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都被酒厂同事嫌弃 > 第49章 事后

第49章 事后


【昨晚东都水族馆遭遇恐怖分子袭击,  在馆方的协助下,警方成功保护了当晚在水族馆游玩的游客们,击中了恐怖分子的飞机。

        ……

        袭击者疑似逃脱,警方目前正在加班加点追查,  还请各位市民出行小心。

        东都电视台报道。】

        关于昨晚发生的事,  降谷零现在都还觉得像是在做梦。但是比起到现在还一直在自欺欺人、认为那个自称梅林的人一定是刻意扮成那样的怪盗基德的柯南,  他自认还是清醒多了。

        那个怪物的光炮肯定是真的,  这点光看东都水族馆的破坏程度就知道了。也就是柯南了,  坚持认为那是怪盗基德的手法,虽然那满面痛苦的表情让降谷零大概能看出这孩子还在艰难地维持着自己摇摇欲坠的世界观。

        但降谷零不一样,  他的身份不允许他不接受现实,  只是这种超出科学之外的事件,  是在不适合被民众知道,所以警方联合东都水族馆一起对昨晚的事进行了掩饰——

        突然出现的石柱是馆方准备的彩蛋,  那个灯光效果,  包括昨晚呈现的有色彩的样子,都是馆方精心设计。本来馆方是打算再晚一些放出来,只不过出了摩天轮解体、□□脱落滑出来的事,所以不得不更改计划提前把柱子放出来抵住摩天轮□□,防止出现伤亡。

        而后来出现的漫天飞舞的花瓣,更是馆方精心设计的投影特效。

        虽然当时在场的游客们还有人不信,  但好歹情况是暂时稳定下来了。

        东都水族馆因为被袭击的事紧急封馆整修。这点大家倒是都能理解,毕竟被袭击了嘛,馆内估计也是有不少设施遭了殃,还需要把损坏的地方修好再重新开。

        至于真实情况……

        那根石柱子肯定是不能随便销毁,  否则在民众看来恐怕就是欲盖弥彰。所以最后的决定是,  直接在石柱上刻画上色装上大灯,  做成一处景观。

        为石柱上色装大灯的工作人员是从外面请来的装修师傅,为防止他们出去乱说又被人胡乱猜想,请他们来的工作人员都是说的这个之前是一次性的道具。因为昨晚是特殊日子,这个特殊的一次性道具就昨天晚上用了,但是用完后就这么拆除怪浪费的,所以才请人过来重新处理。

        ——要不是昨晚从那个自称梅林的家伙嘴里确认了这东西确定没有危害了,再加上直接拆除并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他肯定是要让人把这玩意拆了的!

        东都水族馆知情的——知道馆内实际上并没有安装过这么个玩意儿的相关工作人员,全部都被馆方下过禁口令,一旦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一律按妨碍国家治安罪论处。

        由于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降谷零几乎是整夜都没合眼,连夜在处理这件事。好在这次的收获中还有个库拉索,现在已经在为她做证人保护计划了。

        不过因为之前诸伏景光暴露的事,他已经知道在公安系统里有个还不知道身份的卧底,所以把库拉索留在公安是绝对不安全的,说不定哪天就被那个卧底灭口了。

        他把这件事单独交给了风见裕也去做,包括库拉索的假死计划,包括她形象改造,也包括她的新的身份。库拉索将会以公安协助人的身份在暗中进行活动。

        倒也不是说他真的就信任库拉索了,只是柯南那边坚持要求由他们来监管库拉索,降谷零想了想,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公安不能放弃库拉索,但库拉索已经在公安看到了他的脸,知道了他公安的身份,完全放松对她的看管也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先想办法让库拉索在组织眼里成为背叛者,这样,即使日后她想要回归组织,那也不可能了,而那时她再把他是卧底的事暴露给组织,组织也不会相信。

        关于那个不知真假的梅林,他本来还想请对方进局子里喝杯茶谈谈再走呢,结果对方居然就当着他和柯南还有那个fbi的面,变成一堆花瓣在空中飘散,消失了。

        柯南把这当成怪盗基德的把戏,见怪不怪,降谷零和赤井秀一都有些遗憾。两个背靠国家机关的家伙都想从这个奇怪的人嘴里套出点什么。

        虽然人没有留下来,但也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比如那个他们所有人都十分关注的怪物,巴巴托斯。

        降谷零之后去查了一下,巴巴托斯是传说中所罗门王的七十二魔神柱之一,还是地狱的什么伯爵兼公爵。虽然那个一根柱子的形象真的很难联系到什么爵什么爵上,但跟【柱】真的是很贴切了。

        所以那真的是魔神柱吗……?

        ……

        由于接收了过多的信息,导致白羽未来接下来几天整个人都是恍惚的。诸伏景光自从那晚跟他交了底之后,就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

        室友君倒是在事发当晚的第二天下午就回来了,当时白羽未来还在思考什么魔神柱魔术礼装以及自己可能存在的人际关系等等一系列琐碎的事,看到他出现在门口的一瞬间脑子都糊了。

        卧底回来了。

        行动组的卧底回来了。

        怎么办!他不是回来抓我的吧!?

