆,当时在场的柯南很快就察觉到刺激库拉索记忆的关键是什么。

        颜色。

        况且他还拿到了库拉索已经损坏的手机。在阿笠博士帮忙修复之后,他就发现了里面发出了一半的信息。

        已经发出的:波本、基尔

        以及正在编辑的:是卧底|

        他立刻就让博士改了编辑内容,假冒库拉索给收信人发了一条新的信息:不是卧底,请您放心。

        ……希望对方能相信吧。

        为了能让库拉索尽快找回记忆,从她嘴里探听组织的情报,柯南反手就给降谷零打了个电话,告知他库拉索恢复记忆的关键可能跟色谱有关。

        水族馆刚好晚上有大型的彩色灯光展,按照他的预想,那会是让库拉索恢复记忆的最好机会。

        降谷零立刻将事情吩咐给了风见裕也,让他安排人着手准备这间事,而他自己则已经深入诸伏景光给他的地点进行拆弹工作。

        ……

        在下定决心放弃库拉索的任务后,白羽未来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对方,反而去那个神秘人之前去过的地方溜了一圈。

        如他所料,那个家伙真的是来安炸弹的。

        白羽未来蹲在总操控室,打开了炸弹的外壳。

        严格来讲,他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如何拆弹,黑衣组织又不是什么国家安保机构,它只会教人在哪安装、怎么安装和引爆炸弹,不可能教人怎么拆弹的。

        白羽未来之前只搜索过炸弹的内部结构图,用一些不怎么合法的手段窃取了一些国家机构的内部教程,瞒着组织弄来了一些练手专用的道具,亲身上阵,这还是第一次。

        水族馆很多娱乐设施,一旦失去电力控制,就会变得十分危险,所以总控制室一定不能出问题。

        刚刚上手白羽未来还有点紧张,但在拆解过程中,他又很快冷静下来,甚至还能一心二用地想些旁的事情。

        这应该确实是他第一次拆真正有爆炸可能并且威力可能还不小的弹,但是在越来越得心应手的情况下,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种顺手,好像不是来自于之前的练习。

        ……在失忆以前,他也拆过弹吗?

        但身为黑衣组织成员,他应该没有会遇到拆弹的机会啊?

        他看着手下被成功拆卸的炸弹,不禁陷入了沉思。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6880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