        白羽未来眼神乱飞,惊恐的表情都露出来了。

        降谷零一愣,随即就理解了目前是个什么状况。他拿出手机调出邮件界面给白羽未来看,“你不用紧张,我不是卧底,之前是gin做得太过分了我才跑的。毕竟那种情况不管我是不是卧底,不跑都一定是死吧?”

        他状似随意地吐槽道:“有时候我真怀疑gin是不是才是卧底,这么积极地想要打死代号成员。”

        白羽未来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上面是来自朗姆的邮件。

        【to  bourbon:

        虽然这次事情证明了你是卧底的情报是错误的,但这并不代表你就一点嫌疑都没有了。bourbon,好好努力,彻底洗清你的嫌疑。

        ——by  rum】

        虽然邮件里说波本并没有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但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朗姆对他的敲打。这么长时间了,工作没有一点实质性的进展,朗姆对他有点不满了。

        严格来讲,两个人都属于朗姆这一系,这次波本有了嫌疑,库拉索又被警方抓到,朗姆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就发个邮件敲打波本,估计是琴酒那边的失败缓和了他的心情。

        朗姆是组织的二把手没错,但琴酒是boss手里最锋利的刀,又是最直接的执行者,比起掌权的非直接执行者朗姆,很多时候boss其实更倾向于使用琴酒。

        这就导致两方中间有一定的嫌隙。再加上双方本来就一个看不顺眼对方的脾气,一个看不顺眼对方的作风,久而久之,双方嫌隙扩大,自然见不得对方多好。

        降谷零让白羽未来看过朗姆发过来的邮件后,就靠着沙发躺了下来。

        “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出手,毕竟昨天那种情况不是出自你的本意。”

        昨天上午琴酒握着他的手卡在扳机上,他又不是瞎,看不出琴酒在逼他杀自己。

        白羽未来顿时松了口气。波本的身手他是知道的,如果他真的要杀自己,那现在这个境况他跑不掉。

        就像诸伏景光没有告诉降谷零他和白羽未来有接触一样,他也没有告诉白羽未来降谷零的真实身份是公安。哪怕他一直认定白羽未来就是罗曼也一样,只要他一天没有恢复属于罗曼的记忆,他就一天是不安定的,诸伏景光不能让他的幼驯染冒这个险。

        所以直到现在,白羽未来也一直以为身边这个卧底是个没有掺水的真酒,他跟诸伏景光接触的事,也一点没有向他透露。

        ——诸伏景光的存在太特殊了,他没有办法保证组织知道了他的存在会不会对他下手。

        他也没敢跟降谷零透露自己当时想要直接让警方带走库拉索的想法,毕竟这一听就像是叛徒才做得出来的。

        不过库拉索真的被警方带走,倒也符合他之前的计划。现在就看警方那边能问出多少了。他之后得想办法去警方的数据库里看看他们的审问记录才行。

        ——希望他们不要只做纸质版吧_(:3ゝ∠)_。

        东都水族馆的怪物的真正威力,感受最深的,其实还不是被光炮追尾的降谷零和柯南,而是首当其冲遭到怪物攻击的黑衣组织。

        鱼鹰的一侧机翼遭到破坏,整架飞机偏离航道,甚至连控制都变得困难,在基安蒂和科恩的努力挽救下,依然逃不开逐步走向坠毁的道路。

        琴酒当机立断,立刻让所有人背上了机舱内备用的降落伞,看准时机跳机降落。

        跳飞机并不是没有风险,几人能完整地落地已经算是幸运,至少没有缺胳膊断腿,有些划伤擦伤都不算什么。

        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要尽快离开,尽可能地远离飞机坠毁的地点。那里警方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大规模搜查,所以他们绝不能留在附近。

        确认已经离开警方会搜索的范围之时,已经是第二天晨光熹微的时候了。

        琴酒将路上抢来的车停在一边,给boss发了一封邮件。是任务报告,也是解释前一晚发生的意外。

        那样的怪物,不管是什么来历,对各方势力都有极大的影响。

        boss接收了这封邮件,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他辛苦了,让他好好休息一阵。

        琴酒看着邮件皱起了眉,不知为何,boss这个有点奇怪的态度,又让他想起了组织的实验基地在那次事件中遗失的实验体。

        他想点根烟抽抽,可惜现在身上没有烟就算了,就连车都是半路抢来的,而这个车主,车上并没有放烟。

        有些焦躁地压低了自己的帽檐,琴酒瞥了一眼后面同样烦躁地刷手机的基安蒂和科恩,也懒得多说,直接吩咐站在一旁警戒的伏特加:“走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必须一起走的关系,这次任务到这里也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下午的时候,白羽未来又收到了一封新的邮件,来自组织最上面那位。

        是新的体检。


  (https://www.biqudu.com/40387_40387415/925122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d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u.com